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23章 冠冕堂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冠冕堂皇

“你很聒噪,知道吗?”

楚枫蹲下来俯视秦志,伸手吸了一把沙尘,揉成泥球,在秦志那愤怒与屈辱的眼神中,一把将塞到了其口中,顿时呛得秦志疯狂咳嗽,嘴里鼻里都在外面溢出泥浆,狼狈到无法形容。

他想说话,想怒吼,但口鼻间泥沙呛得实在太难受,半天都吐不出一个字来,楚枫淡淡一笑,道:“安静了,终于不聒噪了,我最讨厌你这种都已经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了,还自以为是的家伙。”

众人的眼角尽皆跳动,见到楚枫这样的行为,也可以感受到他的心中对秦志有多么的痛恨,否则身为修者不至于如此行事。

“太初真龙体,你这个不祥的孽障,士可杀不可辱,秦志怎么说曾经也是你的义父,而今你竟然当着天下人的面做出这种事情,你这种孽障当天下共诛!”

秦家的全个个睚眦欲裂,楚枫对待秦志的手段让他们怒火冲霄,无异于在他们的脸上狠狠抽了几个响亮的耳光。尤其是秦家的家主,自己最得意的儿子就这样被小辈修者给踩在脚下,还受到这等的羞辱,他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姓秦的老贼,你休要在这里自说自话,当年你们对待我和我母亲的手段可是比我对待秦志这畜生的手段丧心病狂多了。怎么,难道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吗?”说到这里,楚枫站起身来,抬手遥指秦家家主等人,冷笑道:“你们算什么东西!”

“你——”秦家家主只觉心口一窒,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他的胸膛剧烈起伏,随后仰天狞笑了起来,眼中凶光爆射,厉声道:“既然如此,那么也别怪我们秦家当着天下人的面以大欺小了!”

说到这里,秦家家主顿了顿,而后转身看向家族深处,喝出道音:“众位宿老,你们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哗——”

整个场面顿时喧沸了起来,人们本来沉默地观望着,但此刻却忍不住了,没想到秦家竟然真的要让宿老出手来对付楚枫,这可是超越了数个辈分的战斗,自古以来都少见,至少在道主境界以前的年轻一辈中非常少见这种情况!

同时人们也震惊于楚枫的实力,居然将秦家逼到了这种程度,将上千岁的宿老都请了出来!

“没有想到太初真龙体在短短十五年中竟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而今寻上秦家,宿老一下根本挡不住他,那曾经号称同代强者的秦志在他的面前也是不堪一击,被踩在脚踩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的成长速度太惊人了,记得当年被秦琴逼入太古荒域的时候才刚刚渡过道宫大劫,十五年的时间便有了现在的成就,难以看透他究竟修炼到了什么境界!”

“都说大世已经悄然来临,古魔生物各族相继苏醒,连神灵的嫡传血脉都出现了,这世间各种天骄横空出世,将来肯定还有别的强大古血体质出现。太初真龙体这样的血脉也算的是天骄中的主角之一了,他能从太古荒域活着下来,或许将来注定要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了……”

“唔,这种血脉虽然强悍,但却太过自大,秦家的强者虽然死伤不少,但真正厉害的还没有出现呢,宿老一出,这太初真龙体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错,秦家的宿老虽然无法与半神传承和圣地这样的宿老相比,但想来也是半只脚踏入道主境界的存在,就算是太初真龙体再强也不可能与其争锋,今日的结局早已经注定,他必死无疑,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看着吧,太初真龙体死定了!说是来清算三十年前的恩怨,事实上不过是想趁机出风头,想要扬名天下罢了,不过太自大的人,终究是没有好下场的,这叫做没有足够的实力却喜欢作,作必死!”

……

人群中传来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有惊叹的,也有冷眼冷眼充满嘲笑的,人们的心情各部相同,有人想看太初真龙体的威势,也有人想他尽早死去。

对于这样声音,人群中有冰冷的目光扫视过去,尤其是古凰神朝的人与雨族的人以及秦族的秦琴,他们都在关注这场战斗,听到那些嘲讽的话语,眼神都很冷,而沐晴雪与苏曼等人却很平静,根本就没有在意那些人的话,也可以说是不在乎那些可笑的言论。

而对于楚枫来说,更是没有将这些言论放在心上,嘴长在别人的身上,他管不着,别人爱怎么议论就怎么议论吧。

“如风,家族这些年来当真是没有人才了吗,区区一个还未成气候的太初真龙体就让你们无法应付,还得让老朽们亲自出手,这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吗?”

秦家深处传来雄浑且苍老的声音,对秦家家主说话也不是很客气,甚至直呼其名,可见其地位毕竟非常的高,否则不至于如此。

秦家家主的脸色非常难看,沉声道:“诸位宿老。这太初真龙体不知在太古荒域中得到了什么奇遇,短短十五年修为大进,众多精英太上长老联手不是其对手,就连志儿也都落到了其手中,而今能出手的只有本家主,但身为秦家之主,岂能轻易出手,所以还望诸位宿老将其镇杀,以振我秦家声威!”

