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53章 一场大机缘

第两百五十三章 一场大机缘

楚枫和易尘老人聊了许久,直到第二日夜晚的时候才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蓝心若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担忧,道:“师兄,您说他此去是否会遇到危险?”

“难说,这得看运气,不过弟妹不用为此担心,有师兄在,可保他性命无忧。师弟的计划关乎到了能否获得海量修炼资源,对于他来说此次不能失败,若真的出了问题,我这个做师兄的自不会袖手旁观。”

“谢谢师兄。”蓝心若脸色微红,弟妹这个称呼让她既甜蜜也感到羞涩。

……

神日峰下,楚枫运转神变术化身成为神日峰的弟子,大摇大摆走向了上山的古道,一些巡山的弟子迎面走来,见到熟悉的面孔,便也没有生疑。

神日峰高耸入云,在整个圣地内是最高的峰头,雄伟匡阔,气势磅礴。

古道是有青石阶梯筑建而成,蜿蜒向上,直通神日峰主殿,阶梯足有十余米宽,两边是白玉雕琢而成的护栏,而护栏之外则是茂密的植被。

距离护栏较近的地方生着许多的花草,各色花朵在夜风中摇曳,风中混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再远些则是茂密的森林,一棵棵参天古树林立,树根如虬龙盘扎,向着四周铺展延伸的树干上缠满了粗大的藤蔓,从高高的树干上垂落下来,如条条倒挂的灵蛇。

这样的景象看起来有些像是原始森林,完全就是蛮荒景象。然而,这样的景象出现在神日峰上却不足为奇。

神日峰传承数万年以上,虽然换了一代又一代人,但是这里的花草树木却少有改变,尤其是在灵气充裕的环境下生长的大树,它们寿命悠长,数万年后早已成了参天古木。

由于此时正值夜晚时分,古道石阶上并没有多人走动,只有时而路过的一队队巡山弟子。

楚枫踩着青石阶梯向着建筑在神日峰半山腰的楼宇亭阁而去,茂密的森林中,时而能看到一挂挂似银河倾斜的瀑布,在月光下泛动银光,溅起的水珠如珍珠般晶莹剔透,看着沿途的风景,心中不禁感叹与唏嘘。

“如此壮阔的场面,秀丽的景色,当属太虚峰才是。想那数万年前,太虚峰传承初建,山峰直耸天宇,其上景色秀美绝伦,山涧溪水,瀑布飞流,鸟语花香。然而自太虚峰落寞,大道气机流逝,整座山峰大变样,秀丽的景色再不复返了,满山枯木与杂草,门可罗雀……”

楚枫的脸上充满了感慨,岁月匆匆,改变了太多,莫说人或事,就连万物都不能亘古如一。

“数万年的时光,沧海桑田,就连顽石都有可能变得千疮百孔,抵挡不住岁月的浸蚀,这漫长的时间长河,多少的物是人非,多少的海枯石烂……”

楚枫停下了脚步,时而看着神日峰两边的秀丽景色,时而遥望荒凉的太虚峰,心中感慨颇深,一时间心神竟然进入了奇妙的状态中。

他立身在青石阶梯上,缓缓闭上了双眼,隐隐约约中,天地万物似乎在快速轮回,经历无尽的生灭;岁月在流逝,时空在轮转……

此时此刻,楚枫感受到了一梦万古的奇特意境,仿佛一朝回到了万古前,感受着悠悠岁月的无情,心中忽然变得冰凉冰凉的。

黑夜中,无尽的青石阶梯上只有楚枫的身影伫立,是那么的孤独,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他一人,所有的生命都枯萎了,这时间变得荒凉而死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枫的心神突然回到了现实,感受到脸上有些冰凉,伸手抹去,竟是眼泪。

“万古匆匆,举世皆寂,我竟莫名有了这样的感受,还不由自主流出了眼泪。或许这就是岁月的无情,能体会者便如时光之刃割裂道心……”

悠悠的带着些许悲凉的声音自楚枫的口中缓缓道来,他的眉心有光芒闪耀,形成一个金色的漩涡,如同一汪凝缩的神海,隐约中竟有真龙在里面穿梭。

“我的元神……”

忽然间,楚枫的脸上露出浓浓的震惊,双眸刹那间如神灯般璀璨,透射出夺目的神光。

“我的元神竟然在这种意境下发生了蜕变,比以往凝炼了十倍以上,恐怕至少也相当于道宫秘境中后期的元神境界了!”

楚枫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朝悟道白日飞升吗?被岁月所感,体会万古沧桑,竟然在短短时间内有着了如此惊人的收获,这让他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的。

“此来神日峰,竟然有这等机缘,是我内心所感,有这样的领悟,还是气运加身,冥冥中已然注定,或许两者皆有吧。”

楚枫神采奕奕,内心充满了兴奋,元神的提升对于神纹秘境以上的人有着非常大的帮助。自可以凝炼神纹且感悟法则开始,元神的提升便非常的关键。

境界的提升,不单单需要修炼资源,还有自身的领悟。元神的增强可以提升悟性,能更快凝炼出法则神纹。

或许在几个祭出秘境中,这种感受并不强烈,但只要达到了神桥秘境巅峰,那时候元神的重要性就开始体现了出来。

道宫秘境是人体最大的秘境,也是最神秘的秘境,这个秘境拥有数个大境界,每个大境界都相当于一个基础秘境的修炼过程,并且更加的复杂与困难。

这个秘境就是开辟人的大脑,感悟天地法则,感悟大道的轨迹,并在大脑中开辟出特殊的空间——道宫!

