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21章 秦志

第三百二十一章 秦志

楚枫如一尊兽神,双臂展动见,缭绕在其身周的神兽与蛮兽同时咆哮着冲向四面八方,瞬间爆发出的威势与恐怖气机让秦家七大精英太上长老面色大变,眼中露出浓浓的惊恐,赶紧催动大阵的力量来抵挡。

“轰——”

巨响声中,大阵演化出的凶兽瞬间就被神兽与蛮兽给撕碎了,根本不是同级别的存在,况且在神兽与蛮兽的面前,那些凶兽难以发挥出战斗力,被其气息所震慑。

“快躲开,不能硬拼!”一名精英太上长老惊声大叫,与此同时转身冲向别处,但是神兽与蛮兽的来势来猛烈了,“吼”的一声,锋利的爪子“噗”的洞穿了其身体,而后随意一划,整具身体四分五裂,被撕成了碎片。

“噗——”

“啊——”

……

血肉被割裂的声音与惨叫声此起彼伏,不过短短数息时间,秦家七大精英太上长老全都死在了神兽与蛮兽的利爪下,形神俱灭,没有一具完好的尸体,地上到处都是碎烂的血肉,散发出浓厚的血腥味,几欲令人作呕!

亲眼目睹这样的画面,众人的心中感到越发的冰寒了,修炼界中虽然充满了杀戮,但这般血腥的场面却是极少能见到的,实在是有人瘆人,只觉得骨头缝里都在灌冷风。

“你竟然能在这么断的时间看出我秦家阵法的玄机!”秦家家主的阴沉着脸,老牙要的喀喀声响,本以为如楚枫这种境界的年轻修者,今日闯到家族中来,轻而易举就能将其镇杀。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楚枫不单单是手段惊人,就连天赋悟性也可称惊艳,这般过人的能耐实在是世间少有,不过才一刻钟而已,就有大批的强者死在其手中。

“有何不能?”楚枫白衣胜雪,浓密的黑发轻轻飞扬,他单手背负,一步步向着秦家家族中的高台逼近,淡淡地说道:“你们秦家的这些阵法身为低劣,其中玄机既然可一眼看透,并没有什么可惊讶的,只能说你们是井底之蛙,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已。”

“你!”秦家家主双眼怒瞪,他被楚枫这句话呛得差点背过气去,大阵被人学会了,此刻还被轻视,真是让他心中郁闷到想吐血,当着天下修者的面,真是丢尽了脸!

“还是那句话,今日我秦家只为清算三十年前的恩怨,只要你们肯将三十年前参与那件事情的所有人交给我处置,我便不再找秦家的麻烦!”楚枫的眼眸冷冽如刀,遥遥扫视高台上的众人,冷笑道:“当年你们面对我母亲和六岁的人不是很强势的吗?既然当年种下了因,今日便应该主动站出来承受这个果,躲在人群后面还算是男人吗,枉费你们修炼多年,连这点担当都没有,真是为天下修者丢尽了脸面!”

楚枫向着高台逼近的同时,话语也是毫不留情,言辞如刀般锋利,使得当年参与这件事情的几位主要人物以及秦志等人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此刻,人群中有开始有了议论声,声音越来越大,在不断天地间不断回响。

“当年的太初真龙体血脉初初血腥,尚只有六岁幼龄,不管怎么说,秦家的手段也有过了,怎么能那样对待一个孩子,真是损了家族为威名啊。”

“杀了也就杀了,竟然还将其开背剖腹,简直是丧心病狂,这样的事情当世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做得出来吧?”

“阿弥陀佛,佛曰:世间万法皆可空,唯因果不空。秦家于三十年前种下孽因,三十年后的今天便该承受恶果,因果循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善战善战!”人群中一名大和尚双手合十,满脸慈悲庄严的样子。

听到这样的声音,不少人都将目光投了过去,有些人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了抽,而本在全身关注楚枫的苏曼则黛眉微皱,转头看去,眼中闪过两道冷光。

东方神州并不是没有佛道传承,但基本都是隐居寺院潜修,从不走进红尘,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个特例,那就是大和尚。

苏曼曾经以为内衣的事情多误会楚枫,后来知晓最开始偷走内衣的就是这个看起来满脸慈悲庄严,道貌岸然的秃子,见到他的时候,心中非常的愤怒,但想到与楚枫的结合也是因为他,便又逐渐平静了下来。

“无量天尊!”佛号声刚结束,人群中再次传来了道号声,一名年约三十碎,蓄着三样胡须的道人一脸老神在在的样子,道:“秦家作为一方传承,当年事情也早已不是秘密,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唯有实力才能解决一切,难道还会被一个道宫境界的年轻修者吓到了不成?”

此话一出,人们尽皆望去,以奇怪的眼神看着那个道人,这家伙分明就是唯恐天下乱,这是在刺激秦家,让他们与太初真龙体血拼呢。

“道长,大师,许久不见,在下甚是想念,等此间事了,在下再与你们好好聚聚。”楚枫的眸光落在人群中的道人与大和尚的身上,脸上露出喜色,言语中有着故人重逢意味。

大和尚与道士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了,紧接着就沉了脸,他们本来是想看好戏,想看秦家举族与楚枫血拼,可是没想到反被楚枫将了一军。

此刻,不知道多少的目光都落在大和尚与道士的脸上,人们几乎都是相同的表情,好像是在说,原来你们是太初真龙体的故友!

