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24章 镇压宿老

第三百二十四章 镇压宿老

古皇神朝的老妪不再言语,整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们的目光重新转移到了楚枫和那个圆脸宿老的身上、

楚枫却多看了那白色的凤凰鸾轿几眼,楚家的人会出面维护,这其中必然有蹊跷,这不禁让他对鸾轿中人的身份感到好奇,心中也莫名充满了期待。

秦家宿老见古凰神朝的人不再干涉,心中的忐忑逐渐平息了下来,冷漠地看着楚枫,道:“念你是小辈,老朽也不想欺你太甚,便让你三招!”

“让我三招?”楚枫的连上露出冷漠的笑意,单手背负,迎着秦家宿老踏空而去,道:“三招已经是极限,我劝你还是不要让的好。”

“小辈你可真狂妄,老朽只是不想让人觉得我们秦家以大欺小,所以才决定让你三招,可是你却这般不识好歹,还敢口出狂言,老朽到要看看你这样的太初真龙体到底有什么资格与老朽争锋!”

秦家的圆脸宿老眼中透射出两道冷光,声音落下的同时便出手了,他身如疾风,瞬间逼到了楚枫的面前,掌指其用,快到让人眼花缭乱,澎湃的神能如长河奔涌而出,淹没大片的天地,崩开层层空间,威势惊人。

“轰”、“轰”、“轰”……

方圆千米内都被澎湃的神能淹没,如浩海巨浪在翻腾,无尽的大道神纹闪耀,如闪电般交织,每一缕都拥有恐怖的杀伐之力。

众人几乎看不清楚楚枫和秦家宿老之间的对战,神能绽放出的光芒太过刺目,并且他们的出手的速度与身法都太快,只能见到两人的身体在神能淹没的天地间快速闪耀,满天都是残影,彼此间不但交碰。

“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恐怖的神能以两者对碰的点为中心,如山洪暴发般席卷十方,能量波动恐怖至极,在天宇上形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而后向着四方不断蔓延。

“噗!”

秦家宿老身躯巨震,一口鲜红的浓血冲喉而出,整个人如被神岳震击,当场倒飞上百米,在空中蹬蹬蹬连退十余步方才稳住身形,一路上踩踏了大片的虚空。

“你……到底修炼到了什么境界!”秦家宿老的眼中充满了惊骇,以至于连嘴角的血渍都忘了擦拭,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足以镇杀你的境界。”楚枫平静回应,左手背负于身后,神色冷漠,由始至终他都是以这样的姿态迎战,一只手而已,便震得秦家宿老吐血。

人们睁大了眼睛,只觉得大脑有些转不过来,这样的结果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震撼与惊讶,远远超乎了他们意料,看向楚枫的眼神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太初真龙体竟然震伤了秦家的宿老,简直难以置信,这是梦境吗?”

“短短十五年,他竟然成长到了这样的程度,恐怕即将要追上木子陵那代人物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看来秦家今日遇到麻烦了,连宿老都不能压制太初真龙体的话,或许也只有底蕴强者了。可是对付这样一个后辈的修者而动用底蕴,即便是胜了,也将永远被天下人耻笑!”

“太初真龙体已经崛起了,怕是很难再压制,不知道秦族和太虚圣地的人此刻是怎样的心情,他们与太初真龙体之间可是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怨,将来多半有激烈的对碰,这天下越来越不平静了……”

……

人们议论纷纷,各种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秦家的人脸色阴沉得能滴水,眼中也充满了惊骇,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的六岁孩童,而今依然强悍如斯,连宿老都难以压制了。

而秦家与太虚圣地的人脸上也很难看,尤其是太虚圣主,他对楚枫的恨意最深,看到他成长如此神速,已经可以压制秦家地位宿老,心中仿佛有头野兽在冲撞,眼神冰冷得吓人。

楚枫单手背负,白衣胜雪,浓密的黑发在风中飞扬,给人以霸道而沉稳的感觉,他立身在秦家圆脸宿老身前数十米远的空中,并没有急于动手,只是以冷漠的眼神看着他。

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楚枫的境界,能压制秦家的宿老,其到底修炼到了怎样的境界,拥有多强的战斗力,这是众人最想知道的。

腾蛇族的神子与天狼神子以及几个强大的古魔生物都在凝视着楚枫,那冷幽幽的眸光像是要望穿他的灵魂,可是却没有人能窥视其境界,看到的永远是一团迷雾。

楚枫是神秘的,让人难以看透,也测不到他的真实实力,就算是螣蛇神子与天狼神子都将其列为了对手,一直都在关注着。

而秦族与太虚圣地的人则满脸的杀意,时隔十五年再见识楚枫的手段,他们的心中真正的有了危机感。太初真龙体万古以来留下赫赫威名,震古烁今,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有真实的战绩。

以往的时候,楚枫境界太低,他们其实没有将他放在眼中。可是现在的楚枫已经成长到了这个程度,对于他来说已经逐渐有了威胁,倘若再让其成长几十年,那将会是怎样的后果?

