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15章 回太虚峰

第三百一十五章 回太虚峰

楚枫强行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但心中的怒火却半点没有减弱,眼中凝聚着冰冷的杀意,想到自己的故人全都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他有种要将这天地都撕碎的暴戾之气。

离开天骄别院,楚枫和晴雪直接撕裂虚空而去,一刻都没有在神城内停留,心中像是压着万斤巨石般沉重。

十五年的时间,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曾经的故友都因为自己而受到了牵连,楚枫的心中充满自责与内疚,如野兽般啃噬着他的心。

这是真的物是人非,曾经那些谈天说地饮酒作乐的故人都不知道所踪,生死未明,懂事可爱得让人心疼的小沫也都被逼入了神禁绝地万古神山,想到这里,楚枫的眼睛逐渐就红了起来,真龙神血沸腾!

“夫君你不要难过自责,也不用太担心,相信以他们的本事未必就真的殒落了,或许早已逃过追杀而隐藏了起来。我们现在赶回太虚峰,看望苏曼和孩子,然后再商议接下来该事情如何?”

“你说我如何不自责,如何不担心……”楚枫双眼通红,但看到晴雪那温柔的充满关心的眼神,心中的戾气逐渐消失,声音也平缓与柔和了起来,道:“晴雪,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

晴雪摇了摇头,轻轻靠着楚枫的肩膀,道:“晴雪不怪你,你是晴雪夫君,晴雪知道你心中很着急。然而越是这个时候,你就越要冷静下来。”

“放心吧,我会的。”

楚枫压制了平息心中的波动,与晴雪快速赶往太虚圣地,他们没有使用传送阵台,凭借自身的速度飞行,数日后便来到了太虚圣地前,伪装成神日峰弟子的身份进入其中,而后悄悄来到了太虚峰。

路过太虚殿的时候,楚枫和晴雪走进了半敞开的青石大门,其上满是青苔与蔓藤,大殿内的石蒲上,一身灰色衣袍的易尘老人正盘坐在祖师的雕像前修炼,完全进入了寂灭状态,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但却给人以高深莫测的感觉。

“想不到易尘师兄又在使用这种寂灭法来修炼,看来不用多久又能在境界上迈出一大步,师兄的天赋真是惊人!”楚枫不禁惊叹,他的师兄看起来很老迈,事实上血气非常的旺盛,只是他没有使用血气来让自己的身体年轻化而已。

“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不要打搅师兄了,去后山看苏曼和孩子吧,十五年过去了,孩子都十四岁了,长这么大连你这个做父亲的一面都没有见到。这些年来,苏曼一个人带着孩子很不容易,你可得好好补偿她。”

“我会的,是我没有尽到做丈夫和做父亲的责任……”楚枫满脸自责,与晴雪快速向着太虚峰后山走去。

靠近后山小院,一片火红的枫林出现在视线中,每株枫树都有十米高,枝叶茂盛,火红的叶子在风中摇曳,片片飘落,在地面扑上厚厚一层。

楚枫心中一颤,没想到苏曼竟然在这里栽种了一片枫林,想来是太过思念他了,心中满满都是感动与温馨,脚步不禁加快了些。

走进枫林间,一个十几岁,生的亭亭玉立,容颜绝美,笑起来有两个深深小酒窝的灵动少女出现在楚枫的视线中,在她身边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年岁相仿的少年,面目丰神如玉,脸部轮廓如刀削,英俊且不失刚毅。

不管是少女还是少年,他们的五官与楚枫都极为相似,而在他们前方不远处右张白玉石桌,桌边坐着一个身穿粉色一群头戴珠花的美丽妇人,看起来二十余岁,却透露出非常成熟的韵味,她青丝如墨,黛眉如画,红唇柔妩媚,素手托腮,眸光有些迷离,有化不开的忧愁与思念。

“娘亲,您说我们只要每天拾起一片枫叶,当枫叶累积到一万片的时候,父亲就会回到我们的身边,娘亲您是不是骗我们的……”

听到少女有些凄楚的话语,少年的眼中充满了坚定,道:“落雪,你不可以怀疑娘亲,她说父亲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父亲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也不会一直让娘亲难过……”

“落雪,你哥哥说得对,你们的父亲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不管是哪方面都是最好的,他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苏曼的眼中弥漫着水雾,她每天都这样对自己的孩子说。

“可是……可是……”少女微微低着头,灵动的大眼睛蕴含的泪水,泣声道:“可是娘亲每天都这样告诉雪儿,雪儿都已经听了十几年了,父亲还是没有回来……”

