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16章 神州沸腾

第三百一十六章 神州沸腾

楚枫心中满满都是感动,对苏曼了解得越多就越能感受到她的深情与体贴,这样的女子世间并不多见,而他却拥有了不止一人,有种难以言说的幸福。

“这些年外面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吗?”楚枫想到了那些故人与小沫,心情突然变得沉重起来,紧紧搂住苏曼,道:“幸好你乖乖的听话待在太虚峰,否则要是被那些人查出点什么也遭遇到追杀而发生不测……”

苏曼掩住了楚枫的嘴,如一只小绵羊般依偎在他的怀中,柔声道:“你让姐姐待在太虚峰不要离开,姐姐自然会听你的话,关于你那些故人,不要太过担心了,他们都不知道平常人,相信应该还活着。”

“你是不是知道若儿的消息?”楚枫看着苏曼,见她脸上没有太多的担忧,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然而苏曼却摇了摇头,言称只能确定蓝心若在消失之前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重伤遁走了,所以相信她肯定还活着,多半是隐藏起来了。

……

接下来的时间中,楚枫每日都陪着苏曼和孩子,晴雪也和他们在一起,五人快乐地生活着,时而聊着这些年的发生的事情,闲下来的时候便将七绝神术传授给两个孩子,更是将从太古荒域中得到的《杀字诀》传授给了苏曼。

苏曼在十几年前就修炼过《伐字诀》,由于这些年来楚枫生死未卜,她便没有将这种神术传给两个孩子。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担心修炼这种神术,将来会给孩子们带来灭顶的灾难。

而今楚枫回来了,苏曼心中才有了底气,开始将《伐字诀》传授给自己的两个孩子,并且亲自监督他们修炼。

楚枫与晴雪则趁着空闲的时候来到了太虚殿中,回到这里也有几日了,却因为易尘老人在修炼状态中未能与他一叙。

“师弟师妹,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楚枫和晴雪的耳中传来易尘老人的声音,他依旧盘坐在祖师雕像前的石蒲上,整个人处于寂灭状态,没有丝毫的大道波动,甚至没有生命波动。

“师兄,你在寂灭状态中怎么还能分出神念感知外界?”楚枫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时隔十五年,他觉得眼前的师兄越发的神秘了,高深莫测。

“寂灭,毕竟不是真正的寂灭,若真正的寂灭了,人还能活么?所谓寂灭,不过是心的寂灭而已,事实上元神与生命之火却已经没有变化,只是隐藏得很深罢了。”

“原来是这样,师兄这种寂灭法真的神奇莫测,不过好像并不适合我修炼。”楚枫笑着说道,拉着晴雪走到易尘老人身边的石蒲上盘坐下来。

易尘老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楚枫和晴雪的脸上,道:“悲青丝、月仙幽、沐晴雪,想不到都是师妹,这些年中老朽都被你给瞒过去了,你可真不简单啊。”

“师兄,师妹并非有意隐瞒,实则是为了接近夫君从而保护他才不得已使用的手段,希望师兄不要怪罪。”

“师妹严重了,你道果深厚,能来我们太虚峰一脉是我们的荣幸,希望将来你和师弟一起携着开创出鼎盛的太虚一脉。”

听着易尘老人与晴雪的对话,楚枫心中不免有些吃惊,他没想到这个神秘莫测的师兄早就知道晴雪的三重身份了,真是神通广大,什么都瞒不过他。

“师弟,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易尘老人将目光投向楚枫,道:“这些年你们在太古荒域内,对于外界的事情丝毫不知,但这些日子以来却也听说了吧。”

“秦族和神日峰以及那些古魔生物实在是太可恶了!他们有什么仇怨找我便是,居然将和我有关的所有故人都牵扯了进去!”

“你那些故人对你感情深厚,燕云乱等人更是义薄云天,知你被逼入太古荒域有可能已经身死,突破道宫境界后便时常镇杀神日峰与秦族的人,后来更是因为某些古魔生物对你出言不逊而怒杀之,这才遭受大祸……”

“原来燕兄竟然是因为这样才遭到追杀……”楚枫心中很沉重,想到曾经与燕云乱等人相处的日子,说来也不算长,但是彼此的情意却很真诚与深厚,他们明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但还是肯以生命去维护他。

“对了,小沫的事情师兄已经尽力了,当时师兄得知消息已经太晚,赶去的时候,小沫已经被逼入了万古神山,那片神禁绝地凶险异常,师兄曾试着进去寻找,但却也不敢深入,最终无功而返……”

“希望他们都还活着,如果他们任何人有什么不测,我楚枫发誓,今生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覆灭秦族和太神日峰以及螣蛇族!”

“报仇的事情以后再说,你现在的修为虽然在同代中来说已经非常强大,甚至直逼连修炼十几二年的那些同辈强者,但却无法与大势力抗衡!”

