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85章 惨烈而胜

第两百八十五章 惨烈而胜

“吭——”

天劫笼罩的战场中,楚枫被天兵围困在中央,面对手持银色战戟快速逼近的天将,他双臂猛震,太初神海瞬间演化了出来,八卦八相异象铺天盖地,衍生出无尽的妙法,山川大泽,风火雷电,日月星辰,各种异象轰杀向四周,一条真龙贯穿神海冲了出来,龙吟声中迎向天将。

“轰——”

绵延起伏的山川,奔流的江河,浓缩的日月星辰等等同时轰杀像四方,成片的天兵倒飞出去,身体四分五裂,化为法则光雨纷纷扬扬,楚枫的四周立时出现大片的真空。

“吭——”

这时候,太初神海异象中心的那条真龙已经与天将激战在了一起,龙口中吼出霸气嘹亮的龙吟,金身般浇铸的龙躯摆动着,不断与银色战枪交击,铿锵声不绝,神能余波与溃散的法则疯狂冲击十方,让那些冲上来的天兵全都横飞了出去,全都无法近身。

“哧!”

就在楚枫与那个天将激战的时候,天穹上的宫殿群中再次杀出来一名天将,手持古老战枪,身穿金色的甲胄,一下子就从九天上冲到了战场中,与银甲战将联手夹击。

楚枫顿时感觉压力倍增,这不是一加一这个简单,两个战斗力相同的天将让他的感觉有些应付不过来了,太初神海中的各种异象全都显化了出来,万千翠绿枝条在空中**,山川大岳镇压,日月星辰轰杀,冥海与离火不断汹涌而出,即便如此但还是险些被击中,多次面临危险。

无奈之下,叶辰将道我与真我显化了出来,三个楚枫一起迎战两个天将。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越强天劫的威能也越强,天穹上那宫殿群众接连走出四名天将,将他与两个化身团团围住。

“枫!千万不要再使用化身,否则你会承受八大天将的围攻,你要坚持住,只要天劫的时间到了,这些秩序演化的天兵天将自然会消失!”

太古荒域中,晴雪的脸上有了深深的担忧,在楚枫没有施展出化身之前,她还算平静,相信他可以坚持到最后,可是此刻的她却有些没底了,心中非常的忐忑。

楚枫的道我与真我以及神我,的确能极大增强他的战斗力,相当于三具化身,每具都拥有真身七八成的战斗力。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没多一具化身,面临的天将也会多出两名,而没个天将的战斗力都是相等的,这边让楚枫的处境越来越被动,越来越危险。

“噗!”

楚枫在六大天将的围杀下终究是受伤了,霸体金身都挡不住,其上的金色古篆被磨灭,古老战枪的枪芒刺穿了他的身体,带起一股紫金血液。

与此同时,他也一下子将那个手持战枪的天将的右臂也生生撕裂了下来,可是这根本没有伤到天将的要害,其手臂刚被撕裂下来立刻就在秩序中重生了。

“艹!”

楚枫忍不住爆粗口,这样还怎么打,根本五大伤到这些天将,除非将其绝杀,否则任何的伤势都现能在天劫的秩序法则中快速恢复,而他的伤势则会越来越重。

“锵!”

“轰!”

“噗!”

楚枫怒而狂击,他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在六大天将的攻击间穿梭,挥动双手疯狂演化《伐字诀》,何种兵器都被他演化了出来,万兵铮鸣,铺天盖地杀向四方。

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紫金色的血液不断淌出,半个时辰后几乎已经不成人形了,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骨骼几乎全都碎了,若不是生命血气旺盛极致,强行将骨骼包裹着而坚持了下来,早就血染长空倒下了。

“身为太初真龙体,若连这些天劫都抵挡不住,将来如何能无敌诸天万域,如何对得起逝去的前辈对我的期望!”楚枫的眼中爆出璀璨的神光,他仿佛有看到了那个真龙体的元神念脚踩金光大道横穿神禁绝地,无敌世间的盖世神姿,血脉深处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涌了出来,让虚弱的他突然变得神采奕奕!

“这天劫到底还能持续多长时间?”楚枫的眼眸变得自信而霸道,虽然身体伤痕累累,几乎不成人形,两边肩膀的肩骨全都碎了,能清晰看到碎裂的骨渣,可是他仿佛没有任何的痛觉,体内神能再次沸腾了起来,各种大道绽放,演化出种种妙相。

“嗡——”

楚枫施展《伐字诀》,双臂划动间,缕缕大道神纹流转,交织出一口古老而神秘的青石棺椁,刹那间一股浩瀚莫测的气息弥漫开来,天劫中的秩序法则都为之一滞。

“给我开!”

