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33章 惊采绝艳

第三百三十三章 惊采绝艳

楚枫和晴雪以及苏曼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正要拜,却被无名老人给阻止了。

事实上而今的无名看起来太年轻,顶多四十余岁,一点都不老,但是其年岁却已经很大了。

楚枫第一次在古镇外与他相遇的时候,那时候的他非常的老迈,和现在根本像是两个人似的。

“师尊,弟子这多么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您,您明明多次回到太虚峰却为何不肯与弟子相认……”易尘老人看上去比师尊无名还要老,眼神闪烁着泪光。

“哎,当年为师并不是无缘无故销声匿迹,而是遭遇到了一批神秘强者的追杀,所以才不得已消失在了世人的眼中。”

楚枫和易尘老人等脸上同时露出惊色,道:“师尊当年便已经声名显赫,同代中难逢抗手,竟然有人追杀您,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

“当年的确很难有人与为师争锋,但也仅仅局限与两代人之间而已,对于那些强大的老古董来说,为师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些,差点葬送在他们的手中,好不容易才保住这条性命!”

“那些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如此强大,莫非是某些势力中的老古董亲自出手了不成?”楚枫和易尘老人都很吃惊,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必然蹊跷,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无名老人沉默了片刻,道:“这就是我为何没有以真实身份回到太虚峰的原因,而关于我的生死,对于人们来说也一直都是谜,也正因为如此,太虚峰才能平静渡过这数百年,否则恐怕早就断绝了传承。”

听到这里,楚枫隐约中已经猜测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两道冷光,道:“这么说来,事情的根源就在这圣地内部,当年追杀师尊的可是神日峰的老古董!”

“是不是他们已经不重要了。”无名老人摇了摇头,他看了神日峰所在的方向一眼,道:“漫长岁月以来,神日峰日渐强盛,而我们太虚峰却越来越没落,这之中不排除有他们刻意打压的原因。时到今日,圣地已经越来越没落,继续下去迟早会断送在神日峰的手中。”

“师尊,您为何说是不是他们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太虚峰虽然低调,但并不是他们刻意欺凌的,当年倘若真是神日峰的老古董们隐藏身份追杀您,这笔账怎么都得讨回来!”易尘老人满脸怒火,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平静与淡定。

“清算往日的恩怨是次要的,我们目前最重要的是发展太虚峰一脉,让我们一脉重归六脉之首。为师既然已经向你们表明了身份,也就等于不再忌惮神日峰的那些老古董。即日起,易尘你开始招收弟子,将来等时机成熟,协助你师弟统御圣地!”

易尘的脸上不禁露出激动的神色,道:“师尊您的意思是我们太虚峰要真正与神日峰正面交锋了,可是神日峰积威已久,其他几脉多半也是向着他们的,情势恐怕对我们非常不利!”

“无妨,我们现在只是大量招收弟子,并不与他们其冲突,而且也不需要药王谷的资源,为师这些年来已经准备充足,并且培养出了一批人才,过几日便会将他们带来。”

不同与易尘老人的激动,楚枫却是满脸苦笑,道:“师尊,统御圣地的重任弟子恐怕难以胜任。师尊如今血气旺盛,重返青春,拥有悠长的寿命,何不亲自主持大局。再说,易尘师兄也比弟子合适……”

“为师跟你师兄都老了,以后的舞台属于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由你统御圣地是最合适的人选,你就不要再推辞了。而且在性格方面来说,你也比你师兄更加适合。”

“你们都跟我来,为师将完整的《宙字诀》传授给你们,能领悟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无名老人起身走向远处的枫林。

楚枫带着众女以及孩子紧跟而上,易尘老人也跟着来到了枫林中。

“这些是《宙字诀》的修炼秘法,我将它们烙印在你们的神识海中,还有些为师的修炼心得,你们在领悟的时候可以借助为师的些许经验,相信会有不小的帮助。”

无名老人的眉心绽放光芒,一道如剑般的印痕在眉心上浮现了出来,紧接着便有密集的古篆飞旋而出,不断没入众人的眉心,烙印在神识海内。

与此同时,一缕缕大道气机弥漫,将楚枫等人包裹,并且不断渗透到他们的体内,那是无名老人修炼神术时的心得与感悟,而今以大道气机的方式烙印到众人的体内,让他们自己的去体会。

《宙字诀》作为七绝神术之一,非常的高深玄奥,修炼起来极其困难。众人盘坐在枫林间足足数日,也只有楚枫和晴雪找到了修炼的方向。

晴雪对于七绝神术的领悟能力似乎比楚枫更强,楚枫只是刚找到修炼的方法而已,但是晴雪似乎已经融会贯通了。

她盘坐在地上,体内大道神纹自动流转,配合《宙字诀》的奥妙,在身周凝聚出蕴含空间法则的大道神纹,使得她整个人似的置身于不同的平行空间内,能看得见其人却无法感应到她的气息。

渐渐的,晴雪的身体不断闪跃,她在层层空间内跳跃,一会儿消失在虚空中,一会儿又出现在另一个方位,将空间法则运用得非常的纯熟。

两日后,晴雪改变了盘坐的姿势,她站起身来开始演化步伐,以《宙字诀》的奥妙为基础,脚步迈动时,大片的空间都轮转了起来,一步数十里,这种惊人的现象让无名老人都震惊莫名。

