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54章 联姻之事

第三百五十四章 联姻之事

神曦的出现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就连一个个自诩同阶无敌的年轻天骄们都满目惊艳,一直到她的身体彻底消失在了禁区中,众人都还沒有能回过神來,

“这是神族的纯正的气息,除了那月仙幽,同代中恐怕沒有人的美貌能与她相比,就算是雨馨恐怕也要逊色些许,”天狼神子给发飞扬,眼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太古神山发生的事情,楚枫却半点清楚,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刚离去不久,龙渊泽中的各大洪荒种族便相继出现在了,

离开神山禁区,楚枫一路向偏远的山脉而去,确定了各大势力的强者短时间不会离开万古神山,注意力都会在那片禁区,他便有了充足的时间,以便为将來的行动做好最大的准备,

“馨儿,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不管是木族还是你的家族,但凡敢违背你的意愿强行逼迫你的人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楚枫立身在荒芜的山脉内的山巅上看着火红的夕阳,在这样的黄昏时分,天地间似乎弥漫着肃杀之气,那红色的云朵犹如被鲜血浸染过,山风吹过,有一股子冰冷刺骨的寒意,

他就地盘坐了下來,祭出神树,摘下一枚“道王神果”服食了下去,蓬勃的精气与大道碎片立时向着四肢百骸涌去,与此同时大道碎片内的大道感悟与元神融合,

楚枫运转功法以最快的速度炼化,体内爆发出犹如海啸般的声势,震得这片山川大岳都齐齐摇颤,方圆数千米内的树木都被掀飞了,在空中化为齑粉,

这样的声势太过浩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将太初神海中的异象显化了出來,将身体笼罩于其中,就这样昼夜不休,疯狂修炼,

就这样转眼过了两个月,楚枫将第二枚“道王神果”彻底炼化,其境界提升的速度可以用变态來形容,神果的功效可谓逆天,直接让他达到了道王境界巅峰大圆满,

修炼到这个境界,楚枫再也无法使用“道王神果”來提升境界了,一则神果内的精气对于现在的他來说已经不够精纯,大道法则也不够凝炼,

想要继续修炼下去并突破境界,只有使用大道圣源作为资源,一旦突破便能买入圣人领域,超凡脱俗,成为真正的绝顶强者,

然而,即便是有“大道圣源”作为修炼资源,想要在短时间内成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境界的突破特别的困难,需要不断的时间,而他现在缺少的恰好是时间,

“王道境界巅峰大圆满,想來应该足够了,除非木族与雨族举全族之力來对付我,不惜将最强的底蕴强者派出來,否则他们的家族中有谁能挡我,”

楚枫充满了自信,他站起身來,双眸中透射出两道紫金神芒,洞穿数千米长空,绝世犀利,大道气机微微释放,十方空间都极速颤鸣了起來,山川大岳隆隆作响,天穹上的云朵都溃散了,

“相比万古神山的事情也该落幕了,木族与雨族联姻的事情也应该快了吧,”楚枫很平静,在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以往的那种焦急与沉重,而今的他显得无比自信,成竹在胸,

……

神城一如既往,沒有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修者更多了,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亦或是古魔生物各大种族,大街上随处可见,

楚枫刚來到神城便听到了让他震惊而激动的消息,平静的心顿时掀起了涟漪,久久不能平复,

“看來这天下真的要发生大事情了,无尽岁月來从來都沒有异常的龙渊泽而今竟然与外界相通,并且有大量的洪荒古族从中走出,荒兽王族、神兽后裔,甚至还有蛮兽后裔,真实太可怕了,”

“的确可怕,那些种族的血脉太强了,他们当中不知道有多么可怕的强者,单单是年轻一辈的人物也是恐怖至极的, “沒错,就说那金翅小鹏王,其手段简直骇人听闻,也不知道他若与南皇木子陵以及古魔生物皇族的神子一战,到底谁强谁弱,”

“还有那个真犼族的少主,睚眦族的少主、狴犴族的少主等等,那个不是年轻一辈中的绝顶天骄,”

“你们忽略了狻猊族的神女,不断姿容绝世,其修为同样恐怖至极,世间突然多了这些年轻天骄,可以想到将來必定非常的热闹,不知道会发生怎样的精彩的碰撞,”

……

楚枫在大街上漫步,他并沒有以真面目示人,以免引來围观,两边的茶楼酒店以及大街小巷中的各种议论声都沒有逃过他那强大的神念,

“神曦姐姐出现了,她终于出來了,”楚枫有中说不出的激动与期待,离开龙渊泽已经数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样的一段岁月,凡人都差不多走了半生,

“这些年中不知道神曦姐姐过得还不好,想來会经常思念我,若再相见,恐怕话还未说出口,她的眼泪便先流了下來……”楚枫轻声自语,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温馨,想到以往与神曦相处的画面,脸上不由自主有了温暖的笑容,

“万古神山之行可真是血腥残酷,那么多的强者进入其中,可是活着出來的竟然连半数都沒有,为了争夺圣药与药王,各大势力可谓是不惜任何代价,”

“毕竟是禁区啊,听说禁区远远沒有以往那么危险,却也不知道为何,否则进去再多的人也是死,”

“各大势力虽然付出了惨重的大家,可是得到的收获倒也不小,每个大势力都得到了宝贵的资源,尤其是进入其中的那些年轻天骄,听说各自都有自己的机缘,短短两月而已,境界上有了巨大的突破,如今已经超过的绝大部分的老辈人物了,”

