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7章 羞辱秦族

第两百三十七章 羞辱秦族

一股危险的气息自秦重山的内体弥漫而出,瞬间笼罩了这座大院,而他则在神火中狞笑,眼神森冷地盯着楚枫.

楚枫心中微凛,他在秦重山的体内感受到其神能精气与法则彻底狂暴,完全不受控制,这是要自爆的前奏!

“当——”

楚枫探手拍在祭出来的伴生青铜钟上,青铜钟传出金属颤音,当即飞了起来,迎风见长,“咚”的一声从天罩落而下,将即将自爆的秦重山笼罩其中。

“轰——”

半生青铜内传来强烈的爆炸声,冲击得钟壁嗡嗡颤鸣,整整持续了十余个呼吸的时间方才逐渐平息下来。

楚枫挪开伴生青铜钟,里面什么都没有了,秦重山选择自爆,以身形俱灭的方式想要与他同归于尽,可惜最终未能如愿。

“不知道杀了五大精英长老与众多的秦族弟子,能否彻底点燃秦族的怒火,我是不是应该再做点什么,以求达到更好的效果……”楚枫收起伴生青铜钟,目光扫视四方,他将那些四大精英护法的头颅全都收集了起来,接着再将那些被狻猊神术震死的精英护法的头颅也都收了起来,最后触碰石塔上的阵眼,关掉大阵,催动虚空神珠消失不见。

大阵逐渐敛去,当阵纹结界彻底消失后,大院外面的人终于能看到里面的场景了,但是却没有人敢进入其中。

秦族的一些普通护法带着大批的弟子战战兢兢,等确定大院内完全没有了动静方才敢忐忑地走了进来,当他们看到地面上的无头尸身与鲜红的血迹时,全都感到遍体生寒!

“死了……精英护法全都死了,他们都被太初真龙体杀死了……”一部分秦族弟子发出颤抖与惊恐的声音,这样的结果让他们近乎崩溃,深深的恐惧笼罩了心间。

“为什么会这样,太初真龙体怎会那么强大,上次在城内与年轻强者们大战时,他最多也才神桥秘境四重天,而今竟然能杀死神桥巅峰的精英护法……”

“这种血脉果真可怕,正如传说中的一般,倘若将来修炼到道宫秘境后面几个大境界,真有可能无敌于天下,到时候整个宇宙都要被其龙威震慑数万年!”

“太可怕了!家族长老不出,恐怕已经无法对付太初真龙体了,不知道将来他找上秦家的时候,秦家的人是否能抵挡……”

“咦——”正在秦族众人沉浸在楚枫的恐怖手段中的时候,突然有人发出了惊讶的声音,他转头看向四周,脸上充满了疑惑:“重山护法呢?记得当时是他激活了大阵,可是他和太初真龙体都不见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发现秦重山不在这里,倘若是战死了,应该留下尸首才是,当下有一名护法眼中闪着精光,道:“莫非太初真龙体被大阵击伤,但是却凭借特殊的手段逃走了,而重山护法趁机追了出去不成?”

“事实多半就是如此,重山护法虽然拥有不低的禁域,但是想要压制太初真龙体恐怕也很困难。现在他们都不见了踪影,肯定是太初真龙体被大阵所伤而遁走,重山护法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趁其受伤而追杀了下去!”

“只希望重山护法能提着太初真龙体的头颅回来,这个楚枫不死,我们将来恐怕会寝食难安!”

“是啊,这种古血体质留下太多的传说,实在是太强了。这才多久的时间,竟然就能杀死我们家族的精英护法了,要是再过几年那还得了,只有尽快将其扼杀在成长的摇篮中,这样才能杜绝将来的祸患啊!”

“我们将护法们的尸体好好安放,等重山护法回来后便将他们的尸体送回家族好好安葬,并将这里的事情告诉家主,让他老人家定夺!”

……

秦家众人都很悲伤,但是他们能做的也只有静静等待着秦重山回来,却殊不知秦重山早已形神俱灭,在楚枫的半生青铜内自爆,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楚枫此刻则已经来到了荒城的东城门,城门附近人来熙攘,非常得热闹与喧哗。

荒城有东南西北四大城门,每座城门都高达雄伟,气势迫人。

楚枫自虚空中走出来,大手一挥,十余颗鲜血淋淋的头颅接连飞向城门上方的城墙,紧接着,楚枫抬手掷出十余柄长矛,“唰唰唰”破开长空,洞穿那些头颅,叮叮声中将十余颗头颅并排着全都钉在了城墙上。

这样的画面顿时惊到了附近的人们,看着鲜血淋淋的头颅,许多人的脸上都露出惊骇的神色,更有人几乎作恶,他们只觉得遍体生寒,腿肚子都在抽搐了起来。

“那是……太初真龙体!”

