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5章 论道

第两百四十五章 论道

接下来的几日里,楚枫和蓝心若都待在这座山上。

这些年来没日没夜的修炼,时常还要防备有人暗中出手,楚枫的心神很少有放松的时候。而今在这里,面对巍峨的群山与苍郁的森林,心身不由变得松懈了下来。

这里不会危险,自然没有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这么些年来楚枫也感觉很疲累,而今正是放松的时候。

白日,楚枫会打些野味回来,拎到山洞前的泉水旁清理,然后夹在篝火上翻烤,蓝心若则默默地看着他忙碌的身影,温柔陪伴在身侧。

这样的画面,这样的感觉,对于蓝心若来说非常的美好,这不正是她曾经幻想的画面么,只是画面中的茅庐被山洞所代替。

“将来等天下彻底平静了下来,我是否还能这般陪在他的身边呢?也不知道在未来的洪流中,我是否能活下来,他又是否能登临巅峰。在这个修炼界,没有谁能敢说自己能走到最后,我应该珍惜和他相处的时光,以免将来留下遗憾……”

蓝心若静静看着楚枫,心中默默向着心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此刻的她特别的美,本来就超凡脱俗,气质柔美,此刻更是迷人,拥有特别的魅力。

傍晚时分,天地有些昏暗,山洞前篝火跳动,火光照亮了四周,一只肥大的雉鸡被架在篝火上反铐,发出滋滋的声音,不是滴落着金色的油渍,落在篝火中啪啪声响。

诱人的香味在风中飘荡,不知为何,已经二十余年未食烟火的蓝心若,看着烤得金黄的雉鸡竟然有了极大的食欲。她不由自主往楚枫身边靠了靠,两人的身体都接触到了一起。

“是不是很香?”楚枫转头看了蓝心若一眼,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微笑,这样的景象让他想起了当年在龙渊泽的那些岁月,村民中时常会在村子中央升起篝火,大家围坐在火堆旁,烤着大型的野兽,大口吃着肉,大碗喝着自己酿制的粗酒。

对于楚枫来说,那是一段无法淡忘的岁月,那里充满了回忆,那里也是他生命转折的地方,是他改变命运的地方。那里有着许多的人和事,都是他心中的牵挂。

“嗯——”蓝心若轻轻应道,脸上带着些许羞涩,轻轻抱住了楚枫的手臂,轻轻依着他的肩膀,道:“想不到你还会烤野味,而且还如此熟练。”

楚枫笑了笑,道:“回到这个世界之前,我生活在龙渊泽,那里可是大荒。而我生活的村子,祖祖辈辈都靠打猎为生,狩猎与烤野味这样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再平常不过了。”

“想不到龙渊泽中竟然是大荒……”蓝心若第一次听到楚枫主动提起以往的事情,也是第一次听到他提到龙渊泽,不禁对充满传说与神秘色彩的龙渊泽感到好奇:“龙渊泽内也有着许多的修者吗?从外面看来,龙渊只是一片深渊,深渊径口也不过方圆数十里,但听说里面却是一片被封印的空间,它到底有多大?”

楚枫翻烤着手中的雉鸡,篝火的火苗倒映在他的瞳孔中,如同两盏灯火在摇曳,道:“龙渊泽非常的辽阔,淡淡是各大部族与古国之间能互通的地域也足有方圆数十万里。除此之外还有这许多的荒脉与大泽,究竟有多辽阔,我也不清楚。”

“里面有着各种在外界几乎不可能见的古老血脉,森林中凶兽随处可见,在那些古老的山脉中,甚至还有古兽与荒兽,就连神兽与蛮兽血脉也都传承了下来。”

蓝心若的脸色充满了震惊,楚枫口中说的这些都可使非常恐怖的血脉,单单是古兽血脉几乎就相当于人类当中的同阶强者了,更不要说荒兽,甚至是那些神兽与蛮兽!

“龙渊泽中居然还有这些远古血脉和洪荒血脉传承了下来,可是生活在其中的人族又是如何生存下来的,那些古兽和荒兽非常的凶残,它们不是都将人族当成血食的吗?”

“你听谁说的?”楚枫不禁有些惊讶,笑道:“看来都是人们以讹传讹罢了,只要是拥有极高灵智,人族与其他种族的生灵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古兽和荒兽中有凶残的,但人族同样也有凶残的,甚至比那些古兽和荒兽更加的凶残。同为生活在天地间的生灵,我们不应该带着有色的目光去看待。”

蓝心若似乎不太同意楚枫的观点,道:“有古籍记载得清清楚楚,在那久远到不可追溯的年代,族人式微,当年曾被各大种族追杀,好不容易才保留住传承。那时候,我们人族就是被某些种族当成了血食。”

“你说的是古魔妖生物吧?”楚枫将已经烤熟的雉鸡撕成两半,而后拿出那些食盐和香料洒在上面,扯下一只鸡腿递给蓝心若,道:“据我了解,在那久远的年代,古魔妖生物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凶残成性,天生具有种族优越感;一部分却只为修炼,并不想杀戮。于是便产生了分歧,最终决裂。那部分古魔妖生物分离了出来,也就是后来的妖族。”

“事实上,那部分对人族敌视的古魔妖生物也并非全都是残忍与嗜血的。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来说,我们的人族是异类,自然会有排斥,就如同我们人族对待异类一样。”说到这里,楚枫扬了扬手中的雉鸡肉,道:“比如我们现在吃的这只雉鸡,对于我们来说,它就是异类,所以我们能心安理得的将其当做事物,两相对比,和那些古魔妖又有什么区别?”

