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2章 雨馨的消息

第两百四十二章 雨馨的消息

人们各种议论,荒城彻底沸腾,整个城池炸开了锅,相距不过一两个时辰,秦族和太虚圣地的强者皆被斩杀,鲜血淋淋的头颅钉在东西两城门上方,触目心惊。

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楚枫,此刻却已经悄悄回到了落脚的客栈小院内。就要暂时离开荒城了,楚枫来此和晴雪等人告别。

“枫,此去你要万分小心。”

“放心吧,易尘师兄应该在太虚峰上,我不会有事的,不要担心。”

“你独身前去,晴雪怎能不担心……”晴雪抱着楚枫的腰,将身体轻轻依偎他在的怀中。楚枫沉默不语,只是伸手将她搂住,感受着拥着她的这种感觉。

几个时辰后,楚枫告别了晴雪和熊孩子等人,并且叮嘱他们先去曾经修炼的那座山谷中等待,毕竟荒城风起云涌,并不安全,最重要的是随着他的计划展开,荒城将变得更加的危险。

楚枫摇身变成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人,离开客栈后径直走向荒城内的传送古阵台,借助阵台前往东域。

如今的东域和以往有些很大的变化,神城一如过往,这座屹立无尽岁月的城池饱经岁月的风霜,亘古不朽,只是这里的气氛却变了。

楚枫走在大街上,偶尔能听到过往的修者们低声议论着九龙山脉的事情,从他们的声音与表情中可以感到其内心的忐忑与不安。

神城内车水马流,非常的繁盛,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如以往般繁华热闹,但是人们的心中却笼罩着阴影。

“看来九龙山脉的事情对东域的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难道那些万古神朝和神灵传承以及半神传承都不理会这些事情吗,毕竟事情是由他们而起,若非他们当年动用神道仙兵,古魔妖生物根本不可能提前出世。”

楚枫立身在街道中央,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听着街道两边的叫卖声,想到了曾经在神城的种种经历,一时间不禁有些感慨。

犹记得当年初来神城,那时候的他只是个神海秘境的小修士,天骄别院中与太虚圣子斗气势,街道上当众暴打纨绔子弟李一天,独身斗李家,再想起这些事情真是不胜唏嘘。

“雨馨,我回来了,你还好么?”楚枫遥望天骄别院所在的方向,心中默默说道,原本冷漠的眼神多谢些许温柔,迈着步伐向着天骄别院而去。

穿过条条街道,天骄别院出现在了视线中,这里一如过往般安静,四周几乎都见不到人影,旁边的几条街道也非常的安静,没有行人,也没有店铺。

分别一年多,而今又回到了神城,站在天骄别院前,楚枫的心情忽然有些激动,莫名的想要立刻见到雨馨,了解她的近况,看到她那深情与温柔的眼神,如花的笑颜。

“经历过那些事情,世间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专情……”楚枫忍不住叹息,脸上露出自嘲般的笑容,轻声自语:“或许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个专情的人,我亏欠晴雪的是实在是太多了……”

楚枫深深吸口气,而后大步走向别院大门,两个站在门前的雨族弟子见状,脸上顿时露出激动的神色,赶紧迎了上来。

“楚枫,你可算是回来了!”一名雨族弟子激动莫名,同时吩咐另一名弟子进入别院内通报,不过片刻时间就有一名身材袅娜的粉衣女子快步而来。

“楚少,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曾派人去北域寻找你的消息,可是却没有半点音讯,我们……”粉衣女子先是露出激动,但才说了两句话,黛眉间便浮现上了深深的忧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楚枫的心中一咯噔,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急声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雨馨呢,怎么不见她出来迎我?”

粉衣女子和两个秦族的弟子都沉默了,皆不出声,这更是让楚枫的心猛一沉,她一把拉起粉衣女子就往别院深处走去,道:“带我去将雨族的前辈,我要清楚地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雨馨究竟怎么了!”

“楚少,你轻点,攥疼我了。”粉衣女子痛呼,她也是个修者,但却经不起楚枫情急下的一攥,险些没有将她的手腕给攥裂。

别院深处的一座幽静院落中,楚枫见到了雨族的老辈人物,这是一名老妪,看上去年约六十多,头发花白,但面色非常的红润,整个人气息内敛,但依旧能让人感觉到她的强大。

“楚少,这就是我们天骄别院内身份地位最高的雨姬前辈,她是小姐的姑姑,这里没有奴婢的事情了,奴婢就先退下了。”

楚枫没有说什么,看着粉衣女子离去,而后才走到雨姬的面前拜了拜:“晚辈楚枫拜见前辈!”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雨姬仔细打量着楚枫,双眼神光闪烁,道:“当年你初来别院时老身就已经镇守在了这里,虽然觉得你血脉不凡,拥有很大的潜力,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太初真龙体。”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有些拿捏不准雨姬的态度了,当即说道:“前辈是否也觉得太初真龙体是禁忌与不祥?”

