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20章 大战苏曼

第两百二十章 大战苏曼

楚枫的元神的确沒有收到多大的影响.先前被极阴寒气浸蚀.本是感觉有些头晕目眩.可是自从冲到石林深处.九个神灵古篆便溢出了缕缕清凉的气息.让他的元神恢复了清明.

“唰”

苏曼突然发难.她瞬间消失在原地.拉起满天的残影.每一道影子都似仙女起舞.身姿妙曼.但是却有恐怖的杀力.其双手挥动.打出满天的掌印.铺天盖地轰杀而來.

楚枫手中的血殇弓轻轻一颤.血色的光箭“咻”洞穿而去.他快速拉弓.顷刻间发出十余箭.同时展开步伐闪避苏曼的手印.

“你的七层骨塔与手中的弓倒是了不得的宝贝.可惜就算你使用它们也不是我的对手.”苏曼眼神冰冷.她是真的对楚枫有了必杀之心.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她沒有别的选择.

“嗡”

苏曼的身后显化出一轮皎洁的神月.像是天上的月亮浓缩后而出现在她的脑后.与此同时她的每一寸肌肤都透射出冰蓝色的神光.使得她看起來如同月神下凡.超凡脱俗.拥有难言的仙姿.

“极阴之寒.冰封万里.”

苏曼双手捏动神通法诀.玉手一挥.冰蓝色的神能“唰”的将这片石林空间笼罩.这里的所有物体全都变成了冰雕.不管是石林还是大地.甚至是空中都出现了无尽的冰屑.

楚枫只觉得一股冰寒之气侵入体内.寒冷刺骨.血液都差点被冻僵了.他仰天长啸:“给我破.”

“轰隆隆.”

紫金血气沸腾.在楚枫的体内燃烧了起來.他的身体如紫金琉璃.旺盛的生命血气澎湃汹涌.轰然声中将四周的冰屑全部震飞.

“离火世界焚乾坤.”

楚枫身躯一震.太初神海异象显化.里面的离火世界显现了出來.无尽地位蓝色离火倾泻而出.熊熊火焰淹沒了四方.将这股冰冷的气息压制了下去.将冰屑融化.

“苏曼.你我并无仇怨.为何非要苦苦相逼.”楚枫眼神冰冷.心中有股怒火熊熊燃烧.道:“此刻的你已经中毒至深.早已跌落了巅峰状态.体内神能动动用的也不足一成.恐怕道宫境界的战斗力都发挥不出來了.你认为真的可以杀得了我吗.”

“杀不了也得杀.既然无法离开有古阵的石林.我苏曼的清白绝对不能毁在你的手上.今日沒有别的选择.”苏曼娇躯摇晃.觉得浑身燥热不堪.体内像是有烈火在焚烧.并且有股难以控制的欲望升腾而起.使得她的道心非常的不稳.一身精纯的神能难以运转.

“谁要你的清白.你的身子对我沒有吸引力.”楚枫退到远处.警惕地看着苏曼.道:“苏师姐.你想保住清白.我倒是有个办法.你让我封住你.这样就不至于在情毒爆发的时候失去理智.而我的元神并未受到影响.当可以压制肉身上的欲望.如此我们两人都可保无恙.”

“你……”苏曼娇躯一颤.她曾经历练的时候可是公认的神州几大美人之一.而楚枫竟然当面说她的身子沒有吸引力.对于一个女人來说这无异于是羞辱.

听到楚枫提出的建议.苏曼的脸色就更加的冷了.紧紧咬着贝齿.斥道:“你这个浪荡下流的登徒子.你休要蒙骗我.若让你将我封住.届时便只能让你为所欲为.我岂会不知道你的心中的龌龊想法.”

“你这个女人真是油盐不进.”楚枫差点沒被苏曼的话给呛死.生平第一次被人当成下流的浪荡之人.这让他有种想吐血的感觉.

“无论如何.就算若儿伤心欲绝.今日我也要杀了你.”

苏曼展动身形.幻化出满天的分身.瞬间冲向楚枫.展开疾风骤雨般的攻击.将这片空间都被打爆了.无尽的寒冰神能在沸腾.这里的气温瞬间降到了绝对零度.

“轰”

楚枫头顶七层玲珑骨塔.垂落丝绦來护住己身.同时施展霸体金身诀.每一寸肌肤都变成了纯金色.其上闪耀密集的古篆.同时以伐字诀演化万千手段來化解苏曼的攻势.

“锵”、“锵”、“锵”、“轰”……

刺耳的金属颤音与轰响声连成一片.苏曼是铁了心要镇杀楚枫.出手非常的凌厉.满天都是她幻化的身影.每一道声音都拥有强绝的攻击力.将楚枫围在中央不断轰杀.

楚枫将逝我、道我、神我、真我以及日月神脏全都显化了出來.甚至将太初神海中的九大异象世界全部显化.攻防一体.不断与苏曼对碰.打得神能与血气沸腾.直冲九霄.

“你修的是什么法.竟然能显化出种种异象.九大异象神海.各种匪夷所思的神脏.你若不是浪荡下流之人.我或许还会惜才.留你性命.可惜你这种人绝对不能留在世上祸害他人.”

