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6章 乐极生悲

第两百三十六章 乐极生悲

秦重山站在大院边沿的环廊下,那里有个低矮的石塔,看起来很普通,楚枫却知道那不是一般的石塔,否则秦重山也不会站在那里.

楚枫将手中依旧在滴血的头颅扔到地上,看着石塔旁边的秦重山,道:“同为秦族的精英护法,相处上百年,没想到你竟是如此的无情与冷漠。”

“大道路本就无情,既然身为修士,自然要以大道为目标,他们的性命算得了什么,只要能让我拥有修复暗疾,重新突破桎梏的机会,莫说他们这些人,就算是几百同族的性命,我秦重山也不在乎!”

秦重山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显得异常的平静,满地的尸体与鲜血都不能让他的眼中泛起一些波动,冷漠与无情的一面完全展现了出来,与平时的他判若两人。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的眼睛微眯了起来,秦重山竟是如此的自私与狠毒。一个人可以淡漠友情,淡漠爱情,可是连亲情都能淡漠的话,那么这个人做事便可以没有任何底线,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对手是非常可怕的。

“可惜你没有机会了,剩下的这些人中,谁都可以活,唯独你不能活!”楚枫眸绽冷电,向着秦重山迈步逼近,他的杀意是非常炽烈的。

“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你以为这座府邸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能随意放肆撒野的地方,只能笑你太无知!”秦重山的手掌上有淡淡的光芒闪烁,缕缕神纹流转,弥漫出法则的气息,他的手缓缓伸向旁边的低矮石塔,嘴角噙着冷笑。

楚枫冷漠逼视秦重山,脚步迈动的频率丝毫没有改变,带着特别的律动,让四方的空间都跟着脚步而共振,一股强大的气势缓缓凝聚,他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岳在移动。

“太初真龙体!今日本护法镇杀了你,相信很快就能得到家主的奖赏,到时候便有机会让身体恢复,登临道宫境界,哈哈哈——”秦重山仰天狂笑,好不得意,他的脸上满是憧憬,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突破到道宫境界而成为长老的画面。

“嗡——”

楚枫并不回应,他的脚步有节奏地向着石塔边的秦重山而去,每一步落下都让这片空间跟着律动,无形中有股“势”在脚下缓缓凝聚,带着迫人的气势与威压。

“结束了,听从死神的召唤吧!”看着缓缓逼来的楚枫,秦重山的脸上露出了狞笑,那只神纹闪烁的手掌突然按向旁边的低矮石塔,其上立时有阵纹闪耀了起来。

刹那间,这座大院内到处都浮现出了阵纹,四周的建筑与地面乃至空中都有阵纹闪现了出来,并且快速交织成符篆,一股大道气机弥漫开来,充斥天地间。

楚枫心中微凛,这种大道气机让他有了非常危险的感觉,绝对是能道宫境界层次的杀阵,倘若被彻底激活,他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

大院四周的建筑物上阵纹闪耀,璀璨的光芒冲天而起,刹那间交织成光幕,将整个院落都封困了起来,形成结界。那些原本被楚枫的手段吓得颤抖而不敢靠近的秦族修者立时就被隔绝在了结界之外,由于结界的光芒太过璀璨,他们也看不到大院内的场景了。

“太初真龙体,任你血脉超绝,天赋惊艳,拥有逆天的同阶战斗力,今日也休想活着离开!”秦重山满脸狞笑,眼神非常的得意,道:“别说以你现在的境界,就算是再突破几个大境界,你也远远没有资格与我们秦族斗,个人的实力终究是有限的,在我们秦族面前,你只是可笑的蚂蚁而已!”

“是吗?我只能笑你太天真,以为这样就能取我性命吗?”楚枫冷漠地笑了,他脚步不停,双手却背负在了背后,继续向着秦重山逼近,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这里的大阵。

“狂妄的井底之蛙,蚍蜉撼树不自量力,本护法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大阵的威能!”秦重山再次被楚枫的淡定与冷漠给激怒,眼中爆射出森冷的厉芒,他的手掌快速拍向低矮的石塔,手中的法则神纹没入石塔内,顿时有股惊人的杀伐之气弥漫开来,空中的那些沉浮的阵纹快速交织成了杀芒,并且锁定了楚枫。

“太初真龙体,接受死亡的制裁吧!”

“轰!”

秦重山的话语刚落,一道身影突然从他背后的虚空中冲出,紫金色的手掌如浓缩的神日般轰击在其背上,顿时让他身躯巨颤,整个人都往前飞了出去,鲜血狂喷。

大阵失去的秦重山的控制,那些刚刚凝聚出的杀芒立时就消散了,重新化为阵纹在空中沉沉浮浮,而秦重山则飞出几十米,“砰”的一声落在楚枫的面前。

“你……”秦重山翻爬起来,转身看向后方,只见秦颠正单手背负,立身在石塔前冷漠地看着自他,顿时睚眦欲裂,满头黑发倒竖,怒吼道:“秦颠,你这个叛徒,竟然帮助太初真龙体对付本护法!”

