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22章 梦里是谁分不清

第两百二十二章 梦里是谁分不清

苏曼内心很矛盾.外甥女蓝心若在此.肯定不会让他对楚枫出手了.而自己却已经失身给了这个名义上的小师弟.心情复杂无比.

“若儿.小姨走了.这件事情他或许并清楚.毕竟在昏迷中.希望你能为小姨保密.就当做什么都沒有发生过.否则小姨一定会杀了他.”苏曼神色复杂地看了看蓝心若与昏迷中的楚枫.而后转身向着石林外走去.

“小姨.您放心.他若真的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若儿会为你保密的.”

苏曼娇躯微微一颤.沒有再说什么.很快就消失在了蓝心若的视线中.石林中很快就传來了轰响声.并且有强劲的神能波动在激荡.

这座石林内有阵纹.想要就这样走出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苏曼对于阵纹的研究不深.只能依靠自身的实力强行破阵.足足轰击了半个时辰.方才打开阵纹的一角.离开了这里.

“这里的阵纹已经破裂.虽然会自动修复.但短时间内应该是最为薄弱的地方.你们到时候可以选择从此处离开.”

苏曼的声音远远传來.声音越來越远.蓝心若有些出神地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刻.楚枫被蓝心若抱着.他虽然看上去是昏迷状态.但还是有一丝模糊的意识.隐约间能够感应到外界的变化与发生的事情.虽然很不清晰.但却有些许印象.

他感觉大脑疼痛欲裂.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不过元神却沒有之前那么虚弱了.正在逐渐复原.而这时候.九个神灵古篆再次溢出清凉的气息.在他的神识海内流转.滋养着元神.

不过片刻时间.元神的虚弱感消失了.他发现自己恢复了神觉感应.同时感觉到自己正被一个温暖的柔软的身体搂抱着.心中不免有些吃惊.

“难道是苏曼.不可能.如果是苏曼她应该会杀了我才是.怎么可能抱着我……”楚枫的元神刚刚恢复过來.立时就发现了不对劲.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柔美而熟悉的脸.正满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你醒了.”蓝心若的美眸忽然明亮如星辰.闪闪发光.她的脸上露出激动与笑容.道:“你终于醒了.快看看身体有沒有大碍.”

楚枫满脸惊愕.他沒有想到抱着自己的竟然会是蓝心若.她是如何來到这里的.又是何时來到这里的.当他检查自己的身体似乎有异常的时候.突然发现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尤其是某个地方还沾染着丝丝血迹.脸色顿时大变.

“我……”楚枫张了张嘴.将目光投向蓝心若.道:“难道我们已经……”

蓝心若的脸突然红了.充满了羞涩.她将目光从楚枫的脸上移开.并沒有回答这个问題.伸手将他的衣衫拿了过來.道:“清理清理身子.赶紧穿上衣衫吧.”

楚枫点头.他沉默着将身体上的污秽净化.而后穿上衣衫.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沒有清晰的印象.只记得在迷迷糊糊中与一个女子欢爱.就像是做了一个梦.

“苏曼呢.我记得当时只有我和苏曼在这里.你是什么时候來的.”楚枫穿好衣衫后站了起來.看着面带羞涩.娇艳如花的蓝心若.

“我在你昏迷后赶來的.阻止了小姨.她早就已经离开这里了.”蓝心若回答得很简洁.一句话就将整个过程给带过了.

楚枫对那些发生的事情沒有清晰的记忆.也不会想到蓝心若会拿自己的清白來骗他.对于她的话也就沒有半点怀疑.

“如此说來.倘若不是你赶到.我或许已经死在苏曼的手中了.”楚枫的眉头紧皱.沉声道:“你救了我.而我却让你失去了清白……”

“别说了……”蓝心若伸手掩住了楚枫的嘴.她用美眸凝视着他.道:“你沒有错.我们都沒有错.只是受到了曼华蛛蟒的毒气影响而已.况且月姐姐曾经找过我.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并不后悔……”

“我……”楚枫张了张嘴.心中深深一叹.而后说道:“既然已成事实.我会对你负责的.”

听到楚枫的承诺.蓝心若的心中不知道是何滋味.毕竟与楚枫发生实质性关系的是她的亲小姨苏曼.而不是她.

为了实现对小姨苏曼的承诺.蓝心若不能说出实话.否则到时候苏曼的清誉会受损.而楚枫也将面临巨大的危险.

她的心情是矛盾的.她看着楚枫眼中的坚定.能感受到他愿意肩负这份责任.可是这样的承诺虽然是对着她而说.但事实上对象却不是她.而是与楚枫发生实质关系的苏曼.

“其实你不用在太在意这件事情.你若有难处也不必做出承诺.别忘了你身边还有月姐姐.还有雨馨.”蓝心若幽幽地说道.美眸中闪过一抹黯然.

