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21章 失身

第两百二十一章 失身

苏曼知道自己必须克制住心中的,以仅存的清醒的神志强行压制曼华蛛蟒的毒,至少在走到楚枫身边的时候还能保持最后的清醒,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清白.

楚枫与苏曼的心思截然相反,他在盼着苏曼体内的毒快泄底爆发,届时她就会失去理智,迷失在无边的中.

虽然这并不是楚枫想要的结果,但目前沒有别的选择,在生命的面前,他宁愿选择结下一段孽缘.只有这样才有活下來的希望,活下來才能做更多的事情,才能去完成肩上的那些使命,在未來去保护身边的人.

十米,九米,八米,七米……

苏曼距离楚枫越來越近,她的每一步都迈动得非常的辛苦,眼神中充满了挣扎,内心的越來越炽烈,如同熊熊烈火在燃烧,她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极限,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就在她距离楚枫还有五米的时候,她的脸色与眼神彻底的变了,脸上一片绯红,口中喘着如兰似麝的香气,眼眸充满了火热的,像是两汪秋水似的波澜起伏,几乎要滴出水來了.

苏曼终究未能压制住曼华蛛蟒的毒气,无边的将她淹沒,最后的一丝神志也被吞噬了,她如同疯了似的扑向躺在地上的楚枫,疯狂撕扯他的衣衫,并且用火热性感的嘴唇闻着他额头,眼睛,鼻子,嘴唇,脸庞以及脖子.

此刻楚枫的神志已经非常的迷糊,恍然间只觉得有个女人在与自己亲热,但是意识模糊的他已经想不起这个女人是谁了.

石林中迷雾沉浮,天上的月华洒落下來,皎白的月光洒落在苏曼那晶莹如玉的肌肤上,让她的肌肤闪耀着玉质般的光泽.

她骑坐在楚枫的身上,动作非常的疯狂,满头青丝在身体摇晃时飞扬而起.

……

这片石林中平常是沒有人來的,可是此刻却有一双美丽的眸子在石林的石笋后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那双美眸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像是见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姨怎么会……";蓝心若躲在石笋后,单手掩着嘴,充满惊讶的眼神中逐渐浮现出水雾.她原本是担心楚枫会伤在苏曼的手中,所以才跟下來的,却不曾想在这石林的深处见到了这样的画面.

";小姨冰清玉洁,下嫁圣主也是迫不得已,数百年來都沒有让圣主触碰过肌肤,她这样高傲的性子与止水般的心境,怎么会和楚枫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还……还如此的主动,如此的疯狂……";

蓝心若的心情非常的复杂,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姨骑坐在自己心爱的男人身上,看着他们巫山,心中非常的酸楚与难受.

可那毕竟是她的小姨,她想恨却恨不起來,而且她知道楚枫身边还有晴雪和雨馨,而她就算是如愿以偿与楚枫在一起,也只是他的女人之一罢了.

";小姨……你为何偏偏要和楚枫……";蓝心若的脸上充满了痛苦与复杂的表情,美眸中泪水滚落,心中自语:";你明明知道他是我爱的男人,而你却是我的小姨,你让若儿如何自处.倘若不是你,是别的女子也就算了,可是我们之间的辈分,难道要若儿将來与你共侍一夫么……";

蓝心若的心中充满矛盾与纠结,她很痛苦,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明明在不久之前,小姨苏曼还声称要杀楚枫,可是现在却如此放纵的与他欢爱.

看着迷雾中月光照射下的苏曼的晶莹玉体,随着身体的动作而飞扬的青丝,口中发出婉转娇啼,蓝心若的脸通红如血,这样的画面让她感到羞愤.

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正原因,因为她所在的位置正好只能看到苏曼的后背,在视线受阻的情况下,自然也看不到楚枫是眯着眼睛半昏迷在地上.

蓝心若的身心备受折磨,在这种情况下她很想闭上眼睛,却鬼使神差地伸出头去观看,她想要闭住听觉,却不由自主要去偷听,矛盾痛苦与羞愤等各种心情在心中纠缠.

时间过的很快,至少对于蓝心若來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她在刚入夜不久便到了这里,现在已经是半夜了,这里变得非常的安静,婉转的娇啼已经消失了,只有富有节奏的心跳声在石林深处响起,打破了宁静的夜.

苏曼一丝不挂趴在楚枫的身上,脸庞与双手都贴在他的胸膛上,浑身酥软,肌肤粉红,此刻正闭着眼睛,像是熟睡了一般.

男女**后,苏曼体内的曼华蛛蟒毒气逐渐消失,她缓缓恢复了神志,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刚睁开眼來便感觉到自己的脸与身体都依偎在一具强健的肌体上,忽然间脸色骤变,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谁知她刚做起來便";啊";的娇呼一声,只觉得某个地方传來撕裂般的痛,她整个人都怔住了,眼中充满了恐慌,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如花的容颜顿时苍白如纸,眼泪顺着眼角滚滚滑落.

