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5章 冷漠无情

第两百三十五章 冷漠无情

狻猊神术配合血殇弓奇效立显,防御不破的深渊古兽被一箭贯穿头颅,发出凄厉的惨叫,庞大的身躯从高中坠落,“轰”的砸在地上,将地面都的青石都砸裂了。

“难道真的是血肉之躯?”

楚枫心中不免感到吃惊,这种血涂之阵召唤出来的不应该是神能法则交织的吗,可是眼前的深渊古兽却并非如他所想的那般,鲜红的血液,拥有重量的实质身躯,这说明了深渊古兽不是由任何的法则交织出来的。

“不……深渊古兽你起来,快起来!”秦族的精英护法们刚刚恢复了意识,映入眼帘的画面让他们惊呆了,随即睚眦欲裂,双眼快速充血,爆射出森寒的厉芒。

“太初真龙体,你……”秦重山也被这样的画面给惊住了,回过神来后眼睛都快要滴血了,脸上的肌肉快速抽搐着,怒吼道:“先祖当年费尽心思收入与镇压了这些古兽,耗尽心血才封印住他们的生命精气,今日却被你这般射杀,为此你必将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就凭你们吗?”楚枫立身在大院的空中,青衣猎猎,黑发飞扬,眸如冷电般逼人,通体流转紫金光芒,如天神般俯视秦重山等人,道:“不要浪费时间了,你们一起上吧!”

“狂妄!”

“简直嚣张到了极致!”

“井底之蛙!”

精英护法们尽皆怒喝,对楚枫这种强势与高调的态度感到怒火冲霄。而秦重山的脸色已经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了,他双眼微眯,寒芒爆射:“给我拿下!不惜任何手段,若有必要就地镇杀,无需再留其性命!”

“太初真龙体,你给我去死!”

四大精英护法扑杀了过来,个个眼神暴戾,身周流转的神能都狂暴了起来,其中一人抬手斩出满天的掌刀,“哧哧哧”斩破虚空,凌厉惊人。

对面这样的攻击手段,楚枫显得非常的随意,右臂挥动打出一拳,看起来并未动用多少神能与血气,可是当紫金色的拳光破空而出的时候,前方的空间“嗡”的颤鸣起来,顷刻间崩碎。

与此同时,楚枫的身后显化出神海异象世界,路面有山川大岳沉浮,缭绕于身体四周,将所有的掌刀全都抵挡在外,彼此碰撞间爆发出嘣嘣之声。

有太初神海护体,出手的精英护法施展的手段根本不能靠近楚枫的身体,此刻的他如同万法不沾身,右臂快速轮动,一道又一道紫金拳光打破天地,似浓缩的神日贯穿长空,神光璀璨且威能强绝,还未临身便让那些精英长老感觉像是有一座座神岳撞击了过来。

“轰——”

四大精英护法将楚枫围在大院中央,各种神通手段尽显,展开疾风骤雨般的攻杀,天地间到处都是神能法则交织出的太古凶兽,咆哮着,疯狂扑杀向楚枫。

“嗡——”

楚枫施展《伐字诀》,演化出一方方大印,有的形如山岳,有的形如狮子,有的形如麒麟,一方方大印在被演化出来后快速飞上天宇,而后轰隆隆镇压下来,挤压得下方的气流如山洪决堤般冲向十方,大片的空间刹那崩灭。

“轰——”

大院所在的这片天地彻底化为了恐怖的战场,滔天的神能余波汹涌不断,一浪接一浪席卷十方,神能法则演化出的太古凶兽不断被大印镇压得崩成光雨,即便是能避过大印的镇压,但还未靠近楚枫便被太初神海中的各种异象崩灭!

“唰唰唰!”

楚枫显化出的太初镇海内不单有山川大岳沉浮,江河奔流,此刻更是有万千的绿色枝条伸了出来,枝条坚韧无比,其上绽放着翠绿色的嫩芽,枝条的尖端闪烁璀璨的神光,一下子就洞穿了虚空。

“嗡——”

万千枝条摆动,如同不朽的神鞭在挥舞,每根枝条摆动时都将空间崩开,如同道道灵动的绿光,携着恐怖的威能抽向秦族四大精英长老!

“这是什么东西?”

“竟然有这样的异象神海!”

“不要被那些东西击中,快催动通灵宝兵抵挡!”

……

秦族的精英护法们被这样的神海异象给惊住了,对于他们来说是如此的诡异,简直是闻所未闻。感受到那些绿色的枝条上蕴含的恐怖恐怖攻击力,他们的心中有了很大的压力,赶紧催动各自的通灵宝兵,爆发出璀璨的神光,斩向抽来的绿色枝条。

“锵!”

“嘣!”

……

四大精英护法催动的通灵宝兵不断斩击满天抽来的枝条上,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如同斩在了神铁上!

