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18章 人族老人威

第三百一十八章 人族老人威

现在的秦家可以说是万众瞩目,确切地说是楚枫与秦家即将发生的冲突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秦家族地前已经密密麻麻都是人影,来自神州各大地域,不知道多少的势力,还有数不清的散修者。

“太初真龙体为何还不出现,现在神州各大势力该来的人都来了,大家都等着看他与秦家清算往日的恩怨呢。”

“现在秦族和神日峰的人都在,连太虚圣主都亲自来了,他们对太初真龙体可是有着必杀之心,你们说楚枫会不会一出现就遭遇秦族和太虚圣地的围杀,连秦家家族大门都未能进去就血溅于此了?”

“应该不会吧,大家都能想到的事情,太初真龙体又岂会想不到,他多半会寻找太虚峰的现任峰主一起前来,有了易尘那样的强者在身边,神日峰和秦族的人想要动手,恐怕得掂量掂量。”

“此言有理,先不说楚枫会请来他的师兄易尘,就说今日是他与秦家清算往日恩怨,天下皆知,万众瞩目,在这种情况下,神日峰和秦族的人即便是杀意再炽烈,也不会抢在秦家前面动手,毕竟今日一战,楚枫能否在秦家众强者的手中活下来还尚未可知。”

“自从楚枫从龙渊泽出来至今已经二十余年了,他从神海秘境一步步走到现在,修炼进境可谓神速,太初真龙体这种血脉所拥有的潜能与天赋的确是非常的惊人,让人惊叹,也难怪古时的八大真龙体能威临天下,留下震古烁今的赫赫威名。只可惜,这一代真龙体树敌太多,前路艰辛异常,前面的路多半要就此断送了……”

“修炼界中大部分人都知道秦家与秦族有着很深的关系,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往来,事实上秦家却是秦族的分支,当年是属于秦族的一个庶系,即便是太初真龙体拥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手段能压制秦家,但也绝对敌不过秦族的强者,没有颠覆秦家的可能,此战即便会震惊天下,但他却也性命难保,注定要殒落于此……”

人们议论纷纷,各种声音此起彼伏,说到秦家与秦族之间的关系,前来观战的人们都觉得楚枫没有任何希望,最多也就杀几个秦家的人发泄心中的恨意,绝对不可能真正颠覆秦家。

各方修者中,只有那些半神传承级别以上的修者保持着沉默。古凰神朝的皇家神卫如雕像般守护在鸾轿的两边,雨族那边,几名老辈强者捋动着胡须,在他们的身边站着一名白衣如雪,柔美倾城的女子,眉宇间隐隐透着些许忧色,正不断看向远方,似乎在等待谁出现。

除此之外,各大势力的年轻天骄们也来了不少,曾经与楚枫有数面之缘的金刚与金灵儿也来了,甚至是南方蛮荒大陆的烟霞神教圣女林岚都出现了。

正午时分,人们的议论声更多了,不知道多少人看向远方,都在议论此事的主人公为何迟迟没有现身。

“看!那好像是太初真龙体!”

有人惊呼,目光看向远方的山脉上空,那里出现数道身影,为首的是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五官清秀而不是刚毅,一头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胸前脑后,眸光非常的深邃。

他的身边有命黑发黑须的老人,脸上有着浅浅的皱纹,面目慈祥,却让人以高深莫测的感觉,他们的身后则是一名容颜与身段都极尽完美的白衣女子,青丝如墨,黛眉如画,眸如秋水,肌肤欺霜赛雪,红润晶莹而润泽,脚下不着鞋袜,双足如绝世美玉雕琢,完美无瑕,美到令人窒息!

“十五年不见,虽然看起来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青衣也变成了白衣,但容貌却没有什么变化,的确是太初真龙体无疑!”

“他果然请来了强者,与他并肩而行的应该就是其师兄,太虚峰的峰主易尘吧!”

“他好像很有信心,这般的从容镇定,连月仙幽都跟着来了,看来是有很大的把握啊。”

各个势力的人低声议论,在人群中有些面容稚嫩的少男少女,是这十几年的新生人物,很多都是听着楚枫的事迹长大的,而今看到楚枫的真容,一部分少年与少女的眼神有些炽热,充满了崇拜。

当然,也有心高气傲的人脸上带着敌意,甚至表现出了不屑的神色。

“来了,他终于来了……”雨族众人中,白衣胜雪的女子眼中含着泪光,神色却很激动,以至于她的双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而在古凰神朝的鸾轿前,头发花白的老妪双目神光湛湛,对着鸾轿中的人低声说道:“二公主,小王爷来了,他已经成长为一个男子汉了,不再是当年的小小少年,还有王妃也都来了……”

“嬷嬷,不要声张,暂时不能让他知道我在这里,不然会影响到他,这么多年过去,我想看看我的孩子到底成长到了什么程度!”

