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49章 真相

第三百四十九章 真相

楚枫心中有无数的疑问,面前这个女子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数十年前就见过,只是当时只看到其背影,此刻清楚的看到了她的面容。

“你真的是当年那个以太初玄黄精气根源为我重铸青铜钟的女神吗?”

白衣女子看着楚枫,眼中带着些许迷茫,她没有做出回应,静静端坐在道台上,美得梦幻,非常的不真实,似乎她盘坐的地方处于另一片神秘与未知的时空。

“你……到底是谁,为何会在这万古神山中央的深渊谷底。时隔万古岁月,上百万年的时间,她不可能还活着……”楚枫充满了疑惑,这样的事情让他很难相信,实在太过天方夜谭了。

白衣女子依旧没有回应楚枫的问题,只是静静看着他与伴生青铜钟,轻声问道:“你的青铜古钟从何而来……”

“莫非你认知这口青铜古钟?”楚枫一怔,心中隐约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当下也没有隐瞒:“此钟乃我的伴生之物,当年我便是抱钟而生。”

白衣女子怔了怔,迷茫的美眸中突然绽放出璀璨的仙光,她的脸上涌现回忆的神色,努力想要记起什么,但似乎却难以记起某些往事,口中呢喃着:“抱钟而生……抱钟而生……”

“你究竟是谁,难道真是神话时代的七绝天神吗?”楚枫终于忍不住了,直接问了出来,话出口的同时,心跳的特别的厉害,他觉得此事与他很有可能有着不为人知的渊源。

“我是谁……七绝天神……我……会是谁呢……”白衣女子的状态似乎并不是太好,有时候神志清醒,有时候却非常的迷茫,此刻的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当——”

就在这个时候,楚枫身边的伴生青铜钟突然响了起来,悠悠钟声动万古,其上的所有道篆在瞬间变得璀璨刺目,全都脱离了钟体,围绕着古钟沉浮,散发出久远而神秘的气机。

“主人……主人……呜呜……”

半生青铜中内传来小女孩的喜极而泣的声音,在楚枫震惊的眼神中,小漓儿脱离了伴生青铜钟,快速奔向白玉道台上的女子,一下子就扑倒在了她的怀中,抱着她哭成了泪人儿。

“漓儿……”楚枫惊呆了,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此刻的他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越来越让他不明白了,看着小漓儿和与晴雪一模一样的白衣女子,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主人,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是漓儿呀,你不认得漓儿了吗?”小漓儿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白衣女子,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楚枫感到一阵心疼。

“当——”

半生青铜再次震动,悠悠钟声回荡在这座古老的大殿中久久不绝,它从楚枫的身后缓缓升空,而来来到他与白衣女子之间的半空中,钟体流转着不朽的神性与永恒的仙光。

仙光中,有一幅幅画面逐渐显现了出来,开始的时候非常模糊,随后逐渐变得清晰。

画面显现的是一片雾气朦胧的天地,四周都是洪荒山脉,在一座最高的山峰上,一颗通体如白玉般晶莹的小草青青摇曳。

小草的根茎上有伤痕,它在岁月中逐渐枯萎,生机凋零,就在其即将枯死的时候,一地紫金血液从天外而落,最后掉落在小草的根茎旁,溢出旺盛的生机,让它重新拥有了生命。

那滴紫金色的血液让楚枫有种极其特别的感觉,那是一种血脉相同,同宗同源的感觉。

小草在旺盛生机的滋养下逐渐恢复了过来,在漫长岁月中吸收天地之精,不断蜕变,最后拥有的纯正的仙性与最古老的本源气息。

画面不断变化,仿佛可以看到岁月轮转的轨迹,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万年,小草根茎与枝叶逐渐化生成了血肉,她变成了一个粉雕玉琢,如精灵般的小女孩。

小女孩盘坐在山巅修炼,守着那滴紫金血液,漫长的岁月中都未曾动弹过。小女孩在岁月中成长与蜕变,她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强大,最后变成了白衣女子的样子。

看到这里,楚枫心中巨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衣女子竟然是从一株仙草蜕变而来的,她真的是七绝天神吗?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那片洪荒山脉开始有各族修者出现,甚至有散发出神道气息的强者出现,一个个绝世强者踏着七彩神虹而至,竟是要毁灭那滴紫金神血。

白衣女子守护着神血,独身与数名绝世强者激战,神道秩序毁灭天地,战到星河破碎,恐怖滔天。

这样的战场断断续续持续了上百年,期间有数名神道级别的人物被重创,多次被白衣女子崩成了血雾,倘若不是拥有盖世神通,早就殒命了。

在这些恐怖的战斗画面中,楚枫看到了传说中的神道仙兵,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出手的人都是神灵!