";怎么会这样,这么会这样……";苏曼叠声呢喃,像是失了魂,她的神情有些呆滞,看着自己的下身,再看着楚枫的赤身,终于回忆起了什么,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苏曼心高气傲,数百年來守身如玉,未对任何男人假以辞色,沒想到数百年的贞洁却被你这个下流的浪荡之人毁于一旦…";苏曼微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残月,她缓缓闭上了美眸,晶莹的泪水如珍珠般滚落下來.

";我要杀了你…";苏曼重新睁开眸子,眼神变得特别的冰冷,充满了杀意,她抬微略颤抖的纤手,神能凝聚成掌刀,对准了楚枫的脖子.

冰蓝色的掌刀距离楚枫的脖子不足两尺,可是却迟迟沒有斩落下去,可见苏曼的心中也是非常矛盾的.守身如玉数百年,今日却因此而一损无疑.

正是因为贞洁如此的宝贵,对于这个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苏曼虽恨但却又有些下不了手.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纤手扬了几次都未能斩落下去.

";不行…我一定要杀了这个家伙…";苏曼咬牙切齿,眼中的杀意瞬间炽烈了起來,纤手挥动,冰蓝色的掌刀";唰";的斩向楚枫的脖子.

";小姨手下留人…";

就在冰蓝色的掌刀即将斩中楚枫的脖子时,蓝心若知道自己无法在隐藏下去了,再不出现的话,楚枫就得身首异处.危机时刻她闪身而出,点出一记指芒";嘣";的将冰蓝色的掌刀击碎,并瞬间掠到了楚枫的身边,一把将他抱在怀中.

";若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曼怔住了,脸色";唰";的通红如血,惊叫一声赶紧捂住自己的双峰与下体,羞得快要哭出來了:";若儿,你转过身去不要看,不要看小姨的身子……";

蓝心若深深一叹,抱着楚枫转过身去,道:";若儿不看便是,小姨你赶紧穿上衣衫吧.";

苏曼醒后说的那邪让蓝心若明白了什么,她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绝对不是两人自愿的,否则小姨也不会要杀楚枫,而楚枫也会是这种昏迷不醒的状态.

身后传來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苏曼以神能精气将下体的污秽净化,快速穿戴整齐,而后转身走到蓝心若的身边,充满了内疚,道:";心若,是小姨对不起你,可是事情不是小姨可以控制的,希望你能原谅小姨.";

";事情已经成为事实,说这泄有什么用呢?不管我怪不怪你,你和他发生的事情都已经无法改变了.";蓝心若叹息,眼中带着些许凄楚.

";若儿,小姨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是因为中了曼华蛛蟒的毒,所以才……于他.这个浪荡下流的家伙,你可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蒙骗了,将來伤尽了心,小姨这就杀了他,以免他将來伤害到你…";

";小姨你住手…";蓝心若紧紧抱住楚枫,抬头怒视着苏曼,道:";若儿知道小姨数百年守身如玉,而今却一损无疑,心中很难过.这件事情虽然不是小姨的错,但也不是楚枫的错.他至今都昏迷不醒,根本不可能主动侵犯你.";

说到这里,蓝心若顿了顿,不禁摇了摇润泽的红唇,道:";况且你们巫山时若儿就在附近,整个过程都是小姨你占据主动,所以你沒有理由杀他…";

";若儿你……";苏曼脸色通红,连耳根都红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那样的画面会被自己的外甥女尽收眼底.然而既已于楚枫,除了杀他还有别而选择吗?

";不管怎样,小姨都必须杀了他,否则你让小姨以后怎么做人?";

";小姨,你杀不杀他与以后怎么做人有何关系?你虽然名义上是圣主夫人,但你和圣主从來都沒有夫妻之实,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楚枫才是小姨唯一的男人.小姨倘若杀了他,难道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吗,若小姨意外怀上了他的孩子又该如何是好.将來孩子出生,问起他的父亲是谁,小姨又该如何回答?";

";你让小姨怎么办…怎么办……";苏曼几乎是吼出來,她双眼含泪凝视着蓝心若,道:";若儿你知道吗?就是这个让你百般维护的男人,数年前在神日峰后山的温泉池窥视小姨沐浴,还偷走了小姨的内衣.若儿你若不信,在他的衣物中招招就知道,内衣尚在他的身上…";

";不可能…";蓝心若想都沒想直接否定了苏曼的话,她伸手将楚枫的衣衫摄到手中,拿出那套内衣,道:";内衣在楚枫的身上并不能证明当年在神日峰上的人就是他,当时他在神城,许多的年轻天骄都可以作证.况且以楚枫的性子,若儿不怕说句让小姨生气的话,就算是倾国倾城,只要他不喜欢的人,哪怕是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会多看一眼,又怎会去偷小姨的内衣…";

";不可能…倘若不是他,小姨的内衣为何会在他的身上,这如何解释?";苏曼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似乎也发现到了其中有蹊跷,不禁问道:";当年发生那间事情的时候,他真的在神城?";

";是的,就在神城…当时秦家三杰,雨馨,金族的千金与少主都在.小姨倘若不相信的话,日后可以去找他们求证.楚枫怎么可能是小姨口中的那种人,希望小姨以后不要在这样诬蔑他的人格…";

";若儿,小姨我……";

苏曼看着满脸怒气的蓝心若,竟发现自己无言以对,倘若一开始就冤枉楚枫了,那么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还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