“二公主,老身知道了。”

另外一个方向,苏曼带着落雪与落寒也出现了,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个英武的中年男子,身材挺拔,脸如刀削,可见其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的英俊。

太虚圣主的目光本来一直都盯着踏空而来的楚枫,此刻却骤然转向了苏曼,看着其身边的少年与少女,他的表情不免有些诧异,但却压盖不了内心的激动。

“小曼,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太虚圣主满脸炽热地看着苏曼,十五年了,苏曼有了许多的变化,她变得更美了,更加的迷人了,有种说不出的风韵,这种感觉让太虚圣主更加的痴迷。

“圣主,请你称呼我的全名,自我离开神日峰便已经与你断绝了任何关系,今日当着天下人的面,希望你不要让我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

苏曼的表情很冷漠,尤其是看向太虚圣主的时候,完全就像是在面对一个陌生人,这样的情况让在场的修者们惊讶无比,一时间全都将目光投了过去。

听到这样的话,神日峰的脸全都变色,而太虚圣主的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顿觉脸上火辣辣的,特别的难堪,他压制着心中的怒火,道:“你无故消失十五年,我可以不计较这些,但希望你不要太够分!还有,你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苏曼转身看向英武的中年男子,而后对太虚圣主说道:“你说这位前辈么?”

“前辈?”太虚圣主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许,道:“先不说这些事情了,等今日的事件结束,你跟本圣主回神日峰,以后不要再不声不响离开了。”

“想不到区区太初真龙体与秦家的恩怨竟然牵动了如此多的人族修者,可真是热闹得很。”就在这时候,远方有几道身影踏空而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当先的乃是一名身穿花色锦衣的男子,生着一双菱形的瞳孔。

见到这个青年男子带着一群强者而来,人们的脸色大变,就连那些大势力的强者们都忍不住变色,眸光“唰”的投了过去。

“这么热闹的场面,怎能少了我们,怎么说我们也是这个大陆的主宰种族。”花色锦衣男子淡淡地说道,他的眸光非常的犀利,甚至是有些森寒,他给发浓密,脸如刀削,眸光扫过人群,无数人都低下了头,不敢与其对视。

“哈哈哈!螣蛇兄,这些人族果真是软骨头,跟万古前一样,你看他们连看都不敢看你,我看就我们这几个种族苏醒就已经足以震慑他们了!”

倨傲嚣狂的声音自远处传来,一名充满狼性,眸光嗜血与残忍的青年男子带着一群古魔生物强者凭空而至,强大的气场压得许多人呼吸困难,胸闷气喘。

他立身在空中俯下众人,冷漠地说道:“见到我们这些主宰种族,你们这些卑微渺小的人族还不跪下行礼?”

此话一出,各大势力的人全都变色,脸上充满屈辱,半神传承与神灵传承以及万古神朝的强者们的眼中皆涌现怒火,但却强忍住着没有爆发。

“古魔族也好,人族也罢,同在这片天地中,皆为世间苍生,和平相处便好,何必要欺人太甚。”苍老的声音自远空传来,在那天地的尽头有个老人正在空中迈步行走,也不见他施展什么神通,步伐迈动时,似乎连时空而跟着其节奏而律动,声音刚落便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这是一名身形佝偻的老人,头发枯白,脸上皱纹如刀刻,烙满了岁月沧桑的痕迹,眼睛也很浑浊,可是谁都不敢对他有所轻视,就凭他刚才的速度就足以证明其实力!

“想不到人族中还有你这样的人物存在!”螣蛇神子身后一名王者淡淡地说道,目光直逼老人,冷笑道:“可惜,像你这样的人对于人族来说已经是凤毛麟角,改变不了大势。”

“大势从来都没有变过,老朽何须去改变,身为人族的一份子,老朽只希望人族能平静发生下去。”老人面目慈祥而随和,说完便看向楚枫,道:“听说今日是你与秦家清算恩怨,其他的事情就暂且抛开,古魔族的道友既然来了,那就好好观看吧,老朽不想伤了和气,但也不在乎舒展舒展筋骨。”

平静而随和的话语,却显现出了老人的自信,即便是面对古魔生物中的螣蛇皇族与天狼皇族,他也这般从容镇定。

“就凭你一个人族,且老迈不堪,也敢在我们面前表现出这样的姿态!”天狼皇族的强者冷笑,他乃是一名强大的道王强者,声起间向着老人踏空逼去,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碾压而来。

“道友,你的脾气太暴躁,人族虽然式微,但也不是谁都能欺凌的!”老人淡淡地说道,任由那股气势冲击而来,他如山岳般立身在空中,连衣襟都没有动一下,紧接着便伸出手掌拍了过去,动作非常的随意,如同在拍苍蝇似的。

“嗡——”

枯瘦的手掌拍来,天狼族的王者本来非常的不屑,但是当手掌即将拍中他的时候,让他的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他发现自己想要闪躲都不能,有一种恐怖的大道气机将他禁锢,身子难以动弹。

“轰”的一声,枯瘦的巴掌拍在了天狼皇族王者的身上,当场将其拍得横飞出去,骨断筋折,大口吐血。

这样的画面让所有人都震惊,那可是天狼族的王者,竟然就这样被一巴掌拍得骨断筋折,跟拍苍蝇似的,老人的实力简直是高深莫测,人族中竟然还有这等强悍的人物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