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36章 讨要说法

第三百三十六章讨要说法

神城万古不朽,不是说说而已,它是真正的在万古岁月中历经风吹雨打,历经岁月的洗礼,甚至历经了不知道多少次战场的摧残却依旧屹立不倒。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池,雄伟磅礴且岁月沧桑,他承载着人族万古以来的历史,在无尽的沧海桑田中传承了下来。

神城站地面积极其广阔,楚枫走在城池内的街道上,心中别有一番感受。

而今的他再履这座城池,同样的建筑,同样的街道,却有着不同的感受。

以往的时候,楚枫的境界太低,未能触摸大道领域,现在的他已经有半步道主境界的修为了,不管是实力还是对感悟以及元神对天地万物的感应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神城在他的心中不再只是一座由青石建筑而成的城池,它更像是一个有着悠长生命的生命体,承载着人族的历史,人族的过往兴衰,人族的精神。

悠悠岁月万古长,多少的英雄,多少的天骄,多少的血泪,多少的传奇,大都湮灭在了岁月长河中,虽然很多的故事早已不为人知,可是神城似乎还留着有关的烙印。

楚枫能感受到那种在岁月留下烙印后的万古苍凉与不朽的意志,就像是人族圣贤们的精神一直都还在,万古长存。

高大坚固的城墙是先贤们不屈的脊梁,也像是他们的眼睛,看着他们曾经庇护过的人族在万古岁月中历经磨难而逐渐兴旺,他们将大道神纹烙印在墙体上,庇佑着人族永昌。

“如果将来我在追寻神道的过程中倒下,或许也会在这神城的城墙上留下一些大道印记吧,不管怎么说,至少证明我曾存在过……”

楚枫站在一栋阁楼的顶端,浓密的黑发随风轻扬,目光静静看着绵延起伏的城墙,脸上从满了感慨。

不知不觉,楚枫的心中有种莫名的压力悄然滋生,来自未来的压力。并不是说他的道心动摇了,而是真正的认清了现实。

问世间谁能无敌,没有谁能说自己绝对无敌,岁月轮转,世事变迁,一切人或事都在改变,永恒与不朽那是至今都无人成功的传说。

楚枫的道心依然坚如磐石,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坚韧,这是一种有我无敌的心态,但也只是一种道境与状态而已,并不是说他真的就无敌了。

大世依然来临,虽然只是黄金盛世的开端,还未真正演变到鼎盛的时期,但是这天下越来越不平静,已经有一部分了不得的血脉现世,他们或许在将来都是楚枫要面对的劲敌。

螣蛇神子、天狼神子,单单是他们两人就已经非常强悍。

楚枫没有与他们交过手,但是同为天骄,彼此间有种特别的感应,即便是没有对碰过,也能大致估算出对方的实力。无疑,螣蛇身子和天狼神子是楚枫见到的同代中除了晴雪意外最强的人物!最重要的是,他们还不是最纯正的神灵血脉,而是神灵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代留下的血脉,由此可以想到真正的神灵子嗣会有多么的恐怖!

“我的真龙神血还未彻底恢复,却已经拥有八禁巅峰的战斗力,那些与太初真龙体其名的混沌霸体、不死邪体等等不知道有多强。娘亲说望神界将在十年内开启,届时整个大宇宙无尽的生命古星上的天骄都将汇集在望神界中,彼此间势必会碰撞出最绚烂的火花。谁敢轻言无敌?或许就算是神灵子嗣都有可能血染望神界,埋骨在那片被封印的星空中……”

楚枫深感压力如山,未来的路必将越来越艰辛,望神界中将会是充满了血腥与杀戮,想要成长起来,不知道要沐浴多少天骄的血液,踏着多少天骄的白骨而行。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压力化为了动力与冲天的战斗意志,激起了真龙血脉潜在的骄傲与不屈,神血还怒啸的江河般澎湃。

未来的路不管多么艰辛他都必须得走下去,而且必须成为胜者,他不能倒下,不管是为了母亲还是为了晴雪、雨馨、苏曼、蓝心若、神曦,亦或是两个孩子,他都要活下来,并且拥有足够保护他们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去面对未来有可能发生的黑暗洪流。

楚枫动身离开阁楼顶,向着太虚圣地建造于神城的驻地而去,他要去为那些生死不明的故人讨个说法,这是他目前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太虚圣地的驻地建造在东城区一片比较僻静的地方,四周很远都没有街道,全都是他们的区域,平时也没有行人走动,非常的安静。

驻地占地面积极广,虽然是以府邸的形式建造而成,可是看起来却像是一座小型的城池般雄伟,非常的有气势。当然,若是与那些神灵传承和万古神朝建造在各大城池内的驻地相比,却是逊色了不少。

