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58章 楚枫威

第三百五十八章 楚枫威

楚枫强大震惊四座,谁都不敢相信短短数月时间,他竟然会变得如此恐怖,进入万古神山前才刚刚渡过道主大劫,而今究竟修炼到什么境界了,又在神山中得到了怎样的奇遇?

大殿中落针可闻,甚至能听到众人的心跳声,雨族的三家主与四家主阴沉着脸盯着楚枫,眼中充满了震惊,这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意料。

“难怪你如此自以为是,原来是在万古神山中得到了大机缘,相比已经突破到王道境界了吧!可惜的是就算你服食了‘道王神果’,成为了王道强者,在我们这些老辈王道人物面前也算不得什么!”木族的一名面容清瘦的宿老冷声说道,他与另一名宿老并肩而立,微眯着眼睛凝视楚枫,瞳孔中寒光闪烁。

“这些毫无意义的话就不要说了。”楚枫拂了拂衣衫,斜睨木族两名宿老:“想送死的赶紧上来,不要浪费时间!”

大殿中许多人都被楚枫的话所震惊,先前面对木子陵的时候,他强势霸道,现在面对木族的两大宿老同样这样霸道与强势,似乎不管面对什么境界的人物,他都没有将对手放在眼中。

楚枫到底是狂妄还是自信,这不禁让人们心中惊疑不定,短短数月而已,就算是有天大的机缘也不可能修炼到王道境界后期,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太初真龙体太狂了点吧,镇杀木子陵,那是因为木子陵与他是同代,可是面对这些宿老,差距可是一点点,他究竟有什么依仗可以如此自信?”

“这是输战不输气势,这些年来太初真龙体有哪次不是这样,不管打得过打不过都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有心存妒忌着讥讽道,那人站在古凰神朝的人群中,周围拥簇着一群人,显然拥有不低的身份。

“唔,任他再强者,可这里是雨族,万古以来还没有谁敢前来这里闹事,不管怎么说,这里可是有着半神兵镇压底蕴,就算是圣人前来恐怕都讨不了好,更何况是他!”

“总的来说还是太年轻了啊,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不懂得隐忍,以他的潜能与天赋,而今已经算是超强的人物了,再等数十年或许就能成圣,届时谁能奈何得了。可惜得是他却如此高调,结局几乎已经注定,实在是太可惜了。”

……

有人讥讽,有人抱着怀疑的态度,也有人感到惋惜。到了今时今日,楚枫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震惊了所有人,以往某些对他有敌意的势力,而今也都不再将他当做敌人了,因为他已经真正崛起,只要不像现在这里闯入半神传承中来大恼,谁能奈何得了他?

“太初真龙体,你听到没有,众人都说你注定要血溅于此,可是你却不知死活,死到临头还如此嚣狂!”木族那个精瘦的宿老冷喝道。

“你们聒噪够了没有!”

楚枫的双眸寒光绽放,脚踩极速,身似流光,瞬间欺身至木族精瘦宿老的面前,惊得他脸色大变,骤然暴退,并探手抓向楚枫的面目,想要将其头颅给拧下来。

“喀嚓!”

清脆的骨裂声从精瘦宿老的手中传来,清晰地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让众人全都变色,紧接着便响起了那个宿老的痛呼声。

“砰!”

大殿的地面狠狠一颤,一只紫金色的大手当空拍落,在精瘦宿老避无可避中一巴掌将其拍在了地上,这样的画面如同拍苍蝇似的,简直让人震撼到不能呼吸。

“狂徒,你休得逞凶!”

木族的另一个宿老见状顿时扑杀了上来,抬手间绿色神光冲霄,密集的大道神纹交织成一柄绿色神枪,“嗖”的洞穿虚空,直取楚枫的太阳穴。

楚枫头上一缕黑发无风自动,轻飘飘地扫向刺来的大道神枪,“叮”的一声将神枪记得横飞出去嗡嗡颤鸣,接着便崩成了光雨,而那个出手的宿老手掌一颤,虎口崩裂,鲜血激射。

“嘶……”

目睹这一幕的人们倒吸冷气,这样的画面简直骇人听闻,一缕发丝而已,就将木族堂堂王道境的宿老施展的神通给击溃了,这等多么强悍的实力才能做到!

“茫茫宇宙,浩瀚寰宇,就算是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都不能天下无敌随心所欲,更何况你们区区半神传承,完全是自寻死路!”

楚枫的声音冷漠而无情,此刻的他没有半点情感波动,如同地狱中走出来的夺命修罗,那股子冰冷与霸道的气势吓得在场的许多人都忍不住颤抖了几下,木族的两个宿老更是通体冰寒,如被冷水浇身。

“太初真龙体,你休要嚣张!竟然敢不将半神传承放在眼中,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河之大!”木族族长咬牙切齿,通红的双目完全鼓了出来,看起来狰狞可怖,恨不得饮楚枫的血,食他的肉!

