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57章 杀南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杀南皇

“蚂蝗木子陵,吸血神通独步天下,同阶之中谁与争锋?哈哈哈,笑死哥了,笑死哥了!”妖月清的话语刚落,立时就有另一个声音在人群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楚枫不禁一怔,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夹住剑身的两根手指缓缓往下压落,剑身震颤得更加厉害了,其上荡起了水纹般的涟漪,那些大道神纹都快飞射出来了。

大殿中的人们屏住了呼吸,惊愕地看着这一幕,南皇木子陵的神剑竟然荡起了水纹般的涟漪,这说明这柄由神纹凝聚而成的剑承受了恐怖的力量,有即将崩开的趋势。

事实上木子陵斩出的神剑并没有崩开,楚枫的力度用得恰到好处,双指夹住剑身不断往下压,使得木子陵双臂战斗,接着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在人们惊骇的眼神中,木子陵的的双腿逐渐弯曲了下来,双膝都快接触到地面了,但他还在苦苦坚持,体内血气与神能同时沸腾,神将铿锵铮鸣,想要将楚枫的手指的震开,以化解他现在的劣势。

“哈哈哈,这是南皇吗?真是笑死大爷了,说你是蚂蝗都抬举你了。”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顿时有无数的目光望去,那道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就在众人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楚枫与木子陵的时候,那声音嗷唠一嗓子:“蚂蝗,我说你打不过楚枫也就算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跪也太没骨气了吧?”

“你……”木子陵被这话气得身躯一抖,本就已经支撑不住的他,轰然声中跪在了地上,双膝重重撞击地面,若不是这里有阵纹保护,地面非得被撞穿不可。

一股深深的屈辱感涌上木子陵的心头,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同代人物的战斗中被人逼到这个地步,当着天下各大势力的面前被压得跪在地上,这种耻辱如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入他的心脏。

“太初真龙体!你让我怒了,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死如!”木子陵气疯了,彻底狂暴,体内血气与大道神能轰隆隆奔涌,眉心绽放出炽烈的神芒,体表燃烧大道火焰,身体瞬间化为虚无,摆脱了楚枫的压制,退到百米远的地面。

“今日我南皇木子陵要你见识什么是绝世神通!”南皇木子陵的气势陡然攀升,此刻的他散发出的气息比先前强大了数倍,无形的劲风席卷十方,即便是众人运转神能来抵挡,依旧是衣衫鼓荡,身躯摇晃。

“我倒想看看你所谓的绝世神通是什么。”楚枫单手背负,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这样的战斗对于他来说仿佛就跟玩耍似的,如此态度更是刺激到了木子陵。

“你休要嚣狂!从现在开始,你的任何攻击手段都难以伤到我一根毛发!”木子陵充满了自信,盯着楚枫的那双眼眸如同毒蛇般阴冷,他的体表神纹缭绕,很快便凝聚出了一个个神秘的古篆,最后化为四面造型别致的古老盾牌,分别以竖立的形态悬浮在其四周。

“不朽的大道气机,这是什么神通,竟然如此恐怖!”有老辈人物发出惊呼,眼中充满了惊色,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木子陵的身上,对于他施展出来的这种神通感到震惊。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施展的这种神通应该是七绝神术当中的‘御字诀’吧。”楚枫淡淡地说道,话语与表情都很平静,心中却感到意外与惊讶,怎么也没有想到木子陵竟然会七绝神术中的防御神术——御字诀!

“想不到你也知道‘御字诀’!”木子陵眼睛微眯,瞳孔中闪烁着冰寒刺骨的光芒,冷笑道:“既然你知道这是‘御字诀’就因为明白它的威力,而今我就算站在这里任你攻击,你也破不开防御,我立于不败之地,今日必将你镇杀到尸骨无存,让世人明白,所谓的太初真龙体同阶无敌根本就是个笑话!至少在我木子陵的面前是个笑话,你所有的辉煌注定是要用来成全我声威,你的尸骨将成为我踏上神道的垫脚石,去黄泉路上仰望我的无上神姿吧!”

“你说完了吗?”楚枫皱了皱眉头,道:“见过的年轻天骄不少,但是如你这般聒噪的人还真是少见,你以为凭借你那张嘴把自己说得天上地下无敌就能横推同代了?幼稚。”

“你……”木子陵本来一副有我无敌的姿态,心中豪情万丈,却被楚枫一句话呛得差点被背过气去,当即不再多说,直接扑杀了过去,抬手演化出十柄长矛,锵锵声中在空中排列珍阵型,瞬间幻化万千,铺天盖地杀向楚枫。

面对这样的神通手段,楚枫的动作很随意,他迈步迎了上去,左手背负于身后,右掌伸出,那只手掌瞬间遮掩十方,如同一片天宇,演化出掌中世界,一把就将所有的长矛拘在了手中,掌指轻轻一震,长矛崩碎,化为点点光雨自掌指间溢出,绚烂缤纷。

紧接着,楚枫的手掌拍向前方的木子陵,身体也跟着前行,速度快若流光,让许多人都看不清其移动的轨迹。

“哈哈哈!我有‘御字诀’护体,万法不侵,不朽不灭,看你如何能攻破……”

“轰!”

