无上神道

第208章 以假乱真

第两百零八章 以假乱真

熊孩子在变身的蝴蝶停留在大殿外的花丛中.将松赞青与众强者的对话全都听到了耳中.得知了他们准确的计划与动手的时间.他悄悄飞离了逍遥宫.

回到楚枫等人所在的山峰.熊孩子变了回來.走到楚枫的面前上下左右仔细打量.道:“小子.大爷给你带回來了一个好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你肯定会跳起來.”

“什么好消息.”楚枫皱眉.隐约中觉得这家伙肯定沒有憋好屁.

“嘿嘿.松赞青邀请这片区域的众矿匪已经制定好了计划.他们第一个要抢劫的是雨族的矿区.你说这对于你來说是不是好消息.”

“什么”楚枫本來坐在青石上.听到这个消息“噌”的站了起來.看着熊孩子脸上的贱笑.他的脸顿时黑了下來.怒道:“你个混账.这就是你说的好消息.”

“难道这不是好消息.”熊孩子撇着嘴.一脸鄙视的模样.道:“你想想.要是你能为雨族挽回这场损失.到时候不但是雨族千金感动得眼泪哗啦啦.就连雨族的家主也会对你心生感激.将來你要诱拐他的女儿.他肯定不好意思回绝.嘿嘿.”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的额头浮现几条黑线.沉声道:“你先将听到消息详详细细说出來.他们的计划到底是怎样的.”

“松赞青得到确切的消息.说是雨族最近开采出了无暇品质的生命石源液.足有数万斤.这才决定第一个对雨族的矿场下手.这个老家伙手中有十八杆阵旗.应该拥有很强的威力……”

熊孩子将听到的一切详详细细说了出來.楚枫不禁皱眉.沒有想到雨族竟然开采出了无暇品质的石源液数万斤.对于原本就打算洗劫各大矿场的松赞青來说自然是极大的诱惑.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松赞青对雨族的矿区下手.”楚枫沉声说道.

“嘿嘿.看來你小子对雨馨还真是爱的深沉啊.啧啧.别忘了原配还坐在你身边呢.小心你的耳朵搬家.哇哈哈……”

楚枫面露尴尬.很想一脚将熊孩子踹飞.这时候晴雪说话了:“雨馨妹妹对你情深意重.关乎到她的家族的利益.我们不能袖手旁边.我支持你的决定.”

听到这样的话.熊孩子眼睛都瞪圆了.大张着嘴.下巴差点沒掉在地上.他本來是故意当着晴雪的面前黑楚枫一把.想看看他狼狈的样子.却沒有想到晴雪竟然如此好说话.这让他感觉用尽全力却打在了棉花上.憋得难受.

楚枫轻轻握着晴雪的手.有这样包容体贴的女人.他真的很感动.至于要如何帮雨族的矿区化解这场危机.一时间还真是想不到的妥善的办法.

“这些矿匪异常强悍.别说其他的矿匪势力.就单单是松赞青与其手下就不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踏炎乌骓说道.此刻的他很正经.并不像熊孩子那样永远都是吊儿郎当的欠揍模样.

“言之有理.所有我们不能硬來.只能智取.”楚枫说道.沉思了片刻.道:“既然他们决定明日开始行动.那么从时间上來说.已经非常的紧迫.我们正好利用这点.來个以假乱真.”

“怎么个以假乱真.”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都看着楚枫.不明白他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这样.你们两个变身成矿匪的模样.故意去山下的那些茶棚和客栈传递消息.就说无意中得知.雨族的几名太上长老已经來到了矿区.”

“这个方法行得通吗.未经证实的消息.就算是传到了松赞青和其余矿匪头领的耳中.恐怕他们也不会相信.”

“应该行得通.毕竟他们决定明日出发.而距离各大势力强者前來清点矿石资源的时间也只有十几日了.松赞青他们沒有多余的时间可以耽搁.只能按照原计划行事.这样以來.他们就沒有办法辨别消息的真假.为了安全起见.或许就会选择放弃打雨族矿场的注意.”

“这倒是个好办法.听到这个消息.松赞青等人心中肯定会忐忑不安.毕竟不能辨别真假.他们最终肯定不会去冒险.否则真的遇上雨族的几大太上长老.凭他们的境界根本难以离开.只会白白丢掉性命.所以他们会选择放弃.”

“事不宜迟.本座和扁毛畜生这就去山下将这个消息传出去.”踏炎乌骓腰身变成一个赤膊大喊.一脸的横肉与大胡子.眼神很凶狠.与熊孩子联袂向着逍遥宫山脚下的茶棚走去.

他们來到茶棚后.很悠闲地饮着茶水.故意低声议论.周围的矿匪很快就上当了.凝神探听他们的议论的内容.不多时便有人火急火燎离开茶棚.向着逍遥宫赶去.

逍遥宫的大殿中.两名矿匪跪在地上.将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说了出來.松赞青的脸色当即一变.立时 派人去山下寻找踏炎乌骓与熊孩子.

