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91章 新的太虚圣子

第两百九十一章 新的太虚圣子

太古荒域外,众人大部分都留了下来,少部分人离去了,这样又过了半个月,绝大多数的人都相继离开了,他们相信当世的太初真龙体真的已经死在了太古荒域中。

最后留下来的只有太虚圣地和秦族的人,他们依旧守在太古荒域前,因为这里是太古荒域最安全的入口也是最最安全的出口。

倘若楚枫还活着,肯定会选择从这里出来,这里数里都没有古阵纹,而在其他的地方都埋葬着残缺的古阵纹,只要触碰到便会被绞杀。

“小姐,我们是不是也该离去了,既然那太初真龙体已经被您召唤的黑甲古兽重创,身在荒域中他决计是活不下来的,已经过去二十多日,我们也没有必须继续守下去了。”

“太虚圣地的人都没有离去,我们自然也必须留下人在在这里看着。”秦琴淡淡地说道,而后转身看向身边的一名中年修者:“你选十个人出来在这里这里,等回到家族后,我会再另外让一批长老来自替换你们。”

“小姐您放心,属下一定会恪尽职守,不敢有半点松懈。”

秦琴带着秦族大部分的人离开了,留下了十一人守在这里,两日后太虚圣地的大部分人也离开了这里,剩下一批人守着。

就这样又过了十余日,楚枫利用道宫大劫轰杀秦族与太虚圣地众精英长老和普通长老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东方神州,引起修炼界大轰动。

同时,他在渡劫是受伤,而后被秦琴召唤的古兽追杀至太古荒域中从而受到重创便再没有出现的消息也传开了,神州大地上不知道多少的人都在议论,几乎都认为楚枫已经死在了神秘与恐怖的荒域中。

神城一座酒楼中,几个身穿太虚圣地身份服饰的年轻修者围坐着,其中一人嘴角上扬,带着不屑的冷笑,道:“楚枫那个叛逆终于死了,他与我们圣地还有秦族作对,早就注定了这个结局。”

“嘿,说实话,从他拜入太虚峰门下的时候我就看出他是个短命相,而今终于得到了证实。”

“这个人太嚣张,自以为是古血体质就可以目中无人,狂妄无比,死亡是他唯一的归宿,完全是咎由自取,活该!”

“古血体质又如何,很厉害吗?都说他很厉害,我偏不这么认为,不过他现在已经死了,不然的话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他,!”一名身穿锦衣的太虚圣地的年轻男子淡淡地说道,嘴角微撇,似乎对楚枫很不屑。

同桌的其余人闻言,全都低眉顺眼点头哈腰,道:“圣子您说得不错,那个楚枫不过就是太初真龙体而已,血脉强大不代表个人就真的无敌了。只是他死得早,没有让他遇上圣子您,否则就凭他那点本事,定然连圣子您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唔,你们也说得太夸张了些。”金衣青年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两只手指捏着酒杯轻轻转动,道:“太初真龙体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不济,倘若真的与其一战,本圣子恐怕也得十招以上才能将其镇杀。”

同楼层靠窗边的桌子边,三个青年听到这样的话,眼神尽皆冷了下来,其中一名充满魔性的与野性的男子冷笑道:“有些人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不过也只是敢在背后口出狂言罢了,若那太初真龙体就在眼前,不知道是不是还能如此自信。”

金衣青年听到这样的话眼眸顿时冷了下来,他那眼睛斜睨窗边的魔性青年,冷哂道:“太初真龙体算什么东西,他应该庆幸在遇到本圣子之前死在太古荒域,否则本圣子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天骄,什么才是同代中的无上神姿!”

“嘿…你…你真会…会吹…吹牛皮,好…好笑……”一名生着桃花眼,身背两把杀猪刀的结巴青年满脸不屑,鄙视地看了金衣男子一眼。

“想来阁下就是太虚圣地最近新选出来的圣子了?”结巴青年旁边一名生得俊美,带着几分阴柔气息的白衣男子摇动着手中的折扇,道:“没想到上代圣子孟珂才被楚枫镇杀了不久,太虚圣地又选出了一名圣子来。不过说起来这动作并不算快,想来是担心过早选出圣子,又被楚枫给镇杀了,钉死在石柱上,所以在他有可能殒落在太古荒域的时候才新选圣子,看来太虚圣主心中的阴影可不小啊。”

“放肆!”

金衣男子眼中冷光爆射,“噌”的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要出手了。这时候其旁边两个人赶紧将他给拉住,低声道:“圣子不可,那三人是太初真龙体的故人,结巴青年金元宝、燕云乱、妖月清,这三个可都是同阶中的王者,要是联起手来,圣子您恐怕要吃亏!”

“是你们放肆!”

“燕云乱,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同阶王者就可以在这里嚣张!”一名神日峰的年轻修者在金衣青年的旁边说道,冷冷地看着燕云乱等人。

“小…小喽啰,没…没…没你说……说话…话的资…资格,信…信不信…哥…哥一耳光…抽…抽你到…到墙上…上去,抠…抠都抠…不…不出来!”

