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54章 吐血的圣主

第两百五十四章 吐血的圣主

楚枫绕过几座山峰.终于來到了太虚圣主所住的地方.这里非常的安静.四周风景如画.奇峰陡峭.如天剑般直插云霄.且有条条大瀑布飞流直下.如银河倒挂.

两条飞瀑之间.那里有座建筑恢宏的院落.占地面积极广.里面有许多的楼宇亭阁.雕梁画栋.金光灿灿.如同黄金浇铸.极尽奢华.

“这太虚圣主还真是懂得享受.建造楼宇亭阁的材料竟然都是些炼器的珍贵金属.不知道消耗了多少的资源.”楚枫眼睛微眯.靠近大院的时候.他催动了虚空神珠.身体突然消失不见了.

“咦”

楚枫刚隐入虚空中.脸上便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催动虚空神珠后.立时便感觉到了右肩上有股清凉的气息顺着经脉流转到了丹田神海.而后缓缓流向四肢百骸.

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气息完全被那些清凉的气息给掩盖了.这不是压制.是纯粹的掩盖.也就是说.此刻的他沒有丝毫的气息散发出來.完完全全的收敛到了体内.即便是有人就在面前.恐怕也难以察觉到他的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这股神奇的力量是怎么进入我的体内的.难道是易尘师兄.”楚枫开始回忆与易尘老人相处的片段.然而却发现易尘老人根本沒有接触过他的身体.

“原來是……”

楚枫突然想到了神秘老人在离去的时候拍了拍他的右肩.顿时便明白了什么.心中涌上浓浓的感动与温暖.

犹记得当年只是与老人萍水相逢罢了.可是后來的日子里.老人多次出手救了他的性命.而今知道他要上神日峰.更是暗中施展手段相助.这份恩情真的是太重了.

“老前辈.您对我的恩情.我会铭记在心.将來我若成为强者.定会寻遍天涯海角.找到可以延命的天材地宝.为您增寿千载.以抱您的大恩大德.”

楚枫在心中轻声说道.而后平复了心绪.悄悄潜入了大院.向着中央最雄伟的楼宇而去.

“小曼.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楚枫刚靠近中央那座楼宇便听到了太虚圣主的声音.

“自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这是苏曼的声音.非常的平静.还带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沒有丝毫的情感波动.

楚枫不免感到有些诧异.苏曼和太虚圣主是夫妻.可是他们两人说话的语气却像是陌生人似的.确切地说.是苏曼对太虚圣主说话像是对待陌生人.而太虚圣主对苏曼说话时的语气却非常的温和.

“不对.矿场传來的消息说.劫走资源的是个年轻强者.就算其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让你连面容都看不清楚.你是上代圣女.本身就拥有六禁.修为在道宫九重天巅峰.岂是那些年轻强者能比拟的.”

“你这是在怀疑我说的话.那人速度奇快.想來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器或者是古符.否则也不可能从我的面前逃走.如果你非要我说出他的某些特征的话.我到时候可以提供.那人很邪气.一看就不是什么玄门正宗的弟子.而且说话轻浮.应该是个浪荡之人.”

太虚圣主面露诧异.道:“你与他说过话.”

“是的.他在逃走的时候.背对着我说过几句话.言语轻浮浪荡.下流无耻.”

“哼.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你的面前说轻浮的话语.”太虚圣主的双眼中爆射出凌厉的芒.“嘣”的洞穿了虚空.紧接着他以疑惑的眼神看向苏曼.道:“小曼.我怎么总觉得你这次回來后整个人都变了.好像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了.”

“我沒有任何变化.圣主你想太多了.现在的苏曼还是以前的苏曼.”苏曼淡淡地说道.语气非常的平静.甚至显得有些淡漠.

太虚圣主的语气忽然变得非常的温和.道:“小曼.我们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你是不是不要再用这种冷漠的态度对我了.而且也该改口了吧.不要总是叫我圣主.这样也太生分了.”

“圣主.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应该很清楚.何必再说这些沒用的话.”苏曼站了起來.粉色的长裙拖地.青丝如瀑.容颜柔美.只是眼眸非常的淡漠.道:“我这次回來是想告诉你.我要离开圣地一段时间.”

“你刚回來又要离开.”太虚圣主一震.“噌”的站立而起.急声道:“小曼.你有什么要办的事情.只需告诉我.我立刻吩咐下去.定会给你办得妥妥当当.根本用不着你亲自动手.”

“这件事情别人办不了.而且我只是告诉你一声.难道我要离开圣地还得需要你同意吗.”苏曼淡淡地说道.她对太虚圣主的态度非常的冷漠.

“他们的关系似乎与我想象中的有很大的出入……”楚枫隐藏在虚空中.看着太虚圣主和苏曼.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不禁觉得非常的奇怪.

他沒有想到.堂堂的太虚圣主.在人前那般强势.号令整个圣地.然而面对苏曼却是这样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圣主的威严与气势.

