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32章 宙字诀与无名

第三百三十二章 宙字诀与无名

七绝神术冠绝古今,其中绝世秘术分别代表七大领域的极尽,古今以来从未被超越,任何一种神术都是世间难寻,旷世绝技。

十几年前在九龙山脉内部,晴雪因为楚枫的缘故而得到了《伐字诀》,而今又得到了《杀字诀》,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关于楚枫和晴雪在太古荒域中的经历,雨馨虽然知道得不少,但却不知道他们是主动进入其中的,很多的细节楚枫当时只是和楚芸汐单独相处的时候说得很仔细。

见雨馨震惊的表情,楚枫淡淡一笑,拉着她在干净的青石上坐了下来,面对深不见底云雾缭绕的悬崖,空旷的视野,心中非常的放松,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说了出来。

雨馨方才知道,当年楚枫和晴雪并不是逼不得已才进入太古荒域,本身就打算到哪里去寻找《杀字诀》,只是正巧遇到秦族和太虚圣地众强者的追杀而已。

“七绝神术,如今我们已得其二,若能将七种神术全部寻到并修炼,很难想象七种秘术同时展现出来会有怎样的威力!”楚枫充满了期待,这种神术的名头太大了,震古烁今!

自从十几年前修炼了《伐字诀》,楚枫便亲身体会到了七绝神术的神奇与玄妙,而今又修炼了《杀字诀》,每一种神术都能极大提升战斗力,让他对于其他五大神术越加的向往。

不知不觉过了十余日,在这段时间中,楚枫将自己修炼《杀字诀》的所有心得都告诉了雨馨,让她修炼起来不至于没有头绪。

然而这种冠绝古今的神术修炼起来非常困难,即便是有楚枫传授心得与经验,雨馨依旧没有窥其门径,十余日实在是太短了,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慢慢领悟才行。

这一天,太虚峰来了位陌生人,由易尘老人直接带到了后山小院前,这个是位花甲老人,体内隐藏着强大的气息,是个高深莫测的强者。

雨馨看到花甲老者,脸上顿时露出惊容,快步走到小院外,低声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姐,家族内发生了一些事情,你必须尽快赶回去。”花甲老者这般说道。

“到底是什么事情,父亲竟然让你亲自前来!”

“这件事情三言两语很难说清,小姐回去后家主自会向你细说。还请小姐不要让老夫为难,这就跟着老夫回雨族吧。”

雨馨看了花甲老者一会儿,见他不愿意说出事情的原委,便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但面前的老人乃是父亲的心腹,至少不至于会有什么阴谋。

楚枫等人也从花甲老者的言语中听出雨族内部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心中不免有些担忧,在这个时候雨馨回去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情况。

雨馨沉默了片刻,终究是决定跟着花甲老者回去,她与楚枫等人道别,说了很多,而后在不舍中离开了太虚峰。

“雨馨妹妹此去会不会有危险……”苏曼看着雨馨离去的方向,黛眉微蹙,眼中带着些许担忧。

楚枫摇了摇头,道:“我虽然不敢肯定,但想来不会出什么大事。毕竟她的父亲现在仍然是家主,不管雨族内部的权力争斗多么复杂,那些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在家族内谋害家主的女儿。”

“夫君,接下来我们要做些什么?”晴雪转头看着楚枫,事实上她知道楚枫心中的打算,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在太虚峰上长时间待下去。

“沉寂十五年,故友皆因我而生死不明,三十年前的恩怨已经清算,也是时候活动活动筋骨了,我要让所有参与追杀故人的势力都知道,他们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师弟,以你如今的境界,还是准备好先渡过大劫再说吧,届时你进入第二个大境界,战斗力会有飞跃般的提升,对面那些大势力的强者也更有把握。”易尘老人这般说道,神色有些沉重,他已经料到楚枫从今往后将要面对的局面。

“道主大劫,我刻意压制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岂能轻易浪费掉。说不准在适当的机会下,我还能给那些想要杀我的人一分大礼呢。”

楚枫没有接受易尘老人的提议,对于他来说只要想突破,随时都能引来天劫,进入道主境界,之所以没有突破是故意留住天劫而已,必要时或许将成为最强的地底牌。

“夫君所言甚是,师兄你就不要劝他了,我也压制着境界,将来若在需要的时候或许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也算是我们的一种保命与杀敌的手段吧。”

易尘老人闻言不禁微微一怔,意味深长地看了楚枫和晴雪一眼,道:“既然如此,师兄也不多说了,离开太虚峰后,你们万事都的小心,切不可大意。现在不管是秦族还是太虚圣地亦或是古魔生物各族都对你们有着很深的杀意,若是再加上别的修者,这天下想要取你们性命的人如恒河沙数。”

说完这些,也不等楚枫和晴雪回应,易尘老人自顾自转身离去了,几步就消失在了视线中,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楚枫陷入了沉思中。

正如易尘老人所言,而今的天下想要杀楚枫的人太多,这点楚枫很清楚。而且,那些大势力已经对他的实力有了一些了解,派出来的人肯定都是道主境界的强者。

楚枫的血脉虽然强大,但境界始终还未进入道主境,即便是进入了道主境,也不可能与道主境后期的强者争锋,在这种情况下倘若遇到某些强人,那将是非常危险的。

“想来,以天下人对我的了解,即便是他们要对付我,目前也不会派出太强的人,想来应该是些道主境初期的人物,只是那些古魔生物族就难说了……”

