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92章 情与爱

第两百九十二章 情与爱

楚枫有些尴尬,脸色微红,这件事情本就让他有些耿耿于怀,每次和晴雪行欢总是无法尽兴,每当那个时候他甚至对自己这种体质有些懊恼。

现在晴雪主动提及此事,并且还说到了雨馨和蓝心若以及在龙渊泽中没有出来的神曦,楚枫不禁苦笑,道:“雨馨和若儿自然不用说,关系已定,可是你怎么知道神曦也想跟着在一起?”

“当然知道,先不说你曾经提到过的那些与她相处的经历,就凭你们的血脉便注定了会走在一起。”晴雪的脸上带着浅笑,似乎对于这些事情完全不在乎,事实上对于雨馨和蓝心若以及神曦她是真的不在乎,而对于苏曼的事情却是有些在乎的,只是她不得不接受,没有别的选择,尽快这件事情楚枫至今尚蒙在鼓里,但将来终究会知道。

“这跟血脉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楚枫摇了摇头,脸上很快就露出自信的表情,道:“想起当年的种种,我认为神曦是喜欢我的,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走出龙渊泽,已经整整十年了……”

“你曾说,神岳之主说过龙渊泽即将与我们这个世界相通,所以你不用担心,相信用不了多少年就能见到神曦妹妹,而且我们这些修者,只有不出意外,足以活上数千年,何愁等不到那一天呢。”

“你说的也是,是我突然间想到十年过去了,当年和神曦分别时的画面历历在目,我现在都能清晰记得她那双充满泪水的金色眸子,不知道她这些年中过得怎样,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说到这里,楚枫歉意地看着晴雪,伸手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一手搂着她的纤细腰肢,一手抚摸着她的美丽脸庞,道:“你会怪我吗,虽然你从来都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委屈,但是你的心中是否感到难过,怪我用情不专,除了你还有别的女人?”

“胡思乱想。”晴雪伸出美玉雕琢般的纤手掩住楚枫的嘴,温柔地说道:“若说在我们成亲前心中尚感到些许委屈,可在我们成亲后,晴雪的心中再没有半点委屈的感觉了。先不说雨馨和心若是我早就同意的,就说以你的体质,我也经受不住你,要是没有几个姐妹,你永远都无法得到作为男人的真正的快乐,晴雪的心中会很难过很内疚。身为你的女人,却不能让你快乐,真的对不起……”

“傻瓜,永远都不许跟我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问题,是我太异于常人,以你的太初道体都承受不住,如何能怪你,所以我不许你自责。”楚枫拉着晴雪的手吻了吻,将其贴在自己的胸口:“你摸摸这里,看着你难过自责,我会很心疼。”

“夫君……”

晴雪的美眸湿润了,眼中似有一汪秋水在荡漾,感动的同时也非常的动情,她主动献上红唇,吻上了楚枫的脖子和脸颊,神情亲吻着,并且解开他的衣衫,抚摸着他的胸膛。

“夫君,让晴雪好好伺候你好不好?”

晴雪非常的情动,娇躯柔软得像是没有半点骨头,此刻的她在楚枫的面前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清冷,绝美的脸庞上充满了红潮,身上的衣衫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她褪去,露出完美无瑕的玉体,紧紧贴在楚枫的身上。

这种情况下,楚枫的心中的火焰也瞬间被点燃了,感觉到贴在身上的滚烫玉体,他的身体也变得如火烧似的火热,心念一痛,乙木神海异象展现出来,抱着晴雪瞬间进入了一片苍翠碧绿的世界,他们躺在青幽幽的草地上,彼此亲吻着对方。

晴雪很动情很火热,楚枫更火热,他从来不是个喜欢被动的人,在这方面更是如此,很快就展现出了主动与霸道的一面,翻身就将晴雪压在了身下。

他的吻非常的火热与激烈,亲吻着晴雪的红唇,亲吻着她的脸颊,吻遍她身前每个部位与每寸肌肤,抚摸着她滑嫩的肌肤,握着那晶莹如美玉雕琢的玉足。

晴雪的身体完美得超越了极致,每个部位都美得让人心醉,虽然楚枫已经欣赏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每次都让他着迷,让他沉醉。

看着自己的男人以惊艳与陶醉的目光欣赏着自己,看着他亲吻着自己的足背,晴雪的心彻底的融化了,脑海中浮现出楚枫每次亲吻她的面前,她恨不得将自己揉进楚枫的血肉中与他共存一体。

“晴雪,你真的好美……”楚枫握着她的玉足,而后俯下身亲吻她的脸庞,嗅着她的体香,心更加的沉醉了,甚至于迷失在了这种美好而强烈的感觉中。

“夫君喜欢吗?”

