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09章 七绝天神

第三百零九章 七绝天神

楚枫没有想到竟然就这样得到了《杀字诀》,他还没有来得及兴奋,那口打开的青铜古棺“锵”的一声飞了起来,而后凭空消失在古洞深处。

一股浩瀚的威压席卷乾坤六合,自古洞外渗透进来,一瞬间让楚枫和晴雪像是在面对苍茫天地,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楚枫和晴雪相互对视,而后转身向着古洞外奔去,来到古洞外,看到的是震撼的画面。

刻满符篆与道纹的青铜古棺半开着,在天宇上沉浮,整片星空的星辰都跟着其沉浮的节奏而明灭闪耀,冥冥中有可怕神道秩序在流转。

“成功了,漫长岁月中,多少人为此埋骨于古洞内,没想到今日终究是被人取走了,这七座黑山从此也该安宁了。”黑山的最深处传来冷漠的声音,让人感觉到多少带着些许感慨。

之前出现在古洞口的古稀老人也显得非常的激动,他佝偻着老迈的身躯,仰头看着天穹上沉浮的青铜古棺,身子不停地颤抖着,眼中充满了敬畏。

遥远的天际尽头,虚空开始扭曲了起来,一条古老而神秘的山脉凭空出现,缭绕着迷雾,山脉上空那口吞吐月华之精的火红棺木中传出天籁般的声音。

“果真在我的意料中……”

不管是黑山之主还是火红棺木中传来的声音都非常的清晰,仿佛蕴含着神秘莫测的力量,可以穿越时间与空间,无论相距多么遥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锵——”

沉浮的青铜古棺突然传出铿锵颤音, 本来只是半开的棺盖彻底打开了,顿时像是有亿万星辰在棺木内同时炸开,点燃了整片星河,让星辰日月都跟着燃烧了起来。

浩瀚莫测的神道威压充斥八荒六合,那股子凌厉与冰冷仿佛要将整个宇宙都凝固。古棺中透射出的刺眼强光让楚枫和晴雪双眼滴血。

等待神光没有那么炽烈了,楚枫和晴雪方才试着睁开双眼,当他们的目光落青铜古棺上的时候,各自的脸上都露出惊色,

青铜古棺内神光冲霄,在璀璨的光芒中有道仙姿玉骨的身影,她就那么静静地站在棺中,看向遥远的宇宙边荒,非常的安静,安静到让人觉得哪怕是一点呼吸声都会打搅到她。

这是一道完美的背影,她白衣胜雪,青丝如瀑,气质更是圣洁无比,即便是默默立身在古棺中,依旧能让人感觉到她那绝世无双的神道气息,仿佛能压碎整片星河!

“是她!竟然会是她!”

楚枫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声,这道背影对于他来说一点都不陌生,曾经在龙渊泽中历练时就曾见过。当时立身在道场内的白衣女子与这道声音一模一样,只是那个时候的他修为太低,不能够触碰道的领域,自然也就感受不到其身上的神道气机。

“你曾经见过她?”晴雪转头看向楚枫,不知道为何,她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有些疑惑,道:“难道是你说的那个为你凝炼伴生青铜钟的人?”

“不错,就是她!”

楚枫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心中的震撼是远远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曾经虽然怀疑过当年在那座山峰道场中为自己凝炼伴生青铜钟的乃是神灵留下的虚影,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七绝天神!

“原来她曾经还去过龙渊泽啊……”晴雪轻轻呢喃,眼中露出思忖的神色,楚枫也没有去注意她的表情,因为此刻的他实在是太震撼,心中波澜起伏,久久都无法平静下来。

楚枫没想到在龙渊泽中的那道女子虚影会是七绝天神留下的烙印,毕竟七绝天神留下太多的传说,震古烁今,太过惊艳,在他的潜意识中认为,七绝天神肯定是个拥有无上神姿的男子,从来都没有想过,最为神秘的七绝天神居然是个仙姿玉骨的完美女子!

七绝天神的一缕元神烙印立身在天穹上的青铜古棺内,她静静看向宇宙星空,扫视寰宇乾坤,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楚枫却没有能看清楚她的脸,那里有神道秩序在流转。

这种绝世威压太恐慌,尤其是对于境界越高的存在,感受到的威压就会越强烈,这使得黑山的主人发出冷哼:“七绝天神,你不要太过了,这漫长岁月来,我一直都在忍让你,不想与你冲突,但并不代表我忌惮你!”

