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23章 雨族

第两百二十三章 雨族

太虚圣主的脸色很阴沉.矿场资源库被洗劫一空.这让他非常的恼火.然而他最担忧的还是苏曼的安全.

前些时间.苏曼言称在圣地待了太多年都沒有离开过.便想在矿场即将上交资源时出去走走.也随便可以去清点开采的生命石源矿.

本來这是一件很平常的时候.平日前往矿场清点资源的都是些精英长老或者更强的太上长老.这么多年來也沒有出现过任何意外.

毕竟太虚圣地虽然沒有以往鼎盛.可却有着深厚的底蕴.虽然比不上半神传承.但也不是一般的可以比比拟.

北域虽然是矿匪横行的地方.但却从未有谁敢对太虚圣地与半神传承的矿场动手.因为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不是小小的矿匪可以惹得起的.

然而事实总是出人意料.谁又能想到松赞青等人如此胆大包天.接连闯入秦族与太虚圣地的矿场明目张胆地抢夺.

“立刻派人去给本圣主查找夫人的消息.”太虚圣子的眉宇间充满了担忧.他双手平方在桌椅的扶手上.五指缓缓用力.直接啪啪声响.沉声道:“那个身骑金色飞禽的年轻强者绝对不可能是夫人的对手.夫人追下去应该不会有危险才是.只是难保在途中沒有遇到从矿场撤走的松赞青等人.要是被他们围攻.再加上那些强大的阵旗.胜负恐怕还很难说.”

“圣主所言极是.毕竟我们对松赞青等一干矿匪首领并不了解.难以肯定他们身上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器物.圣主夫人虽然修为高深.战斗力强悍.但在不知敌人底细的情况下恐怕也沒有百分百的胜算……”

太虚圣主的脸色沉重.可见他对苏曼有多么的在乎.只可惜成婚数百年.不但未能一亲芳泽.就连肌肤都沒有碰到过.最后反而成全了别人.

倘若他知道苏曼与楚枫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恐怕会吐血三升.

“姚师弟.”

“圣主.有何吩咐.”一名看起來年约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站了出來.他是圣地的精英长老.

太虚圣主微略沉吟.道:“你带上八位长老前往北域.务必要找到圣主夫人的下落.并且将松赞青生擒下來.在北域城门当众斩头.也示我圣地之威.”

“圣主放心.此事一定办妥.”

姚长老转身走出大殿.轻点了八名普通的长老.直接在宗门的重地内开启通往神城的传送阵台.

“几位师兄.你们也都准备准备吧.是时候该前往北域矿场了.以后的日子可要辛苦你们了.”太虚圣主看着大殿中几名头发花白的老者.道:“就以十年周期.每个十年本圣主会派來另外一批人替换你们.”

“圣主言重了.对于我们來说在何处都是修炼.镇守矿场与待在圣地中并沒有区别.平日里同样也是修炼.况且那里的大地下有矿脉.天地元气也不会比这里弱.或许更能与道亲近.”

“圣主你就放心吧.这十年内矿场的安全的就交给我们了.我们倒想看看还有谁敢再來撒野.”

几个太上长老眸光凌厉.气势内敛而不发.可是却给人以厚重如山.凌厉如剑的感觉.他们都是道主境界的强悍人物.拥有大神通.

这次事件影响甚大.几股小小的矿匪势力而已.何意敢如此胆大包天抢劫秦族和太虚圣地的矿场.这是许多人心中的疑惑.都觉得难以理解.不可思议.

就在秦族家主与太虚圣主做出安排的时候.远在大陆其他方位的半神传承与神灵传承以及万古神朝都有了动作.

雨族的家族神殿.

家主雨泽端坐在神殿正位的宝座上.大殿上半跪着一个弟子.正禀报着北域近几日发生的事情.

雨族家主雨泽听完后沉默不语.将目光投向大殿两边坐着的家族中的其余主事者.

“家主.这件事情恐怕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雨族家主同辈的嫡系人物雨南天站了起來.他是一名英武的中年人.气宇轩昂.一身正气.道:“自古以來北域大地都有大批的矿匪.可是却从來沒有哪路矿匪敢动半神传承的矿场.那松赞青等人敢这么做.其背后多半有人在暗中指使.”

“嗯.二弟言之有理.”雨族家主雨泽点了点头.道:“这个时代已经开始步入预言中的大世了.或许会有许多我们以往不知道的势力会付出水面.这批矿匪的背后无论是谁在指使.想來他们的目的肯定不简单.也或许只是想扰乱天下的平静.但无论如何.我们绝对不能大意.”

雨南天看向家主雨泽.神色变得凝重了起來:“家主.如今天下的情势越來越明朗.我们东域恐怕很快就要变天了.必将风起云涌.届时便是年轻一辈们的舞台.神城外的九龙山脉频频传出异动.想必里面的古魔妖生物也快要走出山脉了.在这种大势下.我们应该让家族中的年轻一辈多历练.让他们去寻找机缘才是.”

