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60章 雨族圣人

第三百六十章 雨族圣人

大殿中鸦雀无声,面对楚枫那强势的话语,雨族与木族的人都沉默了,包括雨成海和雨成河,他们五官扭曲,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却也明白与楚枫的差距太大,

“先取你们老贼的性命,再清理你们的党羽,”楚枫冷眸扫视四方,目光扫向哪里,哪里的人不由自主感到背脊发凉,

他迈步向雨成海和雨成河逼近,虽然沒有故意外放气势,但自然而然的气机便给他们带來巨大的压力,坐在座椅上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双手紧紧抓着扶手,将扶手都捏出了裂痕,

“住手,”

就在这时候,雨族深处突然传來冷喝,一股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席卷而來,强大的威压笼罩天地,不禁让在场所有人都动容,

“老祖,老祖救我们,”雨成海和雨成河的眼睛顿时亮了起來,像是看到了救星,扯开嗓门大喊,

人们满脸震惊,从两人的呼喊声中便已经知道了來人的身份,那是雨族的底蕴强者苏醒了,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气息,人们心中不禁感到颤抖,

楚枫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出大殿,众修者也陆陆续续跟着走出大殿,來到了宽阔敞亮的广场上,

雨族深处,一个身穿灰衣的老者踏空而來,身似疾电,快得惊人,

这个老者白发白须,就连眉毛都白了,脸上布满了皱纹,非常的苍老,但是那双眼眸却异常凌厉,气势更是如无形的山岳般压人,

“老祖,您终于出关了,请您镇杀这个狂徒,他收走了我们雨族的镇族神兵,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活着离开,”雨成河和雨成海眼中的绝望与惊恐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森冷的杀意,

白发老者沒有理会他们,他立身在广场上空,浑身流转大道神纹,缕缕白发飞扬,给人以仙风道骨的感觉,犀利的眸光落在楚枫的身上,淡淡地说道:“你就是太初真龙体,”

“不错,我正是太初真龙体,相比你就是雨族所谓的底蕴强者之一了,不知道你是要帮助雨成海和雨成河这两个叛逆來对付雨族家主,还是帮助雨族家主清理门户,”

“家主之争,老朽等人从不过问,由得他们便是,谁有能力有手段便是家主,今日你闯入我雨族大肆搅闹,并收走半神兵,杀害雨族之人,真是胆大包天,嚣狂至极,自我雨族留下传承以來还沒有谁敢这般放肆,”

“也就是说,你的目的只是來杀我,而并不关心雨族传承是否能延续下去了,”

“杀了你这个狂妄小辈,收回大罗仙丝伞,我族传承自能延续,”白发老者淡淡地说道,他的表情与眼神非常冷漠,居高临下俯视楚枫,根本沒有将他放在眼中,

“你倒是很有自信,”楚枫眼神微冷,弹了弹衣衫,道:“圣人,的确很强,可惜你只有圣境初期,想要杀我恐怕还做不到,”

“哗,”

此话一出,在场的修者们尽皆哗然,圣人是怎样的存在,在沒有人道绝巅的盖代强者与神灵的时代,圣人就是金字塔最顶尖的人物,

王道境与圣人境虽然只相差一个大境界,可是却有着天壤云泥之别,即便是王道境巅峰,甚至是半步圣人境,也终究沒有踏入圣境领域,而圣人则是真正超凡脱俗的存在,两者间如同隔着天堑鸿沟,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也沒有可比性,

“楚枫也太过自信了吧,”

“我倒不觉得他是自信,这分明就是自大,就算是他这数月中得到逆天机缘,修炼到了王道巅峰也远远沒有资格在圣人面前口出狂言,”

“真实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从未见过圣人,不知道圣人有多么强大,否则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莫说王道境界,就算是半步圣人境,面对真正的圣人时也如蝼蚁面对高山,只能去仰望,胆敢动手,弹指间便会灰飞烟灭,当毫无悬念,”

“自古以來沒有谁能跨越圣境逆伐圣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神灵压制了境界,立身在最可怕的最神秘的禁忌领域中……”

……

人们议论纷纷,别说是其他人,就连太虚峰的易尘与熊孩子以及踏炎乌骓等都对楚枫沒有多大的信心,毕竟他对面的可是圣人,

“太初真龙体,你能在这个年纪修炼到这个境界,实乃惊艳奇才,不说冠古绝今恐怕也差不多了,然而你并沒有强大到无敌的程度,未达圣人境,各大势力中能取你性命的人不在少数,还轮不到你在这里如此嚣狂,”白发老者一脸漠然,犀利的眸光打量着楚枫,眼中也露出了些许惊色,

“哦,我倒想试试圣境初期的圣人究竟有多强,都说圣域壁垒不可破,我楚枫都想开未有之先河,以王道巅峰逆伐圣人,”

楚枫的身体缓缓升空,到了与白发老者齐平的高度后便停了下來,一身白衣与黑发无风自动,体内神血奔涌,肌体上每个毛孔都溢出精气,形成紫金色的神霞,旺盛的血气压得人们胸闷气喘,

“王道巅峰,他竟然修炼到了王道巅峰,”

“这……怎么可能……”

“短短半年时间都不到,他竟然从道主境初期修炼到了王道境界巅峰,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太过骇人听闻了吧,”

“难怪各大势力上万人进入神山几个月都沒有找到‘道王神果’,看來多半是被他给得到了,并且还有别的逆天机缘,否则无法解释他为何能在短短数月突破十几二十个境界,”

“这种妖孽般的修炼速度实在是太可怕,太逆天了,以他这种惊人的气运,若是再给他十年的时间那还得了,届时恐怕真得是天下无敌了,”

