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83章 实在想吐血

第两百八十三章 实在想吐血

现场的气氛更加的紧张了,似乎有剑拔弩张之态,秦族与神日峰的人之间相互敌视,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群战。

此时此刻,一向足智多谋的秦琴都觉得头疼,不管楚枫说这些话的用意是什么,但当众说出来,秦族若没有半点反应,势必会弱了名头,甚至会被人们当做笑话传开,对于家族来说必会威名大损。

看着立身在晴雪身边,一身青衣黑发浓密,满脸镇定从容的楚枫,秦琴的神色变得异常的凝重,这样的太初真龙体实在可怕,这种沉着冷静超乎她的想象,倘若今日不将楚枫和晴雪都镇杀于此,将来秦族或许会因此而面临灾难!

“哈哈哈——”楚枫笑了,仰天长笑,道:“什么半神传承,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半神早已不在人世,他的这些血脉后人只是浪得虚名罢了,靠着他的名头到处招摇撞骗,事实上只是一群草包,在神日峰的人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真是丢尽了半神的脸!”

楚枫的话语丝毫不留情,充满了奚落与嘲笑,顿时让秦族众强者的脸黑得跟煤炭似的,眼中的怒火如两团火焰在燃烧。

“混账!老夫活剐了你!让你知道老夫是不是浪得虚名!”秦族另一名精英长老自人群中一步踏空而至,他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脾气本就火爆,此刻完全压制不了,直接就对楚枫出手了。

“哼!想抢先出手,休想!”太虚圣地那个一直在人群中未动的精英长老“唰”的如流光般破空而来,一下子就拦住了秦族的精英长老,两人顿时大打出手。

微妙的气氛立时被打破,两个精英长老之间的战斗如同导火索,彻底引爆了秦族与神日峰之间的混战,所有的强者几乎在瞬间冲了上来,将这片地域化为了战场。

秦族的人心中早就怒火冲天,他们要证明自己的家族强过太虚圣地,出手丝毫不留情,各种神通绽放,天地间到处都是奔腾的凶兽虚影。

神日峰的人自然也不会示弱,《大日霸神诀》中的神通不断绽放,一轮轮神日在空中沉浮,镇压十方,双方战得异常激烈。

此刻,楚枫的眼眸变得非常的冰冷,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趁着秦族众强者与神日峰强者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转身将晴雪推向太古荒域,道:“在里面等我!”

“你要小心!”

“没事的!”楚枫给了晴雪一个放心的眼神,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原地,如一道青光般划破长空,进入了混战的战场只能给。

“太初真龙体,你想趁机逃走,简直是痴心妄想!”秦族和神日峰的强者们见楚枫冲到了战场中,以为他是想趁机冲出去,顿时不知道多少人都向着他扑杀而去,生恐他被别人擒住。

谁知楚枫突然在战场中心停了下来,他的脸上露出冷酷的笑,体内的百零八大窍穴所花生的神海瞬间沸腾了起来,旺盛的神能精气与大道法则气息弥漫开来。

“轰——”

楚枫立身在四方与头顶的空间全都在瞬间炸开了,不知道多少的大手抓向这里,在空中发生碰撞,而楚枫则催动虚空神珠,一下子就隐入虚空中。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天穹上传来滚滚雷鸣,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厚厚的灰色云层以极快的速度自四面八方向着这里汇集而来,天地间风云变幻,一股浩大的天威压得人几乎要窒息!

秦族与神日峰的强者先前争前恐后对楚枫出手,可是全都落空了,等他们发现楚枫突然隐入了虚空中,还未来得及去寻找他的位置,立时便感受到了恐怖的天威,刹那间全都脸色大变。

“天劫!”

“又是天劫!”

“太初真龙体,你……”

……

秦族和神日峰的众强者气得差点没吐血,在荒城外被晴雪连带渡劫,长老们死亡数十,而今竟然又被楚枫的天劫气机锁定,气得肺都要炸开了。

“既然你们都在一起,我岂能不给你们送上一份大礼!”楚枫自虚空中显化出来,他仰天看着天穹上的万重劫云,感受到了天劫的威能,心中也有些吃惊。

“轰——”

天穹上的万重劫云瞬间裂开一条巨大的缝,紧接着一座形似山岳般的雷电直接压落了下来!对的,是压落而不是劈落,像是一座银色的电光交织的山岭自九天上镇压而下,那股威势浩瀚莫测,惊得在场的人全都心惊胆颤,双腿发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天劫是什么滋味,相信足以让你们终生难忘!”楚枫立身在天劫中心,肌体闪烁紫金神光,旺盛的生命血气溢出体外,有金色的古篆在肌体上闪耀,一开始他就施展出了霸体金身。

“轰隆隆——”

天上的劫云中不断有雷电山岭压落下来,分别镇压向天劫范围内的每一个人,惊得秦族与神日峰的强者们全都变色,眼中充满了惊惧,他们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样的天劫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谁在渡道宫大劫的时候能有这等声势与场面,每个人都将自己的道兵祭出,竭尽所能提聚神能精气,施展最强神通来抵挡。

“吭——”