楚枫长啸,演化出青石棺椁后,伸手一掌击在棺椁的是盖上,盖子轰然飞了出去,里面霎时爆射出恐怖的金光,“唰”的照亮了乾坤。

金光璀璨刺目,绚烂无匹,照射到那些天将的身上,瞬间将其身体洞穿,使得他们齐齐倒飞出去,身躯摇摇晃晃,身体上裂痕遍布。

这一次,那些天将身上的伤口没有再快速复原,虽然有秩序法则在流转,但是恢复的速度却变得非常的慢。

“原来是这样,看来只有与神灵有关的手段才能压制天劫秩序……”

楚枫的眼中突然变得特别的明亮,心中那股深深的压力顿时减弱了不少,他双手不断演化,将《伐字诀》施展到了极致,古老青石棺椁、神凰仙翎、蓝炎神珠、破天战矛、乱天鼎、星河道图,他将曾经见过的神道仙兵相继演化出来,冥冥中似乎有股异常神秘的气机在流转。

“唰——”

几件演化出来的至尊仙兵相继轰杀向六大天将,与他们激烈对碰,不断在其身上留下伤痕,正如楚枫所料,天将们身上的伤势恢复得非常的缓慢。

虽然如此,但楚枫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多次伸手重创,伤势更加的严重的,不管是他还是那些天将都在不断变得虚弱。

天劫在持续,楚枫与六大天将战斗持续了数个时辰,场面异常的惨烈,彼此间全都伤痕累累,全都不成人形了,但依旧在疯狂厮杀。

这样的过程中,楚枫虽然战斗力非常的艰难,数次险些倒在血泊中,但得到的好处却是巨大的,给了他宝贵战斗经验,这些经验都是在生死血杀中累积出来的。

而且这些天将乃是天道秩序法则演化,与他们战斗的时候,楚枫能窥视到天道法则的某些规则,从而使得他对到的领悟与立即更深了,元神也更加凝实了。

这样的场面是在场目睹这一切的人们不敢相信的,也是他们以往难以想象的,若非众人亲眼所见,恐怕谁都不会相信这世间还有人渡劫时会引来天兵天将,实在是太过天方夜谭了。

“这样的男子,若是能做我秦琴的男人,那该多好,只可惜他乃死敌,绝对不能活在这个世上!”秦琴的眼神有些复杂,但很快就被冷漠代替,她将目光从楚枫的身上移动到天宇的劫云与宫殿群上,右手渐渐提到了小腹前,手心内有缕缕神纹交织。

历经数个时辰,天穹上的劫云有了消散的迹象,那神秘浩瀚的宫殿群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似乎很快就要消失不见了。而正与楚枫厮杀的六大天将的身体也变得有了暗淡,显然是快要消失了。

看着这样的现象,众人都知道天劫终算是要过去了,而楚枫也在九死一生中坚持了下来,终于算是渡过了这次的道宫大劫。

天劫逐渐褪去,浩瀚的威压快速减弱,匍匐在地上的人们相继站了起来,但双腿依有些发软,他们重重松了口气,想到先前的那些画面与感受,人就是心有余悸。

人们真实的体会到了在浩大的天威下,自身是多么的渺小与卑微,如同宇宙中的一地尘埃。

“轰——”

楚枫演化出神道仙兵发出最后一击,六大天兵顿时消散了,化为法则光雨纷纷洒洒,一片绚烂与瑰丽,整个天地立时安静了下来,没有半点的声响。

楚枫深深松了口气,天劫消失,他的气息也在瞬间变得虚弱了下来。数个时辰中使用最强秘术激烈厮杀,这是非常消耗神能精气的,也就是他,倘若换做别人早就神能枯竭了。

可就算以他的恢复的能力也都坚持不住了,即便是有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来补充,想要在短短时间内恢复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刻的他浑身血肉模糊,除了头部其他的地方已经不成人形,双臂扭曲,双肩骨头尽碎,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胸部与腹部全都是血洞,血肉翻飞,大腿上连断裂的骨茬都能看到,浑身经脉也近乎寸断。

如此重的伤势,尚能坚持数个时辰,还能与天将撕裂厮杀,对于众人来说简直就是奇迹与神话,而对于楚枫这种太初真龙体也有了新的认识。

以往那些心中因为妒忌尚有些小看他,露出不屑的人,此刻也都生不起妒忌之心了,他们深深的明白自己与楚枫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就连妒忌的资格都没有,此生注定只能仰望其背影,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没想到啊,这种自古以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恐怖天劫,太初真龙体居然挺了过来,以重伤之躯强行抵挡六大天将的围杀,顺利渡过了天劫……”

“这种血脉真的是逆天了,不愧是万古以来留下无尽传说的血脉,也不愧是号称最为古老最强的几大血脉之一!”

“如今太初真龙体已经顺利突破到了道宫境界,秦族和太虚圣地的长老也全都在天劫中灰飞烟灭了,这里就只剩下一些道宫境界以下的人,虽然秦族的秦琴在此,但想要奈何楚枫怕是不可能了,今日他终究是扭转了局势,打通了一条生路!”

“今日楚枫逃过一劫,想来他肯定会隐藏起来,再过数年乃是十年,秦族和太虚圣地中的长老恐怕再也不能对其造成任何威胁,想要杀他更加的困难了,或许将会成为这两大势力的噩梦……”

……

四方围观的的人们议论纷纷,各种声音此起彼伏,而秦琴则站带着剩下的秦族众人站在远处的某座山巅上,她的眼神非常的冷冽,放在小腹前的右手手心中有缕缕神纹闪烁,交织成空间黑洞,一缕缕恐怖的气息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