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31章 温馨

第三百三十一章 温馨

楚枫的崛起让许多人意识到了危机,不管是同代的年轻天骄还是那些大势力,都对这种体质有着深深的忌惮。

南方蛮荒大陆木家族地,家主端坐在家族大殿正位上,听着大殿中央的一名家族弟子说出的消息,脸上露出惊色。

“消息是否千真万确?那太初真龙体非但没有死在太古荒域中,反而在十五年内突飞猛进,轻松镇压秦家数名半步道主境界的宿老,而且还是古凰神朝二公主的儿子?”

“回禀家主,属下得到的消息的确是这样,而且据属下多方打探,基本可以确定这些消息都是真的!”跪在大殿中央的那个弟子说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继续去打听关于东方神州的事情。”木家家主挥了挥手,他是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中年人,眸光很凌厉,扫了大殿两边的家族众人一眼,道:“太初真龙体大难不死,果然与传说中的一样,看来是身具大气运,对于这件事情你们有什么看法?”

“家主,那太初真龙体楚枫以往境界低微不足为虑,加上到处树敌,我们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可现在却不同了,那楚枫没有死去,反而在短短十五年内突飞猛进,不知道修炼到了什么境界!”

“是啊,这种血脉号称最为古老的几种血脉之一,也是最强的几大古血之一,自古以来的几大太初真龙体,个个都是震古烁今的人物。那楚枫倘若再成长了十年二十年,道主境界中恐怕是难逢抗手了!”

“此人是个威胁,曾经就与小少主有过小冲突,这倒不算什么,就怕等他突破道主境界后会成为子陵的可怕对手,将来在神道争雄路上必然会是劲敌!”

……

木家众人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木家家主静静听着,脸色阴晴不定,沉声道:“太初真龙体这种血脉成长起来的确是很可怕的对手,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我儿最大的敌人。将来在神道争雄路上虽然有诸多对手,但是这种血脉却是诸多对手中最可怕的一种,若能早些将其铲除,也算是为我儿扫清一道障碍。”

说到这里,木家家主沉默了下来,好半晌才说道:“只可惜那太初真龙体乃是古凰神朝的小王爷,有着极其特殊的身份,倘若动他恐怕会惹来巨大的麻烦!”

“家主所虑甚是,倘若那楚枫真的是楚家的血脉,事情的确不好办,但他偏偏是太初真龙体。古凰神朝作为神灵开创的神朝,想来也知道万古前的神谕,时过无尽岁月,即便是他们对神谕不怎么在乎了,但也不可能完全接受太初真龙体,其中必定有一半以上的人并不承认楚枫的身份。”

“唔,话虽如此,但那楚枫始终是古凰神朝二公主的孩子,岂容别的修者想杀就杀,即便是为了神朝的威严,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的,除非是同代强者公平对战……”

“家主莫非想让子陵与那太初真龙体一战?”

“不错,本家主正有此意。但我儿成名已经数十载,料想那太初真龙体也会闻风丧胆,而且无缘无故也没有理由下战书,此事还得慢慢商议,好好计划。”木家家主的眼中闪过冰冷的寒芒,他将一名精英太上长老叫来身边,附在其耳旁低声说了一会儿,那个精英太上长老很快便离开了大殿。

*神州,太虚圣地的太虚峰上,楚枫与众女围坐在后山小院的石桌边,落雪和落寒两个孩子则去了林中修炼,易尘老人回来后进了太虚殿,这里就只剩下楚枫、晴雪、苏曼、雨馨。

自从在秦家相逢,雨馨很少和楚枫说话,这些年来也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事实上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大多时候都没有机会。

前些日子楚枫与母亲在一起,相隔数十年,母子重逢,自然有许多话要说,最近这几天,虽然楚枫空闲了下来,但是身边有晴雪和苏曼,有些亲密的话,雨馨也不好当着她们的面说出来。

晴雪和苏曼似乎早就看穿了晴雪的心思,回到太虚峰后山,他们围在石桌边小坐了片刻,而后便结伴而去,给楚枫和雨馨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

小院中很寂静,楚枫和雨馨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突然楚枫抓住了雨馨的手,她颤了颤,反过来抓着他的手,抓得很紧。

“这些天来冷落了你,希望你不要介意。”楚枫说着移到了雨馨的身边,随着他的靠近,雨馨的娇躯明显颤了颤,脸上快速爬起丝丝红晕,她摇了摇头算是对楚枫说的话做出了回应。

“这么多年来,你想我吗?”

“想……”雨馨凝视着楚枫,心中的情感再也压制不住,瞬间将她淹没,一下子扑到他的怀中,脸庞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幽幽地说道:“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他们都说你殒落在太古荒域中了,可是我不信,我不信你就这样不在了,当年你说过会给我明确的答复,你的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到,怎么能就这么丢下我不管了……”

楚枫知道雨馨这些年来肯定非常思念他,也在为他而担忧,他这是明知故问,只是想亲口听她说出来罢了,他的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温暖,不由自主紧紧抱住她。

“如果我的路注定是血腥而艰难的,你是否愿意陪着我走下去?”

