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89章 再见苏曼

第两百八十九章 再见苏曼

两个女人在相距楚枫千余米的山林间交谈,他们使用的是元神传音,所以并没有半点声音,楚枫更是不可能听得到。

晴雪听着苏曼的话,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的是微微隆起的小腹,脸上并没有半点惊讶,眼神却有些失落。

“晴雪,对不起,我知道你对他的感情比任何人都深,也想第一个为他生孩子,但是现在……”苏曼的神色复杂,眼神有些痛苦也有些内疚,看向远处盘坐调息的楚枫时,还有些愤怒。

“这不是你的错,不能怪任何人,当时的情况下枫都已经跟我说了,你们都是中了曼华蛛蟒的毒,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晴雪摇了摇头,道:“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吗?今日你出现在这太初荒域内,想来应该是有决定了吧。”

“我……不知道……”苏曼痛苦地摇着头,慢慢蹲了下来,已经是泪流满面,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时在那种情况下失身于他也就罢了,我已经慢慢的不去从中走了出来,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也不再去恨,可是为什么要让我怀上他的孩子!”

“事已至此,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你应该去面对,这是无法逃避的。”晴雪也蹲了下来,拉着苏曼的手,道:“有件事情问你,你和太虚圣主成婚多年,为何一直没有孩子,为何与枫一次欢爱就怀上了他的骨肉?”

“你想问的不是这个吧?”苏曼看着晴雪,抹去脸上的泪水,道:“事实上我和太虚圣主的婚姻名不符实,虽然名义上是夫妻,可数百年从来都没有夫妻之实,甚至连手都没有让他碰过。”

“这……”

晴雪的脸上露出惊讶,但想想也就释然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太虚圣主修为高深,身体自然不可能有那方面的问题,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苏曼在这之前还保持着处子身。

“这么说来,枫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在你们结合之前你尚为处子身是吗?”

“是的,我坚守了数百年的身子被他一日间一损无遗!”

听到苏曼的回答,晴雪似乎松了口气,道:“既然是这样,我便可以接受你与他之间的事情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已经有了他的骨肉,将来孩子生下来,他就是孩子的爹,这是永远都不能改变的事情。”

“你真的不在乎?”

“不是在不在乎的问题,而是这件事情没有别的选择,难道我能让他不认自己的孩子吗,要是那样的话,他肯定会怪我,爱一个人就不要给他负担,只要他开心就好。”

苏曼心中一颤,很快就摇了摇头,道:“我和他是不可能的,倘若时光倒退数百年,我尚为自由身的时候遇到他,或许也会如若儿般倾心,可是现在的我毕竟在名义上是太虚圣地的圣主夫人,而且还是若儿的亲小姨,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能选择他!”

“道德人伦,有时候真的是一种束缚……”晴雪忍不住叹息,道:“如果你和枫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你没有怀上他的孩子,你们之间自然是不可能的。可是如今已经有了这个事实,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骨肉,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即便你永远不再见他,他还是你孩子的父亲!”

“不……只要你不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更不会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只有若儿一个亲人,我不能让她难过,也不能让她为难,作为她的亲小姨,怎么能够与他共侍一夫!更何况,我对他也没有男女之间的情爱……”

沐晴雪摇了摇头,道:“你掩住双耳,自己听不到声音,难道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声音了吗?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何必要自欺欺人。”

“我没有自欺欺人!”

“你若真的对他没有半点男女之情,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说明这些日子以来你一直都在暗中寻找他,关注着关于他的任何消息,所以你才会来到这里,并且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进入这太古荒域,你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任你辩解任你不肯承认也没用。”

“我怎么可能爱上他!”苏曼眼神非常复杂,脸色逐渐变得冰冷,道:“我今日来此只是想找他清算而已,他竟然利用我的内衣去激怒太虚圣主,将我置于何地,他就是个混蛋!”

“……”晴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件事情的确是楚枫做的不对,伤害到了苏曼,叹了叹道:“你准备如何与他清算?”

“我要杀了他!”

“你去吧,我不会阻拦你,你们两人之间事情自己解决,我不插手。”晴雪出乎意料的平静,竟然没有阻拦,这让苏曼感到很意外,但却也没有心思多想,咬着晶莹贝齿“唰”的穿过茂密的山林,千米的距离瞬息而至,一下子就到了楚枫的身前。

正在闭目疗伤的楚枫突然感觉到有人靠近,而且气息非常强大,心中不禁感到吃惊,他在修炼的时候一直都在关注四周的动静,然而此人靠近了才发现,这是在是太危险了。

“是你?苏师姐?”