“师兄放心,我不会冲动的,做事会有分寸。接下来,我准备清算三十年前的恩怨,是时候该去秦家了……”

“去吧,童年的惨痛经历在你的心中留下了太深的烙印,这笔恩怨若不清算,你心中结恐怕是永远也打不开,对于将来的修炼会有一定的影响。”

“师兄,夫君若前往秦家,即便是悄然前往,届时也必然会传开,大批的强者将会赶至,若秦族的人插手此事,后果不堪设想。”

“不用担心,的时候师兄我也会前往观战的,这是师弟与秦家的事情,谁想插手就得先过老夫这关,况且到时候应该还有别的强者前来,他也会支持师弟的,所以你们完全可以放心,放手就做吧。”

听到易尘老人这样说,楚枫的眼中爆射璀璨的神光,体内血液沸腾,隆隆奔涌!

这一天,楚枫已经等了足足三十年了,无时无刻不想登临秦家,让他们为当年那丧心病狂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永远都忘不了秦志将自己禁锢在冰冷的石**,撕开他的背部强行抽取真龙神血的画面,忘不了秦志手持匕首剖开他的腹部挖去伴生青铜钟的画面,更忘不了母亲抱着奄奄一息的他怒对秦家众强者,最后寡不敌众,被一路追杀到龙渊泽前的画面!

事情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当年的楚枫只有六岁,但那些往事却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天,每当画面浮现在脑海中都是那么的鲜血淋淋。

“夫君,这几日你就呆在太虚峰罢,到时候由师兄陪你前往秦家,也好多陪陪苏姐和孩子们,我会将你欲与秦家清算恩怨的消息传出去,届时让天下人都看看秦家为此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楚枫同意了晴雪的提议,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不然秦族和神日峰以及那些想要取他性命的人肯定会在他达到秦族之前布下天罗地网。

*数日后,神城沸腾了,太初真龙体没有死的消息如同狂风席卷整座城池,短短时间内,大街小巷的人都在谈论此事。

“听说太初真龙体并没有死,时隔十五年又回来了!”

“唔,有消息说前些日子在荒城镇杀新任太虚圣子的就是太初真龙体,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神日峰非得吐血不可,两任圣子先后被一人击杀,这简直就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据说太古荒域乃是仅次于神禁绝地的存在,自古以来有大批的强者深入其中探寻荒域的秘密,结果都没有能活着走出来,太初真龙体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过了整整十五年方才现身!”

“谁知道呢,都说太初真龙体身具大气运,看来此话半点都不假,连太古荒域这样的地方都无法要了他的性命。如今过了十五年,其境界必然突飞猛进了,否则也不能轻易就镇杀了新任的太虚圣子,以前他的那些敌人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心中会是怎样的感受。”

就在人们震惊于楚枫没有死去的消息时,又一则与他有关的消息传开了,一时间让神城沸腾到了极致!

“太初真龙体楚枫将要今日前往秦族,清算三十年前的恩怨!”

“哗——”

不知道是谁在暗中以道音喊出这样的话,响遍十方,震耳欲溃,人们瞬间炸开了锅!

“太初真龙体真的要上秦家了?难道他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了吗,竟然要只身前往秦家,与整个秦家抗衡,真的还是假的?”

“秦家表面上虽然只有道宫境界初期的太上长老,但多年的传承,有着很深的沉淀,必然会有更强的老古董与底蕴强者。太初真龙体虽然强大,时隔十五年,其境界也有了很大的整长,但如此短的时间内想来也不可能在道宫这个境界中走出太远,这次若真的前往秦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啊!”

“当年秦家的秦志在太初真龙体尚且只有六岁幼龄的时候撕开其后背,剖开其小腹,手段残忍至极,差点让其身死,他们肯定没有想到,当年那个柔弱的孩童会在三十年后登临秦家找他们复仇吧。”

这些消息在东域快速传开,持续发酵,很快就传到北域与南域以及西域,短短数日内,整个东方神州大陆的人都知晓了。

“什么?那太初真龙体竟然没有死!”秦族的家族大殿中,秦族家主铁青着脸,很不快地瞟了大殿下方的秦琴一眼,道:“当年你不是追到太古荒域将其重创了吗?在那种情况下,他竟然还能活下来!”

“当年我的确将他重创,只能说他命大,不过他不自量力,竟然要去秦家寻仇,以他的修为定会血溅秦家,所以我们根本不用担心。”秦琴冷冷地说道,心中与脸上表现出来的确不同,莫名的有种难言的喜悦。

“哼!这次就算他有十条命也休想活下来!”说到这里,秦族家主看向大殿下方的几名老者,道:“你们几个太上长老带上一些精英护法准备前往秦家,要是再让楚枫跑掉,你们就不要回来见本家主了!”

同一时间,太虚圣地的神日峰上,太虚圣主脸色阴沉能滴出水来,紧紧咬着牙齿,道:“没想到楚枫那个叛逆竟然能活着从太古荒域走出来!”

“圣主,那个叛逆就算活着又如何,此次他不是准备去秦家寻仇吗,如今天下皆知,所有想取他性命的人届时后悔前往秦家,他是插翅也难飞,我们何愁不能将其镇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