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48章 活着的天神

第三百四十八章 活着的天神

“想杀我不付出代价怎么行,你们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被道宫境界的人追着满天下跑的太初真龙体吗?”

“哼!就算这十五年中你突飞猛进又如何?莫说是五年,就算给你五十年的时间,对于我们这样的超级势力来说,杀你依然没有任何问题!”

“小小太初真龙体,竟然敢与我们动手,真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你以为我们这些万古神朝和神灵传承是浪得虚名吗?万古的传承,万古的沉淀与累积,我们的底蕴你永远无法想象!”

……

楚枫伸手转身看了身后不远处的深渊,抹了抹嘴角的血渍,脸上浮现出冷笑,道:“不要在我面前秀你们的优越感,万古神朝又如何,神灵传承又怎样?你们不让我活,莫非还想让我引颈自戮不成,这是什么逻辑,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们这些人也都年纪不小了,说话却如此幼稚!”

“闭嘴!到了这个时候你该逞口舌之利!”

“太初真龙体,你已经没有选择,也没有退路!前方被我们堵死,后面是深渊悬崖,进退都是死!”

“以往秦族和太虚圣地的人追杀你,你总是有机会逃走,今日你还有退路吗,插翅难逃,在这禁区中心,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你,就算是圣人来了都没用!”

……

各大超级势力的强者们目光森冷,杀意凌冽,他们一步步向着楚枫逼近,呈扇向向着他靠拢。

楚枫手持龙纹黑矛,毛尖深**入地面,此刻的他已经非常的虚弱,只身与一群超级势力的强者厮杀,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血气,倘若不是肉身逆天,早就伏尸在地了。

“似乎真的已经步入绝境了……”楚枫自语,一头黑发在风中乱舞,胜雪的白衣上早已沾满了鲜血,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口中虽然说这这样的话语,但是他的眼中却依旧充满了自信,冷电般扫视逼近的众强者,发出近乎龙吟般的长啸:“我楚枫绝不会亡于此地,即便只有最后一丝希望亦不会放弃!”

“轰!”

话语刚落,楚枫快速转身,双脚陡然发力,整个人如离弦的箭矢般冲霄而上,目标正是那株自深渊下面直耸云端的古树。

“到了现在,你已经血气枯败,竟然还妄想冲上神树,真是可笑!”

众强者齐声喝斥,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却还是担心楚枫会成功冲上神树,所有的强者几乎同时出手轰杀出去,血气凝聚的掌印与拳印铺天盖地直击而去,将前方的虚空彻底打爆。

这么多的强者同时以血气轰杀,这种非常恐怖的画面,楚枫正在冲向神树的过程中,背对着那些强者,在这种情况下根本难以招架,就算是转身招架也抵挡不住,情况非常的危机,只要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当——”

危机时刻,楚枫以身体残留的血气催动伴生青铜钟,将其祭出并笼罩己身,电光火石间挡住了所有轰杀而来的血气掌印与拳印,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与震动八荒的钟声。

伴生青铜钟承受了恐怖的力量,罩着楚枫的身体飞向神树,可是就在即将靠近神树的时候,一股恐怖到难以形容的气息自深渊内爆发出来。

“那是什么!”

“不好,有恐怖的存在苏醒了!”

……

各大势力的强者们惊骇莫名,快速飞退,他们才推开不过百余米,深渊内透射出无量仙光,一道仙姿玉骨的身影出现在了深渊上空,她的脸非常模糊,有大道迷雾流转,只是微微扫了楚枫的伴生青铜钟与众强者一眼,瞬间让众人有种元神崩裂的感觉。

“当——”

神秘女子的眸光太恐怖了,伴生青铜钟发出悠悠钟声,钟体巨震,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巴掌拍在了钟顶上,整口大钟如陨石般向着深渊下面坠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各大势力的强者们心神战栗,差点吓破了胆,感受大一股无以伦比的绝世威压,上万的修者在一片噗通声中全都跪了下去,没有人能够站得住。

他们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眼神充满了惊恐,脸色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这种大恐惧是他们从未感受过的,就像是面对整片即将压落下来的天宇,在这个神秘女子的面前,觉得吗,渺小得如同宇宙间的尘埃。

“天……天神,我们不是有意冒然,请您息怒……”

“惊扰天神,我们罪该万死,只求天神您给我们一次机会,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前来放肆了!”

