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3章 雨族中的敌人

第两百四十三章 雨族中的敌人

楚枫在天骄别院等了整整两日,可是雨姬和雨馨并没有出现,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雨姬前辈曾说过两日内必返,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她和雨馨都没有出现,难道是被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而缠住了么?”

楚枫的心中充满了疑惑,既然雨姬定下了时日,若非有非常特殊的事情,或者是无法抽开身,她绝对不会迟到。

“雨馨是家主的女儿,雨姬前辈又将紫金软甲拿了出去,这其中应该不会出现意外才是,莫非……”楚枫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脸上的神色也有了变化。

他催动虚空神珠隐藏了起来,并且收敛自身的气息,警惕地感应着四周的情况。

数个时辰过去,雨姬和雨馨还是没有出现,楚枫心中一沉,他几乎可以肯定雨馨不会再出现了。就在他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远空中有数道身影破空而来,浑身笼罩神光,速度奇快无比,如惊鸿闪过。

楚枫心中微惊,来人共有三个,全都是中年人,境界高深莫测,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很显然全都是道宫境界的人物!

这三个人驾驭虹芒直奔天骄别院,他们的眼神非常的冰冷,脸上充满了杀机。

隐藏在虚空中的楚枫看到这样的画面,没有任何犹豫,催动虚空神珠快速离去,在三个道宫境界强者赶到天骄别院之前离开了这里。

离开别院后,楚枫并没有远去,而是隐藏在远处静静观察情况。只见三个雨族的道宫境界强者立身在天骄别院上空,呈三足鼎立之势,将别院围了起来,随即以神念扫视。

“你们想要做什么?”别院中一名老者冲天而上,冰冷地看着三个道宫境界的强者,道:“这里是小姐的天骄别院,你们竟敢这般放肆!”

“我们不敢在小姐的别院中放肆,只是听闻太初真龙体隐藏在这里,奉三家主和四家主之命特来擒杀,这是手谕!”立身现在东方空中的强者随手一挥,一张金色的布卷迎风而展,其上赫然有着一行行闪闪发光的小字。

由于字体太小,相距又过远,楚枫无法看清楚其上写的什么,不过却知道肯定是写的关于擒杀他的话语。

别院中的了老者见到布卷上的发光的字,当即便沉默了,眼中有熊熊的怒火在燃烧,道:“太初真龙体并不在这里,已经在几个时辰前悄然离去了。”

“不可能,他没有等到要等的人,怎会轻易离去!”拿出手谕的那个强者沉声说道,而后直接在别院上空来回搜寻,强大的神念扫视每一个角落。

楚枫在远处听到这样的话语,不禁感到吃惊,这些人竟然知道自己在天骄别院中等待雨姬和雨馨,他们是如何知道的。

“莫非是雨姬?不对,如果雨姬想对我不利,以她的境界根本没有必须如此费事,直接出手便可。如此看来,这别院中定然是有三家主和四家主安插的眼线,而雨姬前辈等人并不知晓!”

楚枫想到了这个可能,而且是最大的可能,眼神不禁变得冷冽了起来,这个安插在暗中的眼线倘若不除去,将来再来这里也非常的不方便,会第一时间走漏消息。

“我和雨族的三家主和四家主并没有恩怨,他们为何如此想要取我的性命?”楚枫的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些年来他没有杀过雨族的人,甚至连冲突都没有。

“如何,我说过太初真龙体早已悄然离去,你们不要费心思了。现在找也找了,你们是不是应该立刻离开这里,将来若是让小姐知道你们连她的房间都敢搜,恐怕你们难以承受她的怒火!”别院的老者冷声说道。

“哼!你少用小姐来吓唬我们!”祭出手谕的强者色厉内荏,道:“我们是奉了三家主和四家主的命令来此寻找太初真龙体,自然不能错过任何的角落,相信小姐能体谅我们!”

说完,三个强者联袂离去,很快就远离了天骄别院。而楚枫则隐藏在虚空内暗中跟了下去,他觉得这三个强者无功而返,肯定会找来那个眼线问个明白。

楚枫一直跟着三人出了神城,来到外面的一片荒地内,这里四下都没有人烟。

三个强者降落下来,静静等待着,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眼中蕴藏着怒火。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一道身影自神城的方向破空而来,快速降落到了三个强者的面前,躬身道:“弟子拜见三位长老!”

“你还有脸来见我们?!”那个祭出手谕的强者眼神冰冷,沉声道:“你给我们的消息中说太初真龙体会在别院中等雨姬和雨馨,结果我们赶来时却不见其身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若不给本长老解释清楚,恐怕难以保住你的项上人头!”

“长老饶命!长老饶命!”赶来的那个人十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感受到长老们的冰冷杀意,他吓得双腿一颤,“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颤声道:“长老息怒,弟子所言句句属实,太初真龙体的确在别院内待了两日,可是就长老们到这里之前他就突然消失了,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

“他根本不知道我们会来,也不知道雨姬已经被三家主派出去的人给拖住了,怎么会突然离开!”