“是太初真龙体!想不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些头颅是什么人的?”城门周围的人群发出成片的惊呼声,由于那些头颅披头散发,而且头发上与脸上都染满了血液,很难看得清楚面容,所有大部分人都未能认出来。

“这些好像是……”人群中有人发出颤抖的声音,其声突然变得震惊而尖锐:“好像是是秦族的普通护法和精英护法!”

“哗——”

城门四周刹那间间沸腾到了极致,人们境界惊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禁全都看向那个说话的人,随即又将目光投向钉在城门上方的那些尚在滴着鲜血的头颅。

“真的是秦族的精英护法等人吗?他们可是神桥巅峰境界的强者,身为护法中的精英人物,本身就拥有禁域,怎么可能全都被太初真龙体所杀!”

人们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们还记得以前的楚枫遇到秦重山的时候都只能退避,根本没有实力与其争锋,这才过去的多久,竟然就能杀死这么多的精英护法了吗?

议论纷纷的同时,人们全都将目光转向立身在空中的楚枫,见他黑发浓密,随风飞扬,平静的脸上却给人以霸道凌厉的感觉,尤其是那双冷电般的眸子,只望一眼便让人心中发颤!

“秦族,你们想取我的性命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楚枫声如雷鸣,并指疾书,相距数十米在城门上方钉着十余颗头颅的旁边刻下一排龙飞凤舞的字。

“秦族之人,神通低微,土鸡瓦狗,不堪一击!护法如此,可见长老与家主等众亦如此,皆草包也!”

人们看着楚枫的手指不断疾挥,缕缕犀利的指芒在城门上方书写下讥讽秦族的话语,每个人的表情皆震惊莫名,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留下这样的话语!

“太初真龙体这是想要做什么?杀了秦族这么多的精英护法与普通护法也就罢了,而今居然还刻意在人头面前留字羞辱秦族,他这是在像秦族宣战么?”

“这样做也太大胆太肆无忌惮了,秦族可是半神传承,他们本来是不会派出长老级别的人物来对付太初真龙体的,可是他来这么一手,秦族定然会暴怒,届时必定会派出长老级别的强者!”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秦族为半神传承,雄视天下无尽岁月,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样的气,况且对象还是神桥秘境的年轻修者!”

“这下子可算是捅破天了,都说可杀不可辱,半神传承这样的存在最在乎声威,倘若知晓这件事件,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反应,恐怕整个北域都得被掀翻了不可!”

人们看着立身在空中的楚枫,全都露出震惊与难以置信的表情,谁都想不到他竟然会这样做,同时也不能理解他的行为。

而楚枫则表情淡然,在众人的目光中隐入了虚空中,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人们的眼前。

他刚消失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一群群身影驾驭虹芒破空而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这些人一来到东城门前,立时扫视四周,甚至直接对着众人喝问:“太初真龙体呢!”

“他……他走了,只留下了这些……”人群中有人战战兢兢地说道,同时伸手指向城门上方。

赶来的各方强者们闻言看向城门上方,鲜血淋淋的头颅赫然入目,他们的瞳孔尽皆一缩,露出惊骇的神色,看到头颅旁边留下的字,更是震惊无比!

这些强者都是来自于中型势力与大型势力,他们全都是中年人与老者。当年楚枫在九龙山脉的裂缝前镇杀了数百的年轻修者,那些人都是来自各个势力的精英,其宗门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早就想对付楚枫了,只是未曾找到其踪迹。

“想不到秦族的精英长老都被太初真龙体给杀了,这个楚枫修为精进神速,短短时日不见,其战斗力竟然变得这般恐怕,就算是寻到他,以我们的手段恐怕也难以将其镇杀!”

“此子恐怖到了这种程度,不愧是传说中的强大古血体质,这种血脉当真是可怕至极!”

“幸好此子树敌太多,秦族和太虚圣地都欲除之而后快。今日他杀死秦族众多精英护法等人,将其头颅钉在强上,更是刻下字羞辱秦族,可以想到他必然会因此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唔,言之有理,我们根本不必出手了,毕竟就算是我们出手也难以镇杀他。现在我们只需等待即可,相信秦族得知这件事情后,必然会暴怒,届时这天下之大也都没有太初真龙体的容身之处!”

一名大势力的黄面老者冷笑道:“自古以来虽然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去挑衅秦族的威严,但却无人敢挑衅到这种程度,更别说留字羞辱。秦族势必会不惜任何代价将其镇杀,否则必会威严大损,甚至是被天下人耻笑!”

“他若不做这样的事情且不露面,或许还有希望活下来,而现在看来却是必死无疑了。如此到让我们省了心。否则让这种血脉的人成长起来,将来必然会后患无穷!”

“出了这样的事情,恐怕就是以往在世家古墓外出现的神秘老人也都护不住他了!”一名清瘦的老者淡淡地说道,他的眼中闪烁寒芒。

……

东城门附近的人越来越多,这里发生的事情越传越远,听到消息的人们不断向着这里涌来,将附近的街道都挤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