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35章 试探

第三百三十五章 试探

楚枫离开天骄别院,独自在大街上行走,这次他恢复了自身的形貌,立时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关于他出现在神城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现在的楚枫与往日不可相提并论,当年的他虽然也是声名远扬,但却远远不能与现在相比。

秦家一战,楚枫声名炽盛,轰动整个东方神州大陆,让同代的年轻强者们忌惮,让年少的修者们羡慕与崇拜,而那些消耗心血培养传人的大势力则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担心他将来会成为神道争雄路上的最大障碍!

楚枫没有理会人们的目光与议论声,也没有理会人群中偶尔夹杂的带着敌意的目光,他的表情很平静,目光平视前方,仿佛整条街道上只有他一个人似的。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中,街道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群神色冷冽的人,这些人穿着便装,看起来像是一群散修者,直接拦在街道中央,挡住了楚枫的去路。

“你就是那太初真龙体楚枫?”挡住去路的人中一名精瘦的修者沉声说道,他以冷幽幽的目光看着楚枫,嘴角泛起一抹颇为不屑的冷笑,道:“听说你甚是了得,在那秦家镇压宿老,我怎么觉得你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恐怕是秦家慑于古凰神朝二公主的压力,所以故意败给你的吧!”

“唔,古凰神朝的二公主当年离家出走,她虽然说这太初真龙体是神朝小王爷,可是楚家神朝中却没有别人说过这样的话,没有没有承认他的身份还尚未可知!”

……

一群修者拦在街道中央,你一言我一语,分明是故意要找楚枫的麻烦,街道两边的人快速汇集,人们的表情大都充满了惊愕。

不说现在的楚枫,就是十几年的时候也是个狠茬,除了那些年轻皇者,谁敢这样拦住其去路且不断挑衅?

当年的事情人们至今都还记得清清楚楚,那些所有挑衅太初真龙体的年轻天骄全都被他斩杀在掌下了,而今这几个陌生面孔的修者,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了不得的天骄,竟然敢这样做,实在让人们费解。

除了感到惊愕与费解的人,也有小部分的人面带冷笑,双手抱在胸前,似乎在等待着看场好戏,还有的人眼中闪烁着精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的事情与你们无关,让开。”楚枫单手背负于身后,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始终都很平静,对于突然出现的这群人并没有感到惊讶。

“让开?你凭什么让我们让开,这神城街道人人都可走得,并非属于你太初真龙体的专属道路,你要让开,我们就要让开吗,真是笑话!”

“不错,别人害怕你太初真龙体,我们可不惧你!少在我们面前装腔作势!”

楚枫面不改色,平静地看着挡在前方的六个人,道:“我不想动手,再说一次,让开!”

“我们今天就站在这里,你能怎样?”身体精瘦的修者冷笑道,其余五人也同时冷幽幽地看着楚枫,嘴角全都挂着不屑,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一群不知死活,被人利用的可怜棋子!”

冷冽的声音从楚枫的口中响起,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如同瞬移般拉起一串残影,瞬间欺身到了六个修者的面前,抬手连击,“啪啪”声中,六人几乎同时横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骨断筋折。

“你……太初真龙体果真有些手段,但你不要以为自己已经无敌了,可以随意打杀我们这些修者,你会为刚才的行为付出代价!”

六个修者挣扎着爬起来,捂着胸口,嘴角有血液不断淌出,但是眼中却没有惧怕,反而显得异常凶狠与阴冷。

“你们应该庆幸,若不是你们太弱,不配让我取你们的性命,此刻的你们已经是六具尸体了!”楚枫扫视了六人,而后迈步而行,根本不想理会这六个修者。

“重伤本座的弟子后就想这样离开吗?”就在楚枫刚刚迈出几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浑厚的声音,如同雷鸣般震耳,使得在场的许多人都捂住了耳朵,同时将目光投了过去。

楚枫骤然止步,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他转过身来,看到一名年约六旬的花甲老者自人群上方踏空而来,虽然没有刻意散发出气势,但却依旧能感受到其体内的深厚的大道神能。

这是一个道主境界的人物,虽然只是在道主境最初的境界上,但也算得上是真正的高手了,这样的人物一般都是那些大势力中太上长老级别的存在。

“小辈,你就是最近人们总在议论的太初真龙体楚枫吗?”老者缓缓迈步,距离楚枫尚有十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微眯着眼睛打量着他,声音突然一沉,道:“不管你是谁,有着怎样的身份,今日敢当街重创本座的弟子,本座说什么也得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做人不要太嚣张!”

“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大势力出来的人,除了会仗势欺人,连演戏的本事也是这么出神入化。莫非你们以为穿上便装,隐去真正的气息,我就不知道你们的身份了吗?”

“本座不知道你在什么,今日任你巧舌如簧,也难以改变结局!”老者的声音充满了杀机,其神色越来越冷了。

“你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继续伪装还有必要吗?你们到底是神日峰的人还是秦族的人?故意演这么一出,不过就是想试探试探古凰神朝的反应罢了。”

老者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而先前那六个修者的脸色却是骤变,显然楚枫一语说中了关键,道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与目的。

“胡说八道,本座与那什么神日峰还有秦族没有半点关系,只是看不惯你这种小辈目中无人的行径罢了!”