“短短半年不到便从道主初期修炼到王道九重天巅峰,”雨族的底蕴强者听到众人的议论声也露出了浓浓的惊容,他眼睛微眯,瞳孔中闪过两道寒光:“这等气运还真是逆天,以你的天赋与气运,将來或许谁都难以奈何得了你,可惜得是你太狂妄,竟然闯入我们雨族來撒野,今日注定要倒在半途中,永远也别想成为盖代人物,”

“你就这么有把握能杀掉我吗,”楚枫一脸淡然,平静地看着白发老者,显得非常从容与镇定,仿佛面对的只是同阶人物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圣人,

“小辈,你就不要抱着侥幸心理了,你是不是觉得有神道仙兵在手,足以与老朽争锋,你实在是太天真了,以你的境界能发挥出神道仙兵几分威力,先前仙兵发威,那是因为受到了半神兵气机的刺激而自主复苏,如今神道仙兵沉寂,你想要依仗它,恐怕会让你很失望,不信你可以试试,”

“不用试,我自己的伴生青铜钟,难道你会比我更了解吗,”说到这里,楚枫顿了顿,眼眸瞬间如冷电般逼人:“况且,对付你还不需要使用伴生青铜钟,你沒有资格见识它的威能,”

“哈哈哈,成圣后还沒有谁敢如此对老朽说话,你算是第一个,也绝对是最后一个,”雨族底蕴强者声起间探手抓來,那只手掌中溢出无数的大道神纹,交织成一片天宇,轰隆隆镇压而下,将方圆十几里都覆盖了,真个广场都在攻击范围内,

手掌如遮天之幕,落下的同时溢出的余波能量恐怖至极,冲击得四周的修者倒飞出去,大口吐血,险些骨断筋折,

圣人之威实在太过恐怖,这还是在收敛了余波的情况下,倘若不刻意收敛,单单是余波就足以让在场的所有王道境以下的人灰飞烟灭,王道境以上的人也要重伤,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楚枫必会成为肉泥,面对圣人的镇压沒有还手之力,最担心的就是雨馨以及易尘老人等,当然还有古凰神朝的大公主楚芸柔,

“圣人果真名不虚传,只是初期而已,大道神纹就已经有了些许秩序气机,可是就凭这样的手段就就想取我性命恐怕还做不到,”

楚枫立身在广场上空,平静地看着那只大手镇压而來,手掌覆盖下的空间彻底崩灭成了虚无,他的身体却巍然屹立,如亘古不朽的山岳,只有黑发与衣衫在狂乱飞舞,

“轰隆隆,”

遮天大手镇压下來的速度骤然加快,整个世界都像是要崩塌似的,广场顿时湮灭了,人们已经看不到楚枫的身影了,只有大道神纹在闪耀,刺得眼睛都睁不开,

“吭,,”

一声龙吟响彻天地,八荒震动,紫金色的神光在手掌覆盖的空间中绽放,如星辰炸开,又如神日燃烧,紧接着一条紫金真龙显化了出來,如神金浇铸的龙躯恒寂遮天大手,爆发出天崩地里的巨响,

人们看到了震撼的画面,楚枫如金色的战神,肌体上缭绕金色的古篆,紫金真龙在他的身周穿梭,他黑发飞扬,白衣猎猎,滔天血气澎湃,挥动金色的拳头迎向白发老者的神通大手,拳头上沒有大道波动,竟然是要以肉拳硬撼,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自古以來跨领域与圣人争锋的只有那些神灵与盖代强者在年轻的时候才敢这样做,但能成功的几乎沒有,

而今,楚枫不但这样做了,并且还以肉拳硬撼,这完全颠覆了人们的认知,即便是纯血蛮兽也不敢这般强势吧,更何况楚枫还是个人族修者,

“哼,小辈你真狂妄,敢用肉身來迎击老朽的圣道神通,简直是自寻死路,”雨族底蕴强者的脸上充满了怒火,楚枫的这种行为对于他來说是一种轻视,让他怒不可遏,

“嘣,,”

“轰,,”

金色的拳头逆击九天,与镇压下來的大手重重对碰在一起,顿时传出刺耳的金属颤音,紧接着便是天崩地裂的巨响,两者交击的点爆发出恐怖的蘑菇云,而后瞬间席卷十方,惊得雨族的强者们赶紧激活防护阵纹來抵挡,即便如此也惊得一身冷汗,

“嗡,,”

天穹崩裂了,被雨族底蕴强者那被震飞的手掌所崩裂,人们想象的画面并沒有出现,楚枫的那只拳头完好无损,流转纯金色的光芒,弥漫着不朽的神性,竟然一拳将圣人的神通手掌给生生震了回去,

众人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不少人狠狠掐着自己的胳膊,感受到了疼痛方才明白这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太可怕了,这还是人吗,”

“不,他根本不是人啊,就算是纯血蛮兽也做不到,可是太初真龙体却做到了,他才王道巅峰,肉身便这般逆天,将來恐怕真的能达到不朽不灭的程度,同阶中谁都难以破开其防御……”

“这就是太初真龙体吗,以往只是听过关于这种血脉的传说,却从未见过这种血脉成长起來以后到底会有多强,沒想到竟然是如此的恐怖,难怪不达人道绝巅便可与神灵争锋,甚至还有能压制神灵的可能……”

“看來关于太初真龙体的传说都是真的,根本沒有半点夸大,这种血脉的人真的能逆天,”

“据说太初真龙血脉在修炼到圣人境的时候最为关键,届时他们会将前面的秘境以特殊的方式重修,战斗力会暴增,也是他们无敌的资本,可是楚枫现在才王道境界便已经拥有神灵年轻时候的战斗力了,如果到了圣境在重修秘境,那将会是多么可怕,”

……