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87章 逆转

第两百八十七章 逆转

秦琴看着楚枫,眼神微略有些复杂,她向来都是冷漠无情的,但动了心,却也感到有些不忍,不过这不能改变她要杀楚枫的决心。

“不要挣扎了,没用的。”秦琴摇了摇头,指着浑身覆盖黑色鳞甲的古兽,道:“我以精血为媒介召唤出来的古兽至少也拥有道宫境九重天的实力,只要我愿意再付出更多的精血,它甚至能提升至道主境界的战斗力,否则家族中的宿老也不会将这种神通烙印在我的体内,让我在紧要关头抵御强敌。”

“好个秦族,不愧是半神传承的大势力,这么多年来你们一直苦苦相逼,他日我会找你们一一清算!”

秦琴的黛眉微微斜挑,道:“倘若不是你先挑衅我们,何至于有今日,何来我们秦族对你苦苦相逼?”

“是吗?东域秦家与你们秦族什么关系,你不要说你不知道。当年你们秦族刻意将拍出分支建立秦家这样的势力,目的是为了什么,相信你也不会不知晓,这些与秦家当年对我作为的那些事情恐怕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什么意思?秦志当年对你做的事情与我们秦族根本没有关系,虽然秦家的确是我们秦族的分支,但这件事情并非我们授意,当年事发突然,我们秦族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内得到消息,如何让授意秦志夺取你的真龙神血?”

“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家族刻意将秦家分出去是为了暗中探寻一个秘密吗?”楚枫冷漠地看着秦琴,并不相信她会不知道这些内部,虽然她不是家主的女儿,但也算得上是秦族的千金,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秦琴闻言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什么秘密,你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你不用管我是如何知晓的,秦家将家族建造在那片地域就是为了寻找龙魂,这件事情恐怕就连当代的家主与许多的主事者都不不知晓,或许只有某些老家伙在知道,否则当年那些人最初的时候不会是那种反应。”

“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说明秦志对你做的事情是经过我们秦族授意的,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必要的联系!”

“或许吧,既然当代家主等人都可能不知晓那个秘密,那么秦志也应该不知晓,他或许只是想得到我的真龙神血来改变自身的血脉潜力。但即便是秦志不动手,相信秦家的那些老东西也会按捺不住,总之这件事情你们秦族逃脱不了干系。”

“而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今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毕竟我是秦族的嫡系,虽然很欣赏你,但家族为大,除非你答应我将来永远都不与我们秦族为敌,我或许还会考虑让你活着。”

“哈哈哈!”楚枫仰天长笑,满头黑发乱舞,双眸刹那间如冷电般逼人,凝视着秦琴,道:“你们秦族三番四次要置我于死地,你觉得我会答应你的条件吗?”

“你若不答应,今日就会血溅太古荒域,所有的希望也将就此断绝,孰轻孰重你应该很清楚,事实上我真的舍不得杀你。”秦琴毫不掩饰地说出来心里话,正如她之前所言,就是欣赏楚枫,没有什么好否认的。

“我楚枫从不受人威胁,作为太初真龙血脉传承者,生于天地间自当顶天立地,无惧生死,岂会在你这样一个女子面前低头!”楚枫的话语冷漠而强势,即便是面对秦琴召唤出来的强大莫测的古兽,他依旧表现出了霸道的姿态,并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来自血脉深处的骄傲与霸气,属于真龙血脉骨子里的尊严。

“嗡——”

楚枫的话音落下,随即便迈步逼向秦琴与其召唤出来的古兽,而今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一战到底!

他的脚步落在空中,一缕缕大道神纹浮现,交织出道的规则,大道气机弥漫开来,无形中将四周的天地大势凝聚在一起,脚步迈动间带着特别的节奏,让这片空间都跟着脚步的节奏而律动。

“你……真的要逼我杀你吗?”事到如今,秦琴的心情更加的复杂了,看着楚枫强势逼来,冷电般的眼眸,乱舞的黑发,霸道的气势,心中不禁感叹。

能在这种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镇定从容,自骨子里显露出霸道与强势,当世有几人能做到?这是每个天骄都向往的无敌道心,真正能拥有的人却非常的少,自古以来都能用手指数得过来。

“秦琴你出手吧,为了秦族你要杀我,而我也不会与你的家族善罢甘休,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势必不能两立,你的条件我做不到!”