“当然喜欢,真想永远这样和你待在一起……”

“喜欢就好。”晴雪痴迷地看着叶辰,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呢喃道:“晴雪是你的,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所有的美都只对你绽放,做你的女人是晴雪的宿命也是最大的心愿与幸福……”

听到如此情深的话语,楚枫融化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

乙木异象世界中古木参天,青草碧翠,清风阵阵拂来,带着清新的草木气息与丝丝凉意,却吹不走楚枫和晴雪心中的火热,他们彼此索取与迎合,紧紧纠缠在一起,口鼻间发出的声音交织成美妙的旋律,在这片空间中萦绕回荡,久久不绝。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晴雪终于承受不住了,楚枫将她搂在怀中,没有在继续索取,只是轻轻抚摸着她的肌肤,传递着心中的情与爱。

“夫君,对不起,晴雪每次都不能让你真正的快乐……”晴雪仰着完美的脸庞看着楚枫,眼中弥漫着水雾。楚枫见状,心中一疼,吻着她的泪水,道:“不许说对不起,我很快乐,能拥有你本身就是最快乐与幸福的事情,不许你再为这件事情伤心,也不许掉眼泪,你可是人们眼中清冷脱俗的仙子,怎能流泪呢。”

“谁说仙子就不能流泪了,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一面,再清心寡欲的女人都有可能陷入感情中不可自拔,只是没有遇到那个能真正征服她的男人罢了。”

“所以你遇到了是不是?”楚枫脸上满是笑容,听到这样的话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同时也充满了成就感。

“是的,所以我才会这么幸福……”晴雪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情感与对楚枫的痴情,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微变得凝重了起来,道:“夫君,你说倘若我们不是亲梅竹马,倘若你以前根本不爱我,而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要了我的女儿身,而我又恰好怀上你的宝宝了,你会怎样?是依旧只是将这件事情当做意外来看待,还是会因此而接受我,让我做你的女人呢?”

“这……”楚枫有些惊愕,不明白晴雪为何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还用这多的假设,不禁苦笑道:“这些都是假设的,根本不成立。再说了,如此巧合的事情几乎不太可能会发生,你为何突然这样问?”

“晴雪只是突然想到了,夫君你先回答晴雪好不好?”晴雪在楚枫的怀中动了动娇躯,带着些许撒娇的味道,使得她看起来别有一种娇态,不禁让楚枫心中一颤,身体又变得火热了起来。

但是他知道清雪现在太虚弱,完全没有恢复过来,根本承不住自己折腾,只得将心中的欲望强行压制,道:“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不管怎么说,我不可能不要我的孩子。毕竟是我的血脉,我是孩子的父亲,而你则是孩子的母亲,即便是不爱也只能去接受,并且敞开心扉,培养感情,让我们的孩子有个健康良好的成长环境,有快乐的童年。”

“我的夫君,当年的小男孩,现在真的已经完全成熟了,已经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了。”晴雪听了这些话不禁感慨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楚枫捏着她的下巴,调侃道:“我早就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这些年的成长自然会成熟起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是不是该罚?”

“不要……晴雪承不住了……”

“你想哪儿去了,我说的不是那个啥。”楚枫有些无语,“啪”的一巴掌拍在晴雪的翘臀上,使得她发生娇媚的惊呼声,以几乎能滴水的美眸看着他,道:“你知不知你做了件坏事,害得别人好苦,可是你却不自知,还多次伤害别人……”

“我做了坏事不知自,还伤害了别人?”楚枫一怔,满脸惊愕,道:“我伤害了谁?”

“晴雪要是说出来,你可不许生气,也不可以牵连另外的人。”晴雪看着楚枫,那眼神仿佛在告诉他,倘若不答应就不说。

楚枫只得点头,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何时做了坏事还多次伤害一个人,他很想知道晴雪口中说的到底是何事,不禁说道:“你快说,我倒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为何我没有半点印象?”

“石林中身中曼华蛛蟒之毒的事情你没忘记吧?”晴雪准备将事情的真想告诉楚枫,她担心苏曼将来真的会消失,也担心楚枫的孩子会遇到危险,特别是太虚圣主若是知晓了这件事情,势必不会但过苏曼和孩子。

“此事自然不会忘记……”提到这件事情楚枫不免有些尴尬与无奈,道:“那件事情虽然不是有意的,但事实上的确是我对不起若儿,在那种情况下破了他的女儿身,后来还一再犹豫不决,伤害了她……”

“不,事实上你伤害的并不是兰若,只是你自己并不知道而已。”

“什么?!”晴雪的话顿时让楚枫一惊,但很快就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若儿亲口说那日是她及时赶来,然后和我结合才解开了曼华蛛蟒之毒,她岂会拿自己的清白来乱说!”

“你连晴雪的话都不相信了么?心若之所有会这样说一则是答应了别人隐瞒此事,二则是因为她爱你,愿意做你的女人,便不在乎自己的清白了……”

“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事情不是这样的……”楚枫的脸色连连变幻,隐隐约约中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可是一时间却难以接受,所以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