“是吗?”楚枫缓缓举步走向老者,神色与目光以及话语都很平静:“不要说那些诶有没的,今日你们既然敢出手,想来也知道回事怎样的后果。”

“小辈,你真嚣狂!”老者冷笑,他双手忽然于身前一并,一道由大道神能凝聚而成的剑气“锵”的撕裂虚空,“唰”直斩楚枫,是如此的突然,快若疾电。

四周的人群快速后退,感受到剑气溢出的恐怖波动,人们的脸上尽皆露出惊色,有的直接在这种凌厉的大道气机下差点崩溃。

“锵——”

两只纯金色的手指洞穿虚空,一下子将斩来的剑气给夹在了手中,手指上闪烁的大道神纹与剑气上的大道神纹疯狂交碰,恐怖的余波如海浪般涌向四方,城池内的防护阵纹自动开启,快速抵挡了这股余波,方才阻止其继续冲击向远处。

即便如此,四周那些围观的人们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倘若没有防护阵纹,他们恐怕已经被余波吞没,即便是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有了防护阵纹的力量,人们不再惊惧,紧张关注着战斗场面,看到楚枫以两只金色的手指将那老者的神通剑气牢牢夹在指间,时期不能斩下分毫。

画面似乎定格在了这里,楚枫的手指没有动,老者的神通剑气也没有动,两者间的大道神纹却在不断碰撞,如同金铁交击,铿锵刺耳,一浪浪的神能余波不断冲击开来,但都被防护阵纹给消磨了。

楚枫和老者似乎进入了僵持状态,但稍微注意便能看得出,楚枫的表情镇定而从容,显得云淡风轻,而那个老者的双手却在颤抖,脸色也有些潮红,体内的神能精气已经彻底沸腾了起来,通过双手远远不断灌注到剑气中,他用尽全力往下斩落,可是剑气却在金色的双指间无法动弹分毫。

“就算是来试探,也应该找个强点的人来,就你这样的货色,白搭了性命也看不到任何效果,不管你是神日峰还是秦族的人,我想说你们的主子很愚蠢。”

“你……”老者双目怒瞪,正想开口喝斥,但却担心泄了气,影响到神能精气的运转,有口不能言,郁闷得想发狂。

这时候,先前那个六个被楚枫拍伤的修者同时冲了上来,欲从后面偷袭,以此为老者争取更大的机会。可是就在他们尚未靠近的时候,楚枫轻轻一跺脚,一股大道波动瞬间席卷而出。

“轰!”

六个修者如被大岳撞击,直接倒飞几十米远,“砰砰砰”砸在地上,口中鲜血如泉涌,看向楚枫时的眼神终于从先前的冰冷变成了惊恐。

“还不施展出你修炼的真正功法吗?继续隐藏下去你恐怕连命都没有了。”楚枫淡淡地说道,夹住剑气的手往前压进,神通剑气开始反向斩下,一点一点逼近老者的头颅。

老者的眼中露出惊骇,出于对死亡的本能恐惧,他的脸色变得非常的苍白,但依旧没有显露出真正的功法,可身上却有神能火焰燃烧了起来。

“看来是真的连命都不要了。”楚枫眼神微冷,话语依旧是那么平静,但杀意却毫不掩饰地流露了出来,道:“既然你宁愿燃烧本源都不愿意显露出修炼的功法特性,我便成全你!”

“噗!”

楚枫的话音刚落,夹住剑气的双指突然用力,凌厉的剑气一下子就将老者的身体从头到脚斩成了两半,血肉飞溅的同时内脏哗啦啦流了满地,场面异常的血腥。

六个重伤的修者看到这样的画面,顿时吓得肝胆欲裂,惊叫着用尽所有的力气想要逃走,可是等待他们的是一只由紫金血气凝聚而成的手掌,遮天蔽日,瞬间覆盖方圆百米,如天宇般镇压了下来。

“轰!”

巨响声中,整条街道与周边的建筑都震了几震,大手压落下来,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手印,里面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血迹。

六个修者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弹指间就被碾压成了肉泥,连骨渣都没有剩下。

亲眼目睹这些画面的人们鸦雀无声,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充满了震撼,同时也充满了忌惮,有些十几岁的少年则目光炽热,满心崇拜,也有些人眼中闪烁着冷幽幽的光芒,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楚枫动身离去,人们不由自主让出一条道路来,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每个人的心中感受各不相同。

“秦家一战未曾亲眼所见,本以为传言总是有些夸大,今日一见才知道他的崛起之势真的不可挡了!”

“先前那个老者也不知道是那个大势力的人故意隐藏了身份,但不管他属于那个家族或宗派,其道主境初期的实力毋庸置疑,却被太初真龙体这样镇杀!”

“看来,太初真龙体若能在成长到道王境界而不倒下,将来的大舞台上,他必会成为主角之一啊。”

……

人们议论纷纷,有震撼的,有惊叹的,有充满的,也有妒忌与充满敌意的。

而楚枫离开那条街道后,他并不是漫无目的闲逛,此刻的他正向着太虚圣地在神城建造的驻地而去。

目前没有办法找寻到故人的消息,楚枫也就无法去寻找他们,但至少可以先为他们讨个说法,这笔账必须要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