楚枫的脚步不断迈动,每一步落下,节奏与大道气机都增强,不单单是空间跟着律动,就连周围的山川与古树都摇动了起来。

“既然如此的确没有什么可说的,此后每年我都会来此祭拜你!”秦琴的眸光变得冷冽了起来,纤手挥动,缕缕神纹缭绕,快速形成奇特的符篆,想尽没入黑甲古兽的体内。

“吼——”

原本安静立身在空中的黑甲古兽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弥漫而出,四腿迈动向着楚枫扑杀了过去。

“轰——”

楚枫体内的血液与神能同时沸腾,如江河怒啸,如浩瀚翻腾,双手不断施展《伐字诀》演化出各种神通手段,古老的青石棺椁、神凰仙翎、破天战矛、乱天鼎等等,全都是神灵有关的器物,并且将太初神海异象也显化了出来,甚至催动了白玉人面青灯,将手段施展到了极尽程度。

浩瀚的神能精气淹没了这片天地,无尽的大道神纹交织穿梭,散发出恐怖的杀伐,彼此间不断对碰,而楚枫更是冲到了黑甲古兽近前,轮动神金般浇铸的拳头不断轰杀而出。

“锵”、“嘣”

紫金色的拳头如浓缩的神日,携着霸道绝伦的力量轰击在古兽的黑甲上,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火星四溅。

然而,古兽的黑甲太过坚固,即便是楚枫的肉身力量同阶无双也无法击破黑甲,甚至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反而被反震得拳头剧痛欲裂,手臂发麻。

他演化出的诸多神通以及神海异象铺天盖地轰杀而来,都被古兽体内冲出的大道神纹抵挡并化解,完全岂不得到任何的作用。

黑甲古兽太强大,秦琴说过它最低也有道宫秘境九重天的战斗力,这话一点都没有夸大,与楚枫相比,足足高出八个境界,根本不可能与其争锋。

道宫境界与前面的基础境界不同,即便是楚枫拥有八禁领域也不能做到跨越八个境界逆伐强敌,况且古兽本身就拥有禁域,可以说这根本不是公平的对战,没有丝毫的胜算。

“嗡——”

古兽的爪子突然拍了过来,速度快若闪电,爪子足有磨盘那么大,直拍他的头颅。

楚枫在电光火石间暴退,避过了古兽的黑色爪子,可其爪子上迸射出的大道神纹却瞬间击中了他,那些神纹如电弧般没入了他的体内,恐怖的力量震得他的身体如流星般倒飞了出去。

“噗!”

楚枫的口中喷出鲜血,身体在恐怖的力量下不断倒飞,难以止住,最后轰然声中坠入数百米外的茂密古林中,发出巨大的声响。

“吼——”

黑甲古兽发出威风凛凛的咆哮声,冷漠而凶残地看向数百米外的古林,而后转身回到秦琴的身边看着她。

秦琴的脸上并没有胜利的喜悦,美艳的脸庞非常的苍白,眼神说不出的复杂,隐约间有泪光凝聚出来,自语道:“我这么多到底是对还是错?或许对于家族来说是对的,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错的。自小便坚信自己此生只为道,从未想过别的,却不想终究还是动了心,更想不到我会亲手杀死让我初次动心的男人,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也是生在大家族的悲哀……”

“我会好好将你安葬,往后每年的今日都会来此祭拜你。”

秦琴的眼中流下了两滴泪水,此刻的她看起来有些心灰意冷,她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带着黑甲古兽向着楚枫坠落的古林间走去。

这片古林中有些狼藉,一株大树横倒在地,枝叶满地都是,其中躺着一名浑身是血的青衣男子,散乱的黑发遮住了半边脸,他没有了半点呼吸的迹象,也没有生命波动,就那么躺在冰冷的地上。

看到躺在地上毫无生命迹象的楚枫,秦琴的心中不禁一颤,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让她呼吸一窒,喉咙梗得生痛。

“你说你为何不肯定答应我的条件,为何非要逼我杀你!”秦琴颤抖着声音说道,迈步走到楚枫的身前,拂去盖在他身上的树叶,将他的黑发拨开,露出苍白的带着血迹的脸庞。

“原来心痛是这样的感觉……”秦琴抚摸着楚枫的脸,然后将她抱在怀中,看着这个让她此生初次心动的男人,也是她亲手杀掉的男人,心中的感觉无法言状,娇躯轻轻颤抖着。

就在这个时候,楚枫的眼睛突然睁开,秦琴大惊,立时知道自己中计了,但却来不及反应,楚枫翻身就将她给扑在了地上,紧紧压住其娇躯,双手死死扣住其手腕。

“你……你竟然承受古兽的大道神纹一击而没有死去!”秦琴的难以置信地看着楚枫,意识到自己正被楚枫压在身下,苍白却不失美艳的脸上突然一红,羞怒道:“你放开我!”

“你觉得我可能放开你,让后让你控制那只黑甲古兽来杀我吗?”楚枫冷漠地看着她,由于姿势的原因,两人的脸相距不足一寸,秦琴能清晰地感受到楚枫说话时喷出的气息,脸更加红了,娇躯紧绷,眼神有些慌乱。

但是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道:“莫非你认为这样就让能我无法控制黑甲古兽了吗?”

话语刚落,黑甲古兽便发出咆哮,瞬间扑了上来。楚枫心中微惊,抱着秦琴翻身而起,一下子将她置于身前,扑来的黑甲古兽立时一顿,停了下来,以凶残的眼神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