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19章 强势杀进秦家

第三百一十九章 强势杀进秦家

这一刻,在场的人族不禁露出激动的神色,紧紧握着拳头,感到无比的解气,这些年来被古魔族压得抬不起头来,受尽了屈辱,而今终于狠狠出了口恶气!

“你敢对我天狼皇族的人出手,就算你是人族圣人,将来也要付出代价!”天狼神子的脸色阴沉,双眸闪烁慑人的冷光,话落便不再多言,将那个被击伤的强者叫到了身边。

老人出手震慑全场,不管是螣蛇皇族还是天狼皇族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的眼神中闪烁冰冷的芒,但却没有生事,深深明白带来的强者还不足以与这个人族的老人对抗。

虽然螣蛇神子和天狼神子没有再羞辱人族,但他们的眸光却盯住了楚枫,脸上皆充满冷漠,居高临下俯视过来,口中未曾说话,可眼神却摆明了是没有见他放在眼中。

楚枫与他们对视了片刻,深邃的眸子中没有什么波动,今日是来与秦家清算三十年前的恩怨,不宜再与这些古魔生物皇族的神子发生冲突。

他与易尘老人向着秦家族地而去,前方的修者见状快速向着两边推开,让出一条通道,而太虚圣主与秦族的强者们却以冰冷的目光凝视着他,像是要挖他的肉饮他的血似的。

路过太虚圣主与秦族的强者身边时,楚枫淡淡一笑,道:“当年我未能死在太古荒域中,看来是让你们大失所望了,今日见到我,不知道诸位的心中除了杀意是不是还有些忐忑?你们尽可放心,他日我会一一找你们清算。”

“哼!就凭你这样蝼蚁还不足以让本圣主忐忑,今日你没有活下来的希望!”太虚圣主冷声说道,对于楚枫的恨意与杀意浓烈到了极致,只要想到他拿着苏曼的内衣的画面,太虚圣主的心中就像是有一群在野兽在冲撞。

“是吗,我足以让你愤怒,甚至是癫狂,我便已经足够了。”楚枫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这样的表情莫名的让太虚圣主有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路过太虚圣主与秦族众人的身边,楚枫终于来到了秦家山门前,看着这个曾经留下难以莫名的记忆的地方,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曾经我把这里当成我的家,将这里的人当做我的亲人,可是人性的丑恶却给了我鲜血淋淋的教训,让我知道什么叫做狠辣,什么叫做残忍。

楚枫迈步走向秦家山门内,守护的弟子并没有阻拦他的去路,随着他的脚步不断迈动,守山的弟子不断后退,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持兵器的手都在颤抖。

“当年若不是你们那些丧心病狂的行为,我的童年或许会生活的很快乐,人生的道路也将完全不同,或许还没有今日的成就,说来我还得感谢你们……”

平静的声音穿透虚空传出很远,方圆百里都清晰可闻,这种道音不禁让许多的人都变色,这得多么深厚的大道神能才能做到?

年轻一辈中能够做到这个程度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仅凭这一点,在场的强者们便可以肯定楚枫的境界多半已经在道宫境界五重天以上了,加上他这种血脉所拥有的恐怖禁域,完全可以与道宫巅峰境界的普通强者争锋!

“楚枫,你这个孽种,休要说这些废话!”秦家的族地前站着一名道宫境界的太上长老,他目光冰冷,居高临下俯视正一步步逼来的楚枫,道:“你这种不祥的体质本身就是毒瘤,将来注定要为祸苍生,我们杀你是替天行道,正义之举!当年你命大,龙渊泽都没有能葬了你,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收了你这个孽种!”

“老梆子,你的嘴可真臭,秦家果真都是些下等货色,连最起码的教养都没有,看来你们从小就是死了爹妈的野种,没人教养,才这般嘴臭!”楚枫毫不留情还击秦家的太上长老,对方一口一个孽种,让他心中的杀意不断攀升,眸光与气机早已将其锁定。

“哼!本座难道说错了吗,你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不是孽种是什么?”秦家太上长老满脸嗤笑,单手背负在身后,道:“当年你娘来我们秦家的时候就已经打着肚子,不知道是跟谁厮混才怀上了……”

“噗!”

秦家太上长老的戛然而止,楚枫刚才还在千米之外,此刻却已经出现在了其身边,空中长长一串都是他的残影,而他的手也捏住了那个太上长老的脖子,将其凭空提了下来,脸涨得通红,双脚在空中不断蹬动挣扎,却无法挣脱,眼中不禁露出惊恐的神色。

“好快的速度!”

人们的脸上露出惊色,十五年不见,都在猜测楚枫到底有多么强大,而今见到他展露出这一手,不禁感到震撼。

“你……放开我!”秦家的那个太上长老拼命挣扎,努力说出这么一句话,由于脖子被捏住,他感到呼吸困难,脸涨得通红,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老孽畜,既然落到了我的手中,想让我放你下来可以,只要你当着天下人的面前乞求我,或许我还可以考虑考虑。”楚枫将手臂举得更高了些,淡淡地说道,眼神冰冷得让那个太上长老浑身发寒,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

“楚枫!你这个孽种,今日只身前来,还如此狂妄,你真以为我秦家是这么好容易挑衅的吗?”秦家家族的大门前出现了大批的太上长老,每个都是道宫秘境中后期的强者,他们眼神阴冷地盯着楚枫,已经做到了击杀他的准备,这是要让他连秦家的大门都进不去。

“你们这是想要拦我?”楚枫单手举着一名太上长老,目光扫视大门前的一群强者,道:“今日我只是想来清算三十年前的恩怨,目标只是当年参与过的那些人,只要你们秦家肯将那些人交出来任由我处置,我便不再追究其他!”

