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22章 恰似太监上青楼

第三百二十二章 恰似太监上青楼

“义父?”楚枫的脸上色变得异常冰冷,道:“就凭你这种丧心病狂,连六岁孩子都下得了手的人也配!在我眼中,你只是个卑劣的禽兽罢了!”

“哈哈哈,是吗?”秦志狂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没有放弃扰乱楚枫的道心的目的,嗤笑道:“卑劣也好,禽兽也罢,重要的是当年只抽取了你三分之一的神血,没有将剩下的神血全部抽取,还有那伴生青铜钟。对了,还有你那芳华绝代的母亲,义父未能一亲芳泽,实在是人生大憾!”

“你?”楚枫心中的怒火炽烈,他一步向着秦志迈步而去,快速压制怒火,以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嗤笑道:“就凭你这个练功练到早已不能人道的太监吗?”

“你!”秦志双眼怒瞪,脸上的狞笑瞬间僵硬了,接着便阴沉了下来,眼皮跳动得非常厉害,冷声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这还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曾无意中看到你更衣,那毛毛虫般的东西,还真是比婴儿的大不了几分。”说到这里,楚枫摇着头,道:“啧啧,说来修者肉身远远超过凡人,也拥有器官再生的能力,然而在你人身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看来是上辈子缺德事情做的太多,今生遭到报应,所以让你变成不男不女的太监,有道是报应不爽,古人诚不我欺也……”

“你这个孽种,给我闭嘴!”秦志怒发冲冠,一张脸黑得跟摸了煤炭灰似的,这是他一生最大的伤疤,这么多年来都难以释怀,也难以适应,而今被楚枫提起,立时有种要暴走的冲动。

“我不说难道就可以改变你是太监的事实吗?”楚枫满脸惋惜,随即叹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太监上青楼,可悲可叹啊……”

“你……”秦志的脸冲漆黑转为铁青,而后涨得通红,正要开口。而楚枫则抬手指向高台上那个曾一直依偎在秦志身边的美艳女子,戏谑道:“你早已不能人道,却要找个女人在身边满足心灵深处那可怜的幻想,然而你的女人这么多年来恐怕也耐不住寂寞,难保没有与秦家其他的男人私通。”

“你这个混账,我要活撕了你!”秦志彻底暴走了,心中隐藏着最深的伤疤被楚枫当着天下人的面揭穿,他感觉无数充满嘲笑与异样的目光都汇集而来,如同钢刀般插入心间,再听到楚枫说身边的女人与别的男人私通,他的肺都要炸开了。

“很好,我也正有此意,就是不知道你这个找个女人在身边满足幻想却不知道自己的女人与私通的太监是否有那个本事。”

楚枫眼神冷漠,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表现得非常的镇定,实则心中的杀意早已炽烈到了极致,但却不想就这么便宜了秦志,要让他在天下人面前丑态毕露,让他身败名裂,被人耻笑,承受心里的打击,而后再施以肉身上的打击!

“你……你……你……”秦志一个趔趄,差点没栽倒下去,抬手指向楚枫连续说了三个你,但却如鲠在喉,其余的话像是被卡在了喉咙中。

“嘶吭——”

秦志暴走,满头黑发倒竖,五官因愤怒而扭曲,非常的狰狞,他双手猛然展开,体内立时传出震天动地的嘶吼声,一条黑色的蛟龙冲了出来,仰天怒啸,蛟躯宛如黑色的山岭,“嗡”的一声向着楚枫抽去。

黑色的蛟龙体型太让人震撼了,粗大如山岭,长达数百丈,真的如同黑色的山脉横亘在空中,一下子就崩塌了长空,威猛绝伦。

“就凭你这种还未化形成功的黑蛟也敢施展出来丢人现眼么?”楚枫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只见他单手划动龙形轨迹,手掌心内紫金血气喷薄而出,如长河奔涌,紧接着便凝聚成紫金真龙,霸气的龙眸俯视山河,龙躯上的紫金甲片闪烁金色光泽,通体如神金浇铸,充满了神性与力感,且有霸道的威压席卷八荒六合。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撼了,以往虽然有人见过楚枫演化出的紫金真龙,但那时候楚枫的境界较低,且神血并没有恢复这么多,真龙缺少了太多神韵。

而今的紫金真龙,身躯还是如以往般没有变化,但是那双龙眸却非常的慑人,如同主宰宇宙的至尊在伏尸苍茫天地,那种威严与神秘的气息不断冲击着人们的心。

“吭——”

真龙长啸,摆动紫金色的龙躯迎向了黑色的蛟龙,这一刹那间,黑色蛟龙的身躯明显颤了颤,眼中也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黑蛟是秦志演化出来的,与他的心神相同,其眼中出现惊恐,这便反应出了秦志的心里状态,此刻的他也被真龙的威势所震慑,心中生出了些许恐惧。

“嘣——”

紫金色的龙躯与黑色的蛟躯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黑色的甲片与火星一起迸溅,紧接着便是黑蛟的惨叫声,山岭般的黑色蛟躯一下子崩断了,龙躯去势不减,直抽秦志,吓得他演化出数只古兽来抵挡,同时横移数百米。

“轰!”

