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11章 十五年

第三百一十一章 十五年

时光匆匆,就这样又过了一年,秦琴一如过往般出现在了太古荒域外的那座山峰上遥望无尽的荒域,眼中有着手不出的复杂。

“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情,好在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否则肯定会难过。我也已经尽力了,无法帮助他们,对不起……”幽幽的带着深深无奈的话语自秦琴的口中传出,顺着山风不断飘远。

……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到了第十五个年头,天下变得非常的不平静,东方神州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样子,到处都是一片愁云惨雾,到处都充满了血与骨。

太初荒域,平原上演化的石林大阵中,晴雪已经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目光落在楚枫的身上,静静地看着他已经足足一个月了。

而今的楚枫与十余年前有了太多的变化,他盘坐在那里,宛如一座亘古不朽的神山,整个人紫金神霞四溢,肌体宝光璀璨,弥漫着一股子浓烈的神性。

浓密的黑发披散,清秀的五官却不失刚毅轮廓,虽然闭着眼睛但也能给人以霸道凌厉的感觉,在他的天灵盖中有淡淡的瑞彩在沉浮,而盘坐的大地上更有氤氲之气溢出。

一缕缕大道气机在他的身周缭绕,使得他看起来如同道的载体,似乎整个人都与这片天地合而为一了,有种说不出的飘渺与神秘感。

楚枫的本体后面数十米远的地方,那里有他的真我化身在精研风水天书,只见其手指划动间,玄奥莫测的神纹一缕缕烙印在大地上,快速蔓延开来,很快即交织成风水符篆,最后形成风水神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片石林颤了颤,所有的石头上都有纹络闪现出来,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

“夫君终于要成功了么?”晴雪那双清冷的美眸中上闪烁着动人的光彩,十五年的修炼与等待,如今终于看到了离开的希望。

这样的一段岁月,虽然对于修者来说并不漫长,甚至可以说很短暂,可是在这个本就暗流汹涌的时代,有可能发生许多的事情。

“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究竟如何了,夫君的修炼状态太深,完全不知岁月几何,若知道已经过去整整十五年,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

如此又过了几日,这片石林中显现出的纹络更加的密集了,几乎密布每一寸空间,它们极其不稳定,疯狂闪烁着,像是要瓦解了似的。

“给我开!”

楚枫的真我口中发出清啸,将最后一幅风水神图刻了出来,神图没入大地的瞬间,这片空间仿佛遭受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撕扯,“嗡”的裂开了。

“轰——”

石林中所有的石头全都炸开了,其上闪烁的纹络寸寸崩断,这片有风水神术构建的特殊场域一下子就瓦解了,空间快速扭曲,四周的场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了起来。

一切都稳定下来的时候,困了他们十五年的石林不见了,四周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脚下更是碧草青青,微风吹来,混合着泥土的芬芳,让人心旷神怡,浑身舒畅。

“终于能离开了这里,这么多年过去,外界肯定早已经传开了,人们都认为我和夫君死在了太古荒域中,不知道这些消息是否传到了楚姨的耳中……”

就在晴雪满腹担忧的时候,闭目修炼的楚枫终于醒了,他的气息渐渐从内敛变成外放,强大的气势如无形的磁场般蔓延开来,将方圆数百米都形成了可怕的场域,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

“这片区域的地脉精气都已经枯竭了。”平静的声音自楚枫的口中传出,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眸光深邃似无垠的星空,浓密的黑发在风中轻轻飞扬,扫了四周一眼,道:“再过数千年,地脉精气将会重新恢复,那个风水高人留下的宝纹就让他继续留下吧。”

晴雪轻轻点了点头,对此没有发表什么看法,自古以来机缘与困难都是相伴的,没有必要刻意去打破这些,对于楚枫的做法她很赞同。

“你从修炼中醒来已经多长时间了?”楚枫看着晴雪,深邃的眸光突然变得充满柔情。

“一月余而已,到了这个境界,我们需要一次突破了,否则无法再提高境界,也时候该离开了,外面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在为你而担心。”

楚枫听到晴雪的话才想到这个问题,道:“我被困于此多少年了?”

“已经整整十五年了……”

“十五年!”

楚枫怔住了,神色一连数次变化,最后沉默了下来,过了许久方才叹息道:“想不到这次悟道修炼竟然用了十五年,在这些年中,外界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们却什么都知道,尤其是苏姐……”

“其实想想我们现在的境界,十五年的时间也不算长,对于别人来说只能算是一段非常短暂的时间罢了。我们出去后,夫君打算去何处?”