这里来到秦家观战的有来自各方的势力,众人的心中各有不同,但很大部分人都对楚枫怀有明显的敌意,特别是那些大势力与同代的修者们。

“你参与过当年的事情,这张脸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今日也该彻底清算了!”楚枫动了,迈动脚步向着秦家的圆脸宿老逼近,他的脚步很普通,没有特别的波动与频率,但却像是踏在了那个宿老的心上,让他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迫力。

“小辈,你不要以为自己当真可以与我等老辈人物争锋了,你还嫩着呢!”当着天下修者的面,秦家宿老不肯示弱,虽然心中已经有恐惧悄然滋生,但仍旧色厉内荏,满头花发蓬飞,双手演化神通,天地间突然传来震耳欲溃的兽吼声,紧接着便有几头狰狞的太古凶兽显化了出来,轰隆隆碾压过长空,直扑楚枫。

面对这样的手段,楚枫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他的眼神始终很冷漠,单臂挥动演化《伐字诀》,一方方金色的打印凝聚而出,携着磅礴威势轰杀向四面八方。

“轰——”

那些神通演化出来的凶兽当即被大印给轰杀得四分五裂,化为满天的神能光雨,绚烂一片,缕缕崩断的神纹透射十方,洞穿层层虚空,而楚枫也起身到了那个宿老的面前,紫金色的手掌当空压落下去,“嗡”的一声崩开大片的空间,如浓缩的神岳镇压而下。

秦家宿老抬起双臂其抵挡,然而紫金色的对手压在他的手臂上,重逾亿万均,使得他的手臂猛颤,接着便传来骨裂声,其身体被快速压落了下去,轰然声中跪在了地上,双膝将地面撞出两个深坑,石屑飞溅。

这样的画面震撼了不知道多少人,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秦家的宿老,半步道主境界的强者,居然被楚枫一只手压得跪在地上动弹不得,简直如同神话般让人难以置信!

太初真龙体究竟是什么境界,他到底有多强才能做到这个地步?

人们惊呆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样的画面,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而秦家的高台上,秦家家主等人的脸色已经黑得比煤炭还要黑,感受到天下众修者投来的目光,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狠狠抽了几记耳光,一种屈辱的感觉油然而生。

想他们堂堂秦家,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家族,但在这方圆万里内也算是声名显赫了,可是家族中的宿老却被一个后辈的修者单手镇压得跪在地上起不来,这是赤果果的打脸!

“啊——”秦家的宿老疯狂挣扎,发出厉吼,体内的大道神能汹涌澎湃,疯狂向着双臂汇集而去,想要将压在手臂上的紫金手掌给震开,可惜的是那只手掌如不朽的神岳般难以撼动,他满脸涨得通红,嘴角不断淌血,怒吼道:“太初真龙体,士可杀不可辱,你究竟想要怎样!”

“可杀不可辱?你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声起间,楚枫一脚将其踩在地上,脚掌踩住其胸膛,神力贯体而入,当场震得那个宿老鲜血狂喷。

“孽障!秦家还容不得你放肆嚣狂!”

秦家深处同时传来数道冰冷的声音,紧接着便有三道身影冲天而起,如疾电般划破长空,携着强大的气势快速而来,“唰唰唰”将楚枫围在中央。

“你们三个老贼终于肯出现了。”楚枫眼睛微眯,杀意瞬间炽烈了数倍,扫视三个面色森冷的宿老,道:“当年以你们为首,险些必死我和母亲,三十年后的今天,我要和你们彻底清算!”

“清算?就凭你一个人也想和我们整个秦族清算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日你休想活着离开!”三个宿老移动脚步,调整方位,显然是打算联手了。

这样的场面不禁让观战的人们沸腾了起来,秦家三大宿老级别的人物联手对付太初真龙体这样的后辈,传出去真的会让人笑掉大牙,这完全就是不要脸皮的行径了。

可是秦家的宿老们并没有觉得不妥,对于他们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解决楚枫这个敌人,也为将来永绝后患,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他的可怕,心中充满了忌惮,至于脸面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偌大的秦家难道真的无人了吗?宿老出手也就罢了,而今竟然想要三人联手与太初真龙体一战,和也太不要脸了吧,真为你们感到羞耻!”

“唔,真是可笑,看来秦家这些年来也只是浪得虚名而已,一个道宫境界的太初真龙体就将他们逼到了这个程度,先前还那么大言不惭,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年他们那样对太初真龙体,而今被人找上门来复仇,也算是因果报应,不知道今日过后,这东域是否还有秦家?”

不少人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听起来实在指责秦家,实则是想激怒他们,让他们与楚枫之间的战斗更加的激烈。

这个时候,腾蛇神子微眯着和眼睛,菱形的瞳孔中闪烁着冷幽幽的芒,道:“这样的事情本就是你死我活,无所谓使用什么手段。太初真龙体既然来找秦家复仇,那么秦家就算是倾全族的力量围杀他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螣蛇兄言之有理,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强者生存弱者淘汰,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天狼神子冷漠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心中冷笑,他很清楚螣蛇神子和天狼神子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让秦家放弃任何底线与原则,最好是将搬出底蕴来,这样他们就能以此评估出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