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56章 只身闯雨族

第三百五十六章 只身闯雨族

天下各大势力的人陆陆续续來到了雨族,不只是东方神州的势力,其余三个大陆的势力都派了人前來,可见雨族与木族联姻的事情早已经惊动天下,

当然,倘若只是雨族与木族联姻,肯定不会有如此多的人前來,主要还是因为各大势力都或多或少都能猜到联姻并不单纯,表面上看是联姻,事实上则是雨族内部洗牌与布局杀楚枫,

楚枫现在是声威炽盛,数月前于万古神山一役,只身镇杀各大势力众强者,神威早已经天下皆知,一个太初真龙体的崛起足以牵扯任何大势力的神经,

时间转眼过去了数日,在这期间不知道有多少的大势力强者來到雨族,楚枫甚至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原本平静的心顿时变得激动了起來,

“是他们,他们全都安然无恙,而今与师兄等人前來,相信不会再有人对他们出手了,”楚枫的双眼如神灯般璀璨,他看到了蓝心若、小沫、燕云乱、金元宝、妖月清,

十几年不见,他们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早已不是当初的神桥秘境的修者了,甚至连小沫都达到了道主境界,

金元宝的桃花眼更亮了,脸上总是挂着贱贱的笑容,妖月清多了几分男子气概,少了几分阴柔,而燕云乱更是魔性十足且狂野无比,浓密的黑发在飞扬,眼眸犀利无比,

蓝心若的气质更加的清丽柔美了,而小沫也不再是曾经那个几岁的小女孩,现在的她已经是亭亭玉立,拥有绝色的姿容,玲珑的身段,唯一沒有变的是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永远都是那么的清澈与明亮,

楚枫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自从知道他们生死不明后日夜担心,即便是雨族的老人言称他们安然无恙,可是他的心中仍旧有着忧虑,

而今亲眼看到他们出现在视线中,楚枫彻底放下了心來,爱人与故人全都无恙,沒有什么能比着更让他感到欣慰的了,

“你们无事,我便沒有任何顾虑了,”楚枫遥望雨族,看着成片的古老的建筑,隐约能感受到神秘的气机,他便要去闯这个传承万古的半神家族,

数日过去,雨族与木族联姻的日子终于到了,今日便是木子陵与雨馨定亲的日子,雨族的会客大殿内坐满了來自各方的大势力强者,

“恭喜木族、恭喜雨族,今日你们两家联姻,将來势必会更加鼎盛,而子陵与雨馨同为当代天骄,前途不可限量,真是羡煞旁人也,”

“过誉了,我而子陵虽是年轻天骄,但这世上强于他的人恐怕也不少,”

“木族家主过谦了,子陵号称南皇,当世难逢抗手,恐怕就是那太初真龙体都不见得能在他的手下讨到便宜吧,”

“哈哈哈,”木族家主大笑,道:“别的不敢说,就太初真龙体,他不是我儿子陵的对手,只可惜他今日竟然沒有出现,看來是本家主高估他了,否则我儿子陵必将其镇杀与掌下,”

“近年來太初真龙体声名炽盛,可惜在下却始终沒有机会与其相遇,真想看看所谓的太初真龙体究竟有几分能耐,倘若能在我收下撑过十招,那便也不算浪得虚名了,不过想他也难过撑过十招,”木族家主的话语刚落,其身边一名身穿银色长衫的青年男子淡淡地说道,

他黑发束在脑后,面色冷峻,眼眸非常凌厉,嘴唇有些薄,眉宇间有着掩饰不住的自信与倨傲,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在眼中,

“早就听闻子陵贤侄横推同代,数十年都未逢敌手,多年前便让老辈人物退避三舍,而今看來更是神姿飒飒,岂是那太初真龙体可以比拟的,”

“唔,子陵贤侄的境界已经高深到连我等都看不穿的程度了,相信就算是某些宿老都不是贤侄的对手了吧,更何况是那修炼尚只有三十年的太初真龙体,倘若真的动手,恐怕只需一击就会死在贤侄的手下,”