“这……怎么能相提并论,我们人类是万灵之首,拥有极高的灵智,而我们现在吃的雉鸡根本没有什么灵智。”

“雉鸡不通灵,那么那些修炼过的走兽与飞禽呢。只要修炼出一两个秘境,它们的灵智就能与普通人类相比。你想想,如果现在有大量的凶兽或者是古兽出现,我们人族中会不会有大量的强者前去猎杀,以得到它们的精血与真血?”

“这……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些道理……”

“事实就是如此,我们人族杀害各种生灵的时候总是会心安理得,为自己的行为找各种理由与借口,因为被杀的不是同类。而古魔妖生物在杀戮人族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态,所以无所谓凶残与否,站在各自的立场没有谁对谁错,有的只是不同种族之间的争斗,为了更好的生存下来而争斗!”

蓝心若觉得自己竟是无言以对,楚枫的话深深的触动了她,这是她以往从来没有想过的。楚枫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回荡,渐渐的她发现自己似乎看到了以往没有所不能看到的一面。

此刻,楚枫的脸色露出了惊色,因为蓝心若竟然这就这样进入了奇妙的状态中,可能很清晰的感应到有缕缕法则在其身周缭绕,而其体内散发出的气息在瞬间攀升到了另一个高度。

“唰——”

蓝心若的身体忽然绽放出月华般的神光,她似月之女神下界,飘渺而神秘,柔美而冷清,神圣而淡雅。

她的眉心有光芒闪烁,那里浮现出一轮万万的银月,紧接着便如花朵般绽放,刹那间所有的神光骤敛。

“神桥秘境六重天?”

楚枫实在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蓝心若竟然就这样突破了境界,如此的突然,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吧。

“枫,我突破了!”蓝心若睁开美眸,眼眸特别的柔,道:“谢谢你,要不是你的一席话,我恐怕还需要些时日才能凝聚出更多的神纹,已经停留在五重天巅峰半年了,由于对法则的领悟不够,迟迟都未能突破,今日要不是你……”

“我只是说出我的看法,无意中却让你突破了境界,这是你的造化。再说,我们之间也不需要说谢谢,以前你也帮过我许多次。”

“造化也是你给我的造化,总之不管怎么样都是因为你。”蓝心若很固执,但却没有再说谢谢这样的话语,只是用左手紧紧抱着楚枫的手臂。

“枫,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

“什么事?”

蓝心若凝视着楚枫,目光中带着些许哀求,幽幽地说道:“这次你要做的事情或许会给小姨带去危险,虽然她曾经追杀过你,但最后却并没有对你下手,再者她怎么说都是我的小姨。”

“我想在你进入圣地之前,我先回去看看,如果小姨已经回到了圣地,我便可以想办法让她暂时离开,日后再找机会将这件事情告诉它。只要小姨不在圣地中,圣主即便是愤怒也没有用,短时间内根本找不到小姨的踪迹。”

楚枫听后沉默了下来,事实上他也不想这样对待苏曼,可是为了有更大的把握得到更多的资源,他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枫,你答应我好不好?”蓝心若哀求着,眼神幽怨,楚楚可怜地看着楚枫,她这么做不单单是为了苏曼,也是为了楚枫将来知道真相后会少些内疚。

“我答应你,虽然苏曼曾经追杀我,但也只是因误会而起,说来我和她之间并无深仇大恨,这次的事情也算是和她了结了之前的恩怨吧。”

听到楚枫答应,蓝心若的脸上才绽放出了笑容,她最害怕的就是楚枫将蓝心若当成了敌人,甚至对她有了杀心,到时候不管是谁出事,对于她来说都是不可承受的后果,而对于他们彼此来说都是一种伤害。

“好了,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这件事情过后,只要她不在对我有杀意,我将来也不会找她的麻烦。”

……

楚枫和蓝心若在这座山峰上待了数日,他们计算着时间,以那些神纹秘境的圣地弟子的速度,要从荒城传送到神城,然后再御空飞回圣地,起码需要十日左右,在此期间他们只有静静等待。

想要达到最好的效果,只有使用火上浇油的方式,而且相对来说,神日峰的长老们离去一部分,届时行动也方便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