楚枫双手演化,他将自己的身体当做法则的载体,以《伐字诀》将自身演化成一条紫金色的真龙,仰首啸苍穹,而后摆动龙躯冲霄而上,迎向压落下来的雷电山岭,生生龙吟中以神金浇铸般的龙躯将整座山岭都缠绕了起来。

“啪嚓——”

紫金龙躯紧紧缠绕着雷电山岭,不断用力,鳞片与山岭摩擦间发出噼里啪啦闪电触碰声与铿锵颤音,那座雷电山岭在龙躯的缠绕下不断缩小,其上的雷电不断溃散,相继没入龙躯内,而紫金鳞甲上则闪烁着密集的电弧。

“吭——”

楚枫的这种渡劫方式极其震撼,他将自己演化成真龙,神金浇铸般的不朽龙躯,霸气的龙首,凌厉的龙眸,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样的画面让亲眼目睹的人们全都惊呆了,张大着嘴巴,身体轻轻颤抖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而秦族与太虚圣地中那些境界没有达到道宫秘境的人则没有被连带渡劫,趁着天劫还未落下的时候便冲出了笼罩范围,在远方紧张观望,脸色苍白,眼中充满了惊惧与忌惮。

秦琴也在远方紧张关注,美眸中有着明显的波动,显示出她的内心非常不平静。她没有想到楚枫也修炼到了道宫境界,随时都能引来天劫,让她措手不及。

“不管是太初真龙体还是月仙幽,两个都是极其可怕的对手,不仅仅是对于年轻一辈的人来说,不出二十年,恐怕连许多的老辈人物在他们的面前都会不堪一击,今日若不能杀了他们,日后怕是很难寻找到机会了!”

秦琴的脸色非常的凝重,事情的发展远远超乎了她的意料,本来楚枫和晴雪已经没有退路,身后就是太古荒域,可以说已经到了绝境,可没有想到的是接连发生变数,而今看来,结果难以意料。

“怎么办?我绝对不能让他们活下来而为秦族的将来带来祸患,可是精英长老们恐怕也抵挡不住太初真龙体引来的这种恐怖天劫……”亲切的美眸不断闪烁,她在快速思考,渐渐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轰隆隆——”

九天上的天劫越来越猛烈,越来越恐怖,开始的时候那些修为精神的长老尚能抵挡得住,可是渐渐的就越来越吃力了,只有那些精英长老看起来还算轻松。

“啪嚓!”

天穹上闪电雷鸣,亿万缕电光闪耀,一瞬间将乌云笼罩的天地闪的通亮,但紧接着又陷入了昏暗中,在那乌云最为密集的劫云中央,一座绵延起伏的古老宫殿建筑群浮现了出来,虽然看起来很模糊,朦朦胧胧,但却非常的冲击人的视觉与心理。

一股浩瀚莫测的威压自那绵延起伏的云海宫殿中弥漫出来,笼罩八荒六合,像是有尊盖世神灵立身在宫殿中伏尸人间大地,看尽万古沧桑。

刹那间,这里除楚枫和晴雪以外的所有人都感到心神战栗,在这股威压下双股战战,几乎无法站立,心中像是被巨石压住,呼吸都困难。

楚枫如山岭般横亘在空中,无尽的神雷倾落下来,劈在他的紫金色龙躯上,但那些雷电无法对他造成丝毫的伤害,反而被他不断吸入体内用来淬炼肉身,并且以太初镇海强行融炼其中的法则碎片。

这片大地彻底被雷海淹没,雷海中央,那些长老与几个精英长老看到天穹上的宫殿显化出来时,一张张老脸顿时就绿了。

先前的天劫景象就已经很恐怖,远远超过了普通修者渡劫时的景象。此刻这种在劫云中显化出古老宫殿建筑群的天劫异象是他们此生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说过的事情,心中对这种未知的天劫充满了恐惧与不安。

“老夫不相信区区天劫能奈何得了我!想当年老夫也是历经九重劫过来的,如今有中阶道兵在手,天劫能奈我何!”秦族的精英长老发出咆哮声,他以冰冷的眼神盯着楚枫,咬牙切齿,道:“太初真龙体!天劫一过,老夫会让你知道什么是这世上最痛苦的死法!”

“哼!秦族道友,这次无论如何你也要算上我们一份,若不能亲手从太初真龙体身上撕下几块肉来,本长老难泄心头之恨!”

“挖他血肉,抽取他的真龙神血,让他体会到肉·体上的痛苦,然后将其元神强行摄取出来,镇压在地火中受尽焚烧之苦!”

……

秦族和神日峰的强者们相继放着狠话,杀意炽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对楚枫的恨已经达到了极限。

“一群老梆子,你们难道只会在这里放狠话吗?”楚枫的脸上满是嘲讽的笑容,道:“我就在这里,你们要是有本事就过来,试试能否碰到我一根汗毛?”

“你……休要嚣狂!”

众强者们气得头发倒竖,楚枫是渡劫者,越是靠近他,天劫的威能就会越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敢对楚枫出手,却被楚枫拿来说事,真是让他们郁闷到发狂,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