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6章 太虚殿

第489章 太虚殿

时间过得很快,楚枫和蓝心若预料的时间到了,他们离开了待了十余日的山峰,向着太虚圣地靠近,在太虚圣地外了解到了确切的消息。

太虚圣地山门前,守山与巡视的弟子们时而小声议论,正是关于前段时间发生在荒城内的事情,还提及到了楚枫的名字。

“心若,你先回圣地,等会儿我会悄悄回到太虚峰,倘若你的事情办妥,届时便到往太虚峰路过,我便会知晓。”

“好的,你要小心!”蓝心若叮嘱,心中不免有些担忧,而后便退远了些,这才御空落到山门前。

她以圣女的身份进入了太虚圣地,不久后楚枫便以道我化身成一名小修士,略施小计吸引山门前几个弟子的注意力,而真身则趁此机会就,悄悄进入了圣地内。

想要进入太虚圣地只能走山门大道,其余地方都布下了阵纹,所以楚枫只能使用这样的方式,无法用虚空神珠从旁边进入,只有出来的时候才可以选择别的路径。

进入圣地后,楚枫摇身变成一名普通的圣地弟子,完全没有引起注意,他避过别人的目光来到了太虚峰下,而后悄悄登上了太虚峰。

当初前往神城,这一去就是许多年,太虚峰始终如一,非常的荒凉与清冷,门可罗雀。即便是自凌剑台上的古剑通亮,预言成真,许多的人打破头颅都想拜入太虚峰门下,但是太虚峰却没有多收别的弟子。

上山的道路上生满了杂草,道路两边更是荆棘丛生,这种荒凉的景象不禁让楚枫的心中感受到了一种繁华落幕后的悲凉,这就是曾经最为鼎盛的圣地主峰,最为强盛的一脉,如今却是这幅模样。

其实楚枫很明白,太虚峰虽然没落了,但是从来都不弱。不管是在他和晴雪拜入太虚峰之前还是之后,太虚峰的实力在整个宗门内都是强大的。

只是以往的易尘师兄不与其他几脉争,为人低调,很多事情都不管不问罢了。但仅凭他一个人的实力,就足以傲视圣地中的任何同代人物!

“呱呱——”

终于来到了半山腰,太虚殿就在眼前,殿前不远处的荒地上有着几颗几近枯死的老树,几只黑色的老鸦在老树上发出呱呱的声音,更添了几分荒凉感。

“师兄,我回来了,这些年来你还好吗?”

楚枫立身在太虚殿前,看了呱呱啼叫的老鸦一眼,而后将目光停留在太虚殿前长满青苔的石阶上,那是易尘老人经常盘坐的地方,如今却见不到人影。

“六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眼就过了这么多年,当年离开这里的时候我还是一个神海秘境的小修士,也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而今再回到这里,我再也不是当你的那个尚带着些许稚气的少年了,也不再是那个被太虚圣地打压,遇到精英弟子都得避让的小修士了。”

楚枫唏嘘不已,不知不觉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年中名他经历了艰险万难,经历了生死,残酷的经历和岁月早已经抹去了他脸上的稚气,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可抹灭的痕迹。

“易尘师兄基本都会待在太虚峰上,难道是正好有什么事情外出了么?”楚枫轻声自语,这次回来也是想顺便看看这个年老的师兄,却不见其身影。

他在太虚殿前静静站立了一会儿,随后迈步走向太虚殿中,踩着长满青苔的阶梯,来到了殿门前。

青石大门上爬满了藤蔓,长满了厚厚的青苔,充满岁月的沉淀,烙印下了时光留下的痕迹。

殿门微微敞开着,里面没有光线,非常的黑暗。

楚枫微微推开石门,是其敞开的缝隙刚好让一人通过,紧接着进入了其中。原本漆黑的大殿内,四方石壁上的壁灯“唰唰唰”亮了起来,摇曳着一点如豆的灯火,却将整个大殿照映得灯火通明。

大殿内非常的空旷,四面石壁上有着一排灯火,下面是一尊尊道人的石像,而在石壁的中央则有一人盘坐在青石蒲团上,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气息溢出,也感受到不到其生命波动。

盘坐的身影面对这大殿正前方,那里有尊特别高大的玉石雕像,他右手持剑横于身前,左手并指贴在剑身上,身穿灰白色的飘逸长袍,面容清壑,须发洁白,给人的感觉非常的慈祥与和蔼,却又让人觉得威严无比且高深莫测。

