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55章 叫嚣的木族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叫嚣的木族

三日过去了,这断时间中楚枫一直都在天桥别院未曾离开过,但是外面的消息却沒有能逃过他的神念感应,

这日,整个神城沸腾,一则消息如风一般传遍了城池,木族与秦族将在五日后联姻,南皇木子陵与雨族千金雨馨将在雨族中举行定亲仪式,届时会广邀天下各大势力,

这则消息如在神城内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两大半生传承联姻已经是很轰动的事情了,更何况其中还牵扯到了声威炽盛的太初真龙体,

“想不到雨族与木族的动作这么快,五日后便要给木子陵和雨馨举行定亲仪式了,也不知道太初真龙体楚枫知道这件事情后回事怎样的反应,”

“以太初真龙体的性格,加上其今年來境界突飞猛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是他强势闯进雨族,那可有好戏看了,”

“闯进雨族不是找死吗,太初真龙体虽强,但却不足以与半神传承争锋,尤其是闯入其族地,完全是自寻死路,恐怕还未出手就被镇杀了,”

“你们错了,以太初真龙体的实力足以与雨族众多强者争锋,而偌大的雨族也不可能开始就让超级强者出手,当着天下各大势力的面,他们不会做出这种自损颜面的事情,所以不管结局如何,场面必然会十分精彩,”

“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木族与雨族想來都沒有交集,他们怎么会突然联姻,而且还不顾雨族千金的反对,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有可能是故意要将太初真龙体给引出來杀之而后快,”

“这……还真有可能,若是这样,那木族与雨族也太阴险了,雨族千金与太初真龙体本是一对,天下皆知,而今他们联姻,此事必然会扰乱太初真龙体的道心,在这种状态下难以发挥出巅峰战力,”

……

楚枫立身在别院内的湖泊亭阁内,目光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强大的神念散发出去,捕捉到了各种各样的议论声,

他的神色很平静,心就如同波光粼粼的湖面,微微荡着涟漪,心湖因思念雨馨而升起些许波澜,

“太初真龙体,我木族特邀你参加少主与雨族千金的定亲仪式,不知道你是否赏脸,”

神城中突然有人发出这样的声音,蕴含道韵传遍方圆数百里,顿时让城内一片沉寂,紧接着就喧沸了起來,

“太初真龙体,听闻你一直仰慕雨族千金,可惜她即将嫁于我家少主,所以你最好不要在有非分之想,”

“哼,我家少主人称南皇,天纵神武,同阶中不说无敌也差不多了,岂是你这样的太初真龙体可比的,”

“不错,太初真龙体你若是不服,大可前往雨族与我家少主一战,我家少主必能在抬手间将你镇杀于掌下,让世人知晓所谓的太初真龙血脉在少主的面前就是个笑话,”

……

木族的人在神城大放厥词,充满了挑衅与轻蔑,几乎就在相同的时间,北域荒城内也有这样的声音,话语几乎一模一样,这让整个东方神州的人都沸腾了,

“太初真龙体虽强,但绝非我儿子陵的对手,我儿子陵号称南皇,多年來横推同阶无敌手,镇杀太初真龙体根本不费任何力气,顷刻间定让其灰飞烟灭,”

“我儿子陵天纵神武之姿,将來必然能踏上神道巅峰,傲视寰宇,无敌九天十地,太初真龙体若赶迎战,注定要成为我儿子陵的踏脚石,我儿子陵将沐浴太初真龙神血走向神道绝巅,”

“我儿子陵在年仅弱冠之龄便可让老辈强者退避三舍,而立之年更是威震南方蛮荒打大陆,傲视同代,区区太初真龙体在我儿子陵的面前犹如跳梁小丑,”

……

木族的强者们发出豪言后,木族的族长也來到了东方神州大陆,途径神城的时候显得无比的高调,一口一个我儿子陵如何如何,极尽抬高木子陵并贬低楚枫,

楚枫立身在别院湖泊中央的亭阁内,冷漠地看向声音传來的方向,嘴角浮现一缕冷笑,自语道:“木族族长那个老匹夫,为了提升木子陵的声威,竟然不惜使用这样方法,想要以我的鲜血來成全,只是结果恐怕会让他失望……”

木族族长带着众强者离开后,神城彻底沸腾了,一片喧沸,茶楼酒肆,大街小巷不知道多少人都在谈论此事,

人们不傻,一部分人已经看出了木族的目的,分明是想借着木子陵与雨族千金定亲的事情而引出楚枫,让木子陵亲手将楚枫镇杀,如此一來,木子陵的威名必将得到极大的提升,

“想不到木族竟然是打着这样的算盘,他们和雨族联姻不单单是想组成同盟,还要借此除掉太初真龙体,并且以此來彰显南皇木子陵的强大,真可谓是一箭三雕,”

“木族的人真是好算计,只是这样的手段未免太过卑鄙了,同阶天骄战本应该在公平的条件下进行,可是木族却以此激怒楚枫,并且利用定亲的事情來扰乱其道心,使其无法发挥出巅峰战力,如此便让南皇木子陵的胜算大大提升,不可谓不毒,”

“偌大的木族,身为半神传承家族,而南皇木子陵又是早就名动天下的天骄,竟然会使用这样的卑鄙的手段,真真是不知道这时间还有羞耻二字,”

