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10章 龙凤胎

第三百一十章 龙凤胎

楚枫在石林中四处查看,最后回到中央坐了下来,此刻的他感觉很无力,这里的风水宝纹太高深了,以他的本事破解不了,想要强行毁坏石林也是行不通的。

“不要气馁,既然你已经拥有了完整的风水天书,以你的天赋和悟性,相信将来肯定能够修炼到很高的境界,到时候要破解这里的风水术是很容易的事情。”

听着晴雪安慰自己的话,楚枫不禁感到有些自责,道:“说来还是怪我太大意,以为这片平原上没有任何危险,未能及时发现这些烙印着风水宝纹。”

“这件事情怎么能怪你,太古荒域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地方,我们已经足够小心谨慎了,但有的东西隐藏得太深,以我们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发觉。”

“看来我们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石林中修炼,等到我的风水宝术精研到一定的程度,直到可以破解这里的风水宝纹了,我们才能走出去。”

晴雪将头轻轻依偎在楚枫的肩上,柔声道:“无论身在什么地方,只要能伴你左右就是幸福的,况且这里精气充裕,正是修炼的绝佳之地,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你说的好像也对……”楚枫的脸上露出苦笑,也有些自责与内疚,道:“倘若在以前的时候,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苏姐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们如今被困在这里,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出去,我这个做父亲的不能看着孩子出生,也不能给他温暖……”

“别说了。”晴雪伸手掩住楚枫的嘴,温柔凝视着他,道:“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不想早些回到太虚峰,只是你没有办法做出选择而已。我相信苏曼和孩子都能理解你的,事实上自从她知道你要到太古荒域深处寻找《杀字诀》的时候,她便已经做好了长久等待的心理准备。”

楚枫深深吸了口气,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他很明白自己目前没有别的选择,于此修炼直到有能力破开风水宝纹而离开是唯一的办法。

既然没有别的选择,何必要继续挣扎,还不如随遇而安,楚枫虽然很执着,但却并不固执。

“我们调整好身体状态便开始修炼吧。”楚枫将伴生青铜钟祭出,里面有得自古兽体内的生命精气与法则,他看向石林中几口冒着地脉精气的灵眼,道:“以地脉精气溢出的速度来看,想必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这里的精气浓郁与精纯度就足以与黑山中央的修炼环境相比了。”

他们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身心空明,开始吸收伴生青铜钟内的精气与法则碎片来炼化与融合感悟,这种情况下不用担心神能精气的补充,也不用自己去感悟天地间漂浮不定的法则碎片来悟出自己的道。

在有足够资源加上极好的修炼环境的情况下,能极大提高修炼速度,但即便是这样,道宫秘境也不可能如之前的几个基础秘境般突飞猛进。

楚枫在修炼自身境界的同时施展出了真我分身来精研风水天书,还在他的神脏与普通修者的神脏有着很大的区别,否则想要做到一心二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还会因此而走火入魔。

石林中的景象永远都没有变化,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加青苔,不管岁月如何流逝,能看到的就只有这两种东西。

时光匆匆,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太古荒域的边界外,秦族与太虚圣地的人依旧在守着,或许是担心楚枫和晴雪并没有死去,但等了这么长的事情,他们自己都不相信楚枫和晴雪还活着了,只是为了稳妥起见所以才没有将那些人召回而已。

时值冬季,东方神州大陆许多的地方都下起来大雪,寒风刺骨,但是对于修者来说,这些寒冷根本算的不什么。

太虚峰后山的小院中,苏曼换下了那身粉色的天丝薄衣,换上了粉色的裘皮大衣。她站在木屋门前,看着纷纷大雪,纤手轻轻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脸上时而欢笑时而忧伤……

“小男人,东域下雪了,想必北域的削更大吧,可惜姐姐不能和你一起赏雪……”苏曼浅笑着,脸上充满了温馨与幸福,但眼中却有些许晶莹的泪光在泛动,自语道:“我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这个时候姐姐多想你能在身边守着我,看着我生下我们的孩子……你回来不了,姐姐不怪你,但是无论多长的时间,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苏曼的眼中滚下晶莹的泪水,但很快就被她伸手抹去,随后满脸溺爱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母姓光辉。

就在这时候,苏曼的娇躯微微一颤,红润的脸庞立时变得苍白了起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自体内传来,她明显感觉到体内有小家伙在动弹,像是要拼命从她的身体中挤出来似的。

“生了,我要生了……”

苏曼显得激动而喜悦,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情况,她毕竟不是普通人,而是已经突破到道主境界的强者,忍着剧痛快速奔回屋中,纤手一挥,密集的大道神纹浮现,将整个房间隔绝了起来,并且祭出道火,让房间的温度上升舒适的程度,而后自己躺在**。