“回禀长老,太初真龙体与雨姬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或许是因为迟迟不见她和雨馨小姐出现,因此而觉察到了什么,所以……”

“真是这样吗?”几个长老微眯着眼睛盯着那个青年男子。

“是的,肯定是这样,弟子不敢说假话……”

“好了,你回去吧,好好隐藏,不要被别院中的强者看出什么,倘若再见到太初真龙体,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回来!”

“是是是,多谢长老不杀之恩!”青年男子脸色苍白,战战兢兢地离开了。

“如此好的机会,竟然让那太初真龙体给跑了,算他命不该绝!”

“大哥,所言极是,想不到那太初真龙体的心思竟然如此慎密,这么快就觉察到了什么。”

“我们这次任务失败,回去后多半会受到责罚。三家主和四家主对太初真龙体的真龙神血势在必得,有了那些真龙神血,便可以为两个少主易经洗髓,让他们的血脉得以蜕变……”

“哼,说起来这个太初真龙体还真是有些手段,竟然能将太虚圣地和秦族派去荒城的精英长老一干人等全都斩杀掉,还将其头颅钉在东西两城门上!”

“唔,这种血脉端的可怕。数年前那太初真龙体刚来神城,不过才神海秘境,与同代强者相比境界相差甚远。不过短短几年而已,他竟然后来居上,同阶称王,实在是了不得的惊世奇才!”

“可惜,他再有天赋和潜力又如何,这种血脉的人生来就注定了会有无数的敌人,在这个悄然来临的大世中,他很难在这条路上走出多远,注定会夭折。不过,我们不能给他太多的时间成长,这也是三家主和四家主的意思,尽早将其扼杀在成长的路上,取得其真龙神血!”

……

三个雨族的强者谈论了片刻,而后相继破空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楚枫的视线中。

“我说本来无冤无仇,为何会想要置我于死地,原来是看上了我的真龙神血,想要用我的本源精血去培养他们的儿子。既然你们用心如此的歹毒,那就别怪我将来出手狠辣了……”

楚枫眼睛微眯,缕缕寒芒绽放,心中的杀意异常炽烈。雨族三家主和四家主这样的行为让他想到了秦家当年对他做出的残忍之事,一股戾气缓缓腾升而起,他的眼中闪过一抹血光。

楚枫催动虚空神珠,向着神城的方向而去,本来是准备离开的,可是既然知道了雨族的三家主和四家主安插在天骄别院中的眼线是谁,自然不会就此离去,倘若不将这个人杀掉,以后只要前来别院就会泄露消息而引来雨族的某些强者。

那个青年回到天骄别院,如同平时般不显山不露水,在别院中做着杂役的活计,隐藏得非常的好。他的修为很低,只有神脏秘境,正是因为修为低,若以才不会被人注意。

楚枫回到别院后观察这个青年很长时间,当他回到屋子中的时候,楚枫看到他拿出一块雕刻着道篆的玉符,玉符上道篆轻轻一闪,那青年的气息竟然瞬间敛去了,像是置身在另一片空间中。

他明明就在眼前,可是楚枫却觉得自己完全感受不到其存在,心中这才明白,原来这个青年是靠着手中的玉符而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否则岂能偷听到雨姬与自己的谈话而不被发现?

“太初真龙体!今日算你走运,竟然悄然离开了,害得老子差点死在长老们的手中。不过既然你喜欢雨馨小姐,以后总会再来这里,届时就算你长了翅膀也休想遁走!”

青年男子手持玉符,口中自言自语,眼神非常的冰冷,透着一股子恨意,显然是恨楚枫悄然离开而让他差点被长老们杀死。

“谁说我离开了,我不是在这里吗?”一道声音突然在房间内响起,惊得那个青年男子差点跳了下来,手中的玉符“叮”的落在了地上,他来不及去看来人是谁,赶紧弯腰去捡玉符。

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玉符,玉符便“唰”的飞向了他的身后,他猛然转身望去,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颤声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若没有在这里,又怎会知道你是靠着这枚玉符才能偷听到我和雨姬前辈的谈话。”楚枫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道:“想不到雨成河和雨成海竟然在这天骄别院内安插了眼线,你背叛雨馨小姐,背叛家主,你可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不等那个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的青年回答,楚枫探手将其抓在手中,而后提着他大步走了出去,直接找到了别院中的最强的那个老者,也就是先前与三个强者对峙的人。

楚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老者听到这样的话脸色变得非常的冷,眼中怒火腾腾,他没有想到三家主和四家主竟然这般嚣张,将眼线都安插到这里了。

老者杀了那个青年男子,而后对楚枫说了些感谢的话。

“雨姬前辈被三家主的人缠住了,前辈应该尽快将这件事情禀告给家主,将来最好也不要让别的人前来别院,只有而今留在这里的人才是最可靠的。”

说完这些,楚枫向雨族的老者辞行,他没有继续待在这里,是时候前往太虚圣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