“先回太虚峰,这是我答应过苏姐的,然后再去秦家,清算三十年前的血债!”楚枫的眼眸刹那间变得异常的冷冽,两道目光如剑气般夺眶而出,一下子洞穿虚空,长达十余米。

他们身如疾风,在这片平原闪空极速飞行,如两道流光划破长空,速度远远超出十五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数日后,楚枫和晴雪穿越数十万里的太古森林,终于走出了太古荒脉,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当年被追杀而迫不得已进入荒脉中,后又为《杀字诀》被困十五年,想到这些恍如一场大梦。

“北域,我太初真龙体又回来了!”楚枫仰天长啸,如真龙吟啸,声震九重天,惊得远方数十里内的走兽狂奔,飞鸟绝迹。

……

十五年后的北域荒城远远看起来依旧如故,这座古老的城池坐落在戈壁与黄沙上,似乎亘古不朽,永远都不会有丝毫改变。

楚枫和晴雪并肩而行,他们在城外降落下来徒步行走,城内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甚至还有妖气与魔气弥漫,行人的脸色上都充满了忌惮与不安,很多的修者都是低着头走。

这样的场景不免让他们感到惊讶,不过十五年而已,荒城内气氛似乎变得非常的沉寂,虽然依旧繁华,人来人往,但却不在喧沸,缺少生气。

不知不觉,楚枫和晴雪走到了山海楼前,刚想举步进入其中,便看到迎面走来几名修为不弱的青年对着山海楼叹了叹,脸上充满了向往与深深的无奈,径直走向旁边的一座酒楼——珍品楼。

楚枫不免有些愕然,在他的记忆中,山海口附近是没有别的酒楼的,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家珍品楼了?他叫住两个路人询问,方才得知这珍品楼乃是近几年新开的,只有人族和妖族才会进入其中。

楚枫不解,询问原因,知情的路人告知,如今的山海楼是没有人族会光临的,因为里面的时刻几乎都是古魔生物,为了避免与古魔生物其冲突,所以人族只能选择别家,这珍品楼就是因此而出现。

楚枫心中一惊,没想到才回去十五年而已,古魔生物都已经明目张胆在这片人族的土地上行走了,并且还在这片土地上横行霸道,让人族修者忌惮,连吃个饭都不敢与其碰面。

两个路人离去后,楚枫的眼中闪过一抹怒意,举步就要走进山海楼,但是刚迈出一步便又收了回来,最后还是选择了珍品楼。

十五年的时间,世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这些都是楚枫和晴雪不清楚的,冒然行事有可能让自己显然被动的局面,他想来都不是冲动的人,细细一想最后还是选择了珍品楼。

珍品楼中的布局与山海楼中相差无几,卖的也都是珍惜的菜品,各种奇珍野味,应有尽有,只是做菜的材料品级不如山海楼,相比起来微略有些逊色。

这里有着许多的食客,全都是修者,也只有修者才能来此消费,因为在这里消费的都是生命石源液。

叶辰和晴雪走上三楼,刚找到张桌子坐下来,便听到旁边那桌的几个修者带着屈辱的口气说道:“你说那些古魔生物到底有什么好嚣张的,不过才出现两三年而已,竟然如此嚣张,还将山海楼给霸占了,不让我们人族修者进入其中!”

“嘘,你小声点,那些古魔生物可是从无尽岁前封印到当世的,能被强者利用石源液封存起来,说明它们都不是普通的血脉,要是被听到了,你这脑袋恐怕就保不住了。”

“哼,放心吧,他们听不到的。这里可是珍品楼,有着许多年轻强者汇集,那些古魔生物岂敢随意将神念渗透过来。不过说到那些年轻强者,我还真是不明白,一个个自诩天骄人杰,却不敢与那些古魔生物一战,我们人族就没落到这个程度了吗?”

“谁说不是呢,万古岁月前,一部分古魔生物将我们人族当做血食,当做奴役,万古后的今天莫非要重蹈覆辙吗?那些大势力与超级势力也都是自扫门前雪,不管瓦上霜……”

“别说了,现在那些大势力和超级势力中不是突然出现了一些天骄人物吗,一个个自诩同阶无敌,却不敢与古魔生物中的年轻天骄争个高下,人族的脸都给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