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93章 兴奋与矛盾

第两百九十三章 兴奋与矛盾

晴雪知道楚枫一时间难以接受,她将自己的脸贴在楚枫的脸上轻轻磨蹭,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愿意接受却也改变不了事实。其实她也错,不论是天资还是美貌亦或是性格,我都觉得是极好的。”

“事情怎么会是这样的,啊?”楚枫看着晴雪,眼神很复杂,渐渐的有了些许怒气,道:“这样的事情若儿怎么能瞒着我!真是不知道轻重!”

“你答应过我不能迁怒别人的,怎么现在又生心若的气了?”晴雪安抚着楚枫,道:“站在心若的立场来说,她也没有办法,苏曼可是她的亲小姨,他们之间的关系,再联想到你们之间的关系,你说她该怎么做?况且当时苏曼要求她隐瞒这件事情,她能不答应吗?”

“既然是这样,你为何不继续隐瞒下去,而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我,苏曼是太虚圣主的妻子,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但却是天下皆知的身份。我虽然在石林中因为特殊的原因与她发生了那种事情,但也只是个意外……”

“如果可以,我又何尝不想隐瞒下去,何必要说出来给你增添烦恼。可是这件事情却无法隐瞒,你迟早是要知道的,也必须要知道。”

听着晴雪充满叹息的声音,楚枫不禁怔了怔,道:“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晴雪张了张嘴,深深吸口气,道:“她已经怀上你的孩子了,她为你疗伤的时候你不也看到她怀有身孕了吗,那孩子是你的!”

楚枫一下子呆住了,整个人如被雷击,完全呆滞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彻底凝固,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了,动了动嘴唇,喉咙却像是被卡主了似的,发不出声音。

自从石林一别后于太虚峰后山见到苏曼开始,每次相见的画面都在脑海中不断回放,楚枫此刻才觉得苏曼行为异常,也终于明白了她当时为何会搬到自己曾经住过的屋子中,也明白了疗伤的时候她为何会流泪,原来都是因为自己的那些话伤害了她……

“我的孩子,她竟然有了我的孩子……”楚枫脸上的神情非常的矛盾,可以说十分的精彩,苦与笑共存。

他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这么快有了孩子,这种突然要做父亲的感觉让他激动而兴奋,但是一想到苏曼,心中却是非常的苦闷,她可是太虚圣主名义上的妻子!

“为何偏偏是苏曼而不是若儿,她怀上我的孩子,这可如何是好。虽然她与太虚圣主名不符实,但怎么也有数百年的名分,将来孩子出生她会怎么做?”楚枫自言自语,此刻的他既兴奋且矛盾,同时也有些愤怒,道:“这么大的事情,若儿竟然不告诉我,先前你还为她解释!”

“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心若根本不知道苏曼怀上你的孩子这件事情,否则她肯定会告诉你,所以你不可以怪她!”晴雪凝重地看着楚枫,道:“你那么爱你,你忍心责怪她么?”

“我……算了,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该怎么做!”楚枫叹了叹,感觉有些心力交瘁了,也明白了晴雪先前为何会以假设来问自己,原来竟是因为苏曼的事情。

“你先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孩子的父亲,而苏曼是孩子的母亲,你应该主动去找她,不要再说那些伤害她的话了,将她接回来,好好对她。”晴雪轻声说道,心中却有些酸楚,但却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别的选择。

楚枫沉默,虽然对苏曼没有男女之情,可是既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说没有关系那都是不负责任的说法,更何况她还有了他的孩子。

“我不能让孩子生下来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而一直生活在他母亲的身边。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父亲,跟着母亲一起生活,那时候就非常羡慕那些有父亲的孩子。如果我有父亲,也不会生活在秦家,更不会有悲惨的童年遭遇,我不能让我的孩子重蹈我的覆辙!”

晴雪的眼眶逐渐湿润,想起二十年前的画面,那时候楚枫被楚芸汐抱在怀中是那么的虚弱,脸色苍白,连眼睛都睁不开,生命之火几乎断绝,浑身都是血,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如刀割,同时对秦家的恨意与杀意也炽盛到了极致。

但很快晴雪的眼神就变得复杂起来,她看着楚枫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又有顾忌,最后还是出声说道:“夫君,事实上你根本没有亲生父母,这件事情不知道楚姨有没有告诉你……”

“什么意思?”楚枫一怔,道:“母亲怀胎十年方才生下我,她就是我的生母,怎么可能没有亲生母亲!”