“究竟谁是井底之蛙,很快就会见分晓。”楚枫面无表情,冷漠得能冻僵人的血液,他扫视木族家主与雨族三家主和四家主,道:“半神传承又如何,我倒想会会你们所谓的底蕴到底有多强,出了半神兵,你们还有什么能耐,我顷刻间便要你们飞灰湮灭!”

“狂妄!”

雨族三家主暴怒,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对楚枫的杀意半点都不比木族家主少。策划了数百年,而今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联合木族,借用他们的实力来比逼迫雨馨的父亲,从而夺得家主之位,可是却即将有被楚枫搅合的可能,这是他难以忍受的!

“狂妄吗?是我破坏了你们的好事吧?”楚枫眼睛微眯,扫视雨族三家主和四家主,探手将木族两名宿老拘在手中,两个宿老连半点反抗力都没有,在其掌指震动间发出短促而凄厉的惨叫,瞬间崩成血泥。

在场的人心中一阵胆寒,各大势力的领头者不禁看向彼此,眼中都充满了浓浓的震惊,在此之前谁都没有想到楚枫竟然强悍到了这个地步,而今的他太强了,一般的宿老在其面前根本只有被屠杀!

“雨成河、雨成海,你们这两个腌臜老贼,身为雨族嫡系血脉不思家族大局,却争权夺位,勾结木族,处心积虑谋夺家主之位,其心可诛,今日我便为雨族正脉清理门户!”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骤变,事实上大家都知道雨成海和雨成河的目的,只是装着不知道而已,楚枫却当着天下各大势力的面直接说破了,这就意味着雨族家主一脉在今日必须得与雨成海他们撕破脸皮彻底解决内部争斗了。

“口出狂言!就凭你也敢大言不惭,来到我雨族发放厥词,放出此等狂言,真是幼稚可笑!”雨成海脸色铁青,而起身边的雨成河却将目光投向古凰神朝那个气质高贵,容颜绝美的女子,道:“大公主,今日之事你也亲眼看到了,楚枫闯入雨族闹事,甚至还要插手雨族内部之事,欲取我等性命,我们说不得要对他出手了,希望大公主不要干涩才是!”

楚芸柔沉默不语,她静静地看着立身在大殿中央,神姿焕发的楚枫,眼神有些复杂,最红摇头叹息,回应道:“此时我们古凰神朝不会干涩,你们与楚枫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便是。”

“大姨,这是你的意思吗?”楚枫突然转身看着楚芸柔,这个与他的母亲有着七分相似的女子,心中有种说不出复杂感。

听到楚枫的称呼,楚芸柔的心不禁颤了颤,眼神有些痛苦,也有些不舍,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虽然大姨不想这样,但大姨不能替神朝作者,希望你不要记恨……”

“我明白了,古凰神朝始终都不承认我的身份!也罢,本来我就没有将自己当做古凰神朝的人,承认与否并不重要。”说到这里,楚枫骤然转身看向雨成河和雨成海,眸光如冰刀霜剑般冷冽:“你们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让我楚枫见识见识你们所谓的底蕴究竟有多强!”

“你马上就会见到的!”雨成河目光森寒,脸上带着狞笑,楚芸柔已经表明了态度不会干涉,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当即喝道:“各位宿老,立刻请神兵——大罗仙丝伞!”

“哗!”

大殿中一片哗然,就连那些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的人都露出惊愕之色,谁都没有想到雨族的人竟然要用半神兵来镇杀楚枫,这种兵器通常用来镇压底蕴,若非到了家族危难的时刻,基本上是不会轻易使用的,而今却用来对付一个修炼尚只有三十余年的年轻修者。

大殿正上方,雨族家主陡然变色,雨馨的脸上更是惨白,她含泪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尽是乞求。

“住手!雨成河、雨成海,你们还不是家主,动用半神兵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来做主,诸位守护半神兵的宿老,请你们立刻撤去秘术,休要听老二和老三的!”

“哈哈哈!雨泽,你以为在这家族中你还能发号施令吗?你虽坐在家主宝座上,却早已没有了家族的威严——各位宿老,还不快动手!”

“轰隆隆!”

大殿上空突然发出雷鸣,大殿的顶部消失了,像是瞬间融入了虚空中,一柄流传着大道秩序的仙伞在空中沉浮,散发出可怕的气机,一下子笼罩乾坤六?合,那股子威压直让人心神战栗,呼吸困难,不由自主想要伏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