紫金色手掌重重击在了木子陵身前的盾牌上,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两者震击出的余力席卷十方,恐怖无边,惊得雨族的家主赶紧催动大殿中的阵纹来抵挡。

“我说过,我有‘御字诀’护体,万法不沾身,不朽不灭,你永远也别想攻破!”木子陵狞笑连连,满脸得意之色。

“是吗?”楚枫淡淡一笑,击在盾牌上的手掌突然发力,瞬间爆发出的大道神能比先前强悍十倍都不止,那面盾牌立时发出崩裂声,惊得木子陵胆敢欲裂。

本来还在狞笑满脸得意的木子陵突然间脸色大变,抽身飞退,想要与楚枫拉开距离,可是他刚后退不足十米,楚枫的身体瞬间追了上来,一巴掌拍在其头顶上。

紫金色的巴掌如神山镇压而下,木子陵顿时跪了下去,恐怖的力量自其头颅关力贯全身,头骨当时就出现了裂痕,其他部位的骨骼也都接连崩断,耳鼻口中溢出大量的血液。

这样的画面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撼莫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木子陵施展出了七绝神术中的“御字诀”,号称万法不侵,不朽不灭,然而却被楚枫一掌击破防御,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毕竟“御字诀”是七绝神术中的防御神通,没有人会质疑它的防御能力,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楚枫的攻击力太过恐怖。

“木族家主,你儿木子陵如何?”楚枫看着木族家主,单手镇压在木子陵的头颅上,让其跪在地上无法动弹。

木族家主的脸色非常的阴沉,双眼早已充血,听到楚枫这种揶揄的话语,几乎将一口老牙都咬碎,冷声道:“太初真龙体,你休要得寸进尺,敢不赶紧放了我儿!”

“放了他?”楚枫觉得很可笑,道:“如果被镇压的是我,你觉得他会放了我吗?”

木族家主一时语塞,他冷冷盯着楚枫:“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立刻放开我儿,否则别本家主无情!”

“嘿嘿,之前嚣狂无比,现在小的打不过,老的就想出手,如果老的再打不过,是不是还有更老的出手?看来木族这样的半神传承也只是沽名钓誉,而今才显现出了不要脸的面目,你们还知道什么叫做廉耻吗?”易尘老人身边,一个相貌堂堂,英俊潇洒的青年大声讥笑。

“拿来来的小辈,竟敢对本家主如此说话,简直放肆!”木族家主今日可谓是气得想吐血,呵斥完后又看向楚枫,道:“赶紧放开我儿,否则你马上就会后悔!”

“太初真龙体!今日你不请自来,我们并没有赶你出去,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闹事,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来人,将我给这个狂徒拿下!”

雨族三家主一声令下,两名精英太上长老立时向着楚枫走去。显然,两名精英太上长老根本不是楚枫的对手,但是这里是雨族,他们不认为楚枫敢对雨族的太上长老出手。

“住手!”一声充满威严的怒喝声自大殿正上方传来,雨族家主沉着脸看着三家主,道:“楚枫与木子陵乃是一对一公平一战,战斗之前也是经过木子陵与木家主同意的,何来闹事一说!”

“家主,此言差矣,不管怎么说今日也是我们雨族与木族大喜的日子,如今被太初真龙体搅闹,而家主不但不将其拿下,反而还要袒护他,如此其不让木族与我们雨族的人心寒吗?”

“你……”

雨族家主气得身躯一抖,看着老三那虚伪的嘴脸,他很想一巴掌抽上去。

“岳父不必动怒,让他们来便是,有事情今日也该一并解决了。”

“你……你叫本家主什么?”雨族家主满脸愕然,随即便露出些许不快,虽然他和欣赏楚枫,但楚枫和雨馨始终还没有成婚。

“雨馨是我的女人,迟早会嫁给我,小婿叫您岳父没有什么不对。”楚枫很自然地说道,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这让雨族家主很无语,而雨馨脸色羞红,眼中闪烁幸福的泪光。

“闭嘴!就凭你也想做我们的雨族的乘龙快婿,真是痴心妄想,两位精英太上长老,还不将这狂徒给我拿下!”

“雨成海,雨成河,就凭你们这种货色也敢如此对我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楚枫的眼眸瞬间冷冽,寒光爆射,如来自地狱的死亡之光,惊得在场的人心惊胆颤,背脊生寒。

“噗!”

木子陵的头颅被楚枫一巴掌震碎。

“我儿子陵!!”

木族族长肝胆俱裂,发出撕心裂肺的悲吼,他双眼血红,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如索命的厉鬼般盯着楚枫,对着身边的两名宿老咆哮:“给我上!我要活的,我要将他千刀万剐给我儿报仇!!”

雨族的两个精英太上长老逼向楚枫,木族的两个宿老也同时逼了过来,人们刚从木子陵被击杀的画面中回过身来,立时便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

没有人能想到今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着雨族众强者与木族众强者的面,木子陵竟然被楚枫一巴掌震碎了头颅,直到此刻有些人还觉得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狂徒束手自缚吧!”雨族的两个精英长老探手抓来,一左一右,要将楚枫擒拿。就在他们的手刚刚接触到楚枫的肩膀时,肩膀上陡然爆发出紫金血气,恐怖的力量反震回去,将他们的两只手臂震成肉泥,并且连同身体都震飞数十米,在空中狂喷鲜血,落地后已经是骨断筋折,道宫碎裂,奄奄一息。

“这……”

大殿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寂静到了极点,就连两个即将出手的木族宿老都停了下来,不禁对楚枫的实力感到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