可是当松赞青派出的人來到茶棚的时候.熊孩子与踏炎乌骓早已离开了.踏炎乌骓回到了楚枫的身边.而熊孩子则再次变身潜入了逍遥宫.隐藏在大殿外探听消息.

“回禀宫主.那两个人不见了.属下赶去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

“走了.”松赞青沉着脸.眼神阴晴不定.他看向大殿两边的众矿匪强者.道:“诸位对这个突然而來的消息有和看法.”

“松赞宫主.此消息真假难辨.又找不到那两个人.我们无法知道他们是从何处得知这个消息的.在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便拥有极大的变数.还是小心为妙.不要阴沟里翻船才是.”

“我也是这样以为.相信事情不会空穴來风.倘若我们依旧按照原计划行事.到了雨族的矿场真遇到几个太上长老.届时恐怕非但抢不到生命石源矿.就连命都得搭进去.”

“这次我们要抢劫的对象可是半神传承.远远不是以前抢劫的那些势力可以比拟.稍有不慎必将万劫不复!”

……

大殿两边的众矿匪强者相继发表自己的看法.他们对伴生传承还是充满了忌惮的.虽然各大半神传承距离他们在北域的矿区极远.可他们终究是庞然大物.只要有太上长老级别的强者在矿场坐镇.想要抢他们那就是找死.

松赞青沉默了.脸色非常的难看.本來想着能将雨族开采出來的数万斤无暇品质的生命石源液抢夺到手.不曾想却传來了这样的消息.

“我明白诸位心中的忌惮.雨族的太上长老的确不是我们可以匹敌的.可是数万斤无暇的生命石源液.若是就这样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这可不同于等价的百万斤普通生命石源.无暇品质的石源液可以让我们在重伤下快速恢复……”

松赞青非常的不甘心.他虽然知道不能去冒那个险.但一时间却难以释怀.眼看无暇品质是源液就要到手.如今却要放弃.心中非常的不是滋味.

“松赞宫主的心情我们也能体会.想來我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无暇品质的生命石源液何其珍贵.在场的诸位都很清楚.谁愿意放弃掉这样的资源.只是它再珍贵也无法与我们的生命相比.明知有可能去送死.我们何必还要执着.”

“言之有理.为了安全起见.第一个对雨族下手的计划还是改掉吧.要是将性命都搭进去.莫说数万斤无暇的生命石源液.就算是十万斤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都沒用.”

“如此看來也只有放弃了……”松赞青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心中充满了深深的不甘.但却沒有别的选择.道:“既然如此.我们便改改计划.明日第一个对离我们最近的秦族矿场动手.届时动作务必要快.损失了雨族的那些资源.我们就得从其他的几个大势力的矿场中弥补回來.”

“好.就这样说定了.我们现在离去赶回去安排.明日清晨在山脉外汇合.”大殿中的那些矿匪强者起身告辞.相继离开.很快就只剩下逍遥宫的人了.

“沒想到在这个时候传來这样的消息.我们的计划刚刚说出來.不可能会传到外面去.想來雨族肯定是有强者赶到了矿场.是不是太上长老就说不准了……”

松赞青轻声自语.眼眸中寒光闪闪.这时候一名中年矿匪來到他的身边.道:“宫主.明日您带领众人离开.我们这逍遥宫是否需要留下一批强者镇守.”

“这样的事情还用來问我吗.”松赞青冷冷盯了那个中年强者一眼.沉声道:“数百年來的所有的东西都在逍遥宫内.不容有任何闪失.你与几个神桥秘境巅峰的人留下來.加上留守的数百人.足以保证逍遥宫的安全.少主也会留下來.届时一切听从他的安排.要是有任何闪失.我要你们的脑袋.”

“是是是.请宫主您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有任何差池.”

“你退去去.将少主叫來.”

中年强者离去了.不多时一名眉宇有些阴鸷的黄衣青年走了进來.对着松赞青拜了拜:“师尊.您找弟子有事吗.”

“黄琦.为师明日离开逍遥宫后.镇守这样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黄衣青年皱了皱眉毛.道:“师尊.难道您不打算让我跟去吗.”

“糊涂.逍遥宫的宝库中有我们数百年的累积.非同小可.你必须留下來镇守.我会让几个神桥巅峰的强者和数百人留下來让你调遣.”

“是.师尊您放心.弟子一定不会辜负您所望.”黄衣青年沉声说道.

松赞青转身看向黄衣青年.道:“这些年來逍遥宫从來沒有出现意外.但宝库中毕竟是数百年的累积.不能有丝毫大意.凡事都要做到完全.”

说到这里.松赞青拿出一个指姆大小的玉符交给黄衣青年.道:“这个东西你拿着.要是真的遇到什么时候.你应付不了.就用这个玉符激活宝库的古阵.到时候除非是道主境界的强者前來.否则谁也别想破开宝库.”

熊孩子探听到这里.心中不禁乐开了花.悄悄撤离了逍遥宫.向着楚枫等人藏身的地方而去.要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