“我愿意……”雨馨扬起柔美的脸庞看着楚枫,眼中充满了深情与坚定,道:“馨儿的心意你难道还不明白么,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愿意陪伴在你左右,不离不弃,就如晴雪姐姐对你那样……”

“你的心意我怎么会不明白,只是不知道你们雨族现在是怎样的情况,我们之间的事情恐怕不会那么顺利。”楚枫叹了叹,雨族内部情况复杂,当然他便不会因此而退缩。

听到叶辰问起家族内部的情况,雨族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道:“家族中的情况很复杂,对于我们来说也很不乐观。以前三叔和四叔虽然暗中与父亲作对,但表面上却不会表现出来。而今他们是越来越明目张胆了,并且从来都不会参与到家族权力斗争中的宿老,也都有数人参与了进来。”

“这么说来,你父亲的权力在家族中越来越受限制了,倘若没有好的解决办法,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楚枫听到这样的情况,心中也有些着急。倘若雨馨的父亲从家主的位置上被推了下来,那么他们这一脉定会受到巨大的威胁,甚至是性命不保!

“如今的情况甚为复杂,父亲的家主之位也是风雨飘摇,但短时间内那些人还不敢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毕竟他们现在还没有必胜的把握!父亲坐上家主之位数百年,苦心经营,不管怎么说还是有很多的心腹,而且宿老中也有些人支持我父亲。”

“可惜我现在实力不足,不然应该可以帮到些什么……”楚枫深深一叹,而后继续说道:“以你们雨族内部现在的情况来看,你不适宜在外面行走。我担心那些人会趁机对你出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还是尽快回到雨族去吧。”

“我不走了,不想再回去了,我就在待在这太虚峰上,有你师兄在,谁也别想对我怎样。而且那些人也没有胆量派人潜入太虚圣地中。”

楚枫微微一怔,道:“你真不打算会雨族了,你能放心得下你的父亲吗?”

“我……”雨馨黛眉微皱,幽幽叹息道:“家族中的事情太过复杂,父亲身为雨族的家主,连他都无法解决的事情,我又能有什么办法,担不担心结果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事实上正如你说的那样,结果不会因为担心而改变。如果那些人成功了,想必他们也不会对你父亲如何,生命安全应该不成问题,最重要的还是你!毕竟你的父亲年纪大了,此生不会有太大的突破。可是你不同,你还年轻,拥有无限的潜力,那些人肯定会想办法对付你。”

“楚姨不是说望神界会在十年内开启吗,以我的资质想来应该也在中土神院的邀请之列,只要进入望神界,那些人使用任何手段都没用。”

“也对,未来的主战场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望神界中,那个充满传说与神秘的古界,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场景,是否真的可以看到未来的神路……”楚枫的心中充满了向往,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道:“苏姐和晴雪都跟着我叫娘了,你还要叫楚姨么?”

雨馨的脸“唰”的通红,羞得将头埋在楚枫的胸口,心“怦怦”直跳,像是有只小鹿在乱撞似的。

晴雪和苏曼跟着楚枫叫娘,可让她也这样却难以叫出口,未经人事的她总觉得还未过门便这样称呼非常的羞人。而晴雪和苏曼早就与楚枫有过夫妻之实了,在这点上雨馨和她们不同,至今她还是处子,并没有和楚枫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

“晴雪和苏姐她们早就是你的人了,可我不同,我虽愿陪你一生一世,但我还不算是你的人……”

雨馨的声音很小,尤其是说道最后半句话的时候,那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但楚枫却听得非常清楚,不禁露出了笑意,伸手在她那张柔美的脸庞上轻轻抚摸,道:“馨儿觉得要怎样才算是我的人呢?”

雨馨闻言大羞,这样的事情让她一个女儿家如何说得出口,只得将头深深埋在楚枫的胸膛,任由他在那里得意大笑。

楚枫笑罢也不想再继续逗她,将她整个人抱到腿上,凝视着她的眼睛,道:“虽然我不曾要过你的身子,但在我的心中你与晴雪还有苏曼都是一样的,早就是我的人了。所以下次再见到娘的时候,你也得跟她们一样叫娘,而不是楚姨,相信娘会很高兴的。”

雨馨红着脸轻嗯一声,算是对楚枫的回应,此刻的她已经羞涩到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如她的这样冰清玉洁的处子,何曾经历过这样的阵仗。

他们在院子里待了两个时辰,一直到正午时分,雨馨方才恢复了正常,但是目光与楚枫的目光相接的时候,还是会莫名的心跳加速,这种感觉是她以前不曾有过的,不知道为何突然之间就变得害羞了起来。

以往面对楚枫的时候,特别是在暧昧的气氛下,心中虽然也有羞涩,但却远远不像现在这样难以自控。

雨馨这般害羞的模样对于楚枫来说却是别有一番味道,他拉着雨馨离开了小院,来到后山深处的一片风景宜人的树林中。

来到林中,楚枫什么都不说,眉心光芒绽放,元神力直接透了出来,一片古老的修炼秘术顿时便烙印在了雨馨的神识海内,她整个人都惊住了。

“这是……《杀字诀》……”

雨馨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楚枫烙印在她的神识海中的修炼秘法竟然是《杀字诀》!这可是七绝神术中的攻伐神术,在某种角度上来说胜过《伐字诀》,而两者融合起来能将攻杀之术演绎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