晴雪闻言若有所思,道:“目前我们最需要的应该是速度,七绝神术中有种两种与速度有关的神术,分别是《宇字诀》和《宙字诀》,前者涉及时间领域,后者涉及空间领域,若能得其一,目前的困扰便可迎刃而解。”

“《宇字诀》和《宙字诀》?”楚枫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但很快就摇了摇头,道:“七绝神术冠绝古今,能得其一已经是天大的机缘,我们身怀两种神术应该是极限了,而且前后花费了多少精力与时间。而今我们根本不知道《宇字诀》和《宙字诀》的下落,想到得到这两种神术的其中一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世事难料,谁能说一定不可能?”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传来,前方的虚空裂开,一名英武的中年人从中走了出来,他黑发浓密,五官轮廓如刀削,眸光非常深邃,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只是轻轻迈了一步,瞬间便出现在了楚枫的面前。

“前辈!”楚枫露出惊喜,赶紧上前拜见,道:“晚辈拜见前辈,那日在秦家,前辈不辞而别,晚辈还以为再相见不知又要等到何时,没想到前辈今日竟然降临太虚峰,晚辈正好有些修炼上的疑惑要向前辈请教!”

“孩子,你自己看我的步伐。”神秘中年人平静地说道,他自顾自开始移动脚步,每一步都踩出一片大道神纹,有空间大道气机在流转。

随着他的步伐,大片的空间仿佛在瞬间缩成了一点,楚枫看到他的身体明明就在眼前,但瞬间就远去数十里,紧接着又闪到了面前,这种神鬼莫测的速度让他震撼莫名,脑海中顿时就想到了晴雪说过的那种神术!

“前辈,您施展的莫非是七绝天神开创的《宙字诀》?”

“想不到你竟然能看出这是《宙字诀》演化而来的步伐!”神秘中年人很吃惊,当他的目光落在沐晴雪的身上时,道:“老朽竟然忘记了你身边有着七绝天神的传承者,想来这些都是她告诉你的吧。”

楚枫心中巨颤,惊道:“前辈施展的真是《宙字诀》?”

“不错,这边是七绝神术之一的《宙字诀》演化而来的步伐。严格说来《宙字诀》是一种操控空间的神术,当年老朽机缘巧合下在神葬荒脉边沿地带得到了这种神术,除了用它来操控空间,同时也发现可以利用空间大道来提升速度,因此便衍生出了这种步伐。”

“前辈,您这是要将《宙字诀》传授给晚辈吗?”楚枫有些不确定,别的神通秘术还好说,但这可是七绝神术,这个神秘的老前辈真是要传授给他吗,他不敢肯定。

中年男子叹了叹,表情有些沧桑,道:“七绝神术冠古绝今,当世修炼者少之又少,老朽既然有缘修炼《宙字诀》,便不能让它在你老朽的手中断绝传承。这样的盖世神术,应该传承给优秀的后辈。毕竟我们这代人早已经老了,未来是属于你们的舞台,在这个已经到来的大世中,也只有你们这代人才能真正撑起这片天地……”

“这个大世中拥有无尽的机遇,只有准备好了,才能在遇到机缘时将其闹闹把握在手中。现在的你们虽然在年轻一代中遥遥领先,但面对老辈强者却远远不足。修炼《宙字诀》演化的步伐,相当于让你们多了一道护身符,关键时刻它能让他们绝处逢生。”

听到这些话,楚枫不禁沉默了下来,好半晌才说道:“前辈,您为何要这般帮助晚辈,难道只是因为当年在古镇口的一面之缘吗?”

“哈哈哈!”神秘中年人大笑了起来,全然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暮气,显得英姿勃发,道:“你当真以为仅凭一面之缘,老朽便会先后将拿手神通秘术传授给你吗?若要说真正的原因,那是因为你是太初真龙体,并不负老朽所望,点亮了凌剑台上九柄石剑。”

“凌剑台?”楚枫心中一咯噔,心中有着深深的疑惑,他看着面前的神秘中年人,道“前辈,您究竟是……”

“我是谁,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在你们面前隐瞒身份了。”神秘中年人轻声说道,他看向太虚峰四周,体内散发出一股纯正的太虚气机,瞬间弥漫整个太虚峰。

这一刻,楚枫心中巨震,这种太虚气机太纯正了,比他师兄易尘老人的太虚气机更加纯正,可见其修炼的必然是太虚峰的功法,并且将之修炼到一个非常高深的程度!

“唰!”

就在楚枫等人感到震惊的时候,太虚殿所在的方向有道身影冲天而起,随即便如疾电般划破长空,眨眼时间就来到了神秘中年人的面前。

此人正是楚枫的师兄易尘老人,此刻的他满脸激动,身躯都在颤抖,他站在神秘中年人的面前,眼睛突然湿润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不肖弟子易尘拜见师尊!”

“师尊!前辈您……”楚枫被这样的场面给震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从开始认识的神秘强者就是太虚峰的上任峰主,名震天下的无名前辈!

“师弟,师妹,还不快过来拜见师尊!”易尘老人激动地说话都在颤抖,他也没有想到,一直打听至尊的下落,而师尊却多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不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