秦家深处那道声音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又另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三十年前的事情老朽还记忆犹新,既然当年老朽等人也参与其中,今日他为清算恩怨而来,老朽等人中无论是谁出手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话音刚落,秦家深处突然传来强大的波动,一股大道气机快速席卷而来,片刻之间笼罩了这片天地,一个身穿灰色衣衫的圆脸老者冲天而立,他双手背负,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飞扬,眼眸非常的冷漠,相距数十里遥视楚枫,目光冷冽!

看着这个面容红润,身材魁梧的圆脸老者,楚枫的瞳孔逐渐缩了两点,缕缕寒芒绽放,当年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是他永远都不能忘记的。

三十年前,他的母亲带着他找秦家讨个说法,欲镇杀秦志,结果最后被四个宿老带着一种强者围困,最后艰难突围,最终还是被逼入了龙渊泽。

楚枫永远都记得那四个宿老的容貌,而眼前这个身材魁梧,面色红润的圆脸老者就是当初参与那件事情的四大宿老之一,他的眼睛逐渐涌现了血丝,真可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股滔天的恨意与杀意在心中沸腾,直冲头顶!

“悠悠岁月,一转眼已过三十载,当年的六岁孩童未能死在龙渊泽内,如今已经成长到这个程度了,不愧是震古烁今,让人忌惮的太初真龙体……”圆脸老者的话语中带着些许感慨,同时也充满了冷漠:“当年我们的手段的确是有些过,但却也怪不得秦家,只能怪你传承的血脉为禁忌与不祥,普天之下人人得而诛之,我们这样做只是顺应天命,替天行道而已!”

“顺应天命,替天行道?”楚枫听到这样的话,不禁冷笑了起来,他踩着秦志的脸,脚掌一遍一遍磨动着,道:“好个替天行道!你们秦家的人当真是个个无耻,做了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却非要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站在你的立场,我们的手段或许很残忍,那是因为伤害到了你,你心中有恨!但是站在我们的立场,杀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今日你既然找上门来要清算三十年前的恩怨,老朽自当会给你这个机会,就是不知道你没有没有那个本事能在老朽的手下占到便宜!”

楚枫的脸上渐渐有了残酷的笑容,他的怒火越来越炽烈,杀意几乎化为了实质夺眶而出,这秦家宿老竟然如此强势,当着天下人的面还这般理直气壮。

“给他这个机会?”人群后方的白色凤凰鸾轿前的老妪突然冷笑了起来,微眯着眼睛看向秦家的宿老,道:“什么叫做给他机会?以你堂堂秦家宿老的身份,论辈分足足高出他三辈,论修行的时间,他不过才休闲二十几年,而你则修炼上千年。你明明是觉得自己有把握能轻易镇杀他,所以才故意装出这样的姿态而已!”

本来有些喧嚣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不知道多少的目光望向凤凰鸾轿前的老妪,在场的人都知道她是古凰神朝楚家的人,有着极大的来头,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言为楚枫说话。

许多人的脸上都露出惊容,隐隐觉得今日的事情恐怕会越来越精彩,与之间预料的结果会有很大的出入,毕竟古皇神朝的人都介入其中了。

“古换神朝的前辈,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今日乃是太初真龙体闯入我秦家要我们清算恩怨,老朽也是被逼出战,且顺应他的心意而已,难道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被逼出战,顺应心意吗?”老妪不以为然,很很随意地往前迈了几步,道:“你也不用称呼老身为前辈,论辈分老身不比你高,不若你与老身过上两三招如何。”

秦家的人听到这样的话脸色全都黑了下来,而那个圆脸老者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对于古凰神朝的人强插一手,心中生怒,但却不敢表现出来,心中同时也有了深深的优越,不禁试探性地问道:“你是古凰神朝的强者,老朽自然不能与你动手,况且这只是我们秦家与太初真龙体之间的事情,尊驾这般插手进来恐怕不妥吧?”

“老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看不惯你们这种仗势欺人的行径,所以忍不住而已。想你秦家不过就是三流小家族,居然也敢仗势,想来真是可笑!”

老妪还想要说什么,这时候鸾轿中传出神念波动,老妪的脸色微微一凝,随即往后退了几步,不再继续说话,但是眼神却很不友善地看着秦家的人。

这样的画面不禁让许多大势力的人都关注了起来,尤其是太虚圣地和秦族的人,一双双眼睛不断注视着古凰神朝的人,心中首先想的就是古凰神朝的人为何要帮楚枫说话,他们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是不是真的要维护他。

秦族和太虚圣地的人来自目的就是想要楚枫的性命,他们的打算是,如果楚枫死在秦家众人的手中也就罢了,否则他们便会找机会出手。

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看起来充满了不确定,古凰神朝横插一手,让他们难以猜测其用意,心中不禁有了些许忌惮,担心届时会与古凰神朝起冲突,那样的话不管是对于秦族还是太虚圣地都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