“你……”

那个说话的神日峰弟子脸色顿时阴沉得能滴水,可是面对金元宝等人他就算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主动出手。

“哼!我们走!”新任太虚圣子冷冷瞪了金元宝三人一眼,衣袖一拂转身离去,其余的人赶紧跟了上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酒楼中。

“结巴,你说楚兄弟真的像他们所说的殒落在太古荒域中的吗,还有月仙子竟然也……”妖月清的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金元宝还没有说话,燕云乱便结果了话题,沉声道:“我不相信!当年在九龙山脉,楚兄弟重伤下都能于山脉内部活下来并且得到机缘,就算那太古荒域危险重重,我也不相信他会就这么死去!”

“是啊,他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否则也不是太初真龙体了。”金元宝以腹语低声回应,没有再结巴,道:“相信他和月仙幽终有一天会从太古荒域内安然无恙走出来的。”

……

神城外靠近九龙山脉的小山丘下,熊孩子仰躺着,背靠山石,嘴角叼着一根草,翘着二郎腿晃悠,看着趴在身边的踏炎乌骓,道:“尖耳朵牲口,你说楚枫那小子像是个短命鬼么?”

“你才是个短命鬼!”踏炎乌骓瞄了他一眼,怒道:“楚枫好歹也与我们生死与共这么多年,你这只扁毛畜生能不能不要这么没心没肺,都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的话,那太古荒域是什么地方,我看这次真的危险了。”

“放心吧,你担心他还不如担心自己,那些人以为楚枫死在了太古荒域中,从此便没有了后顾之忧,届时定会想办法找出曾经与他有交情的人,我们都在名单中。”

“你就这么相信他不会有事?”

“那是自然,大爷是谁?”熊孩子叼着草根,翘着的二郎腿不断晃动,道:“前些日子大爷脑海中灵光一闪,遂掐指一算,就知道他注定有次一劫,但性命无忧,你放心吧。”

“算,算尼玛!”踏炎乌骓的脸黑得跟煤炭似的,怒道:“你他么能不能正经点!”

“你叫个毛啊!”熊孩子满不在乎的表情,道:“他是太初真龙体,身具大气运,远非别人可以想象。自古以来八大真龙体,谁不是从开始就经历各种劫难而一步步走下去的。你以为他们凭什么能活下来,单单靠的是同阶无敌的战斗力么?那要是遇到境界高出许多的人怎么办,气运这个东西非常的重要,神秘莫测,这就是他们能活下来的必不可少的资本!”

“气运这个东西也太玄乎了,你就真能如此肯定?”踏炎乌骓还是有些不放心,他还等着将来跟在楚枫的身边叱咤风云,马踏星空,震慑世间呢。

“当然能肯定,我告诉你我们现在最紧要的是尽快提升修为,楚枫和晴雪都已经道宫境界了,我们还在神桥巅峰大圆满。倘若太虚圣地和秦族等等查出我们的行踪,势必会来追杀我们,届时没有足够的实力很难自保,恐怕见不到楚枫那小子,我们就归西了。”

熊孩子说得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保证,踏炎乌骓却没有看到其眼中闪过的一抹心虚,事实上他的心中也没有底,正如踏炎所说,气运这个东西太玄乎,不能以此就断定楚枫能活下来。

踏炎乌骓并不知道熊孩子心中所想,否则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崛起蹄子踩他脸上,踩得他满脸开花,满地找牙。

……

整个东方神州的人都在议论楚枫和晴雪的事情,几乎成了人们每日必谈的话题,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她们已经殒落在了太古荒域中,而事实上他们却在幽冥古殿中淬炼肉身。

而今修炼到了道宫境界,与以往相比完全是不同的领域与层次,淬炼肉身所消耗的时间也远远胜过以往。

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楚枫和晴雪消耗了数千斤宝血,将里面的本源生命精华完全炼化,用来淬炼血肉经脉与骨骼内脏,使得肉身有了巨大的提升。

“这些宝血实在难得,你得留下一些,将来给雨馨妹妹还是心若妹妹使用,让她们的肉身也强大起来,否则恐怕承受不住你……”

晴雪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脸色微微有些羞红,声音也逐渐变小,最后几个字更是没有能说出口。

她与楚枫如常人般生活的那段时间可是深有感触,身为太初真龙体,楚枫的肉身本就强大,血气旺盛,加上修炼《无上霸体真经》,肉身与血气更是恐怖,至刚至阳,她感觉自己每次都难以招架,到最后几乎是哀声求饶,楚枫这才停止下来,却都没有能尽兴。

“这……怎么好好的突然说到那些事情上去了……”楚枫的神色有些尴尬,他甚至觉得自己在那方面的强悍是一种困扰,因为和晴雪欢爱的时候,她都承受不住了,而自己却还没有能畅快,无法和她一起登临极乐妙境。

“这是件很严重的事情,这些年我一直都在使用宝血淬炼肉身,但还是经受不住你的勇猛,雨馨妹妹和心若妹妹将来若是与你同床,她们恐怕会在你的面前虚脱到本源流失,后果将会非常严重。”说到这里,晴雪叹了叹,道:“只希望神曦妹妹可以早些从龙渊泽出来,以她狻猊神族的血脉,相信应该能承受得住你,否则将来你的肉身越来越强,血气越来越旺盛,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