“秦颠?他早已不在人世了。”石塔下方的秦颠淡淡地说道,身上神光流转,身形样貌快速变化,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这样的画面让满脸怒火几欲暴走的秦重山瞳孔猛缩,脸上顿时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咬牙切齿道:“原来是你!”

话音刚落,秦重山似乎感到不对劲,猛然转身,楚枫依旧站在他的面前,根本未曾移动,一时间他不禁有些发懵,完全考不清楚状况,不明白为何会出现两个楚枫。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伪装成这个样子来帮助太初真龙体!”秦重山森冷地盯着楚枫的神我化身,厉声道:“你可知道这样做会有怎样的后果吗?”

“后果?你说说我会有怎样的后果?”楚枫的神我化身平静地看着嘴角挂着血迹,眼神森冷表情阴沉的秦重山,道:“秦族为半神传承,不管是势力还是底蕴都深不可测,可是这天下之大,秦族却也不可能只手遮天,甚至无法雄视一域,你的优越感是不是太强了?”

“哈哈哈——”秦重山疯狂狞笑了起来,似乎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他的眼神显得非常的疯狂,道:“漫长的岁月来,有多少自诩天骄狂妄自大之辈,他们的境界与你们相比不知道高深多少,可在我秦族面前却连蝼蚁都不如。就凭你们这种神桥秘境的小辈,竟然也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他日必有族中强者将你们镇杀到尸骨无存!”

楚枫淡淡地摇了摇头:“事到如今,你说这些狠话有意义吗?不管将来如何,你是没有机会看到了。你要是在黄泉路上有感知,相信会看到秦族将海量的高品质资源交到我的手中,帮助我突破现在的境界,这就是应该就是杀了你之后的后果……”

“我呸!你这是在做梦!”秦重山狠狠吐了口唾沫,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可笑的话,道:“你是在做梦吗?真是无知小儿!”

“是么?”楚枫的真身从石塔前走到秦重山的身边,祭出伴生青铜钟,打开其中的空间,道:“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

浅绿色的光芒自伴生青铜钟打开的空间中透射出来,溢出精纯的生命精气,闻之让人浑身舒泰。

秦重山看向青铜钟的空间,其中那堆积成山的精致生命石源液让他脸上的肌肉猛烈**,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些生命石源液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一眼就能看出其大致在两百万斤左右,而且全都是精致品质的,不是正他们秦族交给那个任我行的资源吗?

“不可能!这些生命石源液分明是我们秦族交给任我行的,怎么会在你的身上,莫非你杀了任我行将这些资源全都抢夺了过来?”

“你的智商真是让我着急。”楚枫摇头叹息,他的脸部肌肉与骨骼快速蠕动了起来,顷刻间就变成了任我行的模样,道:“现在你看看我是谁?”

“你……任我行……原来是你假扮的!”秦重山的脸上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一口牙齿咬得咯咯声响,到了现在他已经彻底明白了,不禁有种吐血的感觉,怒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空手套白狼,真是一手如意算盘!你了解到秦颠的信息,将其杀害并伪装成他,而后又故意说要用两千万斤普通的生命石源液来交换松赞青的消息!”

说到这里,秦重山的脸色越加的难看了,他的双手捏得啪啪声响,眼眸中有两团火焰在燃烧,心中却郁闷得不知道如何形容:“松赞青对你恨意至深,想来这次冒险停留在城内就是为了要取你的性命!可不曾想,你却使用了这招借刀杀人,不但除去了这个强敌,还算计了我们秦族,并且从我们手中骗取到如此巨量的生命石源液!!”

“唔……总算没有白活这把年纪,分析得倒是很清楚,所以我还得感谢你们给我送来修炼资源。不过两百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远远不够,相信这次杀了你们这么多人,你们的家主肯定会暴怒,他会非常乐意付出更大的代价来寻找我的踪迹,届时我便又能收取一笔海量的生命石源液了。”

“你……你想得美!!”

秦重山要癫狂了,这种被人算计到头来还主动送上修炼资源的事情让他想想都有吐血的冲动,偌大的秦族,竟然被楚枫这样的神桥小修者给算计,而且至今都还蒙在鼓里,不久后更会被算计第二次,这是巨大的耻辱!

“我自然是想得很美,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完美,难道你不这样认为吗?”楚枫咧嘴笑了,笑容非常的灿烂,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泛动晶莹的光泽。

“噗!”

秦重山一口气没顺过来,血液冲喉而出,身躯摇摇晃晃,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楚枫的话语和表情在他看来都可恶到了极致,恨不得立刻将其撕成碎片!

“你的雕虫小技,很快就会被家族中的强者们识破,岂能瞒过他们的法眼!你不要得意忘形,必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秦重嘶声厉吼,身上神纹爆闪,体内的神能瞬间狂暴了起来,体表突然燃起了神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