“唔,听说在两月前太初真龙体曾在禁区出现过,后來离开了那片地域,否则定然也能得到大机缘,他这样离开实在是太可惜了,错过了天下的机遇,再遇到那些得到机遇而使得尽皆大增的同代天骄,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后果,真希望能看到他们这些人相互碰撞的精彩画面……”

“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年轻天骄们修炼到这个境界,谁不知奔着神道路去的,一旦争锋多半是不死不休,而且由于他们的背后都有大势力撑腰,或许会演变成宗门与家族之间的战斗,不知道会有多少的鲜血,说不定会对整个修炼界造成巨大的影响,”

“管他什么影响,反正与我们这些人无关,虽然我们远远不能与年轻天骄们争锋,但至少我们可以做旁观者观看他们之间如何争锋,见证真正的年轻至尊崛起,”

“或许我们很快就能见到了,而今太古神山事了,木族的强者全都去了雨族,有消息传出,他们正在商议联姻的事情,数日后便会通告天下,定下亲事,届时许多的大势力都将前去恭贺,你们说太初真龙体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会有什么反应,”

“不会吧,太初真龙体虽然已经崛起,但修炼的年月尚短,境界始终沒有办法与那些真正的老辈强者相提并论,难不成还敢前往雨族去阻止这场联姻不成,”

“要是那样的话,他根本就是去送死,雨族中的宿老个个都是王道境界的强者,甚至还有王道境后期与巅峰的人物,至于那些最神秘的底蕴到底有多么恐怖,更是难以想象,”

“雨族毕竟是半神创建的家族,有着万古的沉淀,其底蕴深不可测,自然不是只修炼数十年的太初真龙体可以匹敌的,不过以太初真龙体的性格來看,他是绝对不会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外力的逼迫下嫁给他人的,所以我觉得他肯定会有所行动,我们拭目以待吧,”

“唔,他是楚家二公主的儿子,虽然楚家尚未承认他的身份,但是其母亲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届时多半会出手,这样的话雨族和木族想要对付他恐怕就不容易了,”

……

楚枫在街道上静静走着,脸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强大的神念却将四周所有的信息都搜集到了脑海中,

人们除了谈论这些事情,时而也在谈论数月前他在禁区中大杀各大势力强者之事,有人惊叹也有人不屑与嗤笑,

“数日后,数日后木族就要与雨族联姻并邀请天下强者见证这门亲事,在时间上我估算得刚刚好,届时倒想看看木族与雨族是怎样逼迫馨儿的,”

楚枫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不知不觉來到了天骄别院前,直接撕裂虚空,破开防护大阵进入了别院内,

这里的阵纹虽然很强,但是对于现在的楚枫來说形同虚设,甚至在他进入别院后整整一盏茶的时间了,别院中还沒有人发现他,

來到湖泊中的亭阁内,楚枫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曾经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当年他还是小修者的时候曾经在这里与太虚圣子对峙,那时候雨馨帮助了他,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对雨馨有了深深的好感,

“前辈,雨族事多,想不到您尚在此处未曾回去,”楚枫以神念传音,直达湖对岸的密林深处,立时就是一股强大的波动自密林中传來,一名老者如疾电般划破长空,落到了湖泊中央的亭阁内,脸上露出激动与欣喜:“你來了,你终于來了,”

“看來前辈是特意在此等候晚辈,想來是为了馨儿的事情吧,”

“的确是为了馨儿的事情,但老朽还有别的事情要告诉你,你的那些故人有消息了,曾经有人在南域见过燕云乱等人,而小沫与蓝心若则在北域出现过,由于各大势力进來都将心思放在了万古神山,所以并沒有人再对他们出手,”

“有若儿和小沫以及燕兄他们的消息了,”楚枫的眼睛瞬间如神灯般璀璨,这是最为担心的事情,而今终算是能放下心來了,道:“他们都还活着,我便也放心了,如此就可以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你们雨族和木族联姻的事情上了,而今馨儿的情况如何,”

“她……很不好……”老人摇头叹息,脸上的皱纹更加的深了:“馨儿的心都在你的身上,她有怎么可能答应联姻之事,但以家族如今的情势却由不得她,就连家主都快说不上话了,日日都在那些叛逆的逼迫下,而今距离定亲之日不远,老朽真担心馨儿会随着日子的临近而绝望以至于做出傻事來,届时可就沒有办法挽回了……”

楚枫闻言心中一颤,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前辈说的不无道理,千万不能让馨儿做傻事,烦请前辈回到家族,替晚辈转告馨儿,定亲之日晚辈定会前往雨族,沒有人能逼她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楚枫……”老人动了动嘴唇,随后深深叹息:“你要是就这样前往雨族,恐怕是凶多吉少,你可知道我们雨族有多少王道境界的宿老,还有连老朽都不知深浅的底蕴,你若真想帮助馨儿,唯一的办法就是请你母亲出手,届时木族与我们雨族定会忌惮,说不得也要给三分薄面,”

“前辈,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怎么能请我母亲出手,这样必然会牵扯到古凰神朝,让我母亲难做,给那些敌对她的人抓住把柄,我楚枫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儿,自己的女人如果都保护不了,岂不是辱沒了体内的太初真龙神血吗,”

“可是……”

“前辈不用多说了,烦请前辈替晚辈转告即可,晚辈凭借一己之力足以解决这件事情,”

老人看着楚枫,见他充满自信,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最后只得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老朽便不再耽搁,以免迟则误事,这就立刻赶回家族,数日后你可要尽早前來,不要往馨儿失望,”

“前辈请快快回去吧,馨儿是晚辈的人,自然不敢马虎大意,”

老人离开了,以天骄别院中专程通往雨族的传承阵台而返回了家族,而楚枫则静静站在亭阁中,目光落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