最后那些神灵退走了,许久都没有再出现,洪荒山脉中终于安静了下来。

漫长岁月过去,白衣女子在岁月中逐渐老去,但是她的容易却始终如一,只是血气变得非常的枯败了,楚枫看得很揪心,但在后面的画面中,白衣女子在生命的尽头活出了第二世。

就这样,她每次在血气枯败的生命尽头都能打破生死,一共活了七世。然而在第七世的生命尽头却没有能活出第八世,她将自己的仙躯分解,融合仙骨炼制出了一座七层骨塔,以血肉铸造出了一口青铜古钟,心脏则飞向了天外。

往后的岁月中,青铜古钟一直守护着那滴紫金神血,即便是遭遇盖代强者的攻击,它始终护着它,钟体多次被几乎在战斗中崩裂,但最后都自动修复了,并且击退了所有想要毁灭紫金神血的存在!

看到这里,楚枫的心中有种撕裂般的痛楚,他已经猜测到了什么,而白玉道台上的女子的眼中也蕴满了晶莹的泪光,她骤然看向楚枫,眸光非常的犀利,仿佛瞬间洞穿了万古时空,看到了楚枫体内最本源的东西。

“真龙体,太初真龙体,可是为何神血不纯……”白衣女子呢喃着,眼中滚落泪水:“你是他却又不是他,难道他真的不在了吗……”

“他……是谁?”

“他……”白衣女子红唇轻启,紧接着便摇了摇头:“最后一滴真龙神血,除此外世间不可能再出现如此纯正的真龙血脉!”

楚枫听到这样的话,自然只明白白衣女子指的是什么,脸上不禁露出苦笑,正要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而白衣女子的眼中突然交织出恐怖的神道仙纹,一下子就看到了楚枫的记忆,瞳孔中浮现出他这一声经历的所有画面!

“是他……你就是他……”白衣女子的声音颤抖得厉害,但很快又变得迷茫起来,她的状态始终不稳定。不过并没有过多久,她有清醒了过来,离开白玉道台,缓缓走到楚枫的身边,静静看着他也不说话,晶莹的眼泪却湿了脸庞。

此刻,楚枫几乎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大致始末,看着白衣女子含泪的脸庞,缓缓伸手贴着她的脸,颤声道:“告诉我,我是否是你七世守护的那滴本源太初真龙神血……”

“忘了……你都忘了……”白衣女子的美眸中满是泪水,颤抖着手抚摸着楚枫的脸,道:“当年的你虽然只是一滴本源神血,但却也拥有意识,万古岁月中我们相依相守,如今你却不记得了……”

楚枫轻轻吟唱:“洪荒难天地殇,血乱悲歌万古长,神话一曲贯空来,君临绝巅难相望,勿心伤……”

他终于明白了,明白了句歌谣的意思,也明白了她当时的心情,听着她那幽幽的声音,他紧紧抓住她的手,道:“谁说我们不能再相依再相守!你还活着,我也活着,今世我们要打破一切阻挡!”

“希望都在你的身上,月儿只能尽力帮助你,最终要面对的都需要你去解决,也只有你才有那个能力。”白衣女子轻声说道,而后祭出那株结着九枚“道王神果”的古树,将其交给楚枫:“当年为了让你能顺利化身出血肉之躯,我不得不在第七世的最后关头分解自己,以真正的寂灭的方式活出第八世,压制那些潜在的威胁,第九世的时候,仙胎元神出了些许问题,所以现在的我很不稳定。”

“你的情况到底怎样,有什么办法能彻底恢复过来吗?”楚枫急声问道。

“你不用担心,月儿现在很好,而且早已算到了这些,所以留下了恢复的手段。目前最重要的是帮助你融炼各种本源精血,以此来激发真龙神血所有的潜能,让你的血脉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再炼化‘道王神果’,尽早达到王道境界,到时候才能使用‘大道圣源’!”

楚枫点了点头,心中本来非常担忧,但想到她乃是七绝天神,也就放心了下来,毕竟是古今最惊艳的神灵,相信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她。

接下来她们谈论了很多,楚枫也问了很多,得知七绝天神的名字竟然就叫月仙幽,由于其本体原是一株仙幽草,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由此楚枫不禁想到了晴雪,当年她从冥界出来的时候使用的就是月仙幽这个名字,这绝对不是巧合,联想到他们一模一样的身体,足以证明晴雪就是七绝天神的化生出的另一个仙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