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88章 伴生青铜钟苏醒

第两百八十八章 伴生青铜钟苏醒

秦琴的又羞又怒,本以为楚枫已经死去,心中感到伤心难过,却不想对方根本就是在撞死,故意引诱她过去,而今被制住,一股子倔强劲儿立时就上来了。

“楚枫你放开我!”秦琴挣扎着,抓住楚枫环住她的腰部与脖子的手使劲往外掰,可是以她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楚枫的双手,怒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你问我想要怎样?”楚枫冷笑,环住其脖子的手突然捏住其光洁圆润的下巴,道:“你要杀我,现在还问我要怎样,当然是要了你的命!”

“你赶紧放开我,我答应放你离去,否则我跟你同归于尽!”秦琴咬牙切齿,美艳而性感的脸庞上满是冰冷,从小就是天之骄女的她很难接受自己被楚枫制住,哪怕楚枫是第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这并不能让她放下心中的骄傲。

“不可能!”

楚枫不为所动,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轻易相信秦琴的话,对于他来说只有掌控在手中的才是最安全最可靠的,一旦松手或许将会万劫不复!

“你放还是不放?”

“不放!”

“真的不放?”

“不要问这些废话,我不可能放了你!”楚枫有些烦了,冷声道:“立刻收回黑甲古兽,否则我让你红粉变骷髅!”

“休想!”秦琴自尊心极重,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愿意屈服,哪怕是对象是让她心动的人,眼中露出决绝之色,其眉心突然飞出一地精血,化为诡异的符篆,瞬间飞向黑甲古兽,没入其体内。

刹那间,楚枫的心中升起极度危险的感觉,对面那只虎视眈眈的黑甲古兽“吼”的扑了过来,黑甲森森的爪子直接拍了下来,大道神纹交织成片,如天网般笼罩而下。

“你这个疯女人!”

楚枫脸色铁青,他没有想到秦琴真的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竟然直接让黑甲古兽发动了攻击,大道神纹交织而成的网压落下来,将他们两人都笼罩在下方,若是被击中必定要形神俱灭!

大道神纹交织成的网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如同万座大岳齐压而下,还未临身便让楚枫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被他控制在怀中的秦琴更是肌体崩裂,鲜血激射,体内都传出了骨裂声。

情况非常的危机,楚枫咬牙,运转体内的血液与神能,使其极尽沸腾,同时将百零八个窍穴中衍生的神海都沟通了,爆发出了极尽力量,施展《伐字诀》演化出古老青石棺椁逆击天宇,迎向道网。

“轰——”

青石棺椁流转着神秘的气机,一下子就冲上了天空与道网碰撞在一起,瞬间爆发出惊雷般的巨响与璀璨刺目的能量神芒,紧接着就崩开了,化为点点光雨消散在空中。

《伐字诀》演化的青石棺椁虽然拥有神秘的力量,但却不足以对抗黑甲古兽的神纹道网,毕竟楚枫与它之间的境界相差太大,不可能逆天到这种程度。

“嗡——”

黑色的神纹道网旋转着,压得空间成片崩灭,快速镇压了下来,情况非常的危机。

“小哥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面对的大道压迫太强的缘故,沉睡了数年的小漓儿突然醒转了过来,与此同时楚枫感觉到丹田神海中有股柔和且清凉的气息瞬间充斥全身,承受的压力立时大减。

同时被楚枫控制在怀中的秦琴也因此得到了庇护,伴生青铜钟的力量通过楚枫的身体渗透到其体内,也帮她抵消了大部分的镇压力量,让本来已经坚持不住的她从死亡的边沿走了出来。

“当——”

悠悠钟声动万古,沉寂数年的伴生青铜钟终于有了动静,炽盛的仙光自楚枫的天灵盖中冲出,一下子就将黑色的神纹道网定在了空中。

“当——”

刻满道篆的伴生青铜钟在楚枫的头顶沉浮,轻轻一震,上空被定住的神纹道网立时震颤了起来,其上闪耀的神纹开始出现裂痕,随即便溃散开来。

“吼——”

黑甲古兽见自己的神通被击破,仰天长啸,吼声震动山川大岳,它的眸光凶残无比,张口吐出一张神通道图,闪烁炽烈的神光,杀伐惊人,嗡嗡旋转着轰杀了过来。

“小哥哥,快来帮忙,漓儿需要你的神能灌输到钟体内,不然漓儿不久后又要沉睡啦!”