绿色的枝条上有神纹闪烁,事实上本就是由神能和法则所化,通灵宝兵虽然锋利,且加持了精英护法们的力量,但想要将其斩断却难以做到。

“噗!”

一名精英护法被枝条抽中了左肋,当即横飞几十米,左肋血肉翻飞,传出骨头断裂的声音。

“噗!”

又一名精英护法被枝条抽中了右脸,脸上立时出现一条长长的口子,血液激射,像是被利器展开,鲜红的血肉向着两边翻开,看起来非常的狰狞可怖。

“噗”、“噗”、“噗”……

楚枫控制太初神海,万千枝条在天地间摆动,不断抽向四大精英护法,让他们遍体鳞伤,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连通灵宝兵都被击飞到不知何处了。

“想不到你竟然能有这样的手段,我们还真是小看你了!”一直在远处观战的秦重山眯着眼睛,到了此刻都没有出手的打算,他踏空而下,落在了大院边沿,道:“你的确很强,倘若能成长起来,将来必将成为顶尖的强者,可惜的是你没有机会!”

“秦重山,事到如今你还敢说这样的话,真不知道你的信心从何而来!”楚枫立身在空中,催动异象神海中的枝条报爆抽四个精英护法,同时看向秦重山:“难道你觉得今日还能取我性命不成?”

“哈哈哈——”秦重山仰天大笑,嘴角噙着森冷的杀意,并没有因为此刻的战况而显露出半点担忧,反而显得信心十足,道:“你以为这座府邸是什么地方,若是换做别处,今日我们或许还真奈何你不得,可惜的是你却闯进这里,注定是死路一条,没有别的可能!”

“噗!”楚枫控制神光闪烁的绿色枝条,缠住一名精英护法的脖子,直接将其割了下来,血液冲天而起,他冷漠地看着秦重山,道:“看来你好像已经证券在握了,先前我就说过,有句话叫做乐极生悲,相信你很快就会有深刻的体会!”

“乐极生悲用在你的身上才是最好的写照,本护法今日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秦重山满脸得意的笑容,他看着那些精英护法被楚枫镇杀,脸上竟然没有半点悲愤。

楚枫不再多说,将太初真龙神海收回体内,同时踏空冲向三名伤痕累累已经没有了什么战斗力的精英护法,“噗”的一声将一人徒手撕裂,鲜血与内脏哗啦啦流了下来,画面异常的血腥与暴力。

击杀一人,楚枫踏空而行,身似流光般迅疾,瞬间欺身到另一个精英长老的面前,在其惊骇欲绝的眼神中一把将其头颅给摘了下来,无头尸身的脖颈中冲出数米高的血柱。

“不……不……”看着三个族中强者被楚枫血腥镇杀,剩下的那个精英长老惊恐到站立,他在空中快速后退,身躯摇摇晃晃,死亡的阴影压得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对着大院边沿的秦重山惊喊:“救我!救我!”

秦重山闻言冷漠地看着那个精英长老,淡淡地说道:“为家族的荣誉而死,你是光荣的,家族会记得你的好。”

“秦重山!你……”那个精英长老一个趔趄,面如死灰,双眼怒瞪,道:“秦重山!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无情如此卑鄙,居然想用我们的性命来彰显你的功劳!”

“你说对了,要是轻易镇杀了太初真龙体,那就显得太平淡了。只有在他杀了你们这些人之后我再将他拿下,这样才能让我在家主那里得到更多的奖励,或许还有可能为我寻找到破除身体隐疾的天材地宝,届时本护法便能一举迈入道宫境接,成为家族中的长老!”

“你……你……”那个精英护法气得浑身发抖,双目血红,此刻的他对秦重山的杀意甚至比对楚枫的杀意更甚。可惜的是,以他的能力根本不能与秦重山争锋,况且此刻已经是重伤,更没有可能了。

“秦重山!想不到你的心机如此之重,这么多年来我们都瞎了眼了,居然没有看穿你虚伪面孔下的阴险嘴脸!你不会得逞,你会不得好死!”

重伤的精英护法声声厉吼,满头黑发倒竖,状若疯狂,他的眼中充满了怨毒,眼珠子都快要凸出眼眶了,可见他对秦重山的恨意有多么的深。

楚枫停止了脚步,他早就可以取这个精英护法的性命,但是却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等他将话说完,也算是满足了他临死前最后的心愿。

“秦重山,你想让他们都死在我手中,到时候你再出手杀了我,回去领功,这个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既然如此我先成全你的计划中的第一步!”楚枫淡淡地说道,话语刚落,探手抓住重伤的精英长老的头颅,“噗”的将其摘了下来,冒着热气的鲜血冲天而起,而那具无头尸身则轰然砸落在大院的地面上,血液将大片的地面都染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