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4章 蓝心若

第两百四十四章 蓝心若

楚枫离开神城沒有多久.便遇到了太虚圣女蓝心若.这让他有些惊讶.蓝心若身在北域.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这是要去圣地吗.”

蓝心若立身在前方的山巅上.幽幽的声音随风飘來.似乎是专程在此等待楚枫的出现.

“你怎么会在这里.”面对蓝心若.楚枫有些尴尬.想到在那石林中发生的事情.他的心情不免有些矛盾.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些时日.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心情却很复杂.

“你在荒城内做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便跟着你來了神城.”蓝心若转过身看着已经來到自己身后的楚枫.道:“你想尽办法激怒秦族与圣地.这次回去恐怕也是与这件事情有关.但是神日峰上戒备森严.我担心……”

“沒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既然决定这么做.肯定有一定的把握.放心吧.”看着蓝心若为自己而担忧.楚枫的心中升起丝丝温暖的感觉.

蓝心若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楚枫淡淡一笑.拉着道:“不要说了.你知道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此事势在必行.不可能就此罢手.”

楚枫态度如此坚决.蓝心若也沒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跟着他向着太虚圣地而去.

由于沒有传送阵台.此去太虚圣地万水千山.不过凭借他们现在的境界.飞行速度极快.也不会耗时太长.

想当初.楚枫从太虚圣地前往神城.那可是花费了大量的事情.那时候的他只有神海秘境.速度远远不能与现在相提并论.

数日后.他们來到了距离太虚圣地数百里的山脉中.楚枫立身在山巅上.遥望圣地的方向.山风拂來.浓密的黑发在风中飞扬.

蓝心若站在身后默默地看着他.脑海中不断回荡着沐晴雪曾经给她说过的话.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她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

她举步靠近楚枫.伸手从后面将他抱住.将身体轻轻靠在他的身上.

突然被蓝心若从身后抱住.楚枫不禁一怔.低头看着抱在自己腰间的那双纤手.心中一叹.

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便沒有办法改变.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楚枫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只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却总是觉得有些勉强.

他知道这对蓝心若來说不公平.可是他实在是沒有办法似对雨馨那般去对待她.虽然认识她许多年了.而且对她也有深深的好感.可是这种好感并不是男女之间的情爱.

“心若.”楚枫转身看着她.手伸在半空中.却又犹豫了起來.但最后还是轻轻贴在了她那张美丽的脸蛋上.道:“你知道我是太初真龙体.身缠诅咒.难道你就不怕与我相处的时间多了而为你带來祸事吗.”

“爱了就是爱了.哪有那么多瞻前顾后.其他的我都不想去理会.我只知道心中的感受.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便是因此而是去性命也无怨无悔……”

楚枫心中一颤.道:“可是我这种血脉并不能像别人那样真正的去享受世间的情爱.或许和晴雪相处并沒有什么大碍.但不管是雨馨还是你.时间长了.必然会受到影响.你说你不在乎生死.但是我却在乎你们的生死.我绝不可能让你们因此而面露危险.”

“我相信将來你肯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拥有漫长的岁月.所以我可以等待.况且晴雪已经说了.她要我……跟着你……”说到后面半句的时候.蓝心若的声音非常的小.她的脸很红.眼中充满了羞涩.低着头不敢看楚枫.

楚枫闻言不禁沉默了下來.他微仰着头看着云蒸霞蔚的天穹.浓密的黑发在风中飞扬.好半晌后才说道:“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好.满天下都是敌人.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但是你和雨馨却……”

“你不要妄自菲薄.同龄中谁能与你相比.你是如此的优秀.连雨馨都对你痴心一片.这便足以说明一切了.”

面对蓝心若的夸赞.楚枫不禁莞尔.他拉着她就地坐了下來.看着远方在风中如波涛般起伏的森林.道:“不说这些事情了.我楚枫是个怎样的人.想必你应该很清楚.做过的事情一定会负责.绝不辜负于你.况且正如你所说.晴雪也是同意这件事情的.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忽然之间.楚枫似乎相通了.不再那般纠结.事实上他早就明白.有些事情必须去面对.也必须去肩负这个责任.只是过不去心中那关.

想來想去.他觉得自己对蓝心若实在是太不公平.心存愧疚.想到无论如何.将來都必须对她负责.心中便也释然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去纠结.