“对于太初真龙体來说着实在是有些不公平,一开始就处于绝对的劣势,而且他若前往雨族,就算是战胜了木子陵,恐怕也沒有机会活着离开,总之不管怎样结局都注定了,然而因为雨族千金,太初真龙体却有不得不现身,这分明就是张开大网让他往里面钻,他明知道这个是大坑,却不得不往里面跳……”

“木族的人会这样做,便也说明了他们对太初真龙体非常的忌惮,否则也不至于使用这样的手段,让人诟病,”

“看來数日后雨族中必然会有一场大热闹,同时也是太初真龙体喋血之地,就看古凰神朝会不会插手了,要是他们不插手,这件事情便沒有了任何悬念,”

……

楚枫沒有继续探听人们在议论什么,对于他來说世人说什么都无所谓,而今要的做的就是赶往雨族,他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

天骄别院内有直接到传送到雨族的专用阵台,不过这个阵台并不是真的通往雨族内部,只能传送到雨族的势力范围内的某片大致范围而已,

楚枫通过阵台來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山脉中,这片山脉灵气充裕,树木苍翠,远眺下可以看到起伏的山脉,奔流的江河,

雨族的族地建造在这片荒脉的深处,相距楚枫所在的地方越有千里,由于族地建造得非常的雄伟,亭阁楼宇高耸如云,空中还有诸多悬浮的岛屿,即便是在千里外都能隐约所见,

“雨族不愧是半神传承家族,其族地与太虚圣地相比,规模要大上许多,”楚枫轻声自语,他立身在山巅,并未继续前进,而是在静静等待,

而今时日未到,并不是前往雨族的最佳时机,木族和雨族中的叛逆同流合污,沆瀣一气,倘若提早前往雨族,说不定还未等到定亲之日,他们便会忍不住动手了,

“此次前往雨族,必然不能善罢甘休,一旦动手,势必会血流成河,南皇木子陵不足为虑,但是木族的宿老与雨族中的众强者却不可小觑,只要我沒死,他们就不会罢手,即便是当着天下人的面前,恐怕也会不折手段置我于死地,”

楚枫盘坐了下來,估计着到了雨族后将要面临的情势,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顾念雨族乃是雨馨的家族,届时一旦大动干戈,必然会让雨族元气大伤,然而这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情,除此之外似乎并沒有别的选择,

如今的雨族可谓是内忧外患,家族中有三家主与四家主等想要谋权篡位者,外有与之勾结的木族,这样的两股势力合并起來将会造成可怕的后果,当代家主这一脉的所有人都将会压得死死的,甚至是遭受迫害,

“相信馨儿早就明白其中的厉害,在这样的情况下唯有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全部除掉方能解除雨族内部的危机,我曾答应过她要庇护雨族,而今就从雨族内部开始吧,先将整个家族的权力集中起來,恢复当代家主的统领权,”

楚枫想了很多,帮助雨族平息内部区祸乱并不是唯一的事情,此事过后,雨族与他的关系必然会让他的那些敌人做出其他的动作,也就是说到时候会将整个雨族都拉近大漩涡中,想要真正保全雨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來解决雨族的事情后我必须尽快回到太虚峰,与师尊联手解决圣地内部之事,再将圣地与雨族结成同盟,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障双方的安全,加上有师尊坐镇,相信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心中有了决定,楚枫才真正平静了下來,凝神静心开始修炼起來,当然,他并沒有炼化任何资源來提升境界,目前已经到了王道境界巅峰大圆满,再想要突破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这里也不是适合修炼的地方,所以他只是在巩固境界,熟悉体内的大道神能,

短短数月中,楚枫的境界突破太多,完全可以用逆天來形容,不管是大道神能还是肉身血气都提升了万倍不止,势力暴增太多,尚无法完全熟练掌控,

不能完全掌控自身的力量,便无法发挥出巅峰战斗力,这是每个修炼的人都知道的问題,前段时间他需要了解雨族与木族的消息,沒有办法静下心來巩固境界,而今上有数日便要进入雨族,必须在这之前让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第二日,这片荒脉中开始出现了大批修者的身影,雨族与木族广邀天下修者前來观看南皇木子陵与雨馨的定亲仪式,事实上他们是想让天下人都亲眼目睹木子陵如何镇杀楚枫,以此來提高木子陵的声威,

雨族人当然沒有这个想法,他们只是想要楚枫的命,至于木子陵如何则与他们无关,不过他们需要借助木族的力量,自然也得答应木族的条件,

一日中,起码有上百批修者从荒脉上空而过,相继进入了雨族族地中,

楚枫沒有办法全身心巩固境界了,不得不分出些许心思來关注四方的动静,因此而发现了古凰神朝的人,当中有一领头的女子,其容貌与他的母亲颇为相似,不禁让他的脸上露出了惊色,

“难道是古凰神朝的大公主不成,此次事件,母亲肯定知晓我会前往雨族,可是她却沒有來,來的是楚家的大公主,莫非母亲被什么事情缠住了不成,”

楚枫心中有些担忧,倒不是担心母亲的安全,而是担心母亲在楚家的处境并不是太好,毕竟在这样的大势力中,尤其是神朝,内部的争夺尤为激烈,或许比雨族的内部斗争更甚,身为皇室嫡系,自然是难以置身事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