“哈哈哈!”雨姬听到这样的话当即大笑了起来,她伸手指向面前的石凳,道:“你过来坐下,让老身好好看看你。”

楚枫被雨姬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这种眼神像是在欣赏某件物品似的,肆无忌惮的在他的身上打量,不过他还是依言走到雨姬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果然是青年天骄,血气旺盛如海,精气精纯内敛,听闻你还修炼了种种神奇的神海异象和日月神脏,难怪我家那一向眼高于顶的雨馨丫头会对你一片痴情,只可惜……”

“只可惜在下是太初真龙体,这种血脉自古以来都身缠诅咒,不能与亲近的人时常相处。”楚枫接过雨姬的话,沉声说道。

“是的,这正是老身担忧的。老身看着雨馨长大,这个丫头的性子我非常的了解,她早已经离不开你了,却也不能与你长相厮守,对于她来说何其的残忍,想想都让老身心疼……”

“前辈您放心,楚枫此生绝不辜负雨馨的情意,至于缠绕在我身上的诅咒,将来一定有办法解决。”楚枫充满了强大的自信,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前辈,不知道雨馨现在何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雨姬神色微变,眼中逐渐有了怒火,沉声道:“雨馨被软禁在了家族中,恐怕数年内都难以再踏出家族半步……”

“为何?”楚枫的眼中忽然爆射出冰冷的芒,他不禁缓缓握紧了双手,沉声道:“雨馨是家主的女儿,谁敢将她软禁起来,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起来这件事情都是因你而起。”雨姬摇头叹息,道:“数年前,雨馨返回家族悄悄将王道禁器紫金软甲拿了出来,数年后,家族中的人在轻点宝库物品的时候发现软甲不见了,追查之下才知道她将软甲给了你。我们雨族并不是世人想象中的那样,雨馨虽然身为家主的女儿,可是家族内并不是家主一人说了算。况且雨馨丫头的确是犯了错,家主也不能过于袒护,无奈之下只得将她软禁。”

“都是因为我,是我害她受苦了……”

楚枫的心中充满自责与心疼,他没有想到紫金软甲竟然会给雨馨带来如此大的麻烦。想到当初雨馨笑着跟他说自己是雨族的千金,拿出紫金软甲不会有事,当时的她满脸轻松的笑容。

而今想来,那时候她就知道会是怎样的后果,但是为了他的安全,她却宁愿这样去付出,默默地付出,这让他的心阵阵抽搐似的痛。

“我不能让她为我而受累,如果现在将紫金软甲送回雨族,不知道能否让雨馨解除软禁?”楚枫满脸希冀地看着雨姬,雨族势大,他没有别的办法,而今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此。

“哎……雨馨早就猜到你若知道此事,势必会主动交出紫金软甲,所以她让我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但是老身还是说了,老身只是希望你知道雨馨对你的情意,切莫辜负她。至于紫金软甲,你还是留在身上防身吧,关键时刻它能救你性命。”

“不!紫金软甲本就是雨族的,现在雨馨因此而受累,我岂能眼睁睁看着!”楚枫身上神光流转,与肌肤融合的紫金软件快速脱离了出来,神光闪烁中,缓缓落在了面前的玉石桌上,道:“前辈,希望你将这紫金软甲待会雨族,帮雨馨解除软禁,我想见她一面。”

雨姬看着面前流转着紫金光芒,其上刻满了道篆的软甲,叹了叹,道:“你放心吧,老身拿着这紫金软甲,定然可以让家主解除雨馨的软禁,相信家族中那几个老东西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只是雨馨丫头恐怕会责怪老身了。你在这里等着,两日之内老身和雨馨必会回来!”

“多谢前辈成全!”楚枫起身深深一拜。

“傻小子,你不用谢老身,雨馨可是老身的亲侄女,老身从小对她视如己出,怎能看得她受苦。”

雨姬收起紫金软甲离开了天骄别院,楚枫则留了下来,他决定要在这里等待雨馨前来,无论如何也要见她一面才离开,至于前往太虚圣地的事情到也不急。

太虚圣地中戒备森严,尤其是神日峰。而楚枫这次的目的就是神日峰,并且还要找到太虚圣主,去的太早反而不妙,只有等待他们得到的北域的消息,怒火燃烧到极致的时候,那时候反而会更加的安全,毕竟没有谁能想到他会回到圣地中。

楚枫来到雨馨住过的阁楼中,闺房中的陈设依旧,还是那么的素雅精致,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清香。

他来到床边,缓缓躺了下去,锦被上传来的香味,就如雨馨身上的女儿幽香般,淡淡的香味让他心中的思念变得更加的浓烈了。

“雨馨,你的对我好,我会永远铭记在心里。晴雪已经接受了你,将来我们可以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你若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会非常高兴的。我曾说过,将来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这次再见到你,我便可以兑现曾经许下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