楚枫看着雕像,尤其是雕像手中的剑,隐约中感受到了一股凌厉无匹的剑道意境,似乎可以撕裂天宇,斩破乾坤,这种剑道意境霸道凌厉到不可思议。

但是楚枫的心神很快就回到了现实,他的目光再次落在盘坐在雕像面前的青石蒲团上的老者,心猛地咯噔一下,几乎瞬间就冲了上去。

从背影上看去,这应该是易尘老人无疑,而且这太虚殿中除了他应该没有别人敢踏足。

楚枫的心不断往下沉,因为他竟然感受不到易尘老人的气息,也无法感受到其生命波动,仿佛盘坐在眼前的是一具早已冰冷的尸体。

“师兄……”楚枫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在易尘老人的背后停了下来,缓缓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其肩膀,可当手伸到半空中的时候却突然缩了回来。

师兄,你千万不要吓我,师弟离开不过数年而已,你怎么可能就这样坐化!以你的境界最少都还能活上五百年,除非遇到了意外,否则……”

楚枫的心中充满了忐忑与不安,他甚至不敢走到易尘老人的面前,实在是害怕看到心中所想的画面。

然而,楚枫最后还是挪动着沉重如山的脚步来到了易尘老人的面前,易尘老人双目紧闭,没有丝毫的生命波动传出,非常的安静与宁静。

楚枫将手指伸向易尘老人的鼻间,感受不到半点鼻息,哪怕是微弱的呼吸都没有,而且也感受到不到他的心脏有丝毫的跳动,其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师兄坐化了……”

楚枫愣在了原地,他的眼睛逐渐泛红,心中瞬间有种被掏空一半的感觉,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当年的画面历历在目,师兄的爱护与照顾,师弟一刻都不敢忘记。分别数年,如今师弟回来了,只是想看看师兄,再聆听师兄的教诲,可是师兄你为何……”

楚枫的胸膛剧烈起伏着,莫名的心痛与深深的悲伤如潮水般将他淹没,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这是一种失去至亲般的痛苦,让他难以承受!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楚枫双手缓缓握紧,指节发白,发出啪啪脆响,他的眼中透射悲伤与杀意,非常的炽烈:“师兄境界高深,在我离去之前完全没有半点生命枯竭的现象,绝对不可能在短短六年内坐化!修炼到这个境界,即便是血气枯败到了极致,最少也可以活上十几年,更别说师兄当年的血气还算是比较旺盛!”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肯定是发生了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想到这里,楚枫的眼中寒芒爆射,骤然盯向神日峰所在的方向,寒声道:“莫非是神日峰那名出关支持太虚圣主的宿老暗中算计了师兄不成,否则师兄何至于如此!”

“师兄,没想到这次回来相见,竟然会是永别……”楚枫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他的眼睛早已经红了,心中悲伤至极,他伸手想要去搬动易尘老人的遗体,将他好好安葬。

就在他的身体刚好触碰到易尘老人的身体时,一道身影突然自外面走了进来,并出声阻止道:“不要碰他!”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楚枫不禁一怔,猛然抬头望去,脸上顿时露出惊色,道:“老前辈,您怎么会来到这里?”

“先不要问这些,你赶紧刚手拿开,千万不要触碰他的身体!”

“这是为何?”楚枫充满不解,满脸悲伤,道:“前辈,您是否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师兄的血气虽然早已过了鼎盛的时期,但远远不至于就此坐化,如今师兄仙逝,这其中必然有蹊跷!”

“自然是有蹊跷,好孩子你先不要悲伤。”老人正是当年楚枫在小镇外遇到的老者,也是在世家古墓外帮助他的那个神秘老人,他看着楚枫说道:“你师兄并没有仙逝。”

“什么?师兄并没有仙逝?”楚枫一怔,激动得“噌”地站了起来,道:“前辈,这究竟都是怎么回事,晚辈可是仔细查看过了,师兄的生命之火完全熄灭,就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浑身没有半点温度……”

“你师兄是在以万物寂灭的方式悟道,万物在寂灭中重生,修者亦可如此,只要成功便能破茧成蝶,突破现在的桎梏,迈入更高的领域中。”

“万物寂灭法?”

“不错,以这种万物寂灭的方式来悟道,就是要让自己生命体征完全寂灭,但却不能真正的死亡,还得保持元神不受丝毫的损伤,寻常的修者不敢尝试。”

“此法这般的危险。那师兄他……”楚枫刚刚从悲伤中走出来,心情放松,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就紧绷了起来。

神秘老人和蔼地笑了,道:“孩子你放心,你师兄不会有事,他已经寂灭了数年,早已渡过了最危险的时候,而今到了最后关头,相信很快就能醒来了。你刚才若是触碰了他的身体,必将对他造成极大的影响,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