因此,在神桥秘境巅峰大圆满后,想要开辟出道宫,必须要感悟天地间的法则与大道轨迹,那时候元神境界的高低便关乎着悟道的快与慢,甚至是能否成功悟道而开辟道宫。

进入道宫秘境第一个境界——道宫境界,往后的修炼道路都是以悟道为主,而元神便是悟道的关键。

夜晚的月华洒落在楚枫的脸上,让他看起非常的飘逸,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少了几分霸道与凌厉,此刻的他如同来自仙界的谪仙。

“这也算是巨大的收获了,若能成功从秦族和圣地得到一笔海量的资源,往后的路便轻松了许多,道宫秘境也不再那么遥远。这个已经悄悄来临的鼎盛大世,必将有我留下的浓重一笔,未来我很期待……”

悠悠的声音在风中飘出很远,楚枫举步登山,踩着青石阶梯而行,逐渐靠近了半山腰的那些楼宇亭阁,远远看到了雄伟恢宏的太虚圣殿,气势磅礴,宛如一尊圣人屹立在那里,隐隐中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有高山仰止的感觉。

夜不算深,日落西山不过一个多时辰而已。

楚枫变化成神日峰的弟子,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神日峰上的建筑群内。四周有许多的小山峰,有些景色特别秀丽,灵气特别充裕的山峰上建造的楼宇亭阁雕梁画栋,或雕刻凤凰,或雕刻麒麟,或雕刻朱雀……

“看来那些山峰都是些身份尊贵的大人物的住所,不知道太虚圣主住的地方在何处?”楚枫打量着四周,远眺各座小山峰,在山峰与山峰之间的某些地方建造着院落,隐约能看到神日峰的弟子出入其间。

“不能确定太虚圣主的住所,看来只有慢慢寻找了。”楚枫举步而行,脚步轻缓而从容,他没有选择使用虚空神珠,虽然神珠拥有隐匿虚空的效果,但这神日峰上强者众多,倘若隐藏在虚空中被发现了,必然会被当成入侵者,反倒会弄巧成拙。

化身为神日峰的弟子,这个身份便安全许多,如果靠近了某些不该去的地方,也可以随意撒个慌自圆其说,即便是受到责罚,但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楚枫向着神日峰深处走去,途径一座大院,隐隐约约听到里面有人在低声谈论什么,他停下了脚步,凝耳探听。

“圣主夫人回来了,那些派出去寻找夫人的长老们终于解脱了。”

“是啊,也真是苦了那些长老了,这段时间以来没日没夜寻找夫人的下落,却没有半点的消息,你们说圣主夫人这些日子到底去哪儿了?”

“谁知道呢,连长老们都寻她不到,应该是心情不佳,故意躲起来了吧。矿场的事情,对于圣主夫人来说肯定很受打击,毕竟当时她可是在哪儿,挡住了那些矿匪,却没有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据矿场的人传回来的消息称,那个做黄雀的乃是一名年轻修者,你们说会是谁,竟然敢动我们太虚圣地的矿场资源,而且秦族矿场内的资源多半也是被那个人盗走了!”

“敢动秦族和我们太虚圣地的矿场资源,此人莫非是神灵传承的嫡系血脉?”

“怎么可能!倘若是神灵传承的嫡系血脉,他根本用不着以这种方式或许生命石源液。神灵传承和万古神朝占据的可是最大嘴丰富的矿脉,而他们的嫡系弟子都是重点培养的对象,根本不缺资源!”

“这样说来还的确不是神灵传承和万古神朝的嫡系弟子做的了,除了他们的嫡系,还有谁敢如此胆大包天,这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那人到底是谁,明日应该就会有答案了。圣主夫人已经回到了神日峰,当日她可是追过那个年轻强者,想来应该看清楚了其面容。”

“事情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另一个声音在大院中响起,道:“我先前有事去找圣主,无意中听到他与圣主夫人的对话,据圣主夫人说,那个年轻强者的速度太快,她当时并内有看清楚其面容,所以不知道其身份。”

……

楚枫听到这里,心情不免有些复杂,苏曼明明知道他劫走了资源,然而故意在太虚圣主的面前隐瞒,这是为何?

他悄悄远离了大院,暗中抓来一名曾经对他过杀意的精英弟子,逼问出太虚圣主的住所,而后将其炼化成虚无,不留半点痕迹。

太虚圣主的住所距离楚枫此刻所在的地方尚有些距离,需要穿过几座小山峰,一路上他都在猜测苏曼的心思,眉头微微皱起。

“苏曼是非常恨我的,没有动手杀我,是不想让若儿恨她,但是她完全可以将我劫走资源的事情告诉太虚圣主,来个借刀杀人,这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若儿恐怕也不会知道。可是她明明已经离开了圣地,突然又返回,却没有将我的事情说出来,这究竟是为何?”

楚枫百思不得其解,他猜不透苏曼的心思,不知道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个女人让他很难猜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