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84章 惊世大劫

第两百八十四章 惊世大劫

天劫一直都在酝酿,万重劫云中显化的绵延宫殿群越来越清晰了,神秘莫测,古老沧桑,有岁月的气息在流转,隐约中让人感受到莫大的威压,似乎里面有着无尽的天兵即将要冲出来碾压世间亿万生灵!

这种恐怖的气息让这里的人们心神战栗到无法自已,似乎元神都要被压碎了,深深的恐惧感在心中不断滋生,仿佛即将被打入死亡深渊。

被天劫困在雷海中的秦族长老和神日峰长老们脸色由黑转白,已经毫无血色,先前他们只是忐忑与害怕,现在却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可以想到这样的天劫真的落下来,那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酝酿的天劫中央,楚枫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正在酝酿的大劫会是这次渡劫的最后一波,之后便不会再有天劫落下。

可是据他以往的经验来说,在越高的境界渡劫,天劫的持续时间就会越长,而今这道宫大劫不过才开始不久,正在酝酿的天劫也只是第二波而已。

此刻,四周观望的人们都在惊惧中不断退向远方,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浓浓的惊恐与不安,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天劫覆盖耳的地域。

“这到底是什么天劫,自古以来从未听说过有谁渡劫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异象,天穹上的古老宫殿群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样……”

“那是真实的宫殿群还是天地秩序交织而成的?”

“太初真龙体的道宫大劫如此特殊,这意味着什么?”

“听闻渡劫的时候引来的天劫越特别,说明渡劫的人潜力越强,看来这太初真龙体果真是名不虚传,难怪无尽岁月中人们都说这种体质一旦成长到最后必然能无敌天上地下,龙威盖世……”

“嘿,什么龙威盖世,那也得有机会成长到最后才行,你们觉得这个楚枫有机会吗,一看他就是个短命相,注定要夭折在这条路上,得罪秦族和太虚圣地,就凭他还想活下来吗,真是笑话!”

“唔,这楚枫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区区神桥秘境便不可一世,以为自己可以与传承千古的秦族和太虚圣地对抗,早就注定了是死路一条,即便今日能凭借天劫侥幸活命,他日也是必死无疑。”

……

人们议论纷纷,有惊叹与震撼的,也有言语中充满冷笑与敌意的,但这些对于楚枫来说都不算什么,他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如何看待自己,他只知道自己该什么做,该走怎样的路。

“轰隆隆——”

天宇上的万重劫云不断翻滚,如怒海浪涛在汹涌,当中显化出的绵延宫殿群更加的清晰了,但仔细去看却又觉得非常的模糊,始终无法看得仔细,仿佛有大道迷雾在流转,使其变得异常的神秘。

古老宫殿群中酝酿的气息越来越神秘也越来越恐怖,浩瀚的威压充斥乾坤六合,八荒生灵都战栗不止,感受到了死亡正在一步步靠近。

“杀——”

突然,宫殿群中传出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浩大的声势贯穿霄汉,震得十方天地都嗡嗡颤鸣,所有人的心瞬间紧绷,全都望向天宇。

“轰隆隆——”

惊天的喊杀声仿佛穿越了无尽的时空长河自那久远的乱古时代传来,宫殿群中同时响起了轰鸣声,仿佛有亿万天兵的脚步踏在空中,一股难以言喻的杀气如浩海决堤般涌了出来。

“杀——”

宫殿群众的云层裂开了,快速向着两边分开,显化出一条宽阔的通道,与此同时让人震撼而惊悚的画面出现在视线中,无尽的天兵自宫殿群众冲杀而出,个个身穿古老的甲胄,手持古老战矛,浑身闪烁银色的雷电。

他们的身体几乎全都被甲胄包裹,只有眼睛露了出来,那眸子冷漠而无情,瞳孔中电光闪烁,非常的慑人,冲杀而来时充满了残酷而铁血的意志。

“轰隆隆——”

天宇上的大片虚空都崩灭了,被无尽的天兵踩成了虚无,他们占据了整片的天宇,密密麻麻望不到尽头,手持雷光交织的古老长矛自天穹上冲杀下来,铺天盖地。

“不……”

“不要……”

……

秦族与神日峰的长老以及精英长老们发出绝望与惊恐至极的叫声,此刻的他们已经被这样的场面吓破了胆,这般的天劫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完全超乎了认识,也超过了他们的心理承受的极限,瞬间就崩溃了,肝胆俱裂!