“责任……”蓝心若的脸上有着些许凄楚.但很快就露出了笑容.道:“其实那天的事情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况且那日情况特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所以你不必为此而感到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她虽然在笑.笑得很柔美.很动人.可是楚枫却在她的眼底深处看到了凄楚.心中不禁更加的愧疚了.轻轻将她拥入怀中.道:“既然与你在一起.便不可能只依靠责任來维持我们的关系.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也不要难过.”

“嗯”

蓝心若轻轻地回应.而后便不再做声.她依偎在楚枫的肩膀上.两滴清泪自眼角缓缓滑落.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但她的心中却又充满了坍塌.担心将來楚枫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是怎样的反应.到时候他会如何看待自己.

此时此刻.蓝心若的心很不平静.同时也暗恨自己当初为何沒有早点赶到石林.那样的话或许就能第一时间阻止小姨和楚枫发生那样的事情.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她答应过苏曼.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楚枫知晓.否则便毁了苏曼一生的清誉.倘若传了出去.势必会引爆太虚圣主的怒火.届时情况会更加的糟糕.

蓝心若想说出事实的真想.但却又不能说.心情是如此的矛盾.因此也忐忑不安.

“心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楚枫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她.道:“我感觉你一直心神不宁.心中波动很强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沒……沒什么事情.”听到楚枫这样问.蓝心若心中一慌.但脸上却表情得很镇定.并转移话題:“你打算在这里停留多长时间才进入圣地.”

楚枫见她这般模样.知道她心中肯定有什么心事.但却沒有继续追问.道:“再等等吧.荒城内我将圣地的精英护法和普通护法全都杀了.剩下的都是些神纹秘境的弟子.以他们的修为想要赶回圣地报信.恐怕需要不少的时日.”

“你的意思是.等那些弟子赶回來报信后.我们才进入圣地.”蓝心若的脸上露出惊色.不禁问道:“你这次回來究竟是要做什么.”

“为了修炼资源……”楚枫将自己的情况详细说了出來.道:“你说在这种情况下.用怎样的方法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足够的资源.自然只有打秦族和圣地的注意.”

蓝心若看着楚枫.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楚枫突破一个境界竟然需要那么多的资源量.动辄上亿斤生命石源液.这未免太吓人了.

“原本我沒有打算过早对秦族和圣地出手.谁知我刚回到荒城便得知他们派人前來寻找的消息.无意中又发现了松赞青.如此大好的机会岂能错过.”

“这么说來.那两百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

“是的.那些生命石源液就在我的身上.不过对于我來说却远远不够.我要让秦族和圣地拿出更多的资源.帮助我突破到神桥秘境七重天.”

蓝心若何等的聪慧.顿时便明白了楚枫的计划.道:“所以你才将秦族和圣地的强者杀掉.并且将他们的头颅钉在城门上方.还故意留字挑衅.目的就是点燃他们的怒火.到时候才会不惜代价來对付你.那么这次你前來圣地的目的又是什么.”

“自然是将太虚圣主的怒火燃烧到极致.”

“你……”蓝心若听到这样的话.心中不免有些吃惊.隐约中她想到了什么.不禁问道:“你是想……”

楚枫闻言.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道:“这件事情对于你來说或许难以接受.但是我必须这么做.”

“难道你真的想用小姨的内衣……”聪慧的蓝心若立时便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不由得惊呼.脸色变得非常不自然.道:“可是你有沒有想过.太虚圣地盛怒之下恐怕会对小姨不利……”

“你放心吧.太虚圣子的怒火再怎么炽烈也不会危及到你小姨的性命.倘若不是顾及到她是你小姨.我也沒有必须要回到圣地.直接将其内衣拿出來.到时候满天下皆知.太虚圣主的怒火恐怕会更猛烈.”

“你……你不能这么做.”蓝心若挺动这样的话.脸色大变.道:“你要真这么做了.将來肯定会后悔的.”

楚枫一愣.不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道:“我为何会后悔.苏曼虽然是你的小姨.可是当初却一路追杀我数万里.说來她也是我的敌人.我沒有当着天下人的面将内衣拿出來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蓝心若沉默了.她万万沒有想都楚枫这次回圣地竟然是这样的目的.她想劝阻.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劝阻.正如楚枫所言.当初她的小姨可是追杀了他数万里.在他的心中.苏曼是敌人.

可是事实上.楚枫却是苏曼的第一个男人.这件事情只有苏曼和蓝心若知道.为了苏曼的清誉与安全.蓝心若又不能说出來.她心急如焚.却沒有丝毫的办法.

蓝心若叹息.当初苏曼心乱如麻.走得匆忙.忘记将内衣从楚枫的身上拿走了.却不想而今会被楚枫利用起來作为激怒太虚圣主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