楚枫睁开眼睛的瞬间就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出现在眼前的会是苏曼,毕竟这里可是太古荒域,很少有人愿意走进这片神秘的地域。

看到苏曼冰冷脸与美眸中的怒火,“苏师姐,你听我解释,内衣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

“你个混蛋!你竟然这样对我!”未等楚枫把话说完,一柄寒光闪烁的长剑铿锵一声出现在苏曼的手中,剑锋遥指,“唰”的刺了过来。

“我今天要杀了你这个可恶的混蛋,你怎能将我内衣给太虚圣主!”苏曼那张娇艳的脸上寒霜遍布,美眸中怒火腾腾,手中的长剑“唰唰唰”不断攻向楚枫。

“苏师姐,你听我解释,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如今整个太虚圣地都已经知晓了此事,你让我颜面何存,我的清白彻底断送在了你的手中,今日不杀你难泄心头之恨!”

“我没有将你的内衣给太虚圣主,你听到的消息不尽实……”

楚枫急声解释,可惜的是苏曼根本不听,手中的长剑斩出的剑气更加的凌厉了,几乎将楚枫彻底笼罩。而事实上苏曼根本没有全力出手,她毕竟是道宫九重天巅峰大圆满的强者,而且还拥有至少六禁领域,比楚枫高出太多了。

楚枫的处境越来越危险,几次都险些被剑气斩中,这让的心中感觉很窝火,面对境界高出太多的苏曼,他知道自己根本躲不过,所幸停了下来。

“唰!”

苏曼手中的长剑刺穿,快如疾电,她根本没有想到楚枫会突然停下来,眼看剑尖就要刺穿楚枫的胸膛,她的眼中露出一抹惊慌,但却无法收手了。

锋利的长剑“噗”的刺穿了楚枫的胸膛,剑尖自背后透出,带起一道紫金血液,剑体都被血液染成了紫金色,顺着剑尖嗒嗒滴落。

“这下你满意了吧?”楚枫看着刺穿胸膛的长剑,抹了抹溢出嘴角的血渍,道:“若不是看在你是若儿的小姨,就算是拼着消耗本源,我也会使用伴生青铜钟将你重创!”

“我……你……”苏曼的脸色有些苍白,先前的冰冷与恨意全都没了,眼神有些慌乱,道:“你为什么不躲,我不是真的想刺伤你,你为什么不躲……”

“你境界高我逃过,若想伤我,我躲得过吗?我利用你的内衣激怒太虚圣主,这件事情是我不对,伤害了你,今日便让你刺这一剑,我们之间的一切恩怨也算是两清了,从此后再没有瓜葛,希望你今后也不要再纠缠不清。”

看着平静的神色,听着从他口中说出的冷漠的话语,苏曼那只持剑的手微微颤抖着,娇躯也跟着颤抖,“噗”的将长剑拔了出来,带起一蓬紫金血雾。

楚枫蹬蹬蹬连退数步,伤势本就没有恢复的他经此一件刺穿心脏,而且剑中的大道法则还留在了他的体内,伤势越加的恶化了,口中不断淌血。

他赶紧盘坐了下来,封住身体几大窍穴,运转《真龙不死天功》和《无上霸体真经》稳住生命之火,开始驱除那些大道法则,以血气生机滋养伤体。

“我来帮你疗伤……”苏曼快步走到楚枫的身边,伸手扶住他的身体,正要运转神能精气,却被楚枫制止,道:“我自己可以疗伤,不需要你出手,我们之间已经两清,不想再欠你人情从而产生瓜葛,你走吧。”

“别动,我伤了你,有责任将你的伤治好。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苏曼平静地说道,她将精纯的神能精气输送到楚枫的体内,驱除留在其中的大道法则,两滴泪水“嗒”的滴落在了楚枫的脸上。

感受到脸上的温热湿润,楚枫睁开眼睛,看着苏曼那双带着深深的凄伤且通红的双眼,心中不禁感到惊愕,他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哭了,而且如此的悲伤。

“你哭什么,从你开始误会而追杀我开始,每次不都要对我动手的吗,今日你终于如愿以偿,已经感到高兴才对吧?”楚枫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而看起来却非常的冷漠。

“我没有哭,只是眼中有些不舒服罢了……”苏曼说道,努力让声音保持平静,但声音还是带着些许颤抖,眼中的泪水再次滴落在楚枫的脸上,她紧紧咬着润泽的红唇,将嘴唇都咬得些发白,可是眼泪却只止不住,将楚枫的脸都给湿透了。

苏曼的表现让楚枫感到非常的不解,他真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如此凄伤。事实上他已经不怪苏曼伤自己的事情了,见她主动为自己疗伤,他知道苏曼真不是有心的,只是失手而已。

“你别哭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要是若儿看到你这个样子,心中肯定会很难过的。”楚枫有些心软,忍不住劝说,话语刚落,目光突然落在了苏曼的小腹上,眼中立时露出惊色,道:“你的肚子……难道是太虚圣主那个混蛋强行……”

“对,你说的不错!”苏曼低头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眼泪又掉了下来,咬着晶莹贝齿,道:“孩子的父亲的确是个混蛋,但不是太虚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