“大言不惭,小小一个真龙体,你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呢,就敢在我们秦家的家门前放肆!”秦家的家主立身在家族深处的高台上,洪亮的声音如雷鸣滚滚,随即一声令下,道:“诸位太上长老,联手将这个孽种给本家主拿下!”

“既然如此,别怪我楚枫心狠手辣!”随着这道声音,那个被拘在手中的太上长老的头颅“噗”的被拧了下来,鲜血冲起数米高,无头尸身直直落在秦家的家门前,溅起满地的烟尘,涌出的血液将大片的地面都染红了。

“孽种,你敢行凶,我等要你的命!”

一群太上长老带着众多的强者冲杀了过来,一下子就将楚枫给围在了中央,他们各种施展神通,体内神能冲出,幻化为一只只凶兽,咆哮着扑杀而来。

“吭——”

楚枫张嘴长啸,嘹亮的龙吟震动山河,这片山岳都轰隆隆摇颤,方圆数百米内所的树木瞬间被声波冲飞了起来,山石也都裂开了,乱石穿云。

“轰隆隆——”

四面八方扑杀过来的凶兽虚影在龙吟声中瞬间崩裂,连楚枫的衣角都碰不到,与此同时,楚枫迈动脚步,身形如讥讽追电,在这片空间中拉起满天的残影。

“锵——”

漆黑如墨的龙纹黑矛出现在他的手中,矛身如蛟龙出洞,“噗”的洞穿正前方那个太上长老的胸膛,带起一蓬鲜血的血雾。

楚枫挥动手臂,龙纹黑矛灵活无比,矛身韧性十足,如同真实的龙躯似的弯曲的起来,矛锋如龙头,“嗡嗡”声中划过玄妙的轨迹,闪电出现在另一个太上长老的眉心前,如此的快速,让那个太上长老的眼中露出惊恐欲绝的神色,还未反应过“噗”的被洞穿,活生生钉在了矛尖上。

“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想挡我去路,真是不知死活!”楚枫的声音充满了冰冷的杀意,神色冷漠到了极致,他单手演化《伐字诀》,大道神能凝聚成数柄金色的神剑怒斩八荒。

“噗——”

七颗头颅高高飞起,快速滚落在地上,无头尸身的脖颈中接连冲起数米高的血柱,紧接着便轰然倒地。

秦家的家主见到这样的画面,脸色逐渐变得阴沉,他没有想到短短三十年的时间,楚枫竟然强悍到了这种程度,不过若只有这样的战斗力,还无法对秦家造成真正的威胁,当即下令让更多的太上长老赶往家族大门,势必要将其镇杀在大门前,这样才能显现出家族的实力!

秦族内不断有强者御空而来,他们如道道闪电般划破长空。面对这样的场面,楚枫探手而出,紫金色的血气大手铺天盖地,一把将前方所有的人拘在手中,运转血气一震,惨叫声不绝于耳,血气大手中的人全都被震成了肉泥,血雾满天。

紧接着,楚枫的手中便出现了一柄造型别致的血色大弓,这柄大弓没有弓弦,它被楚枫持于手中,当澎湃的血气贯入弓身内,光弦出现了。

惨烈的杀伐之气如潮水般弥漫开来,楚枫快速拉弓光弦,“唰唰唰”一连射出数十箭,血色的光箭如流星般划破长空,带起尖锐的破空声,锁定每一个自秦家内部赶来的强者。

“噗”、“噗”、“噗”……

血殇弓在楚枫的手中发挥出了强绝的威能,以他的血气来催动,真的恐怖至极,那些光箭的速度快得让人眼花,蕴含的杀伐惊人的犀利,一瞬间将十几个太上长老的头颅全都洞穿,如下饺子般从空中栽落下来,噼里啪啦掉了一地,再怕爬不起来。

“秦家!当年你们赋予我的一切,今日我要以十倍的代价奉还给你们!”楚枫手持血殇弓强势迈步,他的脚步似有亿万均重,且拥有特别的节奏,让这片空间都跟着律动,无形中有大势在凝聚,脚步踏在空中如山岳震击而下,“轰”的一声将秦家的家族大门与周围的围墙震的四分五裂,就连防护阵纹都抵挡不住。

人们惊呆了,谁都想不到时隔十五年,太初真龙体竟然已经强悍如斯,从其表现出的战斗力来看,怕是得有接近道宫境界七重天了。

接近道宫境界七重天的太初真龙体,那可不是这个境界的普通修者可以比拟的,加上其恐怖的禁域,就算是这个大境界九重天巅峰的年轻强者都无法与其争锋,人们觉得而今的楚枫是真正的崛起了,就算是那些大势力想要杀他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