晴雪摇了摇头,道:“你的真正来历必须让你知道,事实上每个太初真龙体都是没有亲生父母的,因为他们都是由一滴太初真龙精血而蕴生,只是借用了母体来孕育而已。也就是说,当年精血进入楚姨的体内,只是借用了她的生命精气来滋养胚胎,事实上你和楚姨是没有血脉关系的,否则她早就将楚家的《真凰不死神诀》传授给你了。”

“这种神灵功法虽然人人皆可修炼,但是体内若没有楚家的血脉,即便是修炼了《真凰不死神诀》也不可能有多大的成就,随着境界越来越高深,甚至会走火入魔,非死即伤,所以楚姨并没有传授你这种功法!”

听了这些话,楚枫不禁紧紧握着拳头,但最后又逐渐松开了,道:“事实上母亲并没有隐瞒,只是没有明确告诉我而已,现在想来当年她在说我没有父亲,而是一滴精血入体的时候,我就该想到了。不过我既然是从她的身体里出生的,即便是没有她的血脉,也算是她的亲生孩子!”

“嗯,严格说来楚姨虽然不是与你有血缘的母亲,但却胜过有血缘的母亲,她对你的爱实在是太深了,那些年中不顾生命维护着你,为了你离开家族,抛弃所有,这世上恐怕许多的亲生母亲都难以对自己的孩子付出这么多!”

楚枫心中有很多的疑惑,他不知道晴雪为何会知晓得这么多,尤其是对太初真龙体非常的了解,比他这个太初真龙体都还要了解,但却没有多问,只道:“母亲回到了楚家,以她公主的身份,除了每日思念我,想来过的还不错,我也不需要为她担心,目前最让我烦心的还是苏曼的事情。”

“苏曼的事情你不用过于纠结,只要你放开心结去接受,这件事情就很简单,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等我们找到《杀字诀》,从这太古荒域走出去,你便去寻找苏曼……”

“就算我去找她,她也未必肯跟我回来,很可能会不愿意让我认孩子。毕竟我做了太多伤害她的事情,竟然还将她的内衣拿出来显露在太虚圣主的面前,我真是个混蛋!”

想到以前的事情,楚枫就感到懊恼与自责,他知道苏曼在和自己发生关系前还是处子,也就是说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而他却将她的内衣拿出来显露在别的男人面前,这实在是太混账了,所幸的是那套内衣是新的,苏曼还没有穿过,这让楚枫的心中稍微好受了些许。

晴雪摇了摇头,叹道:“现在的你虽然不再是以往那个懵懂的大男孩了,但对于女人你还是了解得太少,也看透她们的心思。苏曼会出现在太古荒域,分明是一直在关注你,她口口声声是要找你清算,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最终非但没有杀你,还为你疗伤,因为你一句绝情的话而流泪,这说明她的心中早就有了你!”

“这……”楚枫惊讶,满脸不解地看着晴雪,道:“我和她总共也就见过几次,而且每次都发生冲突,她怎么会对我有那种感觉?”

“夫君,你真的是木头!”晴雪都感到有些无语了,道:“苏曼是太虚圣地曾经的圣女,心高气傲,可以说眼高于顶,否则也不会连太虚圣主都看不上而将女儿身保持到和你发生关系之前。这样的女人,心一直都是封闭的,可是却因为一次巧合被你破了比生命还看得重要的处子身,她的心自然无法再继续封闭下去了。后来又怀上了你的孩子,她自然就越来越脆弱,会时常想到你,即便是从恨与不甘开始,但久而久之心中就有了你。当然若不是心若的缘故,或许她早就杀了你,也不会喜欢上你,所以这些都是缘分。”

听着晴雪分析得如此的清楚,楚枫不禁惊讶地看着她,道:“你对这些事情怎么会如此了解,仿佛你才是苏曼似的。不管怎么说,就算不是你所分析的那样,我也要尽最大的努力去挽回她,否则我将来很难见到我的孩子,心中一辈子都会有个结打不开。”

“你能做出这样的决定,说明心中不再将这件事情看得复杂,晴雪也就放心了,现在你就出去找她吧,想来她肯定还在太古荒域外等待你的消息,并没有离去。”

楚枫一愣,道:“你刚才不是说等我们找到《杀字诀》,从这里出去后再去找她么?”

“当时我不知道你到底会做出怎样的决定,现在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去挽回她,便不要再等以后了。毕竟我们这次寻找《杀字诀》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需要多长的时间。那时候苏曼早就已经产生你的孩子,而此时若被太虚圣主知晓,势必会派人追杀她和孩子。所以在这之前,她必须要拥有更强的实力才能自保,而你则是化解她当年留下的隐疾的唯一人选。只要隐疾消除,以她数百年的累积,短时间必能突飞猛进,甚至能突破到岛道主境界中后期!”

“我能消除她的隐疾?到底要用什么方法,快说来听听!”楚枫有些急切,晴雪说得很有道理,先前他的心很不平静,一时之间忽略了这个问题,倘若真的被太虚圣主追杀而出了意外,对于他来说是难以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