……

众强者们颤抖着发出哀求的声音,心中已经惊恐到了极致,这不是单单是因为怕死,更多的是在这种绝世的威压下,心神完全崩溃,除了恐惧与臣服,根本生不起别的心思。

“既然你们都说自己罪该万死,我就成全你们吧……”仙光中的女子淡淡地说道,声音非常的清冷与飘渺,仿佛穿越了万古时空,自那遥远的神话时代传来,给人以非常不真实的感觉。

“不……”

“天神请宽恕我们的无知……”

众强者惊得心胆皆裂,天籁般的声音萦绕在耳畔,却让他们感到恐惧与绝望,死亡的阴影像是一片黑暗的天地笼罩了整个世界。

“牺牲你们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况且你们亏欠的他们的也该还了……”女子的口中发出飘渺的声音,她出纤细的玉手对着众强者,五指微曲,掌心内交织出大道漩涡,炽盛的仙光瞬间将上万强者全部笼罩。

“啊——”

众强者们惊恐欲绝,同时也痛苦万分,他们疯狂挣扎,五官扭曲,体内的大道神能与本源精血远远不断从七窍中涌出,向着女子手心中的漩涡汇集而去。

不过短短数息时间而已,所有的强者都变得苍老无比,个个老态龙钟,瘫软在地,变成了凡人,接着便一个个死去,最后在一阵青风中化为了灰烬,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一梦万古,悠悠岁月,想不到已经到了这一世……”女子轻声自语,声音非常的飘渺,身上的大道迷雾渐渐消散,她的身姿与容颜完全显现了出来。

用仙姿玉骨来形容她都显得逊色了,因为她实在太美,任何地方都达到了美的极尽。

她立身在深渊上空,玉手缓缓伸出,掌心向上,那株结着“道王神果”的古树快速缩小,自动飞到了她的手心内,而后他看向远空,脸上露出些许迷茫的神色。

“洪荒难天地殇,血乱悲歌万古长,神话一曲贯空来,君临绝巅难相望,勿心伤……”幽幽的声音在风中萦绕,在这座神山回荡。

“我在等待谁,又在等待什么,为何要等待,似乎都已经记不清了……”女子的声音有些迷茫,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钟……刚才那口钟……”女子突然看向深渊下,有些迷茫的美眸突然闪过一抹光亮,她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深渊上空。

这座深渊不知道有多深,站在神山顶上往下看根本就看不到底,大约深入千丈左右便是朦胧的仙雾,凝聚成云朵的形状沉沉浮浮。

深渊地步,这里像是一个天然的谷底,地上长满了碧绿的青草,四周有各种奇异的白色花朵盛开,溢出芬芳的香气。

谷中有个洞府,洞府内有座古殿,古殿中央有口青铜中,楚枫正靠在青铜的钟壁上,处于昏迷的状态,肌体上有许多的裂痕,整个人都被紫金血液给染透了。

大殿的正上方有个白玉道台,上面盘坐白衣胜雪青丝如墨的女子,她容颜绝美,正静静地看着昏迷的楚枫,眼中有明显的波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伸手轻轻一挥,淡淡仙光洒落,楚枫身上的伤势快速恢复,就连血迹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的一瞬间就看到了面前那个盘坐在白玉道台上的女子,他的脸上立时充满了浓浓的惊色,“噌”的站立而起,并四处打量,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古殿中,这里的气息非常的古老,让他有种置身于神话时代的错觉。

“这是哪里?”楚枫不禁在心中问自己,眼睛却是一瞬不瞬看着道台上的白衣女子,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似乎完全被震惊了。

“你是谁?”楚枫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目光却从未离开过白衣女子的脸,在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久远的岁月气息,可正是因为这样的气息让他充满了惊愕与不解。

“不是你心中想的那个人,也或许就是那个人……”女子幽幽地说道,声音如天籁般动听,但是对于楚枫来说,这声音却半点都不陌生,脑海中渐渐地浮现出了当年在龙渊泽中试炼时见到的那个女神灵,心中顿时巨震!

“不……不可能……”楚枫完全凌乱了,眼前的这个女子倘若是曾经见到的那个女神灵,可是为何身材与相貌和晴雪一模一样,找不出丝毫的诧异,这未免太过让人难以置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