“他回来会的,你们要努力修炼,到时候你们父亲回来看到了也会感到骄傲,不许再胡思乱想……”苏曼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目光定格在枫林边沿的两个人身上,眼中的泪水一下子就滚落了下来,她张了张嘴,努力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少女和少年见娘亲看着身后的方向表情失态,不禁转过身去,看到楚枫的瞬间,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瞬间流遍身体的每个角落,他们的眼眶也跟着湿润了。

“小男人,真的是你吗?”苏曼缓缓站起身来,泪水已经湿了脸庞,她的声音与身体都颤抖得厉害,生怕这只是一场梦境,甚至不开往前迈步,担心会惊扰了梦,眼前的人就消失了。

“苏姐……”

楚枫轻唤,身如疾电般划过枫林,一下子出现在苏曼的身边,伸手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小男人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吗?”

“是我!我回来了,十五年了,让你等了十五年,一个人带着孩子,是我对不起你!”

“父亲!”

少女和少年异口同声,他们站在楚枫的身后,泪水迷蒙了眼睛。

楚枫听到这样的呼唤,整个人瞬间僵住了,骤然转过身去,两道身影也扑到了他的怀中,紧紧抱着他痛哭了起来。

“父亲,雪儿好想你,你终于回来了,呜呜……”落雪大哭,不断抹着眼泪,而落寒则哽咽着,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好孩子,是父亲对不起你们,从你们出生就不在你们的身边,如今你们都长这么大了……”抱着两个孩子,楚枫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一别十五年,孩子都已经十四岁了。

……

接下来,楚枫和苏曼以及孩子们彼此说着这些年来的思念,落雪与落寒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欢乐的笑容,听着自己父亲说起在太古荒域的事情,眼中露出了崇拜与向往的神色,而苏曼则满脸柔情,静静看着楚枫,那眼神柔得能滴出水来。

晴雪在远处默默地看着,没有去打搅他们,想别十五年,她知道苏曼和两个孩子都有很多的话要和楚枫说。

直到几个时辰后,晴雪方才走上前去,相处了一会儿,她便带着落雪和落寒离开了枫林,说要是要传给他们修炼功法与神通秘术。

枫林内只剩下楚枫和苏曼,这里顿时变得寂静了起来,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深情地看着对方。突然,苏曼一下子扑到了楚枫的怀中,还未等她有其他的动作,楚枫直接将她拦腰抱起,脚步迈动,身形如风,瞬间消失在枫林中,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小院的木屋中。

“苏姐,这些年你辛苦了,你为我生下一对龙凤胎,让一下子就有两个孩子,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姐姐的小男人……”苏曼轻轻抚摸着楚枫的脸庞,纤纤玉手在他的脸上摩挲,鲜艳润泽的红唇娇嫩欲滴,距离楚枫的脸不足一寸,吐出如兰似麝的女人香气,道:“你可知道这些年姐姐有多么想你吗,每个夜晚,每时每刻,姐姐都幻想着你能突然出现,爱我疼我……”

“苏姐……”

楚枫吻下去,以闪电的速度褪去自己和苏曼的衣物,深情亲吻着她的唇和脸,亲吻着她身前的每个部位与每寸肌肤,让苏曼的身体热得如火烤,酥软的像是没有骨头,她紧紧抱着楚枫的头,口中呢喃着他的名字,发出近乎哭泣的声音。

“小男人……夫君……”

苏曼口中断断续续呼唤着,她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揉进楚枫的血肉中,非常的动静,无论楚枫如何索取,她都尽情地迎合与奉献着,仿佛要将自己生命都献给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中相对平静了下来,只有两人沉重的呼吸声有节奏地响起。苏曼浑身酥软地躺在楚枫的怀中,轻轻抚摸着他那结实的胸膛,脸上余韵未消,眼神痴迷。

“小男人,以后都不要再离开姐姐了好不好?每天都想在你的身边,这样躺在你的怀里,姐姐受够了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若不是有两个孩子相伴,若不是这里有着你曾经的回忆,姐姐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坚持下去……”

“别哭……”楚枫感到心疼,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道:“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我和何尝想离开你们,这十五年中是我负了你,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谁要你补偿了,姐姐是心甘情愿做你的女人,为你生孩子。只希望你能早些压制神日峰,届时才能让天下人知道,姐姐是你的女人,与那太虚圣主没有半点关系,姐姐不想与其他男人有任何瓜葛,因为我只属于你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