“黑魔,难道你忌惮她忌惮到这个地步了吗?七绝天神只是留下了一缕元神烙印而已,或许是想在万古后的今天再也至强者的目光来看一遍这个世界,你在害怕什么?”天际尽头那座神秘的山脉上空,沉浮的火红棺木中传来天籁之音。

黑山之主听到这样的,重重哼了一声,非常的冷漠,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七绝天神的元神咯啊月静静立身天宇上,青丝如瀑悬,发间不着饰物,一身白衣胜雪,衣袂飘飞,如欲乘风而去的仙子。

“哎……”

一声幽幽叹息,仿佛划破了万古的时空,在这片天地间不断回荡,久久不绝,似乎充满了惆怅,充满了不舍,充满了决绝,还有无悔的执念……

“洪荒难天地殇,血乱悲歌万古长,神话一曲贯空来,君临绝巅难相望,勿心伤……”

短短的几句话,却让楚枫的心像是被大锤给砸了一下,时隔十几年,他再次听到了这句话,从同一个人的元神虚影口中说出来。

七绝天神的元神烙印逐渐分解成了光雨,如同被风吹的沙雕,绚烂的光雨洒落在青铜古棺内,所有的光芒瞬间倒缩回棺中。

“锵——”

古棺的棺盖自动合上,紧接着整具青铜古棺“唰”的破空而去,直接撕裂虚空而去,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中。

“她走了,你们也该离去了。”黑山之主传来冷漠而无情的声音,显然是对楚枫和晴雪说的。

此刻,楚枫的心情已经还没有平复下来,依旧是波澜起伏,黑山之主的话将他的心神拉回了现实,看了看这片瑰丽的世界,那些生长的圣药老药溢出诱人的芬芳,若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很清楚,这里的东西都是属于黑山之主的,没有其的允许谁都不能动。

“既然如此,晚辈二人就此离去了!”

楚枫和晴雪离开了黑山,并不是他们自己走出去的,而是被那个看起来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袖袍就从黑山中央卷到了黑山外。此行顺利找到了《杀字诀》,楚枫的心中是很兴奋的,同时也带着深深的遗憾,那就是没有能够看到七绝天神的真容,他是真的想看看号称惊艳古今,天赋与情才都称最的神灵究竟长什么样子。

可惜的是,七绝天神的脸上有神道秩序流转,虽然只是其生前留下的元神烙印,但也依旧没有人能看清楚她的脸。

“夫君,《杀字诀》我们已经拿到,离开太古荒脉后你有什么打算么?”走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晴雪轻声问道。

楚枫的眼中闪过两道寒芒,沉声道:“当然是太虚峰后山修炼神术,然后前往秦家与他们清算二十年前的那笔血债!”

“嗯,晴雪陪你一起去!”

“好!”

……

“咦……”走着走着,楚枫突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道:“我们明明是按照原路返回的,为何与来时的路有些不同了?”

晴雪微微一怔,她并没有发现有何不同,事实上看起来也的确没有不同的。但是楚枫所谓的不同指的是山川大地的气息不同了,这是来自于大地深处的一种本源气息,只有他这样修炼了风水宝术的人才能有所察觉。

“这是怎么回事?”楚枫满脸疑惑,他仔细观察四周,确定这就是他们来时的路,同样是这片平原,而且前时与此时走的路不会相差太远。

他们继续往前走,大约走了数千里,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而楚枫也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不能继续往前走了!”楚枫神色凝重,他蹲在地上刻划风水宝纹,以此来推演着片区域到底有着怎样的诡异,当他将风水宝纹打入地面后,风水宝纹立时就崩断了,他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我们遇到麻烦了!”楚枫站起身来,还没有等晴雪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四周的大地与空间突然扭曲了起来,一座座山峰与峭壁拔地而起,浓烈的迷雾凭空出现,大地上裂痕斑斑,一股股水流“唰”的冲天而起。

“小心!”

楚枫拉着晴雪闪烁那些自大地深处冲出来的水流,事实上根本就是水流,当他看清楚后,脸上不禁露出浓浓的震撼之色。

“这是孕天地而生的地脉精气,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楚枫震撼莫名,他抱着晴雪飞退到远方,看着那些如喷泉似的不断从地下喷出来的精气,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嗡——”

精气冲上天空后便散开了,向着四方蔓延,但还没有蔓延到方圆十里便停止了下来,似乎遇到了无形的阻挡,像是有结界将它们给挡住了。

“我们快离开这里!等会儿再来收取这些地脉精气!”楚枫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危险感,拉着晴雪快速往远处遁去,但是他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发现无论怎么走,最终都只能回到原来的位置。

楚枫的脸色很难看,道:“看来是遇到风水宝术的祖师了,这里明显是被人布下了高深莫测的风水宝术,而今我们恐怕很难再走出去!”

“轰隆隆——”

楚枫说话的时候,四周的地面不断有奇形怪状的石笋拔地而出,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也相继出现,将这里变成一片石林。

看都这样的画面,楚枫不禁想到了苏曼,当初就是在石林内中了曼华蛛蟒的毒才与苏曼有了男女之合,想不到今天他和晴雪也被困在了石林中。

四周逐渐安静了下来,石林显化出来后,这里的场景就没有再发生过变化了,只有大地上时而有地脉精气溢出,飘散在这片空间中,使得这里的精气越来越浓厚。

“如果没有境界奇高的强者出手相助,我们目前恐怕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楚枫苦笑,这种级别的风水宝术根本不是他现在可以破解得了的,这之间的差距非常的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