楚枫自是不知她心中的矛盾.以为她是不相信自己会对这件事情负责任.当下说道:“无论如何.木已成舟.沒有办法再改变.这件事情既然发生在我的身上.那么我一定会肩负起应由的责任.希望你相信我.”

蓝心若睁着美眸看着楚枫.目光有些凄迷.道:“难道只是因为责任吗.”

楚枫沉默了.对于这样的话竟是无言以对.除了责任还有其它的吗.应该是沒有了吧.

虽然与蓝心若认识多年.但在一起相触的时间却非常的少.因为她曾多次出手相助.楚枫对她深有好感.将她当做朋友來看待.可也仅仅只是朋友而已.

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楚枫对于蓝心若的那份朋友的感情有了些许变化.但也远远谈不上男女之间的喜欢.所以他只能选择沉默.

“以后不要称呼我师叔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沉默了许久.楚枫说出这样一句话來.而后又道:“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他们來到了被苏曼轰击过的地方.这里一片狼藉.四周的石林大片的崩碎.阵纹还沒有恢复回來.算得上是最薄弱的地方.

楚枫沒有使用神能强行轰击.他不是苏曼.沒有道宫境界巅峰的实力.即便是阵纹处于最薄弱的状态.想要强行轰开也需要消耗大量的神能精气.

他在地上刻下风水宝纹.以此來压制这里的薄弱阵纹.并且逐渐让石林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不过短短片刻.这里的阵纹就被压制了.风水宝纹还原了这里的原本的地貌.不再如迷阵般让人摸不着头脑.找不到方向.

走出了石林.蓝心若转身与楚枫道别:“你既已安然无恙.我也沒有必须在此逗留.就此别过.望君珍重.”说完转身就走.

“心若……”楚枫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蓝心若则回眸一笑.挣脱楚枫的手.道:“不要觉得内疚.因为我并不难过……”

蓝心若走了.淡蓝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楚枫的视线内.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楚枫方才收回目光.心中充满了沉重感.

“晴雪曾说过让我不要错过心若.接受她很容易.但是这种沒有男女之情的接受.对于她來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楚枫看着远方的天际.眼神有些迷离.他宁愿与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苏曼.这样的话他就可以不去想那么多了.毕竟苏曼是要杀他的人.沒有必须去考虑其感受.

可是蓝心若不同.她一直以來都在帮助楚枫.而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楚枫的心中备受煎熬.充满了深深的愧疚.

楚枫在这片荒脉上空伫立许久方才动身离去.如惊鸿般划破长空.向着曾经与晴雪修炼的山谷而去.

距离太虚圣地的矿场被洗劫已经整整两日了.秦族的矿场与太虚圣地的矿场接连发生的事情早已经传了出去.让整个北域都轰动了起來.

北域荒城内更是沸腾.大街小巷.茶馆酒肆.无不在谈论.谁都沒有想到矿匪竟然如此的大胆.居然敢去掠夺半神传承与太虚圣地的矿场.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这次秦族与太虚圣地恐怕要对这片地域的矿匪下狠手了.这般抢夺他们的矿场.完全就是在打脸.他们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唔.听说几股矿匪虽然联合起來冲进了秦族与太虚圣地的矿场.然而他们却沒有得到生命石源矿.反而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这就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听说背后的黄雀还是为年轻修者.骑着一直金色的大鸟.不知道是从哪个超级势力中走出來的天骄人物.竟然如此了得.”

“可不是吗.听说那个年轻天骄将秦族和太虚圣地的矿场仓库内的生命石源矿全都收走了.连矿渣都不剩下.做得也真够绝的.”

“这两大势力的矿场仓库中得有多少的生命石源矿啊.恐怕一辈子都用不完了吧……”

荒城内到处都是议论声.俨然已经成为了炙口的话題.消息自然也传到了秦族与太虚圣地.让这两大势力的掌权者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來.

秦族的家族宝殿上.秦族家主端坐在大位上.他的眸光非常的凌厉.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势.扫视大殿中的众人.道:“我秦族传承万古岁月而鼎盛不衰.自古以來还沒有人敢如此不讲我们放在眼中.区区几股矿匪而已.居然如此胆大包天.”

“家主息怒.老夫带些人前去将他们剿灭了便是.”一名秦族老者站了出來.充满了强大的自信.言语间根本未曾将那些矿匪放在眼中.

“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交给精英长老去办.你带些人务必将那些矿匪铲除.割下矿匪首领的头颅.将其悬挂于北域荒城的城门之上以儆效尤.”

同一时间.太虚圣地神日峰上的大殿内.太虚圣主阴沉着脸.眼中绽放缕缕寒光.看着圣地的一众强者.道:“小小矿匪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们是找死.对了.有夫人的消息吗.”

一名得到信息的弟子躬身道:“回禀圣主.听说夫人追着那个盗走资源的人离开矿场后就沒有再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