苏曼被楚枫展现出來的手段所震惊.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世上竟然有人能修炼出九大异象神海.而且将神脏秘境修炼到这般地步.显化种种神通.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

“我这种血脉修的自然是太初真龙体传承的《真龙不死天功》.让你惊讶的事情还多着呢.你这个固执己见的女人.就算你高出许多境界.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倒想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别以为我身中曼华蛛蟒的情毒就杀不了你.道宫境界的手段不是你可以想象的.”苏曼的美眸突然变得诡异起來.瞳孔中有大道神纹在演化.交织成两盏神灯.与此同时其眉心有冰蓝色的漩涡浮现.一道炽盛的神芒“唰”的洞穿向楚枫的眉心.

这种攻击手段是楚枫从來沒有遇到过的.他发现苏曼的眉心射出的神芒竟然轻易穿透了他的防御.不禁让他心中吃惊.一个侧步躲闪开去.

“嗡.”

就在楚枫刚好避开苏曼眉心中射出的神芒时.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大脑顿时嗡鸣了起來.一片空白.像是有无形的力量浸入了神识海中.让他的元神一震动荡.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眼睛发黑.

“我说过.道宫境界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我虽然无法调动多少神能.但元神的力量却沒有削弱.镇杀你不是难事.日后投胎再做修者.对敌时记得防备对手的元神攻击.”

苏曼的声音在楚枫的脑海中回荡.他双眼发黑.什么都看不见了.身体轰然声中到了下去.这种状态并不是受到了重创.而是元神被攻击后.一时间难以恢复.肉身的感知依旧很清楚.但元神的感知却非常的弱.他看不到石林中的场景了.但却能感觉到苏曼正在快速逼近.

“我不能就这样因为误会而死在苏曼的手中.娘亲在等着我.晴雪在等着我.雨馨在等着我.还有龙渊泽中的神曦姐姐他们都在等着我.我不能让他们难过.不能让他们伤心绝望……”

楚枫感到神志模糊.他觉得自己就要昏死过去了.可是他不甘.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苏曼的手中.他要抗争.他要与命运抗争.

此刻苏曼已经來到了楚枫的面前.她蹲下身來看着半昏迷中的楚枫.叹息道:“其实我并不想杀你.毕竟若儿倾心于你.且你这种血脉潜力无穷.未來必成一代天骄.只可惜.你心性浪荡下流.做了那些龌龊之事.而今又遇到这样的事情.为保我冰清玉洁的身子.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只希望你來世投胎做个好人.”

听到苏曼的话.半昏迷中的楚枫郁闷得很想给她一耳光.什么叫做浪荡下流.什么叫做龌龊.对于他來说这完全就是羞辱.

楚枫虽然已经神志模糊.但他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要抗争到底.绝对不能放弃.如此便使得仅有的一丝神志并未完全迷糊.他以残存的神志暗中调动神能精气与血气悄悄凝聚于右掌.

“若儿对不起.原谅小姨的迫不得已……”苏曼充满内疚的声音传到了楚枫的耳中紧接着他便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将自己的头颅笼罩.显然是苏曼打算动手取他的性命了.

在这危险的时刻.也是苏曼的防备之心最松懈的时刻.早已经凝聚在楚枫的右手上的神能与血气突然爆发.他一掌印在了苏曼的胸口.紫金色的手掌将其双峰都覆盖在手中心.掌力吐出.轰然将苏曼震飞几十米.一口鲜血喷了出來.胸骨全都裂开了.连内脏都裂痕斑斑.

“你……”苏曼落地后捂着胸口.嘴角挂着血渍.脸色非常的苍白.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楚枫.道:“你在我的元神攻击下竟然还沒有彻底晕死过去.我是太大意.低估了你.”

苏曼摇摇晃晃.她感觉浑身的肌肤更加燥热了.内体熊熊烈火爆发.非常的难受.本來因为受伤而苍白的脸上却突然涌上了潮红.冰冷的美眸也变得秋波荡漾.像是能滴出水來.

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变得有些模糊.心中有股欲望在淹沒她的理智.看向躺在地上的楚枫时.心中的杀意不知不觉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以形容的火热感.那个她本要杀的男人.此刻却让她心旌动荡.呼吸紊乱……

“不.我不能被曼华蛛蟒的催情毒气控制.我要保持最后的清醒.杀了楚枫.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守身数百年的清白身子.绝不能毁在这个下流龌龊之徒的手中.”

苏曼紧紧咬着贝齿.脸上充满了痛苦.眼神非常的复杂.心中那股浓烈的欲望驱使着她想要与面前的男人亲热.可是仅存的理智却告诉她必须要杀了那个男人.

此刻.楚枫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虽然神志已经非常的模糊.但还是能听到苏曼说的话.也能感受到苏曼正在不断靠近.而他的身体也因为曼华蛛蟒的毒而变得非常的燥热.心中同样有无边的欲望在翻腾.

不管是对于楚枫还是对于苏曼來说.这都是非常难熬的时刻.楚枫担心苏曼在靠近的时候还能保持神志.这样的话他就会真的死在其手中.因为他已经无法再调动神能精气与血气來反击了.

苏曼的心情同样焦急.她在极力压制那股在体内翻滚的欲望.以至于让她每一步都走得很艰辛.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竟然用了整整十几个呼吸的时候都未能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