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90章 众生之声

第两百九十章 众生之声

楚枫微微一怔,怎么听着苏曼的语气那么奇怪,不禁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在太虚峰后山一见至今也没有多长时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的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没有必要问这些。”苏曼拭去脸上的泪痕,表情变得平静甚至有些冷漠,只是将神能精气输送到楚枫的体内,不再理睬他了。

楚枫感觉有些郁闷,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让他感到非常意外,以苏曼的修为,楚枫是道主境界的强者,不然谁能违背她的意愿对她做出那种事情,还让她有了身孕?

苏曼冷着脸不再言语,楚枫自然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心中却有些担忧,如果蓝心若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心中会是怎样的感受,肯定会为此而难过,毕竟苏曼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有着血脉关系的亲人。

远处的树林中,沐晴雪静静地伫立在古树下,不禁摇头轻叹。先前苏曼言称要杀楚枫出气,她并没有阻拦,当时就已经预料到了结果,知道苏曼只是说的气话而已,真正面对楚枫的时候根本就下不了手,这点从她会出现在这太古荒域内就已经可以预见了。

半个时辰后,苏曼将留在楚枫体内的大道法则尽数驱除,并且以自身的大量精气为他修复内伤,楚枫的脸色从最初的苍白变得红润了不少,眼中也有了神采,不再那么虚弱。

“你的伤已经好了,我该走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在纠缠你,也不会再出现于你的面前,你可以安心了。”苏曼冷漠地说道,她看了看楚枫,转身就走。

“且慢!”楚枫起身叫住了她,一步挡在她的面前,翻手拿出一块数十斤重的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道:“以前是我欠你的,你刺我一剑,本是两清,可你又出手为我疗伤,现在我便以这块生命石源液来感谢你的疗伤之情,从此后我们各不相欠,恩怨两清。”

看着楚枫递到面前的生命石源液,苏曼眼眸微微一颤,神色更加的冷了,一把推开他的手,道:“我苏曼不稀罕你的东西!”说完绕过楚枫快步离去。

“你不要也得要!”楚枫再次追了上去将苏曼拦住,看着她冰冷的俏脸,道:“我说过我不想欠你半点人情,收下这生命石源液,我们之间才能真正两清,你的心中不也希望将来不再与我有任何的瓜葛吗?”

“是!我希望此生都不会与你这种人有半点瓜葛!今日我收下你的生命石源液,往后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中!”苏曼的眼神非常的冷漠,一把将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收入体内,随即破空离去,很快就消失在楚枫的视线中。

“这女人……似乎对我还是有很深的成见呢。”楚枫摸了摸下巴,感到很无语,说来与苏曼之间的纠缠只是由误会而生,后来虽然做了些对不起她的事情,可今日也被她刺了一剑,彼此也算是两清了。

“女人的心思还真是猜不透,算了既然她已经说过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何必还去想这些,将来都不会与她有任何的交集,对于我来说她只能算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楚枫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就地盘坐了下来,运转血气中的生机滋养身体,丹田神海内精气滚滚,不断滋生出新的神能精气,消耗的血气与神能快速恢复。

他通体发光,每个毛孔都溢出精气与血气,向着四周不断扩散,将大片的树林都染成紫金色,旺盛的生命气机渗透到花草树木内,使得那些草木在一个时辰内快速成长。

楚枫体内的精气与血气同时沸腾,滚滚奔涌,隆隆声响,一个时辰的时间便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他微微舒展双臂,四周的空间立时轰鸣了起来,只觉得浑身每个细胞都蕴满了力量!

“这就是真正立身在道宫秘境中的感受么?”楚枫睁开眼睛,眸光平静而深邃,虽然早已渡过了道宫大劫,但身体却因为渡劫而变得十分虚弱,境界也没有稳固。

而今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真正感受到了这个境界中的奇妙,不短短是体内蕴含着无穷的力量,神能精气中缭绕大道神纹,就连眼睛都便的清澈了许多倍,看这世界时感觉特别耳朵清晰,隐约中似乎可以看到万物生长的轨迹。

“如今我和晴雪都立身在道宫境界一重天,虽说比突破前强大了十倍都不止,但身形在这片神秘与未知的太古荒域中却也万分的危险,趁着还没有深入其中,应该抓紧时间让自身变得更加的强大,这样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也多一分自保的能力!”

楚枫起身看向远方的山峰,晴雪曾说过会在那座山峰上等他,于是他踏空而去,向着那座山峰疾飞而去。然而他动身,附近便传来了晴雪的声音,他从千米外衣的树林中举步而来,瞬息间就来到了楚枫的身边。

“晴雪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好了在前面那座山峰等我的吗?”楚枫的脸上露出了惊色,随即便沉下了脸,道:“你是不是早就在附近了?”