“太初道体的悟性竟然如此恐怖,难道比太初真龙体的悟性更强不成?”无名老人无法保持平静,这远远超乎他的意料,太初道体与太初真龙体其名,论悟性应该是不相伯仲才对。

晴雪的悟性很强,足以用惊艳来形容,但却也不会强过楚枫。别人或许并不知道其中的蹊跷,但是楚枫却很清楚。

倘若是修炼别的神术或者功法,楚枫的领悟能力不会弱于晴雪,但是修炼关于七绝天神传承的任何神术与功法,楚枫都没有晴雪快速。

时间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已经十日了,苏曼和易尘老人依旧盘坐在枫林中参悟《宙字诀》的修炼之法,而楚枫则在演练步伐,晴雪更是将步伐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样的修炼进度让无名老人感到不可思议,他当年也是同代天骄,难逢抗手,天资悟性都非常出众,可是在得到《宙字诀》后却用了上百年的时间才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

然而晴雪将这种神术修炼到炉火纯青只用了十天!仅仅十天的时间,两相对比,无名老人不禁叹息,有些时候人与人之间真的是没有办法相比啊。

“或许是她本身修炼过七绝天神的功法,所以修炼这种神术的速度远远超过别人吧,毕竟连身为太初真龙体的楚枫都做不到这个程度……”

就这样足足过了半个月,楚枫和晴雪相继停止了修炼,而易尘老人和苏曼依旧在领悟神术,至于落雪和落痕则在修炼别的秘术,以他们目前的境界还没有触摸大道的领域,根本无法领悟与修炼《宙字诀》。

“你们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将《宙字诀》修炼到这种程度,真是另为师叹为观止。将来你们面临危险,便可以这种神术脱身,为师也就放心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记得多加防备古魔生物族的强者。”

“晴雪,我们暂时分开吧,如今这种情况不适合一起出现在世人的视线中。”回到小院后,楚枫很严肃地说道。

晴雪深深看着他,最终点了点头,道:“以你现在的境界,一个人或许还会更安全,这段时间我也正好想回家看看母亲,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该让母亲知道我还活着,不让她再为此而伤心。”

“你的确该回去看看,并且表明自己的身份了……”楚枫的神色有些沉重,当年在古镇遇到晴雪的母亲,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化不开的悲伤,至今都还清晰地浮现在楚枫的脑海中。

“离开太虚峰后,你准备去往何处?”

“神城,故人们生死不明,我得去打听他们的消息,并且为他们出口恶气!”

……

东域神城是这片广阔肥沃的土地上的中心城池,有着难以追溯的古老历史,历经万古岁月的风霜洗礼,施展雄伟壮阔地屹立在大地上,不朽不灭。

自古以来,神城都是东域各方修者的汇集之地,也有来自其他几域的修者,甚至是来自其它几个大陆的修者。

只是以往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神城,而今却显得变得有些沉重。宽阔的大街上多了许多古魔生物,也多了很多妖族。

那些古魔生物,有些完全幻化成人族的样子,有些则保留着一些特征,或是身上有鳞甲或是头上长着角与触须,他们在这座原本属于人族的城池内横行,所过之处,人族修者尽皆无声,一部分修者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他们。

而在城池内出现的妖族却不同,他们与人族相触得很融洽,虽然浑身弥漫着妖气,但却没有古魔生物那种与生俱来的森冷与嗜血的杀气。

楚枫走在神城的街道上,他改变了真实的面貌,一路上打听关于金元宝等人的消息,然而大部分的人对此都闭口不提,少数人则是摇头叹息,声称他们恐怕已经殒落许多年了。

楚枫自然不相信燕云乱他们会那么容易死去,他暗中打听了很久,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路上倒是多次看到古魔生物欺辱人族修者。

前方的街道上围着大群的修者,其中传来狞笑与女子的怒叱声,楚枫听着有些耳熟,眉头微微一皱,不动声色走上前去,透过人群间的缝隙,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人群围绕的中央有个妙龄女子,生得娇美动人,是天骄别院的人,曾是雨馨身边的婢女之一。

此刻,她正被一群古魔生物围在中央,满脸怒色,眼神却有些惊恐,嘴角挂着一丝血渍,脸上有明显的指痕。

“你一个人族女子,竟然敢在我们面前反抗!”

“哼,若不是看你生得有几分姿色,早就将你当场血食了!”

两个古魔生物相继说道,一脸凶狠与狰狞,他们的瞳孔很特别,微微有些呈菱形。

楚枫只一眼就可以断定这些古魔生物是螣蛇皇族的喽啰!

“你们不要以为这还是万古前的时代,如今人族繁荣昌盛,早就轮不到你们主宰了。我走在街上与你们没有任何冲突,你们无缘无故挑衅,而今还不让我反抗,当真是蛮横霸道!”

“嘿,蛮横霸道?这世上实力为尊,你们人族太过弱小,还想反抗我们,那是自寻死路。不过,我们还没有尝过人族的女人是什么味道,今日正好想试试……”一名古魔生物一边说着一边逼近,女子脸色苍白,怒视着他,不由自主往后退,但很快就被别的古魔生物挡住了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