“二哥.你想说什么.”雨南天的话语刚落.家族雨泽还未回答.老三雨成河便开口说话了.他以不满的眼神看着雨南天.道:“二哥是想为雨馨那丫头求情是吗.你可别忘了.她犯下了大错.必须要受到惩罚.”

“三弟.雨馨犯下了什么大错.”雨南天怒视雨成河.道:“就算是雨馨那丫头有错.在如今是关键时期.我们的从长远考虑.怎可如你这般目光短浅.”

“你……”

“二哥、三哥.你们不要吵了.”老四雨成海站了起來.他是一个圆脸的中年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这件事情我们还是要遵守祖宗留下來的规矩.沒有什么好争论的.我知道二哥心疼雨馨那丫头.难道我与三哥就不心疼了吗.”

说到这里.雨成海将目光转向家族雨泽.道:“况且.雨馨那丫头可是家主的亲身女儿.他最是心疼.但在祖宗的规矩面前.还是得大公无私.这才是为了大局着想.”

雨泽端坐在家主宝座上.听到这样的话.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怒意.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双手紧紧抓着桌椅扶手.像是要将金属浇铸的扶手捏碎.

“哼.老三、老四.你们心中在想什么.我清楚得很.不要以为软禁雨馨数年你们的儿子就能走在前面了.天赋和血脉很重要.不是金子不管如何打磨都不会发光.”

“二哥.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们的孩子的二叔.怎能说出这样的话來.也怕家族众人笑话你心胸狭隘吗.”雨成海摇头.道:“雨馨私自盗出禁器紫金软甲.本就犯下了大错.后來又将紫金软甲赠送给太初真龙体.即便她是家主的女儿.也难逃惩罚.”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雨馨将紫金软甲赠送给那太初真龙体楚枫了.”

“不许要什么证据.雨馨这丫头虽然交友广泛.但相交之人都很平淡.只有与那太初真龙体楚枫相较至深.紫金软甲既然不在她的身上.不用想也知道是送给那个楚枫了.”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说我的看法.”老三雨成河沉着脸.道:“雨馨这丫头竟然与太初真龙体这种禁忌与不祥的人走得如此之近.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放任.否则将來会给我们雨族带來灾难.”

雨南天闻言.道:“太初真龙体的禁忌与不祥只针对他身边的人.如何能影响到我们雨族.”

“二哥.你不要忘了.这可是预言中的大世.在这个时代必定有各种天骄出世.而太初真龙体想要在当世崛起.必然要与各方天骄厮杀.不知道会树立多少的敌人.要是雨族与他走得太近.日后难免会因此将我们雨族也卷入到无端的争斗中去.”

“二哥所言甚是.眼下太初真龙体境界不高.他的敌人也都还很弱.可将來一旦他修炼和到我们这样的境界.可以想到他的那些对手会有多强.届时若真如二哥所言.对于我们來说必然会是极大的麻烦.”

“老三、老四.你们多虑了.”家主雨泽终于开口说话了.道:“馨儿现在被软禁在家族的禁室内.根本不可能与太初真龙体相见.”

“雨馨现在的确不能与太初真龙体相见.但以后呢.”雨成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我到时候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让雨馨与楚枫断绝关系.还能让我们雨族拥有强大的盟友.”

“呵呵.”雨成海满脸笑容.道:“家主、二哥.你们应该知道南方蛮荒大陆沐家出了一个旷世奇才吧.”

“你说的是号称‘南皇’的木子陵.”

“正是他.此子天赋超绝.修炼不过数十年便已经达到道宫境界中后期.力压众老辈人物.当之无愧的年轻王者.若是我们雨族能与木族联姻.不管是对于雨馨还是对于我们整个家族來说都是好事.”

雨泽沉默了片刻.道:“木子陵的确是天骄人物.但木家有沒有联姻的意向我们并不清楚.况且馨儿是怎么想的.我们也得尊重她的意见.我堂堂雨族.岂能牺牲馨儿的幸福來换取家族的利益.”

“家主大可放心.三弟我会找个机会联系木族.试探他们的意思.若果他们也有此意.届时便可让木子陵前來雨族做客.听闻木子陵玉树临风.英武不凡.只要雨馨和他相处一段时间.说不定便会喜欢上这个天骄.届时一切自然是水到渠成.”

“老三.此事待本家主问过馨儿后再议.你切不可妄自做主.”雨泽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只有雨馨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对她疼爱有加.怎么可能为了家族利益而牺牲她.

况且雨馨的血脉也很强.雨族中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晓.这样的血脉.雨泽怎么可能让她嫁到木家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他却不好拒绝得太过.雨成河和雨成海这两个人想來与他站在对立面.野心勃勃.他们既然提出了与木族和亲.便可以想到他们肯定与木族暗中有來往.倘若拒绝太过了.难免会得罪木族.身为家主.雨泽不得不考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