“小曼你……”太虚圣主深深叹息.脸上的肌肉微微**.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來:“难道你非要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吗.数百年了.你要我怎么做才能打动你的心……”

听到这话.苏曼娇躯一颤.冷漠的美眸中浮现出一丝迷离.她的表情有些出神.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道:“你永远也打动不了我的心.当年同阶一战你沒有能够胜得了我.按照规矩也沒有资格娶我.虽然后來经历许多的事情而让我们有了这样的关系.但我苏曼就算是敞开心扉.你也无法走进我的心里……”

“你……”太虚圣主的双手缓缓握紧.苏曼的话语给了深深的打击.刺激到了他的心.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且充满了怒意.道:“小曼.你要看清楚现实.数百年前我们就已经成婚.这些年來我尊重你.不愿强迫你.是想等着你心甘情愿承认我们的关系.所以我才从來沒有碰过你.甚至沒有牵过你的手.可是你却如此的无情.一而再再而三地伤我的心.”

“我伤你的心.你喜欢我跟我沒有任何关系.当年成婚之前我们便有了约定.在我沒有同意之前.我们只能有夫妻名分.沒有夫妻之实.我苏曼虽然与你成婚.但绝对会让你毁了我的清白.而你也明白.我对你沒有半点男女之前.是你自己要请求我师尊让我和你成婚.”

太虚圣主脸上的肌肉一下一下地跳动着.连黑得跟煤炭似的.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怒火.他双手紧紧握拳.但最终却又松开了.语气变得温和了起來.道:“此生我只爱你一个女人.不管你怎么对我.可我们毕竟早已经是夫妻.我还是愿意等.等到你心甘情愿接受我的那天.”

“你永远都等不到.以前不可能.现在就更不可能了……”苏曼转身而去.这句话不禁让太虚圣主的眼神阴晴不定.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现在更不可能了.

他想问清楚.可是苏曼的离开楼宇后便破空而去.消失不见了.

此刻.楚枫隐藏在虚空中.看着太虚圣主吃瘪的样子.心中不禁感到大快.

太虚圣主表面上看起來公正.事实上多次在暗中想要取他的性命.曾经帮助药王谷的老梆子欲将他擒來去炼药.后來又默许太虚圣子动手.这些账.楚枫都一一记在心中.

“我就不信我得不到你的心和你的身体.”太虚圣主双眼通红.满头黑发倒竖.一巴掌拍在桌椅扶手上“嘣”的将金属浇铸的座椅扶手都拍裂了.苏曼刚走.他的怒火便再难压制.状若疯狂.

“听说在南方蛮荒大陆有种奇花叫做迷情花.生长在蛮荒中的极阳之地.倘若能得到此花.小曼便会对我死心塌地.到时候定会主动献上冰清玉洁的身子.本圣主与小曼成婚数百年.却一直不能一亲芳泽.让她至今都保持着处子之身.实在是可恼.我这个圣主竟然如此无能.连个女人都征服不了.”

“就你这样的还想征服女人.”楚枫心中自语.不免感到好笑.这太虚圣主虽然地位尊崇.但苏曼看重的确偏偏不是身份地位.自然不吃这套.而且当年的同阶战.他竟然不是苏曼的对手.如何能征服她.

夜已经有些深了.这大院四周无别的人.就只有眼前的太虚圣主.

楚枫眼睛微眯.通过太虚圣主和苏曼的对话.他可以看得出來.太虚圣主对苏曼用情很深.可谓痴迷.然而.这多么年來却不能一亲芳泽.甚至连手的都沒有碰过.说來真是让让觉得既好笑又不可思议.

“不知道我拿出苏曼的内衣.太虚圣主会是怎样的反应.数百年.他都未能如愿.而苏曼的内衣却在我的手中.他多半会觉得苏曼的玉体已经被我尽收眼底了.到时候恐怕会吐血吧.”

想着想着.楚枫的脸上露出畅快的笑意.他很希望看到太虚圣主疯狂的姿态.这样不但能从其手中得到更多的资源.还能出口恶气.只是这样做的话.对于苏曼也算是一种伤害.他的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既然老前辈在我的体内注入了得大道气机.那么我便不必使用原本的方式來冒险了.可以直接在太虚圣主的面前拿出内衣來.到时候催动虚空神珠隐藏起來.他便无法寻找我的踪迹.”

楚枫凝眉思考.但很快又有了新的问題.这楼宇的底层是大厅.虽然非常的宽阔.但空间毕竟有限.倘若太虚圣主出手.瞬间就能覆盖整个大厅空间.到时候即便是隐藏在虚空中也难逃一劫.

“这栋楼宇是神日峰历代圣主的居所.墙壁上肯定布下了防护阵纹.应该可以抵挡得住太虚圣主的一击……”

想到这里.楚枫开始仔细打量四周的环境.最后他将目光落在了大厅的门口.终于想到了相对稳妥的办法.虽然不能保证完全.但这已经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稳妥的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