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12章 物是人非

第三百一十二章 物是人非

楚枫和晴雪静静地听着,从旁边那些修者的谈论中得知这些年来,那些大势力与超级势力中的最强传人终于出世了,彻底显现于世人的面前。

半神传承与神灵传承以及万古神朝,这些都是半神与神灵开创出来的,这样的势力非常的可怕,难以说出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一两个返祖的血脉,他们当代的最强传人定然有过人的手段。

然而让楚枫和晴雪不解的是,那些所谓的最强的传人在数年中竟然没有与古魔生物中的同代强者有过任何的对碰,任由他们在人族的地界上横行霸道,实在是让人感到不解。

“听说一年前石族的当代天骄石浩和石易两人准备为人族年轻一辈找回尊严,要越战古魔生物腾蛇族的螣蛇神子和天狼族的天狼神子,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动静,据说是被老辈人物给压下去了。”

“嘿,得了吧,石族虽然是齐天大神的传承,那石浩与石易二人也是石族年轻一辈中的最强的人物之一,但体内的神血根本不够纯正,如何是螣蛇神子与天狼神子的对手。我听说是被石族的家主强行压下去了,不准他们约斗,实则是为了保住石浩与石易的性命,否则他们早已经身首异处!”

“是啊,如果神灵传承和万古神朝没有神子级别的人物存在,我们人族年轻一辈中根本找不到人能与古魔生物各族的神子相比,血脉相差太远,那可是号称神灵的子嗣啊!”

“或许我们人族的神灵也将他们的子嗣封印到了当世呢,说不定很快就会出现在世人的眼中了,到时候就有机会压制古魔生物各族的神子了。”

“你想得太完美了,且不说我们人族的神灵有没有将子嗣封印到现在,即便是有那也只是少数的一两个神灵而已,可是古魔生物各种的神子有多少你想过吗?”

“腾蛇族的螣蛇神子、天狼族的天狼神子、石魔族的魔神子、熔炎族的炎焱神子、银血族的银血皇子、食金族的食金兽、朱雀族的火雀神女,单单是这些就有七个,还不算那些尚在封印中的古魔生物其他皇族传人……”

“哎,你说倘若当年那太初真龙体和月仙子两人若没有别秦族与太虚圣地逼死,以他们的血脉天赋,是否可以与这些神子神女争锋呢?”

“太初真龙体本身就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体质,万古以来留下无尽的传说,据说其修炼到人道绝巅便可与神灵争锋,若在同境界中还真有可能与那些古魔生物各族神子争锋。至于那月仙幽,听说其战斗力与太初真龙体不相上下,现在想来真是可惜了……”

“可笑!你们这些小小修者竟然敢在这里妄谈什么太初真龙体能与神子争锋,根本就是一群井底之蛙!”四楼与三楼之间的楼梯上突然传来充满不屑的声音,紧接着便又冷笑起来,道:“太初真龙体只是被世人神话了而已,他要是真有那么强,当初就不要夭折了。什么修炼到绝巅可与神灵争锋,我看就算是给神灵提鞋都不配!”

话音落下,一个面容白皙俊逸的金衣青年自四楼走了下来,出来在众人的视线中,其身边跟着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修者,都比较精瘦,其中一人下巴上睁着一颗黑痣,上面长了根手指长的黑毛,刚才的话语正是他说出来的。

本来还有人想要反驳,但是一看到金衣男子时全都噤声了,眼中与脸上都写满了忌惮。而金衣青年身后那个长着黑痣黑毛的修者以冷眼扫视众人,嘲笑道:“你看看你们,吃东西就吃东西,谈论什么太初真龙体,那些个死鬼要是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早就该来拯救人族了,可是他们出现吗?还不知道躺在哪口棺材中场面呢。”

楚枫本来不想生事,指向打听更多耳朵消息,这些年来发生了太多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可是却听到如此混账的话语,嘲笑他也就罢了,竟然还嘲笑为人族立下万世功德的前八大太初真龙体,不禁让他心中压制的怒火快速冲上了头顶。

“是么?看你的装束,应该是太虚圣地乾阳院的人吧,不知道你是否觉得自己强过太初真龙体?”楚枫坐在靠窗的桌子旁,淡淡地说道,眸光平静地看着那个下巴长着黑痣的人。

“你倒是有些见识,知道我是太虚圣地乾阳院的人,既然知道还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想来也是有几分胆色与本事的人。你是在为太初真龙体鸣不平吗,可惜那种血脉太废物,还没有成长起来就夭折了。”下巴长黑痣的修者满脸都是不屑的样子,嗤笑道:“如果那太初真龙体能活着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单手就能镇压他,谁若不信尽管将他叫来试试!”