古兽也抵挡不住龙躯的轰杀,一击就崩裂,但秦志却成功避过了一击,脸上微微有些苍白,以惊骇的眼神看着楚枫。

“这就是你的实力?三十年过去了,你似乎并没有多大的长进,越修炼越回去了吗?看来莫说是得到我三滴真龙神血,就算得到我的所有神血,你还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不是你的东西,永远都不是你的,即便是得到了也发挥不出威力。”

楚枫的话语像是一个长辈在训斥晚辈,当着天下人的面,秦志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抽了几个耳光,郁闷到想吐血。

“小孽畜,你不要得意忘形!我还不信以我道宫境界巅峰的修为还压制不了你!”秦志的眼神变得阴冷了起来,他一步向着楚枫迈了过来,体内的神能精气瞬间沸腾,如浩海决堤般冲了出来,同时挥动手臂,一缕缕大道神纹缭绕,凝聚成满天的大道箭矢,铺天盖地射杀而去。

“咻咻咻——”

大道箭矢洞穿虚空,带起尖锐的破空声,并且引动了方圆数千米内的大势,让这片空间如同泥潭般,身在其中双脚仿佛被束缚住了。

然而,事实上楚枫并没有收到影响,他的身体闪烁紫金光芒,旺盛的生命血气如潮水般涌出,一浪接着一浪,瞬间便冲散了压迫而来的压制,恢复了自由身,而后迎着满天的大道箭矢而行,纯金色的手掌挥出满天的掌影,“嘣嘣”声中将杀来的光箭相继崩断,无尽的光雨纷飞,绚烂一片。

光雨中有缕缕崩断的大道神纹余力微消,飞向四面八方,一路洞穿数千米长空方才消散,让那些离得相对较近的修者通体冷汗如雨,差点就被乱飞的神纹射杀。

“秦志,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让我看看这三十年中你有多少长进。”楚枫向着秦志迈步逼近,神色很淡漠,仿佛根本没有将其当成对手。

这样的目光深深刺伤了自诩同阶天骄的秦志,如同两根尖刺深**进他的心中,他越发的狂暴了,体内的神能彻底狂暴,轰然爆发,淹没了大片的天地。

他狂怒着冲向楚枫,仿似携着一汪怒啸的海洋而行,声势恐怖无比,大道气机铺天盖地,一只只古兽一柄柄兵器同时从狂暴的大道神能中冲出来,怒吼着、铮鸣着,疯狂杀至。

楚枫停下脚步,双手演化阴阳太极,黑白的阴阳鱼眼快速转动,形成神秘的大道漩涡,“唰唰唰”将所有杀来的兵器全都吸入了其中。

太极图突然一震,被吸入的兵器立时反杀了回去,“噗噗噗”将那些古兽洞穿。紧接着,楚枫撤去太极图,强势迎向秦志,挥动手臂一拳轰杀而去。

他的身体似疾风追电,金色的拳头“嗡”的一声打碎了长空,直接轰杀在秦志身周沸腾的大道神能上,小小的金色拳头拥有神鬼莫测的威能,竟然一拳就将秦志的神能给击溃,如决堤的山洪般疯狂涌向四方,而秦志的身体也暴露露出来,其眼中露出浓浓的惊骇之色。

在秦志恐惧的眼神中,金色的拳头化为了手掌,“啪”的一声抽在了其左脸上,霸道的肉身力量让他的身体瞬间横飞上百米,在空中划过长长的抛物线,脸上的肌肉更是血肉翻飞。

“你——”秦志双眼怒瞪,眼珠子都差点要凸出来了。然而他的身体刚稳住,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击,楚枫再次欺身而至,金色的巴掌又一次落了下来,这里是右脸。

“啪!”

响亮的耳光声伴随着血肉崩裂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众人的耳中,让人们的心也跟着狠狠一抽,出现在他们眼中的是秦志那张血肉模糊,肿的跟猪头似的脸。

“你——”秦志睚眦欲裂,两度被楚枫当着天下人的面抽耳光,他感受到了无边的屈辱,这种感觉比死还要难受。

“你什么你?”

楚枫回应的同时,抬脚便踩,一只金色的大脚如神岳镇压而下,震碎大片的虚空,发出隆隆巨响,还未临身便让秦志有肌体欲裂的感觉,心中血气翻腾,一口浓血狂喷而出。

“轰——”

金色的大脚覆盖方圆百米,镇压速度极快,秦志根本无法避过,抬起双臂来抵挡,等待他的是残酷的结局,双臂根本承受不住,臂骨瞬间崩断,紧接着便被一脚从空中踩落到了地上,整个山岳都震了几阵,大地龟裂,裂缝横生,烟尘冲天。

尘土散尽,金色的大脚已经不见了,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是一只常人般大小的重重踩在秦志的脸上的脚,将其整张右脸完全覆盖,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想想三十年前的你在我面前是何等了得,弹指间便让我动弹不了,神血任你予取予夺。而今的你确实如此的不济,被我踩在脚下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楚枫双手背负,战到现在依旧是白衣胜雪,身上连半点灰尘都没有,他的神姿深深震撼了观战的人们,就算是螣蛇神子与天狼神子的脸上都露出震惊的神色,眼中不时有神光闪过。

“你……小孽畜你……”秦志想要怒骂,但刚骂出几个字,那只踩在脸上的脚瞬间加重了几分,后面的话未能说出,一口浓血先喷了出来。

此刻的秦志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屈辱,这种感觉如同万千刀刃在剜割他的肉,他想挣扎,想疯狂怒吼,但却做不到,因为那只踩在脸上的脚掌实在是太重了,如同被一座不朽的山岳镇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