“万古以来,这世上真的有天兵吗?还是这天地秩序交织而出,想要以此来毁灭我!”楚枫心中微凛,对于这样的画面他也感到非常的震惊,但眼神无比冰冷,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恐惧,体内的血液轰隆隆奔涌了起来,神血沸腾,冲霄的天意震荡乾坤六合。

“枫!你不可大意,这是自古以来最可怕的天劫之一,传闻只有在某些惊艳天骄渡圣劫的时候才会出现,你千万要小心!”晴雪的声音自太古荒域中远远传来,充满了凝重。

“放心吧,身为太初真龙体,岂能毁在天劫中,我楚枫定不会给这种血脉抹黑!”楚枫高声回应,充满了无敌的霸气与信心,他的眸光霸道而凌厉,瞳孔似两盏神灯般璀璨。

“轰隆隆——”

楚枫的体内发出浩海怒啸般的声音,真龙神血彻底沸腾了起来,冲刷着血管壁隆隆声响,如条条神河在奔涌,旺盛的紫金血气溢出,淹没了天宇,整个人都化为紫金色,如神金浇铸,肌体上闪烁密集的古篆,弥漫着不朽不灭的神性。

“杀——”

无尽的天兵冲杀了下来,距离叶辰越来越近了,距离秦族和神日峰的长老们也越来越近了,铺天盖地淹没而来,那股杀伐像是要碾杀苍生万灵,毁灭世间任何的生命体!

这是无比震撼与恐怖的画面,这种浩大的声势与充满毁灭的场景吓得亲眼目睹这一画面的人全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天兵?这世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天兵,也没有自诩为天的意识体,天代表的只是自然的秩序,想要毁灭我,就让我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

楚枫的声音吼动十方风云,此刻的他非常的狂野,满头黑发乱舞,其上缭绕紫金神光,肉身如神金浇铸,声起间冲天而上,挥动紫金拳头怒击苍天,迎向那些冲杀而来的天兵。

“吭——”

紫金色的拳头打出道道璀璨的拳光,如神日贯穿长空,似要击破永恒问不朽,每一拳都伴随着嘹亮而霸气的龙吟,满天风云溃散,十方空间大毁灭。

“轰——”

“锵——”

“嘣——”

楚枫不断挥动手臂,双拳打到天宇动颤,如浓缩的神日般的拳光与天兵手中的古矛激烈碰撞,发出裂天的金属颤音,碰撞间神能余波滚滚而涌,大道法则疯狂冲击,无尽的神纹崩断,洞穿虚空。

“金!”

“木!”

“水!”

“火!”

“土!”

“风!”

“雷!”

“光!”

“暗!”

楚枫的拳头不断挥动,以《伐字诀》演化自己领悟的法则,各种大道相继绽放,并且相互融合,化为阴阳,演化乾坤,种种妙相衍生,充斥整个天地,每一寸空间都充满了他的大道气机。

“轰——”

楚枫冲进了无尽的天兵中,霸体金身不朽不灭,密集的金色古篆闪耀,抵挡所有的攻击,双臂挥动打出蕴含各种大道的拳光,如猛虎如羊群,一拳拳将四周冲杀而来的天兵接连打爆,化为法则光雨纷纷扬扬,绚烂而瑰丽。

“嗡——”

突然,天兵群中一道炽盛的芒贯穿而来,那只一柄银色的战戟,一下子就洞穿长空,杀伐凌厉无匹,顿时让楚枫的瞳孔猛缩,爆射出慑人的芒。

“锵——”

楚枫以《伐字诀》演化出一面流转各种神纹的刀盾横于前方,于电光火石间挡住了刺来的银色战戟,铿锵声中火星迸溅,金属颤音刺耳,蹬蹬蹬连退数步。

前方的天兵“唰”的向着两边分开,银色战戟的主人出现在了楚枫的视线中,那是一个身材比一般的天兵高达的天将,身穿亮银色的战甲,只有两只眼睛露了出来,瞳孔中只有冷漠,他手持战戟向着楚枫不断逼近,每一步落在空中都让十方空间跟着其脚步的节奏而律动,无形中凝聚了天地大势,携着恐怖的威压而来。

远方观看这场大劫的人们早已经惊骇得说不出话来了,而秦族和神日峰的那些强者也早就被天兵淹没,轰杀到尸骨无存,连骨渣都没有剩下,整个天劫战场中就只有楚枫一人面对无尽的天兵。

他以一人之力独挡千秩序交织而出的千军万马,战到天崩地裂,这种神姿让所有人都震撼莫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秦琴的眼中都忍不住浮现出了异彩。

“可惜了,真的是太可惜了,倘若你不是秦族的敌人该有多好,倘若你曾经没有在秦家经历过那些该有多好……”秦琴忍不住轻声自语,眼中的异彩频频闪现。

她动心了,这样的英武而具有神姿的男子让她的芳心暗动,哪怕对方是敌人,但她也忍不住开始幻想了起来,多年来止水般的一心向道的心,此刻荡起了层层涟漪。

但她深深的知道,即便是自己动心了也没有别的选择,为了家族她不得不坚持之前的决定与选择,因为她明白自己与楚枫根本是不能两立的关系。

“这样的男人,心志坚如磐石,身边又有月仙幽这样的女人,就算是想尽办法让他为我动心,恐怕也不可能放弃对秦族的敌视,所以他必须得死!”

秦琴的脸上露出冰冷的杀意,眼中的异彩被冷漠与无情代替。这就是他,秦族的天之骄女,冷静而无情,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家族更加重要,为此可以放弃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