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修者们忍不住脸庞抽搐,虽然有一些人一直对太初真龙体存在抵触感,但这样的话也让他们感到非常的恶心。

心中不禁在想,太初真龙体早就死在太古荒域中了,你他么说这些有毛用,要是太初真龙体真的在你面前,还敢这样说吗?

“我记得当年太初真龙体可是将秦族和神日峰的精英长老都镇杀到尸骨无存,难道这位乾阳院的道友比神日峰的精英长老还要强大不成?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古人诚不气我也。这位道友既然具有如此神姿,想来应该是太虚圣地的圣子吧,如果不是圣子,那就太可惜了,定然是那太虚圣主偏心才不肯立你为圣子,凭你的本事强过圣子许多!”

楚枫一席话让下巴长黑痣,满脸不屑的修者脸色骤变,惊恐地看了看身边的金衣青年,等待他的却是金衣青年的一个大耳廓子,“啪”的一声抽在其脸上,当场将他抽得横飞出去,连后糟牙都飞了出来,鲜血狂喷。

众人都惊呆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个情况,直到那个被抽飞的乾阳院修者翻爬起来狠狠吐了口血沫,一些人才明白了过来,不禁将目光投向身穿青衣的楚枫。

“xx!你敢坑我!老子活撕了你!”

乾阳院的修者自然不敢对金衣青年发怒,将怒火完全撒在了楚枫的身上,如疯狂的野兽般扑杀过去,抬手就是烈阳神能,如太阳神火般的大手印直接轰杀而出。

众人见状,全都露出惊色,快速让出一大片的空间来,即便是退得较快,依旧感觉肌体像是被烈火灼烧般的疼痛,心中不禁骇然,这太虚圣地乾阳院的功法果真是霸道猛烈。

就在这时候,楚枫很随意的往前迈步,迎向那只烈阳神能凝聚的大手印,也没有见他有任何的动作,身体直接便从大手印对穿而过,别说肌肤就连衣衫都没有任何被烧毁的痕迹,惊得那个乾阳院的弟子骤然暴退。

人们全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一幕,竟然有人无视乾阳院的神通,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修者,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是一直冷眼旁观的金衣青年的眼中都闪过一抹神光,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啪!”

楚枫的巴掌突然扇了出去,响亮地抽在了那个黑痣修者的脸上,“啪”的一声将其抽飞了出去,牙齿如子弹般射了出来。还未等其身体落地,楚枫消失在了原地,拉起一串残影,瞬间出现在其面前,一把捏住了其喉咙,将其聚在空中。

“放了我!混账,我可是太虚圣地的人,你敢对我出手?”黑痣青年满脸狰狞地盯着楚枫,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份可以威慑对方,脸上还充满了优越感。

“是吗,我记得你只是乾阳院的人,你们乾阳院算什么东西?”楚枫的话语很平静,但是眼神却冰冷得像是两根无形的冰锥刺入了人的体内,让那个黑痣青年遍体生寒,眼中露出惊恐,身子都不由自主颤栗了起来。

然而想到金衣青年就在旁边,他立刻就有了些许底气,色厉内荏道:“大胆狂徒,你竟然连太虚圣地都不放在眼中,看来只是个穷乡僻壤中走出来的乡巴佬而已,今日你休想走出这珍品楼!”

“嘴倒是挺硬的!”楚枫冷漠一笑,将黑痣青年抛起,而后一把抓住其脚踝,就在这时候,金衣青年眼中神光爆射,冷声道:“放了他!今日让你活着离开,否则死!”

“嘭——”

随着金衣青年话语落下,楚枫手臂突然挥动了起来,提着黑痣青年的身体狠狠摔打在楼层地面上,巨响声中将楼面的防护阵纹都砸了出来,整座珍品楼都晃了几晃,黑痣青年口中立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差点骨断筋折,耳鼻口都在溢血。

“放肆!这些年来还没有几人敢在我太虚圣子的面前教训圣地的人,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金衣青年的气质瞬间攀升,整个人如利剑出鞘,强劲的气场席卷十方,使得楼层中的桌椅全都飞了起来,而后尽皆化为齑粉,惊得食客们全都躲到了角落中,以免被误伤,一个个脸上充满了恐惧。

“原来你是新的太虚圣子,我果然没有看走眼,也只有神日峰太能选出你这样的人来做圣子,看来的却是没有别的天才了。”

轻描淡写的话语彻底激怒了太虚圣子,其眸光中刹那间透射出两道金光,双手在身前捏动神通印诀,整个人顿时化为了一轮炽烈的太阳,如切割轮似的极速旋转着,“哧”的切开了空间,直逼楚枫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