“今日乃是木族与雨族大喜的时日,还是不要说这些了,那太初真龙体是不会來了,恐怕早就被南皇木子陵的名号吓得龟缩了起來,”

“我儿子陵被誉为南皇的时候,那太初真龙体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如今他龟缩起來也在情理之中,现在诸位都到齐了,请见证我儿子陵与雨族千金的定亲仪式吧,”木族族长说着转头看向端坐在大殿正上方的雨族家主,

雨族家主沉着脸不吭声,今日的事情让他感到无奈,同时也充满了屈辱,堂堂家主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在逼迫下将其下嫁于木子陵,

家主夫人站在一旁,神色有些忧伤,而在其身边则是面无表情的雨馨,她看起來很憔悴,缺少了以往的仙气与柔美,冷漠地看着所有人,

对于雨馨的表情,众人并不觉得奇怪,天下谁不知道雨族千金钟情于有太初真龙体,而今与木子陵定亲根本不是心甘情愿,自然不会有好的脸色,

“馨儿,今日是你大喜的时日,你应该高兴才对,”雨族的三家主含笑说道,随即对身边的两名女子示意,那两个女子齐步走到雨馨的身边,一左一右抱着她的手臂,强行拉着她向着大殿中央走去,

“馨儿,今日你我定亲,从此以后便是夫妻,我木子陵会好好对你,会让你快乐与幸福的,”南皇木子陵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满脸春风得意的表情,

“请称呼我的全名,馨儿这个称呼,除了我的亲人也只有楚枫可以叫,”雨馨淡淡地说道,冷漠地看了木子陵一眼,而后停止不前,

木族与雨族的某些人当即变色,雨族三家主和四家主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对雨馨身边的两名女子示意,两个女子当即强行拉着雨馨向大殿中央走去,

“嘿嘿,看着样子,雨馨仙子似乎并不乐意下嫁到木族啊,他的心中可是只有太初真龙体楚枫,听说他们早已私定终身,就算是下嫁到木族,她的心恐怕也会永远在楚枫的身上吧,”

大殿中突然响起这样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向着声音传來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名身穿白衣,英俊得有些过分的青年手持折扇轻轻拍打左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妖月清,当年你侥幸活了下來,那是你的幸运,难道你今日是想來找死的吗,”南皇木子陵的眼眸瞬间犀利如刀,“唰”的直逼妖月清,整个大殿的气氛立时紧张了起來,

“堂堂南皇,竟然如此容易恼羞成怒,难道妖月兄说的有错吗,”燕云乱走到妖月清的身边,冷漠而霸道的与木子陵对视,道:“天下皆知,雨馨仙子乃是楚兄的红颜知己,在场的人谁不知晓,你们木族施展手段与雨族联姻,但最终却无法得到雨馨仙子的心,而且我相信楚兄今日定然回來此带着雨馨仙子离开,”

“哈哈哈,”南皇木子陵仰天大笑,姿态狂傲不可一世,道:“就凭太初真龙体也想來此带走雨馨,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以他的境界,恐怕连雨族的大门都进不了,即便是闯了进來,我木子陵也能在三招内将其镇杀到尸骨无存,”

“木子陵,你好的口气,”大殿外突然传來冰冷的声音,紧接着“轰”的一声,两个守在大殿外的雨族强者齐齐飞到了殿主,轰然坠地,大口吐血,目露惊骇之色,

这一瞬间,所有的目光“唰”的看向大殿口,一个白衣胜雪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正向着殿内走來,脚步从容无比,眼眸霸道异常,

“太初真龙体,”

“你竟然真的敢來,”

“沒想到你居然真的來送死,”

……

雨族与木族等人相继冷喝,他们的嘴角有着一丝狞笑,等待的就是这样的场面,先前还一直担心楚枫不会來而错过了杀他的最好机会,沒想到在这个时候,他却出现了,

“楚枫……”