这样的眼神让大和尚与道士的脸色越加呃发黑了,赶紧出声道:“小施主,贫僧与你素未谋面,何来许久不见一说,施主是认错人了吧?”

“大师说笑了。”楚枫满脸笑容,道:“犹记得当年在神城的时候,大师与道长惜在下天资卓绝,但境界太低,不惜将一小块完美的生命石源液相赠。此等大恩,在下至今尚铭记于心,不敢忘怀,他日定当好好感谢两位的当初的慷慨。若非如此在那世家古墓前,在下也无法引来天劫脚踩太虚圣子,或许更无法进入古墓中得到各种机缘。在下如此成就,大师与道长功不可没。”

顿时,四面八方有许多冰冷的眸光扫视了过来,大和尚与道士虽然没有转身去看那些目光,但是他们可以感觉到那些眸光的主人都充满了敌意与杀意,不禁让他浑身一个激灵,表情跟吃了一把死苍蝇似的的难受,看着满脸笑容的楚枫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现在这种情况,在场的人完全认定了他们就是故友,而且关系非同寻常,即便是如何解释都是没用的,大和尚与道士心中非常的清楚,只能黑着脸沉默不啃声,心中却是一遍一遍咒骂着楚枫。

秦家的人静静地看着,他们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一大群强者都汇集在家族中的高台上,脸色阴沉的同时也充满冰冷的杀意。

“小孽畜,你们的话说话了没有!”秦志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是骄傲的,也是刚愎自用的,自从融合了三滴真龙神血,领域战力飙升到六禁,更是然他充满无穷的信心,而今对于楚枫体内的其余神血更是充满了炽热,势在必得。

“孽畜?你在说你自己吗?说你是孽畜都侮辱了孽畜两个字。”楚枫转过身来平静回应,他继续往前迈步,道:“当年你最先对我出手,也是最丧心病狂,今日不知道敢不敢与我单独清算这笔旧账!”

“与我一战?既然你要找死,我便成全你!”秦志的眸光刹那间变得无比森冷,他并指在身上疾电,每一指点在身上都会闪烁出璀璨的光芒,而他的气势也跟着不断攀升!

之前的秦志竟然一直封印着自己的境界,此刻将封印解开,其境界片刻之间就提升到了道宫境界九重天巅峰大圆满!

也难怪他如此想要得到楚枫体内的其余神血,只有能将其融合,不但能蜕变血脉提升禁域,还能一举突破桎梏,迈入道主境界,成为真正的强者!

“好孩儿,别怪义父以境界来压你,谁让你是太初真龙体,相信就算是境界不达,以你拥有的禁域也足以与道宫巅峰的义父争锋了。”秦志语气温和,但脸上却充满了狞笑,浑身衣衫鼓荡,携着猛烈的气势而来。

他们相互向着彼此而去,距离越来越近,两人的气势无形中对碰,发出沉闷的隆隆之音,滚滚余波席卷十方,使得方圆数百米内的虚空尽皆崩碎,更远处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

“义父的乖孩子,不得不说你的三滴真龙神血效果神奇无比,义父永远也忘不了融合你的神血是那种身心舒坦的感觉,真是浑身毛孔舒张,像是要举霞飞升了似的。”秦志向着楚枫逼近,脸上充满了狞笑,同时以神念传音:“义父对于你体内剩下的真龙神血也很感兴趣,一直都想得到,今日你主动送上门来,义父的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

听着秦志一口一个乖孩子,一个口一个义父,楚枫的眼中逐渐有了血丝,心中一股戾气腾升而起,直冲脑门,他的额头与手背上爆出了条条青筋,心神波动非常的剧烈!

童年的画面难以忘怀,那些欢快的与不幸的,前后形成强烈的对比,扰乱了楚枫的心湖,使得他的大道神能精气与血气都变得极为不稳定。

“当——”

就在这时候,体内的伴生青铜钟突然震动了一下,一股清凉之气溢出,流遍全身,最后涌入神识海中,楚枫顿时一个激灵,心中的戾气顿消,眼中的血丝也快速消退,神色平静下来,眸光不再有丝毫的波动,只有无尽的冷漠。

秦志见楚枫这次快速便恢复了平静,眼睛微眯,不禁露出惊色,心中也是一沉,没想到的心志竟然坚韧到了这种程度,故意提及童年的事情去刺激他,结果都没有能够对他造成影响。

“你故意提及童年的事情,想要扰乱我的道心,使我发挥不出巅峰战斗力,可惜你的伎俩未能得逞。”楚枫淡淡地说道,冷晒道:“动手之前你使用这样的手段,看来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当年在石室中你取我神血的时候,不是轻易就能禁锢我的吗,而今怎么如此不济,莫非这三十年来你连半点长进都没有?”

“想不到被你看穿了。”秦志的嘴角泛起一抹不以为意的冷笑,道:“我是想扰乱你的道心,但那又如何?只是想少浪费些力气罢了,即便你的道心坚韧,身为义父的也能在十招内镇杀你,对于你体内的真龙神血,义父可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