这样生孩子,对于凡俗界的人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是对于修者来说,并不算得什么,只是忍忍剧痛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屋内传来第一声婴儿的哭啼,瞬间就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在大雪纷飞的天空中回荡。

大约十余分钟后,第二声婴儿哭啼传来,紧接着便传来了苏曼喜极而泣的声音。

“孩子,我的孩子……”屋中的木床被窝中躺着两个可爱的小家伙,生下来就粉嘟嘟肉肉的感觉,肌肤没有半点胎红,反而晶莹如玉。

两个小家伙挥动着手脚,大眼睛圆溜溜的看着苏曼,张着嘴发出咿呀的声音,苏曼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初为人母的她被两个可爱的小家伙给融化了。

“两个小家伙,你们的父亲不在身边,连名字都不能给你们取了,让娘亲给你们取名好不好?”苏曼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整个人都散发出母姓的光辉。

“今日你们出生,正逢大雪纷飞,就给你们取名落雪与落寒吧……”

此时此刻,盘坐在太虚殿中的易尘老人满脸欣慰,眼中也露出了些许激动。太虚峰后山的结界是由他亲手布下的,自然也就听到了婴儿的哭啼声,他没有想到苏曼竟然为楚枫剩下了两个孩子。

“太初真龙体和上代圣女生下的孩子,想来血脉不会差到哪里去吧……”易尘老人单手捋着花白的胡须,脸上带着些许感慨:“想当年,师弟刚来太虚峰的时候不过只是不满十六岁的弱冠少年,一晃眼过去十余年了,他连孩子都有了,当真是岁月不饶人,我也真的是老了……”

易尘老人有了这样的感叹,而楚枫则整在奋力修炼,以求能早日离开这片石林。

这段时间楚枫的心神出现了些许波动,影响了修炼。算算时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已经到苏曼的产期了,想到苏曼和孩子,他心中就感到很自责。

然而楚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苏曼竟然给他生下了龙凤胎,若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因为太过兴奋而无法专心修炼与参研风水天书。

楚枫心中很乱,无法继续修炼,他也不想自己在这种状态下修炼下去,所幸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看着这片石林,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花多少时间去精研风水天书才能破开大地下的那些宝纹。

而今他的修为已经登上了道宫境界三重天,风水宝术上的造诣也精进了许多,但是想要破解这里的风水宝纹却远远不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枫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他再次进入了修炼状态,一呼一吸间,空中凝聚的那些纯正的地脉精气如条条长河般奔涌而来,源源不断从口鼻没入体内。

从古兽那里得到的精气与法则碎片已经被他和晴雪消耗光了,而今只能依靠地脉精气与其中蕴含的法则来修炼。地脉精气资源似乎永不枯竭似的,不断从大地中涌出来,那种速度比他们炼化的速度更快,使得这片空间中充斥着浓烈的精气,几乎都要化为带状了。

修练中的岁月总是匆匆而逝,这一次的修炼,楚枫和晴雪一样,几乎是让自己进入了一种深层次的修炼状态中,而他显化出来的真我也在日夜精研风水天书。

不知不觉过了五年,太古荒域边界已经见不到秦族和太虚圣地的人了,如此漫长的时间都不见楚枫和晴雪出现,他们都相信楚枫和晴雪真的已经死在了荒域中。

事实上,太古荒域外并不是完全没有人,这两年的某一天,必然会有一个身穿火红衣衫,冷艳却又娇媚的女子前来,静静伫立在山巅上,默默看着太古荒域。

“你真的早已死在太古荒域中了吗?”秦琴一身火红衣衫,冷艳而娇媚的脸上露出些许悲伤,轻声自语道:“或许你死了也好,这样至少不会成为秦族的敌人,我们也不必见面就敌对了……”

“太初真龙体,万古以来留下无尽传说,让各代天骄都忌惮的血脉,就这么殒落在了太古荒域中,我到底是该喜还是该悲……谁能告诉我……”

自从太虚圣地和秦族留在荒域外的人在第三年的时候离去,秦族就开始在每年的今日前来这里,对着浩瀚而神秘的荒域倾诉自己心中的矛盾,有喜也有悲。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秦琴已经是第七次来这里了,也就是说距离楚枫和晴雪进入太古荒域已经整整十个年头了,以往所有以为他们有可能没有死去的人都不再抱任何的希望,而那些本就想杀死他们的人则心中大快。

“想不到你真的不在了……”秦琴第七次立身在山巅遥望太古荒域,幽幽的声音在风中飘出很远,不难听出她的潜意思中是对楚枫的抱着一丝希望的,但现在真的绝望了,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感觉像是被人掏空了似的。

她很聪明,目光长远,她很明白楚枫若没死,将来必然会与秦族大动干戈,这样的太初真龙体,修炼到高境界会非常恐怖,对于他们秦族来说是很危险的。

但是楚枫死了,她的心也像是被掏空了,当潜意识中仅有的希望都断绝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