雨馨的美眸中瞬间涌现出泪光,一下子就震开了两边的女子,向着楚枫冲去,可却被其母亲一把抓住,强行拉了回去,

“馨儿,今日沒有谁能强迫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有我在此,任何事情你都不用担心,”楚枫温柔地说道,同时给了雨馨一个放心的眼神,继而扫视雨族三家主和四家主以及木族的强者们,道:“你们利用此事引我出來,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可是结局恐怕会让你们很失望,”

“大言不惭,”木族家主冷笑,居高临下俯视楚枫:“就凭你也敢说这样的话,有我儿在此,即便是公平一战也能在抬手间将你镇杀于掌指之下,”

“南皇木子陵,”楚枫淡淡一笑,目光落在身穿银色衣衫的木子陵身上:“的确是个了不得的强者,只可惜今日便要血溅于此,我很想知道当你倒下那一刻,你父亲会是怎样的表情,”

“就凭你,不过是蝼蚁尔,在我南皇木子陵的面前如此说话的人,至今还沒有谁能活下來,”木子陵的眼神冷漠无比,声起间向着楚枫逼近,整个人散发出强悍的气势,形成无形的气场,使得四周众人的衣衫尽皆鼓荡起來,许多道主境界的人物在这股气场下都忍不住蹬蹬蹬退步,大惊失色,

木子陵之强超乎了众人的想象,单凭气势便可让一些精英太上长老站立不稳,这是何等强大,

大殿中的气氛变得非常紧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枫与木子陵的身上,雨馨、蓝心若、小沫等等,手心都快捏出汗了,感受到木子陵的恐怖势力,不禁为他感到担忧,

“你很自信,可是现实很残酷,”楚枫单手背负,脚步未曾移动分毫,面对不断逼來的木子陵,似乎全然不在意,

“太初真龙体,三招内摘你头颅,”南皇木子陵被楚枫的态度给彻底激怒,体内的大道神能瞬间沸腾,一下子笼罩了整个大殿,背后一株神树显化出來,枝条飞舞,如利剑般射來,铺天盖地,

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楚枫的动手非常的简单随意,直接探手而出,那只手掌瞬间变大无数倍,其中显化出日月星辰,浩瀚无垠,一下子将前方的一切都拘在了手中,

“轰,”

木子陵的神树枝条全都崩碎了,他的眼中露出惊色,沒有想到楚枫竟然有这般手段,当即长啸,体内飞出无尽的大道神纹,快速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柄散发出恐怖气息的神剑,“哧”的斩破虚空,直杀而來,

“锵,,”

两根金色的手指夹住了剑身,将其定在了空中不能落下分毫,任凭剑身如何震鸣都无济于事,强烈的神能波动如浩海波涛般涌向十方,惊得大殿中的强者们赶紧施展神通來化解,

这样的画面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南皇木子陵成名十几年,早就是同代中的绝顶人物,连大部分老辈强者都不敢与其争锋,

可是这样的绝顶年轻强者,对面太初真龙体楚枫却是这样的场面,斩出的神剑被两根紫金色的手指给夹住,竟然不能动弹分毫,这实在是太恐怖了,简直如天方夜谭般,

“怎么可能,我这是眼花了吗,”

“太初真龙体居然能用两根手指夹住南皇木子陵的剑身,谁能告诉我这是真实还是梦境,”

“不可能,就算是众位宿老也不能以这样的手段给压制木子陵的神通,木子陵早已经在去年的时候就成为道王,以他拥有禁域來说,足以与道王境界五重天以上的人争锋,”

“这就是南皇吗,刚才不是很狂的吗,现在竟然连剑都抽不出去,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金元宝以腹语震出声音,充满了嘲笑与讥讽,顿时让木子陵与木族的人脸色铁青,恨不得吃他的肉,

“前几日有几只疯狗在各大城池叫嚣,开口闭口我儿怎样怎样,我儿如何如何,结果这是这般丢人显眼,什么南皇,我看是蚂蝗还差不多,哈哈哈,”妖月清也在人群中大笑,这无疑于狠狠抽了木子陵与木族众人的耳光,让他们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心中一股暴戾之气几欲冲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