楚枫没有改变形貌,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相距太虚圣地的驻地尚有十余里的时候,他便展露出了自己独自的气势,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龙威,如同浩瀚的天道威压般铺天盖地笼罩了大片的区域,连远处那些街道上的人们都感应到了,相继将目光投去。

看到楚枫出现在太虚圣地驻地附近的领地范围的人们全都露出了惊色,瞬间就沸腾了,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开,但凡知晓此事的人全都向着圣地的驻地涌去。

“太初太真龙体这是要去太虚圣地的驻地啊,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世人都知道他与圣地主脉神日峰有着很深的过节,此去肯定不是喝茶聊天,看来又有热闹看了!”

“大家应该都知道吧,数年前太初真龙体尚在太古荒域内没有出来的时候,天下人都以为他殒落了,太虚圣地与秦族等等派人追杀他的那些故友,甚至还有古魔生物参与其中。如今太初真龙体强势归来,铲平秦家,接下来恐怕就是要为那些故人讨公道了!”

“唔,我倒是没有想到这点,如果真是这样,今天就有热闹可看了。而今由于古魔生物各族苏醒,那些大势力都派了一些太上长老前往各大城池的驻地。太初真龙体虽强,但不知道对上数名太上长老回事怎样的结果!”

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楚枫距离太虚圣地的驻地已经不足千米了,而驻地内的人也早就感受到他释放出来的气势,大批的修者在前院汇集,甚至连太上长老都出现了,在人群后方坐镇,个个眼神冷冽,遥遥逼视着楚枫。

楚枫的速度并不快,他缓缓而行,每一步都带着特别的节奏,带动四周的天地大势,使得大片的空间都跟着他的脚步而律动。

这个过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人从四面八方赶了够来,但却不敢靠近,全都在太虚圣地的驻地四周的领地边沿停了下来,紧张关注着。

“止步!”一名精英长老从驻地内走了出来,冷冷地看着楚枫,沉声道:“太初真龙体,你擅自闯入我们的领地意欲何为?”

“自然是要跟你们讨个说法!”楚枫平静回应,眼神非常冷漠,脚步并未停下,依旧在缓慢而有节奏地迈动。

那个精英长老并不是神日峰的,身上穿的乃是乾阳院的服饰,听到这样的话语,眼中顿时闪过两道寒芒,道:“圣地早已将你视为叛逆,我们还没有说要清理门户,你却要上门来讨要说法,真是可笑!”

“叛逆?神日峰说我是叛逆我就是叛逆了吗?太虚圣主他算个什么东西?”楚枫的眼中杀机迸射,几乎凝为了实质,夺眶而出,冷声道:“我和你们神日峰之间有化不开的恩怨,你们想要我的命无可厚非,可是你们却在数年前对我的故友下手,当以为你们可以只手遮天,想杀谁就杀谁了?”

“你说的是燕云乱那些人吗?”驻地中传来了浑厚的声音,一名太上长老说话了,他冷漠而随意地说道:“那些人杀了也就杀了,莫非还能奈何得了我们太虚圣地不成?看在古凰神朝二公主的面子上,我们不想与你动手,但是你若闯入我们的驻地中来行凶,几日本座等人就算是将你镇杀于此,料想神朝二公主也无话可说!”

楚枫听到这样的话不禁冷笑了起来,道:“看来你们是忌惮我的母亲,倘若不是因为我的母亲,想必以你们的性子,恐怕早就群起而攻之了。”

“没错,我们的确忌惮你的母亲,毕竟她是古凰神朝的二公主。”那个太上长老并没有否认,似乎也没有觉得这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但是他的话锋突然一转:“虽然你母亲是神朝公主,但也不可能强势到随意欺压我们圣地的程度,你若敢闯进驻地撒野,本座等人就敢将你镇杀,你若不信尽可试试!”

楚枫眼睛微眯,并没有说话,远处那些前来看热闹的人们听到这样的话,心中不禁在想,太虚圣地的太上长老分明是在故意激楚枫,因为谁都了解楚枫的性格,他是从来都不会接受威胁的人,更何况还是在为故人报仇的这件事情上,绝对不可能因此而退缩。

“很好!既然你们如此自信,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今日我楚枫若不将驻地中所有神日峰的人杀得一个不剩,岂不是辜负你们那膨胀到极致的自信了吗?”

“哗!”

远处的人们顿时沸腾了起来,冰冷的话语,冷漠的表情,充满杀意的眼神都证明了楚枫绝对不是说狠话,而是真的要付诸行动,铁了心要将这里的神日峰的人杀个精光,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有股肃杀之气在天地间激荡,莫名的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子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