“嗯,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危险,自然要亲眼看着你安然无恙才能放心。”

“你放心了,可是我却不放心,倘若半生青铜不苏醒,你必然会冲出来,届时我们都在葬送在秦琴召唤的黑甲古兽的爪下!”

晴雪沉默着不言语,只是将身子轻轻依偎在楚枫的怀中,双手抱着他的腰,面对这种温柔的攻势,楚枫立时就心软了,无奈叹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此地尚不算深入荒域,前方虽然有危险的气息蛰伏,但想来并非有什么生物,而是些遗留的残缺古阵,否则早就现身了。我们先在这里使用宝血将肉身淬炼到目前这个境界所能达到的极致,而后再往深处去。”

继续祭出幽冥古殿,将自己和楚枫笼罩其中,而楚枫则取出大量的宝血,与晴雪一起开始淬炼肉身。

而今再使用这些宝血淬炼肉身,他们所承受的痛苦减弱了太多。修炼到这个境界,不管是血肉还是骨骼与经脉亦或是内脏都坚韧了许多倍,能够轻易承受得住宝血淬炼。

楚枫和晴雪一遍一遍反复淬炼肉身,力求让肉身得到目前这个境界所能达到的极致。时间一天天流逝,他们的肉身不断变强,肌体坚韧了不知道多少倍,血气中蕴含着旺盛的生机,毛孔中溢出神霞,灿灿生辉,将整个幽冥古殿都照得通亮,一片绚烂。

就在他们淬炼肉身的这些时日中,太古荒域边沿的那些修者们并未离去,曾经亲眼看到秦琴召唤出恐怖的黑甲古兽追杀楚枫到了太古荒域中,人们都想知道个结果。

数日前秦琴带着黑甲古兽从太古荒域内出来,她的脸色非常的苍白,看上去很虚弱,言称太初真龙体已经被重创,遁入太古荒域深处了。

守在太古荒域外正待结果的人们不禁沸腾了起来,太古荒域是仅此与神禁绝地的地方,可以说是一片死地,就算是正常的人深入其中都未必能走出来,更何况是已经被重创的楚枫。

“想不到那般惊艳的太初真龙体终究还是难逃殒落的命运,在没有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惹上太虚圣地和秦族这样的大势力注定是难以活命的。”

“可惜了这样惊艳的奇才与充满无尽传说的古老血脉,当代太初真龙体竟然会在刚刚修炼到道宫境界时夭折,实在是让人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据说自古以来的太初真龙体都拥有大气运,虽然他们从出生开始就面临各种艰难困险,但几乎都可以克服困难而成长起来。”

“是啊,虽然不是每个龙血传承的人都能成长到最终阶段,但这种被称为太初真龙体的确没有谁在半路夭折的,看看那八大无敌天上地下的太初真龙体便知道了。”

“哼!谁说太初真龙体就一定可以成长到最后了,不过只是一种古血体质罢了,自古以来却被人们神话。你们只知道那八大真龙体,并不知道那些在半途倒下的真龙体,所以才会这么说而已。”

“不错,只是一种古老体质,这能说明什么?不能成长到最后,就算是混沌霸体也没用,最终也是一堆白骨罢了。这个楚枫狂妄自大,嚣张不可一世,就凭他这样的境界也敢与太虚圣地和秦族对碰,简直就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落到这个地步都是他咎由自取罢了!”

“哈哈哈,什么太初真龙体,什么修炼到极境就能无敌的体质,我看也不过是注定夭折的短命鬼。如今已经整整过去九日,那太初真龙体在重伤下恐怕在就死在了荒域中,否则怎么还不见其出来!”

“唔,多半是死在太古荒域中,我们在此再等上些十日,倘若那楚枫再不出现,那么肯定是死了,从此这世间也算是少了个祸害苍生的毒瘤,只是可惜了跟他一起进入其中的月仙子。”

“是啊,月仙子芳华绝代,仙姿玉骨,天下多少的男子仰慕不已,真不是她为何偏偏选择太初真龙体那种短命鬼,真是为她感到不值啊。”

“凡俗人中有句话叫做‘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月仙子这次真的看走眼了,不知道那楚枫用了什么妖术迷惑了她。”

……

太古荒域外,不知道多少人在议论,有替楚枫感到惋惜的,也有幸灾乐祸拍手叫好的。自秦琴自太古荒域内出现言称楚枫身受重创遁入荒域深处至今已经差不多十天了,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已经死在了荒域中,毕竟曾经有许多的强者都探寻过这片神秘的荒域,最终大都没有再走出来。

秦琴立身现在山头上,身边站着数十名秦族的修者,听着人们的议论声,她的眼神有些复杂。楚枫到底是生还是死,她不能肯定,可也觉得以他的情况,真的没有办法在荒域中生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