神通道图轰杀过来的时候,楚枫的脑海中传来小漓儿的声音,他没有丝毫犹豫,神能与血气同时沸腾,化为一条条紫金真龙冲体而出,“吭”的吟啸着没入伴生青铜钟内。

“当——”

伴生青铜钟再响,悠悠钟声飘渺而神秘,仿佛跨越了万古时空,自那久远的神话年间传来,一瞬间让楚枫的心莫名一颤,像是被人狠狠捏了一把,痛到险些窒息。

楚枫没有心思去想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他与漓儿一起驾驭着伴生青铜钟迎向黑甲古兽的神通道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被他控制在怀中的秦琴突然神光大绽,其肌体上神纹密布,身体瞬间变淡,“唰”的从楚枫的怀中消失了,下一秒就出现在了黑甲古兽的身后。

楚枫心中一惊,没想到秦琴竟然还留了这样一手,其身上保命的手段竟是如此之多,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激活了特殊的器物而逃脱了。

“轰——”

古篆闪耀的伴生青铜钟与黑甲古兽的神通道图碰在了一起,当即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滚滚余波席卷十方天地,数十里范围内的一切都化为了齑粉。

两者对碰后双双后退,而后再次碰撞,“嘣”的一声,神通道图上出现了裂痕,其上的神纹立时暗淡了些许。

“轰”、“轰”、“轰”……

伴生青铜钟与神通道图不断碰撞,惊世余波如浩海波涛般汹涌澎湃,淹没这片天地,崩碎大片的虚空,神通道图上的神纹已经暗淡到了极致,最后轰然崩开,化为密集的光雨纷纷扬扬,消散在天地间。

“这就是你的伴生青铜钟?”秦琴惊讶地看着沉浮在楚枫头顶上空那口刻满了古篆的古朴大钟,心中的震撼难以用言语形容。这只是一件器物,居然能轻易压制黑甲古兽的神通,未免也太过让人难以置信了。

楚枫闻言不禁笑了起来,脸上的凝重完全消失了,只有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露出两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道:“不错,这就是当年秦家想要夺取而未能得逞的伴生青铜钟,沉寂了数年,没想到它会在今日有这样的反应。现在我倒想看看是你的黑甲古兽强,还是我的伴生青铜钟强!”

“你……”秦琴的脸色很不好看,看着楚枫头顶沉浮的伴生青铜钟,感受到其神秘的气机,咬了咬牙道:“算你命不该绝,下次再相见必取你性命!”

话落,秦琴踩在黑甲古兽的背上破空而去,速度快如流光。

“秦琴你往哪里走!”

楚枫快速追了下去,但在追出数十里后便停了下来,降落在山林中,收起伴生青铜钟,脸色突然变得极其苍白,身躯一晃喷出一口紫金血液。

“小哥哥,小哥哥你怎么啦?”漓儿吓得快哭了,她从伴生青铜钟内显化了出来,抱着楚枫的脖子,小手不断擦拭着他嘴角的血渍,纯净的大眼含着泪水。

“漓儿不哭,哥哥没事,只是太累需要休息,只要调息片刻就会好的。”楚枫那张苍白的脸上露出溺爱,轻轻抚摸着漓儿的小脸,道:“你快回到伴生青铜钟内去休息,尽快恢复元气,不然又得沉睡了,到时候很久就看不到哥哥了。”

“真的吗?小哥哥没有骗漓儿吗?”小漓儿仰着小脸看着叶辰,大眼睛扑闪扑闪,里面还有些许亮晶晶的泪花,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怜爱。

楚枫宠溺地摸着她的小脑袋,脸上突然涌起红潮,轻声道:“哥哥自然是不会骗漓儿的,赶快回伴生青铜中内去休息吧,哥哥的伤势恢复后会唤醒你的。”

小漓儿终于放下了心,回到伴生青铜钟内了,楚枫张口喷出一股鲜血,体内的气血紊乱,在经脉与血管中乱冲,神能精气也极其不稳定,伤势不轻。

他赶紧开始调息,如果只是外伤,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这次不同,血肉、骨骼、经脉、内脏都有伤势,而且体内还存留着黑甲古兽的些许大道法则。

渡劫的时候他的伤势就已经很重了,虽然渡过了道宫大劫,但他几乎不成人形,还未恢复过来便遇到秦琴出手,与黑甲古兽的数次对碰,实在是让他有些吃不消。

就在楚枫运转生命精气驱除黑甲古兽留在体内的大道法则并修复伤体的时候,不远处的山林间有两双美丽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没想到名动神州的月仙幽竟然是昔日的沐家千金,难怪你会对他这般死心塌地,原来你们从小便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就算小时候我不认识他,也同样会死心塌地做他的女人,有些事情是前生早已注定的,这是宿缘,生生世世都不会改变。”

“前生……”苏曼的眼神有些迷离,微微沉默了片刻后幽幽说道:“你是如何知道我和他的事情的,是若儿告诉你的么?”

“心若并没有说其这件事情,但我看得出她还是处子,所以在石林中不可能是她与枫发生了那种关系,而当时是有你和心若在场,如此与枫结合的女人多半就是你。”

说到这里,晴雪顿了顿,又道:“当时枫回来的时候,我就闻到他身上有很重的女人味道,可是这种味道并不是心若的味道。先前你突然出现,想到曾经在枫身上闻到的味道便肯定那个人必然是你。只是枫在这方面比较大意,他一直都认为在石林中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是心若……”

“你不要怪若儿,当时是我要求她这样说的,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身子已经给了他……”苏曼的眼神变得极其复杂,轻轻咬着性感的红唇,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眼中逐渐有了泪光,道:“可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故意要捉弄我苏曼,一次孽缘竟然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